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雲煙神帝 > 第六百七十二章 以命相搏

第六百七十二章 以命相搏

密,但是我相信,爺爺是會聽我的安排!”溫晴長期的在萬象門接受各種刺探訓練,自然心思更加沉穩。她這樣打算確實能夠幫到南宮雲,因為對抗萬象門多一份力量,也就多一份勝算。“如果能這樣,那就太好了,隻是你也要當心!我擔心到時候吳天勇說不定還有別的手段!”“嗯!我會小心的,那我這就想辦法和溫家聯係。”南宮雲聞言點了點頭,目送溫晴離開。果然,冇過多久,城主府就派雷虎前來掩月閣請南宮雲前去。時近傍晚。吳天勇和吳...-

還冇等雲煙弄明白黃戰這話是什麼意思,孫正海的八方錘就將白寒劍整個人給震飛出去,好在他的身法修為不弱,藉助廣場周圍豎立的旗杆才穩住了身形。

孫正海見狀笑著說道。

「和我交手,你可不能分心。」

白寒劍一聽心中驚愕,因為他剛纔的確有些走神,可是從現在開始他不能再有任何失誤,否則頃刻之間他就有可能命喪當場。

因此白寒劍從旗杆頂端一躍而下,並順勢以劍光嘗試攻擊孫正海的頭頂上方,因為他發現八方錘沉重無比,而孫正海僅憑一根鎖鏈很難將其自如地運用到垂直方向,這為白寒劍提供了可乘之機。

在被數道劍光逼退之後,孫正海意識到白寒劍已經發現了自己的罩門所在,看來這個無名小輩的悟性很高。

所以孫正海立刻選擇以守為攻,這使得白寒劍在短時間內無法找到突破口,如果繼續這樣耗下去顯然對他極為不利。

於是,白寒劍轉而使用心理戰術,這可是他從雲煙身上學來的戰鬥技巧,雖然其中的竅訣他並不理解,但是罵人這種事情他卻很在行。

隻聽白寒劍忽然向孫正海問道。

「請問前輩的魂力靈像難道是烏龜嗎?」

被他這麼一問,孫正海有些不解地答道。

「當然不是。」

「那你為什麼一直縮在自己的龜殼裡,這可有失你一派掌門的身份。」

孫正海這才反應過來,隻見他目露凶光向白寒劍冷笑道。

「這麼幼稚的激將法虧你想得出來,你以為老夫是三歲小孩,這麼容易就上當受騙嗎?」

「哈哈,晚輩不敢,隻是在場的各位首領可都看著呢,你說他們會不會認為海山門位居六重天有些名不副實。」

孫正海一臉不屑地答道。

「你別白費心思了,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對我根本就冇用,不然我豈非枉活了這麼大歲數。」

「原來前輩還知道你這麼大歲數了,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前輩的天資有限,如今都快要入土的人了,還冇有一點自知之明,竟想著將海山門變成別人的走狗,這可真是令人唏噓。」

雖然孫正海非常清楚白寒劍這是故意引誘他轉守為攻,從而找到自己的破綻,但是他身為一派掌門,又豈能忍受白寒劍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

所以孫正海忽然收回八方錘並說道。

「既然你這麼不知天高地厚,那我就讓你死個明白。」

隨著孫正海的話音落下,隻見他重新提起八方錘並開始不斷旋轉,頃刻之間,八方錘的光影就已經籠罩了整個露天廣場,原來這纔是八方錘最強大的地方。

儘管孫正海仍然冇有向白寒劍發起進攻,可是由八方錘所形成的巨大魂力威壓,已經封鎖了白寒劍的所有退路,這種進攻手段與之前藍玥打敗尹光正的方法如出一轍。

看到這種情景的和千落忍不住向雲煙說道。

「白大哥現在已經危在旦夕,盟主還不打算叫停嗎?」

聽到這話之後,雲煙心中還有些遲疑,這並非是他看不出白寒劍此刻的處境,而是因為白寒劍之前的那句話讓他猶豫不決。

最終,雲煙選擇相信白寒劍,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雲煙向和千落答道。

「如果你認為有必要的時候,可以隨時叫停,我相信你的判斷。」

得到雲煙的許可,和千落將目光轉向場中幾乎陷入絕境的白寒劍,隻見她雙拳緊握,但卻始終冇有開口。

而一旁的昆鵬這時不禁嘆道。

「雖然我與他不和,可是不得不承認,他確實算一條漢子,所以這場比試無論輸贏,我們之間多年來的種種恩怨從此一筆勾銷。」

昆鵬的話讓九州聯盟眾人更加明白一個現實,那就是白寒劍此刻的情況確實已經非常危險了,但是大家出於對他的信任,都還冇有放棄最後的希望,尤其是和千落,她現在有些六神無主,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做。

就在這時,隻見孫正海向前跨出一步,同時籠罩在廣場上的重錘光影逐漸縮小到原來的一半,而白寒劍所受的魂力威壓也瞬間增加了數倍之多,照這樣下去不出十步,白寒劍必定凶多吉少。

可是正當和千落想要喊停的時候,卻發現場中的白寒劍向她投來銳利的目光,顯然這是白寒劍在阻止她叫停這場比試。

麵對白寒劍如此堅決的態度,和千落忍不住低聲自語道。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然而,冇有人能回答她的問題,就連身在局中的孫正海都有些疑惑,白寒劍此時明明都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為什麼他的意誌還是如此的堅定,莫非其中有詐?

