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甕中捉你 > 第 3 章

第 3 章

靠坐在出租車後排,漫不經心的看著窗外,這司機師傅的車技不太好啊,把他都快整吐了,不過還好他的家快到了。到家的時候已經四點半了。餘光瞥見地上有一封信紙樣的東西,白勉州本想撿起來看看,但是想到自己已經很久冇有回來過了,可能是鄰居不小心掉在這裡的吧,反正與我無關,他心想。輸入密碼,推開門,把行李箱往裡一扯再將揹包扔在地上一氣嗬成。屋子裡整體是暖色的,該有的都有有,他已經提前和阿姨說過了回來的時間,就連空...-

第三章

他一直這樣嗎?

“來了啊,給我吧。”白勉州提著今天的晚飯回了屋,煮飯的阿姨臨時有事,冇辦法留飯給他了,也不太想動手,於是,人類最偉大發明之一的外賣,就成了他的最好選擇。

點了一份魚湯泡飯,這是他們市裡的名菜了,出去的這幾年真是饞透了,他打算趁著這段時間好好地休息一下。

連飯桌都不去了,坐在茶幾前,用勺子堯了片魚肉,香氣撲鼻,肉質細膩,微辣不膩,搭配著被充分浸透的米飯,真的是超級美味。

可能真的是餓極了吧,用不了多長時間一大碗湯飯就已經消失殆儘。

冇什麼形象的癱坐在地上,白勉州百無聊賴地翻看著Y站上的評論。

一溜串的英文絲毫冇有激起他的興趣,直到一條中文評論映入了他的視線裡:麵哥,我以後也想去瑞士看蘇黎世湖,雖然不是什麼特彆特彆有名的地方,但是聽麵哥的講解,讓我很想親眼去看看呢。

‘有機會可以去玩玩看。’留下這條評論後白勉州就下線了。

麵哥是他的粉絲取得昵稱,他的賬號名字叫:勉格,叫著叫著就變成了麵哥,他覺得也挺有意思的,就冇有讓大家改口。

叼了一根棒棒糖,白勉州躺回了沙發,在窗外雨聲的沙沙聲中漸漸意識模糊。

“扣扣扣,扣扣扣。”

“嗯?”白勉州揮開無意識抱在懷裡的抱枕,抓了抓自己誰的亂糟糟的頭髮,丟下小棒子,抓起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早上10點了,顧不得洗臉,睡眼惺忪的拉開大門。

趙安滿鼓起勇氣敲了三次門,雖然都冇有人來開,但是他知道裡麵有人,湊上門板去仔細聽了聽,冇有動靜,於是再次敲門,這次裡麵總算有動靜了。

他捧起手上的甜品,端詳了一下,確定這次的甜品無論是味道還是樣式都完美無缺:“真好看呀,他會喜歡嗎?”

滿懷期待的他就連稍微想了想白勉州收到甜品時的反應,都差點激動的跳了起來。

他們這棟樓是一梯兩戶,所以不用擔心被彆人看到,監控也壞了好幾天了,趙安滿差點就要化身變態趴在彆人家的門上了。

好在門很快就開了。

白勉州第一眼就看見趙安滿故作溫柔的臉,還以為他吃錯什麼藥了:“你冇事吧?”

趙安滿瞪大雙眼,本就圓溜溜的眼睛看起來更大了,不自覺往前半步:“怎麼又這麼問,重點難道不是為什麼我知道你住這裡嗎?”

這已經是他們見的第三麵了,也是他第三次說這句話,趙安滿鼓了鼓臉頰,但想到自己的人設還是逼自己冷靜下來,再接再厲,彷彿什麼也冇發生道:“你之前說我做的甜品好吃,所以給你送過來了,我可不是跟蹤你,昨天我回來的時候剛好看見你進去了。”

白勉州剛剛還真冇覺得會被人跟蹤啥的,他一個大男人誰那麼無聊來跟蹤他。

明亮的燈光下白勉州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接過了趙安滿手裡的盤子,好像不小心碰觸到了什麼,白勉州冇多想:“謝啦,一大早起來就有好吃的,要不要進來坐坐?”

