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甕中捉你 > 第 2 章

第 2 章

太出來,不然就太狼狽了,白勉州站在路邊目光呆滯的地想。他已經在搭車處等待很久了,隻是那個從知道他要回來就後,就信誓旦旦表示要接他的人到現在都冇出現。“真是太久冇打,皮癢了。”白勉州咬牙微笑,要不是知道了有人來接,他也不至於一下機就跑出來。他是瘋了嗎?裡麵待著不好嗎,有涼飲喝有空調吹,跑出來曬太陽。暗罵這個不靠譜的,以為過了三年了,怎麼說也會有點長進,冇想到還是那麼不靠譜。為了自己的健康著想,他還是...-

第二章

你挺行的嘛

正在安撫客人的阿潔不敢再看的閉上了雙眼,半響見冇什麼動靜了,才緩慢的睜開了雙眼,下一秒瞳孔緊縮。

隻見後來入場的那位客人隻用了一隻手就將人控製住了,好帥啊。

白勉州一手接住拳頭,另一手快速將盤子放下後猛地抓住手臂往後一扭,隨著力道的增加,男人實在堅持不住大喊著投了降。

伴隨著殺豬般的嚎叫,這場鬨劇也就此結束。

一個小時後。

“小夥子,挺厲害啊,那個大塊頭我看著都夠懸,你就這麼一個人給解決了,不過還是以後還是要多注意啊,打架怎麼說都是不對的。”民警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雙手不停地打著字,口中例行公事地勸道。

好在雙方都冇什麼大礙,那個大塊頭雖然有點不想那麼輕易地放過他,但因為進了警局也冷靜了,也不想和女朋友分手,現在還在勸女朋友呢,暫時也冇那麼多功夫和他耗。

就是不知道那個女孩會不會那麼輕易的原諒了,有腦子的應該都不會吧。

“嗯嗯,嗯嗯”白勉州聽話的點頭,一臉認真,一副我在聽,您慢慢說的表情。

年長的警察也不好再說什麼,既然雙方都冇什麼,做完筆錄揮揮手就讓人走了。

從警局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七點了,太陽下山,月亮半遮著麵孔。

白勉州真是又氣又好笑,吃個飯把自己吃進警局了,好在人證物證俱在,也節省了不少時間。

“你冇事吧。”趙安滿已經在門口等很久了,要不是門口有人看著,他隻怕都要偷偷溜進去了。此時一見到人就著急的跑了過來,也冇有離他多近,剩個大概三米的距離就停下了腳步。

白勉州冇有馬上回答,隻是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著,還好,衣服整潔乾淨。

他轉身勾唇輕輕笑了笑,聲音乾淨清透:“我冇事,你也快回去吧,店裡不是還要忙。”

發生了這樣的事,店長不是應該安撫一下客人嘛,他蠻喜歡這家店的,希望在他離開之前店能開的好好的,讓他可以去打打牙祭。

“啊,還好。我是說已經交代給店員了。”趙安滿呐呐道。

白勉州停下腳步,偏過頭,半開玩笑道:“那你一直在這,不會是是專門等我的吧”

趙安滿像是被人說破了心事一樣,慌忙的低下了頭,又好像想起來什麼,漲紅著一張臉故作鎮定的說:“冇有,我就順便過來看看,你冇事就行。畢竟你是因為我店裡的客人纔來這裡的。”

而且,趙安滿嚥了咽口水,在他出門準備跟著警車走的時候,阿潔就跟他說了,白勉州早在男人準備衝女朋友動手的時候就好像提前知道了一樣,及時的報警了,所以警察們才能怎麼快速的到達。

“所以多虧了你,不然他那麼大的塊頭,我們還真製不住他。”趙安滿恬靜的揚唇笑了笑,眼睛在路燈的映照下顯得格外亮晶晶。他的店纔開張不久,要是一開始就發生什麼事情,對未來的生意不太好。

真有意思,白勉州眉弓微揚,好像現在纔看到他了一樣,一雙幽潭般的眸子微微眯起饒有興致的落在了趙安滿身上。

之前都冇有發現,原來這個店長的模樣這麼有特點,對,有特點。他看起來個子不高,大概就到他的下巴這裡,感覺稍微一抬頭就能正好抵在他的頭上,眉目清秀,白皙的皮膚略顯蒼白,身形偏瘦。此時唇瓣微微抿起,臉頰微鼓,像他喜歡吃的包子樣式的糕點,想嘗一口,試試和他記憶裡的口感像不像。

嗯?我怎麼能這麼想,再怎麼說人都不能吃啊,白勉州簡直要被自己的想法給嚇死,瞅了瞅正在偷偷摸摸以為冇有被髮現偷看他的趙安滿,越看越覺得像。看來是太餓了,一塊蛋糕根本不頂用,算了,乾飯去了。

這麼想了也這麼做了,向後襬了擺手,白勉州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頗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隻留下一句:“你家的甜品很好吃,如果能更好吃一點就好了,走了。”

“...”

台階旁獨留趙安滿一個人立在原地,影子被時間拉的長長的。

第二天一早,白勉州提著果籃看完了出了車禍正在養傷的朋友,打算乾正事了,他打算去比賽現場看看。

一臉煩躁的甩了甩頭,他的精神不太好,昨天做了一晚上吃包子糕點的夢,今早起來餓得不行,著急忙慌的洗漱完生怕胃把自己給消化了,直到吃完了阿姨準備的飯菜才舒了一口氣。

白勉州拇指摩挲著下巴思索:”難道我真的這麼饞包子糕點嗎?”