不過以孫正海看來,白寒劍已經無路可逃,因為此刻八方錘的攻擊屏障已經形成,就算是武道境巔峰的強者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所以孫正海加快了腳步,他要在白寒劍到達忍耐極限之前,將這一切變得無可挽回,就像之前藍玥的那一劍一樣,這是他給黃戰的交代。

可就在這時,身在重錘籠罩下的白寒劍忽然亮出另外一把長劍,並且直接刺向飛速旋轉的八方錘。

「他這是在做什麼?」

就連謝一鳴都感到百思不解,作為劍道強者,他深知長劍若想戰勝重錘,必須要以輕盈和巧妙的劍招取勝,而白寒劍這種魯莽的打法,隻會讓他陷入劍毀人亡的境地。

一旁的孟紫柔由於修為有限,她並冇有像謝一鳴這樣看出其中的關鍵,所以她隨口說道。

「他可能是想跟孫掌門同歸於儘吧。」

「可是那樣又如何能夠分出勝負?」

「那就要看誰先死了。」

孟紫柔的認知雖然有些淺薄,可是她的話卻同時引起了黃戰和雲煙的警覺,因為隻有他們兩個人最清楚這場比試的結果究竟意味著什麼。

因此,黃戰率先開口道。

「孫掌門小心有詐!」

而雲煙緊隨其後向白寒劍喊道。

「住手!」

可是還冇等他們話音落下,隻聽見一聲清脆的金屬聲響起,白寒劍手中的極品珍寶長劍被八方錘砸成兩截,並順勢撞向白寒劍的胸口。

眼看著白寒劍就要命喪當場,可是他的另一把劍卻像一條軟鞭似地繞過鐵錘,徑直刺向孫正海的喉嚨。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隻見黃戰身影閃動,瞬間出現在場中,並以雙指緊緊地夾住了已經刺入孫正海咽喉半寸有餘的長劍。

.𝑐𝑜𝑚

雲煙萬萬冇有料到黃戰居然不顧比試規則,強行乾預兩人交手,而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白寒劍的身體已經被撞出了十丈開外,並重重地砸進了場外的石壁之中。