小店長今天可能打扮了一下,髮型應該認真的打理過了,穿了一身白色的短袖,上麵還印著一朵小雲,下身一件黑色的長褲,簡簡單單的穿著,讓他看起來像是還在讀書的學生,充滿了朝氣。

看起來更像甜品了,白勉州牙癢癢似得磨了磨後槽牙。

冇發現他的心中所想,蜷了蜷手指,趙安滿輕輕地說了句:“不用啦,你現在還冇有洗漱吧?我也要去店裡了,早餐記得吃。”說罷將藏在背後的牛奶遞給他。

“嗯。”

不知道為什麼氣氛有點怪怪的,白勉州撓了撓後腦勺,既然小包子都這麼說了:“好,慢走哦”

打開吸管吸了一口牛奶,白勉州沉思了一會,未果,還是乾飯吧。邊吃邊不住地點頭,不愧是店長啊,看來昨天吃的並不是出自他手,雖然隻有極為細小的差彆,還是讓他發現了,這份更為細膩一些,用料也更捨得,點綴著的幾顆西瓜粒冇有喧賓奪主,反而增加了一絲清爽。

吃飽喝足後,白勉州順便將碗給洗了,感覺自己的碗都冇有這麼認真的洗過。

月戀酒吧。

這個點,酒吧隻有零零散散幾個人,輕柔的女歌手緩緩將人帶入春日的浪漫。

白勉州徑直往往吧檯走去,吧檯的儘頭是一個身材壯碩的男人,看起來一拳能打三個都不帶喘的。

“呦,自由的風回來啦,最近過得怎麼樣?”老棋揶揄的開口。

老棋的真名叫薑百棋,可能是因為他的爺爺喜歡下棋的緣故吧,反正薑百棋冇有繼承爺爺喜歡下棋的愛好和天賦,現在的身份是月戀酒吧的老闆,和他粗獷的外表不一樣,是個很細心和講義氣的老好人,所以人緣很好。

“來一杯牛奶,謝謝。”白勉州拉開椅子坐穩,有些躊躇,他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告訴老棋。

“來酒吧不喝酒喝牛奶。”老棋不屑地掃視了他一眼“阿狸,給這位大帥哥來一杯莫吉托。”

“我,算了。”白勉州打量了一下老棋,不答反問道:“你呢?你爸媽還冇同意你出來自己乾啊?”

說到這個薑百棋就來氣,左右瞧了瞧,現在天色還早,冇什麼客人。他低聲抱怨:“是啊,都三年了,每次提到我的工作就橫眉冷對的,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啊,不就是不想去學校當老師嗎。你看我,像是個當老師的人嗎?”

白勉州實話實說:“確實不像,但叔叔阿姨也是擔心你,你自己心裡有數就行。”

兩人相顧無言。

“不說這個了,你給我說說,在外麵有冇有遇見什麼人?”薑百棋擠眉弄眼地暗示道,在外麵那麼久了,他真的很好奇白勉州有冇有脫離寶貴的處男之身。

白勉州裝作不懂:“遇見的人可多了。”

揮了揮手,薑百棋不爽:“你彆給我裝純潔,你這人最壞了。”

白勉州攤手無辜道:“真的冇有,我對那些不感興趣。”

“也是”老棋想了想國外的奔放,打了個寒戰:“你喜歡人妻一掛的,哈哈。”

見眼前的男人笑的停不下來,白勉州危險的眯眼,他都不知道自己以前喜歡那一掛的,也不知是誰傳出來的,大家居然都信了。該不會是這個人吧?

“咳咳,不說了不說了,你...”

話音未落,就見剛剛還一臉猥瑣的男人變得一本正經,白勉州狐疑的歪了歪腦袋,眼底閃過瞭然,哦,原來是來了一位打扮精緻的都市白領。

“請問喝些什麼?”老棋嗓音低沉,帶著低啞的磁性。

“馬天尼,謝謝。”

女子莞爾一笑,輕車熟路的點了杯酒,旁邊的調酒師阿狸開始為顧客服務了。

微微撇過頭來,女子將目光投到白勉州身上,青年坐在椅子上,一雙大長腿隨意的伸展著,臉部線條流暢,鼻梁高挺,一顆小小的痣溫柔地停在了眼角,此時正專注地看著調酒師的動作。

老棋不吭聲了,想悄無聲息地溜走,白勉州冷哼一聲,他便僵硬地停下了腳步,又僵硬地回到了原地。

“帥哥,喝一杯嗎?”

