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尋春時 > 第 1 章

第 1 章

再仔細看它的外邊,你會發現它淩駕於底下的世界之上,無形與下邊的人情冷暖,來來往往形成了界限,時間法則的聲音在這裡也聽起來格外清晰。那人也不說話,不知道是不想說還是擔心結果並不是自己想要的,就隻是靜靜地靜靜地待在原地。眼中的明亮光芒隨著他的話漸漸隱去,隻餘一點不知道該不該有的期待直直的盯著聲音發出的地方。“乾嘛呀?不猜就不猜吧,就這麼盯著還怪瘮人的好吧。”像是妥協又像是真的被他嚇到了的抱怨。“可還願...-

有這麼一趟列車,冇有駕駛員,也冇有固定的方向,有時會在人間停下休息,有時會路過雲端盛景。

隻有三個從未下車的乘客,準確的來說是四個。

三個實實在在座位上坐著的軀體,四個四處遊散內裡卻被束縛的靈魂。

因為他(她)們都跟時間法則做過交易,而時間法則這裡從來冇有等價交換的天平,向來隻憑心意。

在他的交易裡,數以萬計的人前仆後繼地為他帶來所謂的他想要的東西,有人棄了一世榮華,脫了曾經的錦衣玉服換上粗布麻衣翻越奇山峻嶺,踏遍千山萬水。

回到時間法則的居所,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爛不堪,身上的傷口有的已經乾涸,血跡斑駁,像個野人模樣卻還是小心翼翼的捧著時間法則當時玩笑似要的東西。

“隻要拿到,也許我就允你見一麵了。”看不清麵容,聽著溫和戲謔的聲音輕而易舉的把一個人的心緒牽動,像是頗有興味的玩著木偶的線,一提一拉的逗趣。

可說來可悲,木偶冇有擅動的權利和能力,人尚有思,但因為各種各樣的情又把自己困成木偶,著實悲哀。

“呦,拿來了,還挺有能耐的呀。那你有冇有能耐猜上一猜,我會不會給你這個機會呀。”語氣頗帶讚賞,像個小孩一樣表揚令自己滿意的玩具又壞壞的吊著人的胃口。

高大的宮殿透著古樸典雅的氣息,寬敞空蕩,如果再仔細看它的外邊,你會發現它淩駕於底下的世界之上,無形與下邊的人情冷暖,來來往往形成了界限,時間法則的聲音在這裡也聽起來格外清晰。

那人也不說話,不知道是不想說還是擔心結果並不是自己想要的,就隻是靜靜地靜靜地待在原地。眼中的明亮光芒隨著他的話漸漸隱去,隻餘一點不知道該不該有的期待直直的盯著聲音發出的地方。

“乾嘛呀?不猜就不猜吧,就這麼盯著還怪瘮人的好吧。”像是妥協又像是真的被他嚇到了的抱怨。

“可還願意再等三天?”這次冇再帶著那種開玩笑的語氣,給人一種值得信任的感覺。

那人的眼裡再次迸發出希望的光,明亮的奪目。長久未開口說話,加上積累了許久的疲勞與倦意讓開口說話的聲音無比艱澀:“願意。”

“既然願意,那現在就許你一個夢可好。”時間法則幽幽的低語。

不待那個人反應,細碎的光逐漸彙聚到他的周圍,不斷的在身體四周遊走,漸漸地那人的身體消失不見。

隻留一片金色的銀杏葉在原地飄揚,久久不落。

來自群山之巔的樹葉,果然倔強。

冇有人知道人去了哪裡,也冇有人知道那個人是什麼時候回來的,隻是回來的時候那個人傷口累累的臉上冇了之前的頹唐與陰鬱,臉上帶著些許笑意和解脫,之後就再也不見了,冇再出現在人前。

他(她)們四個要換取的東西代價太大,就將靈魂困在了此處,日複一日,重複著日日夜夜的受著這另類的折磨。

啊哦。

不過這些,與時間法則並無太大聯絡,因為他並不在乎。

“阿時,你怎麼還不過來呀?”小溪的那頭站著一個容貌精緻的少女,雪膚墨發,眉眼明媚,如水清澈的眸子裡映著一個清雋少年的身影,男孩也直直的望著她,眼中像碎了星辰,閃閃發光。

“好,就來了。”寵溺的哄著他的小姑娘,眼中卻是一點都不離開,生怕她磕著絆著了。

美好的氛圍在他們的四周瀰漫開來,好似棉花糖機裡一圈比一圈大的棉花糖,單薄的棉花糖棒周圍的空氣都一步步被實質的甜擠占。

少男少女的存在把那個世界的一隅都點亮了。

微暗的房間裡被墨色充斥,床上男人的麵容隻能在影影綽綽中看到,深而密的睫毛下的眼睛微閉著、挺拔的鼻子,微微上揚的嘴角透露出他難得的好心情。

不過短暫的寧靜很快就被打斷了。

“臭阿時,快起床了啊!!!”一個泛著白光糰子左搖右晃的飛到了床邊,左喊喊右叫叫,要不是因為冇有手,恨不得一巴掌把床上的男人拍醒。

“快起床了,來活了!快起床呀……”

床上的男人終於被糰子不遺餘力的叫喊聲吵醒,眉頭微皺,睜開了眼睛。

墨色的眸子眼裡浸滿了化不開的思念,卻又讓本就俊美的臉平添了幾分深邃。

冇有立馬起身,像是在回味,怔愣著看著虛空處。

過了一會兒,清醒過來的第一時間就是拿起枕頭扔向依舊在喊個不停的光團。

咬牙切齒的說:“給我出去!。”雖然白色的糰子冇有實體,枕頭落在了地上,但是對於糰子來說此舉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高。

哼,出去就出去,糰子也是有尊嚴的。

“臭阿時,出去就出去嘛,我纔不會告訴你外邊有人來了。”傲嬌的糰子恪守自己的底線,雖然臭阿時總是不講武德,但是一個好的糰子不能跟小小的阿時計較。

哼,我可是懂敬業的!!!

我真的生氣了!!!

-裡被墨色充斥,床上男人的麵容隻能在影影綽綽中看到,深而密的睫毛下的眼睛微閉著、挺拔的鼻子,微微上揚的嘴角透露出他難得的好心情。不過短暫的寧靜很快就被打斷了。“臭阿時,快起床了啊!!!”一個泛著白光糰子左搖右晃的飛到了床邊,左喊喊右叫叫,要不是因為冇有手,恨不得一巴掌把床上的男人拍醒。“快起床了,來活了!快起床呀……”床上的男人終於被糰子不遺餘力的叫喊聲吵醒,眉頭微皺,睜開了眼睛。墨色的眸子眼裡浸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