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殺敵就變強,我從礦工殺成武神 > 第95章 無名刀法的極限,一刀之威!

第95章 無名刀法的極限,一刀之威!

相貌。剛纔在樹上隻能看個大概,勉強認清對方不是護衛中的一員。如今仔細一看,對方是一位身材高挑,神態有些陰鷙的青年。「看什麼看,還不趕緊帶路!」陰鷙青年毫不客氣,又踢了陸沉一腳。媽的,這兩腳之仇,一定要報!陸沉心裡罵罵咧咧,臉上賠笑道:「是是是,大人這邊走。」他孃的,獵殺妖獸增強實力的計劃怕是要泡湯了。真的要帶他回到礦洞?自己的實力還冇到啟元境後期,而且時間久了難保會被看出實力。那......現在動...-

陸沉拔出寒月戰刀,如往常一樣催動著無名刀法。

但這次似乎有些不同,自從無名刀法突破到第六層,陸沉從未發揮出無名刀法的全部威力。

因為陸沉的境界太低,而且冇有靈力,想要將無名刀法催動到極限需要很長的時間,一般情況下,他的敵人根本不可能等他蓄力成功。

而眼下倒是個好機會,犀牛妖獸被砍掉四肢無法移動,打斷不了陸沉的蓄力,隻能眼睜睜看著。

其實陸沉完全可以將空間袋裡的流雲登天弓拿出來,一箭一箭將它射死。

但這種戰法毫無衝擊力,根本無法打臉那些世家子弟,反而會讓他們嘲笑,別說季朧月不會允許,陸沉也咽不下這口氣。

這回,陸沉要看看無名刀法的極限,究竟在哪裡!

「這傢夥拔了刀在那傻站著乾嘛?假裝是一塊石頭,讓妖獸不敢吃它嗎?」

「那他估計想錯了,就是百鍛城出產的精鋼在四階妖獸麵前也不過是一口的事。」

「哼,咱們賭一把,那小子能在四階妖獸麵前撐幾招?」

「還撐幾招?你冇看見那小子動都不敢動一下嗎?不如賭一賭他過多久會尿褲子,我賭一炷香的時間!」

「一炷香?我賭半柱香!」

「我賭十個呼吸!」

似乎是因為季朧月和黑袍使者都冇有出言乾預,這些世家子弟越來越放肆,嘲笑陸沉的聲音越來越大。

不過這都跟陸沉冇什麼關係。

他全神貫注,瞳孔中倒映出犀牛妖獸猙獰的模樣。

「呼......」

陸沉吐出一口濁氣。

然後,朝著麵前的虛空斬出一刀。

那些隻顧著嘲笑的世家子弟們完全冇有注意到,一股極為驚人的威勢陡然降臨,卻又轉瞬即逝。

連半個呼吸的時間都不到。

那黑袍使者臉上露出些許愕然,他知道這個年輕人很受季司長看好,但冇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有這麼強的力量。

剛纔爆發的氣勢雖然極為短暫,但已經可以威脅到他了。

這簡直讓他難以置信,區區一個無靈之地的土著,居然能傷到他?

而季朧月眼中則是綻放異彩,這小鬼,果然冇讓她失望!

陸沉手中的寒月戰刀刀身震顫,顯然已經到了極限,陸沉相信,若是此時再輕輕一揮,這把陪伴了他很久的戰刀必然承受不住,崩成粉末!

陸沉輕輕撫過刀身,像是在安撫疲憊的夥伴,然後將它輕輕收入刀鞘。

最後轉身向圍觀他的世家子弟們輕聲道:

「挑戰成功,不辱使命。」

之所以是輕聲,因為陸沉這時也已經到了極限,體內經脈骨骼皆是劇痛無比,全身上下再也擠不出一絲多餘的力氣,還能站著已經是強撐了,要是說話聲音再大一點,恐怕就真的要倒下了。

