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且容我苟一苟[綜] > 狗帶是不肯狗帶的

狗帶是不肯狗帶的

僅是一個小時,等了一個下午人影子都冇有。於是,她被撕票了。本該在痛楚中陷入昏暗的她,在最後的意識中,竟然浮現那年畢業的時候,季學長站在教室的門口,在他溫柔的目光中他替給她一封——入職offer。啊啊啊啊就不能是情書嗎。這是她彌留之際最後一分映像。黑暗之中混混沌沌,看不清四周的路,她漫無目的走著,不知那個方向,冇有停下腳步,隻知道一直朝前方走著。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前方的的白光在黑暗中顯得非常刺眼,緊...-

“李餘先生,你願意和你的妻子,無論人生處於順境還是逆境,在對方最需要你的時候,你能不離不棄終身不離開直到永遠嗎”

“我隻想和我心愛的女孩在一起,抱歉我等的不是你”說罷,他從台上走下去,牽起一個身著藍色長裙女孩子的手,兩人在禮堂裡所有人的驚訝下,奔跑出去,他們緩過神來的時候,不是望著兩人離開的方向,而是望著台上身著白色婚紗的她。

她放下手中的玫瑰花束,掀起了蕾絲緞絨,輕盈而又拖地的頭紗,從後門落魄走了出去。

婚禮是嫣蓉的,而李餘選擇了一個叫做沫沫的女孩子。

就這樣她遠走她鄉,不告而彆。多年後的一天,在下班路上,走在一條回去的巷子裡。腦後突然一痛,暈了過去。

醒來時,嫣蓉望向四周,像是一個廢棄的地下室麵前站著十多個人。她嘴巴被膠布封起來,手腳被粗糙的麻繩捆著。

“那姓李的還不來,他的嬌妻長得這麼水靈,就不擔心有個三長兩短”

“都說這個月底他們兩結婚,都拋棄了一起五年的女友”

“要不是那女的提供資訊給我們,還不知道住的就在我們附近呢”

“那姓李的老有錢了,分我們兄弟些,下半輩子都快活了”

“我們道上的規矩,交不出錢的話”

“知道知道,就等他一個小時吧”

他們等了不僅僅是一個小時,等了一個下午人影子都冇有。

於是,她被撕票了。本該在痛楚中陷入昏暗的她,在最後的意識中,竟然浮現那年畢業的時候,季學長站在教室的門口,在他溫柔的目光中他替給她一封——入職offer。

啊啊啊啊就不能是情書嗎。這是她彌留之際最後一分映像。

黑暗之中混混沌沌,看不清四周的路,她漫無目的走著,不知那個方向,冇有停下腳步,隻知道一直朝前方走著。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前方的的白光

在黑暗中顯得非常刺眼,緊接著白光越來越大,將她包裹住。

她醒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那封入職offer和實木的課桌。

摸了摸自己的臉,嬰兒肥的臉傳遞給她的質感,告訴她是真的的時候。

她跌跌撞撞去男生宿舍樓下,李餘拿著行李箱向她走來的同時有些恍惚,越發清晰的麵孔是她越發冷靜,她也走了過去。

“我們分手吧”她清冷的說道。

他驚訝的在她還有一米的位置停下腳步,“生氣了?”

“你要前往A市工作,而我想留在C市,我不接受異地戀”

“好,就是我那妹妹星雨,這次回來就說想看看你,我們的事就彆對她說了”

“她也是我朋友,這事是我們倆的事,我知道”

“那再見了”

“後會無期”她說完就踩著8公分的高跟鞋,優美的貓字步,柔美的曲線,而高跟鞋走在地麵的聲音一陣一陣戳入他的心絃。

“嗬,終於輕鬆了”他故作自若,轉身離開。

-餘拿著行李箱向她走來的同時有些恍惚,越發清晰的麵孔是她越發冷靜,她也走了過去。“我們分手吧”她清冷的說道。他驚訝的在她還有一米的位置停下腳步,“生氣了?”“你要前往A市工作,而我想留在C市,我不接受異地戀”“好,就是我那妹妹星雨,這次回來就說想看看你,我們的事就彆對她說了”“她也是我朋友,這事是我們倆的事,我知道”“那再見了”“後會無期”她說完就踩著8公分的高跟鞋,優美的貓字步,柔美的曲線,而高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