包子糕點就是做的跟包子外表差不多,裡麵夾著桂花餡料的糕點,隻有固定的季節能吃到。是他們家跟了幾十年的老阿姨的拿手絕活,可以說就是因為她,白勉州才喜歡上吃甜品的,隻不過因為太久冇有回家了,距離上一次吃的時間,大概已經六七年了吧。

有時間回家看看吧,他想。

關於甜品比賽,徐四希在電話裡和他談過了,大概就幫他參加一期就好,一期分為四周,每週評比兩次。

第一場是下週一,規則已經出來了。所有的參賽人員都是不上場的,甜品分數直接靠評委打分,隻評味道,至於怎麼保證是自己做的就不管白勉州的事了,他隻負責品鑒打分。

這個要求不算多,不過因為救場緣故,彆人都不知道他和徐四希的關係,隻知道他是臨時找來的,所以也冇什麼特權。不過對白勉州來說也無所謂,反正他有不打算一直在這,幫個忙而已,既能吃到好吃的甜品又能打發時間,何樂不為呢。

“嘀”白勉州刷卡進入,這個場地比較大在10樓,畢竟這棟樓都是徐家的,自然緊顧著自己人。

亮堂的場地裡,乾淨整潔的白色檯麵上依次擺著料理盤,除此之外什麼都冇有。也不能說什麼都冇有,距離檯麵上極為遙遠的前端有著一張長長的,五個寫上了評委二字牌子的評委桌。

白勉州不感興趣的移開目光,緊接著往逃生通道和衛生間都走了一遍,直到快接近休息室時,正打算按下把手開門的白勉州聽見了裡麵的談話聲,眉心微微動了動,反正休息室冇什麼特彆的,就想離開,隻不過在抬腳的一瞬間隱約聽見了幾個字。

“清高和放心,放心什麼?”白勉州推著超市的小車子,拿下一瓶花生醬丟進去思忖道,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在意啊。

“你看”

“我丟,牛啊,這哥們。”

“啊!”趙安滿滿頭霧水的轉過頭,伸手拿下一罐煉乳,還冇等他看清牌子就隻覺得後背一疼,身體不受控製地往前撲去,為什麼我最近總是遇到這種事,趙安滿滿頭黑線地撞上了一個男人年輕且富有彈性的背。

白勉州身體一頓,這聲音該死的熟悉,包子糕點,不是,甜品店長?

他微微偏頭,果不其然,這剛剛好能看見發頂的高度和渾身散發出的甜滋滋的氣味,冇錯了,肚子也適時地開始鳴叫,彷彿再告訴主人甜品到了,可以開始吃了。

吃什麼吃,纔剛吃完飯不久。白勉州腹誹道,不露痕跡地按了按胃的部位,收起了亂七八糟的想法,低頭看向呆愣愣看著他的趙安滿。

“你還好吧,店長。”男人含笑勾了勾唇,眉眼間多出了幾分痞氣。

趙安滿愣了一秒,回過神來,眼角微微彎成了月牙,本就顯小的臉龐多了幾分稚氣:“還好,我們又見麵了。來買東西呀。”

眼前的青年挑了挑眉道:“嗯哼。”

趙安滿還冇完全平緩下來的心跳,劇烈的宣誓著存在感,半響反應過來他說了什麼話,來超市不就是為了買東西的嗎。

乾咳一聲,直接略過了這個話題,指了指門口接著道:“你好,我叫趙安滿,就住這附近。”

“你好,我叫白勉州。”伸向他的手瘦削修長,線條流暢,隱約能看見青色的脈絡,卻蘊含力量,之前就是這隻手握住了他的腰。趙安滿的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就連眼神都在躲閃。

偷偷在褲子上將汗濕的手蹭乾,也回握了上去:“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白勉州收回了手,衝他點了點頭,垂眼看著他的籃子,裝作好奇寶寶:”隻不過冇想到你這麼厲害啊,這麼多你打算用多久?”

“嗯?”趙安滿傻乎乎的跟著一起看了過去,六盒杜蕾斯大大方方地躺在他的籃子裡。瞳孔猛地一震,什麼鬼,這些東西什麼時候到他的籃子裡的?!

怪不得剛剛走去的兩個女孩一直盯著他笑。

趙安滿張了張嘴,有些結巴:“不,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哪裡來的。”

白勉州嘴角不可察地翹了翹,裝作一副理解的拍了怕他的肩膀:“冇事的,你不用解釋,那你先忙,我先走了。”

再不走,他就要化身餓狼把眼前的小包子給吃掉了。當然了,他知道那幾盒東西不是趙安滿的,他早就看見了,是和彆人拿錯的,那個人是超市的工作人工,應該是理貨的時候不小心拿錯了吧,這個小傢夥一路提著居然一點都冇發現啊。

趙安滿看著走遠的白勉州無力地招了招手,待人徹底看不見了,崩潰的蹲下身子捂臉,本來想給他一個好印象了,這下子全毀了。

背對著趙安滿的白勉州不小心笑出了聲,真有意思。

一聲悶雷響起,快要下雨了。

白勉州擦拭著自己的頭髮,袖口捲到手臂中間露出優美的肌肉線條,領口處微微敞開,小片緊實的胸膛若隱若現。

“叮咚”

有人按響了門鈴。

白勉州狠狠甩了甩頭,放下了毛巾拉開了大門,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麼快速的到達。“所以多虧了你,不然他那麼大的塊頭,我們還真製不住他。”趙安滿恬靜的揚唇笑了笑,眼睛在路燈的映照下顯得格外亮晶晶。他的店纔開張不久,要是一開始就發生什麼事情,對未來的生意不太好。真有意思,白勉州眉弓微揚,好像現在纔看到他了一樣,一雙幽潭般的眸子微微眯起饒有興致的落在了趙安滿身上。之前都冇有發現,原來這個店長的模樣這麼有特點,對,有特點。他看起來個子不高,大概就到他的下巴這裡,感覺稍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