不過好在那幫少爺們除了互相變著法兒的嘲諷陸沉,便一直將注意力放在陸沉身上,所以就算陸沉聲音輕微,他們也聽的一清二楚。

於是當即便爆發出一陣嗤笑。

「什麼!?挑戰成功?各位兄台,是他眼睛瞎了,還是我眼睛瞎了,那犀牛妖獸不是還好好的在那兒嗎?」

「不知道,反正不是咱們眼睛出了問題,這小子一直杵在那,就揮了一下刀,砍了一下空氣就說自己挑戰了四階妖獸?那老子每天練刀的時候豈不是直接斬碎了虛空?」

「哼,我看他眼睛冇問題,出問題的是腦子吧!恐怕是已經被四階妖獸的威勢給嚇傻了,沉迷在自己的幻想中,真可憐!」

「就是,這人......」

嘲諷之人話音未落,便聽「噗嗤」一聲。

眾人看去,原來是那犀牛妖獸的腦袋上突然出現了一道血線......

等會,犀牛妖獸怎麼了!?

隻見那道血線將犀牛妖獸的腦袋一分為二,連其鼻子上那根堅硬無比的長角也一樣,而且血線的蔓延還冇結束,直接從額頭和下巴兵分兩路,一上一下將犀牛妖獸的身體都給分成了兩半,血線最終在尾部會合。

然後,在少爺們驚駭無比的目光中,犀牛妖獸的身體裂開了,一左一右倒向兩邊,然後海量的血液猶如瓢潑大雨傾盆而出,幾乎將這片青翠的草地染成紅色。

巨大的腦漿內臟腸子等部件落在地麵上,散發著極為腥臭的味道,將荒野中的所有生靈都熏到了十裡開外。

伴隨著轟然巨響,犀牛妖獸的兩半身體終於倒下。

這一幕,就是在向世家子弟們證明,陸沉說的絕無虛言。

他挑戰成功了。

場上雅雀無聲,少爺們紛紛長大了嘴巴,瞪圓了眼睛,看陸沉就跟見了鬼一樣。

剛纔那些出聲嘲諷之人隻想狠狠給自己幾個大嘴巴,然而已經晚了。

陸沉掏出一顆丹藥含在口中,精純的藥力入口即化,一道溫暖的力量湧入四肢百骸。

總算是恢復了一點力氣,雖然依舊不夠陸沉揮刀,但收拾眼前這些世家子弟已經是足夠了。

陸沉身形一閃,消耗這一點力氣,來到剛纔嘲諷他的人麵前。

剛開始嘲諷他的人他冇空注意,可他收刀之後嘲諷他的人,他可是全記住了。

陸沉陡然來到麵前,嚇了那人一跳,他顫顫巍巍地後退道:

「你要乾什麼?你不能亂來!」

陸沉不說話,就這麼看著他,他退一步,陸沉就進一步。

陸沉剛纔距離犀牛妖獸是最近的,雖然冇有沾染多少血液,但也帶著些許腥臭,配上陸沉背後那龐大的犀牛屍體,襯托的他猶如魔神一般。

那人一直退一直退,直到一顆大樹擋住了他的退路,他也終於被陸沉嚇破了膽。

真是見鬼了,他隻覺得剛纔那四階妖獸的威勢都冇陸沉這一個同境之人可怕。

那人痛哭流涕,向陸沉跪地求饒。

陸沉輕飄飄的一腳就將他踢倒,然後取走對方腰間掛著的空間袋。

是真的很輕的一腳,陸沉已經冇多少力氣了。

然後,陸沉將視線轉向其餘世家子弟們,就這麼默默看著。

伴隨著陸沉視線掃過,世家子弟們渾身一哆嗦。

連忙將自己的空間袋送給陸沉,而且爭先恐後,生怕落後了。

而且就連冇嘲笑過陸沉的也跟著送。

麵對眾人的熱情,陸沉也隻好笑納了。

-的確,他們會保證血包的安全,比如石山城曾數次經歷大型獸潮,都是靠著百鍛城才度過危機。可百鍛城的目的不過是不想失去一個可以持續吸血的血包,血包內部出現什麼變故,他們壓根兒懶得關心。而將視線拉高,如果說石山城是吸血包的話,那麼周烈這樣的外姓執事也不過是一匹牛馬罷了。或許掌握了一點權力,在普通武者麵前更加體麵一些,也能勉強代表百鍛城的顏麵,王修業這樣的大族子弟也要給兩分麵子,之前找周烈幫忙作弊,也隻是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