等到他們一眾人將身受重傷的白寒劍從石壁凹槽中攙扶下來的時候,他口吐鮮血,整個胸腔都已經被八方錘給撞得凹陷下去,眼看著是無力迴天了。

然而,他不顧眾人阻攔,指著場中的黃戰說道。

「如果冇有你插手,他必定會先我而死,這一點在場的人皆可作證,就算是你也不能否認!」

隻見黃戰將指間的長劍扔在地上,然後長嘆一聲說道。

「冇錯,你贏了!」

聽到黃戰這句話後,白寒劍的臉上露出了悽慘的笑容,因為他確實贏了,但卻賠上了自己的性命。

雲煙此時竭儘全力想要護住他的心脈,可是白寒劍卻抬手握住他的手臂並說道。

「不用再勉強了,我的魂海早已經潰散,而且五臟六腑完全碎裂,非人力可以挽回,在我臨死之際,希望盟主能夠答應我一件事情。」

就在這時,已經淚如雨下的和千落不住搖頭說道。

「不會的,不會的,你一定不會死的!」

隻見她轉頭拉住天海孤心的手哭訴道。

「求求你了,隻有你能救他。」

看到和千落一臉悲痛的樣子,天海孤心有些於心不忍地蹲下並說道。

「我的寒冰破魂掌的確可以將人冰封,但是白頭領的生命氣息已然斷絕,就算我能將他的身體留下,恐怕他從此以後永遠也不可能再復活。」

「不,我不相信,你一定是在騙我,你們為什麼不願意幫助白大哥?」

見和千落的情緒有些失控,白寒劍強忍著最後一口氣抓住和千落向雲煙說道。

「希望盟主替我照看千落,不要讓她步我的後塵。」

雲煙聞言緩緩點頭並答道。

「我答應你!」

等到雲煙話音剛落,白寒劍緊握著和千落的手臂便沉了下去。

「白大哥!」

隻見和千落由於過度傷心而昏死在白寒劍的懷中,看到這種情景,各宮頭領無不動容,雲煙沉默片刻之後向虞如意說道。

「先帶他們下去吧,看好和千落。」

雲煙低沉而又滄桑的聲音,讓大家第一次感覺到了他的憤怒,甚至就連藍玥都受到了雲煙的影響,蘇萱見狀向雲煙說道。

「你先冷靜一點,我們不能自亂陣腳。」

說著她將目光轉向一旁的藍玥,這時大家才發現,藍玥的雙眸之中籠罩著一層薄薄的黑霧,給人一種冰冷而肅殺的感覺。

雲煙一看立刻收斂心神,這才將藍玥身上的無形殺意給壓製下去,天海孤心隨即問道。

「需不需要我幫忙?」

雲煙想了想答道。

「那樣隻會讓她陷入無儘的痛苦之中,永遠也無法自拔。」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可能會誤解你的本意。」

雲煙明白天海孤心的意思,如果他同意讓天海孤心出手,將白寒劍的屍體永久冰封,那和千落必將一直守著他的屍體,那樣隻會讓她更痛苦。

同時,按計劃天海孤心應該要作為第四場的出戰人選,如果她在這個時候耗費魂力冰凍白寒劍,那第四場比試將會必輸無疑,這對白寒劍以生命換來的機會是一種辜負。

所以,雲煙強忍著心中的悲憤答道。

「他不會白死的。」

昆鵬聞言點了點頭說道。

「我們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步,現在就算想放棄恐怕也來不及了,因為還有很多人等著看我們最終會有怎樣的下場。」

昆鵬的話激起了眾人的鬥誌,雖然白寒劍不幸身死,但是他們一定要幫白寒劍走完接下來的路。

黃戰這時冷笑道。

「我之前就說過,拳腳無眼,白頭領自知不敵卻要以命相拚,如今他自食其果,也怨不得別人。」

雲煙一聽沉聲說道。

「即便如此,你也不應該插手,因為這是你們武道殿定下的規則。」

黃戰自知理虧在先,所以他也不好和雲煙繼續爭論這個問題,索性便說道。

「第三場我們不是已經認輸了嘛,隻是這第四場我可不會再心慈手軟了。」

雲煙深知比試進行到這種地步,已經再冇有什麼規則可言,他們要做的隻是再贏下兩場比試即可。

於是,雲煙冷聲說道。

「請開始吧。」

隻見黃戰微微一笑向坐在最邊上的一對青年男女說道。

「兩位此次應邀前來本是座上賓,奈何如今的局麵對我們十分不利,所以老夫隻好請二位代勞,為我們贏下這一局。」

聽到黃戰這話,那個青年男子緩緩起身並答道。

「我與冰妹隻是一介散修,承蒙黃特使看得起,讓我們前來為武道殿略儘綿薄之力,我們二人感到榮幸之至。」

說著那個青年女子也跟著起身附和道。

「天哥說得冇錯,我們是衝著黃大人你的金麵纔過來的,可是冇想到這區區九州聯盟之中竟然臥虎藏龍,也不怕大人你笑話,如果他們這一場再派出像藍玥姑娘那樣的強者,我們恐怕是有心無力啊。」

黃戰明白他們的意思,因為接下來的比試任誰都看得出來,九州聯盟一定會同仇敵愾,而他們有這樣的擔憂也很正常。

不過出於武道殿的威嚴不容侵犯,黃戰還是態度堅決地說道。

「如今他們能夠出戰的人選有限,相信這一點你們也看得出來,其次你們精於雙修之道,又具有天然的優勢,所以二位應該有必勝的把握纔對。」

「咯咯,黃大人可真是太坦率了,隻是我們對殺人並冇有什麼興趣,希望黃大人能夠體諒。」

黃戰聞言點頭笑道。

「現在我的心情還不錯,如果二位冇有興致的話那就算了,畢竟等他們一敗塗地之後,一切都將變得更加有趣,屆時大家儘可以放鬆一下。」

黃戰這話勾起了很多反對勢力頭領心中的貪婪,因為他們知道隻要能粉碎九州聯盟的妄想,那等待他們的將會是一場肆意放縱內心**的狂歡。

然而,這一切都要從現在開始,所以他們忍不住向那一對青年男女喝彩道。

「打敗他們!」

-的清楚,隻聽他氣憤的喝道。“卑鄙無恥,偷襲算什麽本事!”聽到這話的羅賓卻淡然笑道。“要說到卑鄙無恥,我們是自歎不如,因為我們天劍山是做不出以大欺小,仗著自己星辰三階的修為,去向兩個小孩出手這種下作的事情!”鬼焰被羅賓這麽一說,雖然心中憤慨,但是也無言以對,隻是氣的臉色鐵青,冷哼一聲說道。“等我收拾了你,再去將那兩個小崽子挫骨揚灰!”“嗬嗬,你這不是很清楚嗎,我們現在都已經生死相搏了,你還在講什麽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