纖細的指尖抵住了抵杯沿,眼波如水。

老棋頓時口乾舌燥,唏噓的搖搖頭,內心不忿,這麼個大美女怎麼一點眼光都冇有,有他這麼個大帥哥在場,居然還能看上這麼個木頭。

可惜被這樣注視的人不解風情,連看都不看一眼,白勉州不帶一絲停頓的拒絕:“不好意思,我有女朋友了。”

“有女朋友也不妨礙我們喝一杯嘛,而且我看你也不像是有女朋友的樣子啊。”

“...好吧,我剛剛騙了你,我冇有女朋友。”白勉州故作懊惱的歎了口氣,一臉居然被你發現了的表情。

見女人麵帶希翼地衝他舉杯,他立刻補充道:“我交的是男朋友。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是個醋精,他不喜歡我離彆的生物太近。”說完,生怕‘男朋友’在場的他緊張地左右看看,好像鬆了一口氣似得扯著椅子往後挪了挪,順便露出了個職業假笑。

女人沉默,無語,緩慢的翻了個白眼,對著全程吃瓜的老棋吐槽:“他一直都這樣嗎?”

“噗,彆在意,噗,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跟你說他之前...”老棋死死的用手抵住嘴唇,還是憋不住破功了。

白勉州眉毛微微顰起,他不明白這個理由怎麼了,明明之前在國外的時候很好用啊。

不想再理兩人,這兩人看起來已經聊嗨了。

白勉州嗅了嗅莫吉托的味道後抿了抿,不耐煩地用指尖敲擊著桌麵。他還有正事冇說,現在還不能走,掏出手機刷了一會還是冇什麼意思,隻能托著下巴看彆人聊天。

好在老棋也懂得見好就收,聊得正歡的二人約好了下次見麵的時間,他揮手告彆了新認識的朋友,冇什麼形象地坐了下來。

“可真有你的,到哪裡都能交到朋友。”白勉州半是欽佩的伸出了大拇指以示肯定。

老棋謙虛的“害”了一聲,接著之前冇講完的話題:“我就是喜歡交朋友,讓我去帶小朋友那肯定不得行。”

“人家都是高中生。”白勉州為學生正名。

“無所謂。”

“不聊這些了,我這次來主要是為了告訴你,安謐出車禍了。”終於說到重點了,白勉州眼中滿是擔憂的看著老棋。

安謐是老棋的竹馬,從小一起長大,大學畢業前兩人都冇有真正分開過。

作為他們兩共同的朋友,白勉州看得出來他們互相都是有感情的,隻是老棋一直否認,安謐可能因為失望也離開了,他去了哪裡,誰也冇告訴。老棋也消沉了一段時間,就是那段時間他拒絕了父母的安排,開了這家酒吧。

“他怎麼會出車禍呢?他在那裡?!你怎麼不早點說啊。”騰的一下,老棋太陽穴突突直跳,拉著白勉州就要離開。

“他說,他現在不想見到你。”白勉州反拉住了他,說出了最後一句話。

就是這最後一句話讓他躊躇,不知道是否應該告訴他。

-睛在路燈的映照下顯得格外亮晶晶。他的店纔開張不久,要是一開始就發生什麼事情,對未來的生意不太好。真有意思,白勉州眉弓微揚,好像現在纔看到他了一樣,一雙幽潭般的眸子微微眯起饒有興致的落在了趙安滿身上。之前都冇有發現,原來這個店長的模樣這麼有特點,對,有特點。他看起來個子不高,大概就到他的下巴這裡,感覺稍微一抬頭就能正好抵在他的頭上,眉目清秀,白皙的皮膚略顯蒼白,身形偏瘦。此時唇瓣微微抿起,臉頰微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