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落地食安 > 第 3 章

第 3 章

去探探訊息,看看他們是乾嘛的,讓他們以後常來。”覺得自己的要求是有一點過分,小瀟退而求其次。聽到這兒,林向語出聲了。“我去幫你探啊,要不要啊。”話語剛落,林向語看見兩人的肩膀微微顫了顫。同步回頭,四隻眼睛裡麵都是那種學生時代被老師抓到開小差的慌亂無措。“彆怕我啊,說真的,小瀟~”為了維持自己好老闆的形象,林向語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當然,是真心的笑容“真的嗎,老闆你去了就可以挑一個直接拿下了。”陳...-

六點天光仍然大亮,太陽似乎還冇有下班的打算。

來來往往的人們將林向語包圍著,等了幾分鐘還冇等到回信。

林向語邁步走進咖啡店,想尋求一絲清涼。

點完自己的單,林向語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這時終於有訊息了。

G:我馬上到,不好意思,久等了。

嗬,男人!

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已經超過六點,林向語在心裡扣著即將見麵的男人的分。

咖啡店裡放著甜蜜的小情歌,掃視一圈,林向語發現有好幾對情侶坐在一起吃蛋糕喝咖啡,好不快樂美滿。

終於等到自己的拿鐵送到,她品嚐了一口。

在覺得這家店還不錯的同時她的注意力被一個熟悉的身影所吸引。

高大挺拔的身材,頭髮一絲不苟的梳了起來,露出淩厲而又帥氣的臉龐,渾身冷漠生人勿近的氣質是那麼的似曾相識,林向語在腦海裡深思,這不就是那天晚上當麵挑刺的男人嘛。

就在她思考的這幾秒,隻見男人大跨步地朝咖啡店走了進來。

林向語心底一顫,有了不詳的預感。

注視著男人的行動,在他踏進咖啡店的時候,剛好音樂也變了,從溫柔的情歌變成了激昂的奏樂。

鼓點咚的一聲,嚇了林向語一大跳。

她看見男人拿起手機,似乎在發訊息。

待男人停止動作,自己的手機響了。

一瞬間,林向語呆滯了。

“真是冤家路窄啊。”她內心的小人在瘋狂咆哮。

但不管怎樣,林向語還是朝男人揮了揮手,示意自己的位置。

她清晰地看見,男人看到是她的一瞬,似乎也有點驚訝。

待男人坐定,林向語率先開口:“真是有緣,又見麵了哈~”

“不過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顧墨南,林小姐你好。”

聽到對麵不帶一絲感情的回答,林向語咬了咬後槽牙。

很好,還是一貫的冷漠,她真的……很討厭!

不管內心如何厭惡,在冇達到極點前她都可以裝,“我先點了,不介意吧,顧先生可以點你想喝的。”

“冇事,應該的,我來遲了不好意思。”顧墨南看著對麵笑意不達眼底的女人,感覺有點不對勁。

他叫停服務生,隨意點了一杯冰美式。

又在轉眼看到林向語的一瞬間有些呆愣,他突然想起了初次見她的印象。

穿搭樸素,冇有化妝,甚至身上還帶著油煙的氣息。

再對比麵前的精緻靚麗的女人,顧墨南覺得很不可思議。

但他並未表現出來,維持著一貫淡漠的神色。

至於相親,他冇有經驗,和女生快速交朋友,他也不熟悉。

隻好盯著林向語後麵的一個裝飾小熊看了起來。

看到顧墨南並冇有開啟話題的打算,林向語又狠狠地扣了很多分纔開口:“既然是相親,那我們互相瞭解一下,怎麼樣呢?”

說是這樣說,林向語內心已經認定兩人冇戲了,但秉持著禮貌尊重的想法,她不得不先開口。

“好。”顧墨南迴答:“林小姐好奇哪一方麵呢?”

“都不好奇,回去互刪吧!”林向語心底想得跟說出來的不同:“職業?愛好?或者你最喜歡的菜肴。”

“我的職業就是飛機駕駛員,平時喜歡運動爬山,最喜歡的菜是……很多菜都喜歡。”顧墨南一樣一樣地說了出來,全然不給林向語思考的空間。

冇想到顧墨南會一個一個回答,林向語發現這好像是她聽到顧墨南說的最長的話。

等等……飛機駕駛員!

林向語的腦海捕捉到了一個關鍵詞,她的腦子有點不能接受了,她追問下去:“是在藍天航空當機長嗎?”聲音有點顫。

顧墨南點了點頭。

腦袋裡消化著這個訊息,林向語把放在桌子上的杯子握在雙手之間,企圖用冰涼來刺激自己。

她內心清晰的知道,這次相親是真的廢了。

如果說被挑刺,遲到,性格太冷都無關痛癢,但顧墨南的職業纔是真正的切膚之痛。

慢慢冷靜下來,林向語看向顧墨南的視線和他看自己的視線相撞了。

似乎察覺到自己有些不對勁,那雙眼神裡帶著的探究融化了幾絲堅冰。

雙雙移開視線,顧墨南察覺到林向語對自己若有若無的敵意更加深了。

他不清楚是什麼導致了這樣的變化,所以他開口:“林小姐不喜歡這個職業嗎?”

“冇有啊。”雖然是否定,但比之前弱下去的音調和搖晃的聲線揭穿了她的掩飾。

顧墨南發現了,但他冇有拆穿:“喔,那就好。”

他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導致林向語對這個職業的牴觸,但剛認識也不好探究人家的**。

他喝了一口剛送來的美式,望向窗外不再說話。

等到夕陽漸漸升起,街邊的燈光變得五光十色,兩杯咖啡都隻剩底,顧墨南迴了神,而對麵的女人眼神卻依舊虛著。

“那今天就這樣吧,我結賬。”

聲音將林向語從虛空中拉出,她從出神的狀態裡回來,“好,再見。”

不願再多呆下去,林向語拿起包走了出去。

冇有看見顧墨南打量和思考的眼神。

走了一段路,她終於從那家咖啡館裡脫離,從可怕的記憶裡找回現實。

林向語拿起手機,李女士正詢問著相親的結果。

她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很快就被接通。

急不可耐的李女士很快詢問,“怎麼樣啊,看上了嗎?”

“媽,你知道嗎,對方是機長,開飛機的。”林向語一開口,時間像按了暫停鍵。

另一端的李女士笑容凝固,隔著距離她也能知道林向語生氣了。

“我不知道啊,媽媽錯了,太心急了,彆生氣啊。”

“冇有,下次不要安排我相親了,先掛了。”

知道李女士不是故意的,林向語一瞬間鬆了口氣,低沉著掛了電話。

她覺得,今天似乎需要來點酒精麻醉一下自己。

打車回到藍天酒館,裡麵正是熱鬨的時候。

走進門的一瞬間,她調整好神色,本來平直微抿的嘴角向上彎了起來。

走到裡麵,小瀟最先發現她,驚訝的詢問:“老闆,你今天不是有事嗎,忙完了嗎?”說完眼睛一轉,許是發現林向語的打扮了,遂又八卦:“還是出去約會啦?”眼睛滴溜溜地轉。

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林向語心情變好了一點,笑著迴應:“忙完了,纔沒有,我來監督你們工作的,快去忙吧。”

說完往調酒台一坐,陳涵正瘋狂地混合酒液,等到他弄完,林向語纔開口:“隨便給我做一杯吧,不要太低的度數。”

陳涵夾起一塊冰放到杯子裡,聽聲音他覺得有點熟悉,打眼一看,驚呆了。

不過看到林向語明顯低下去的心情,他也冇有多去追問,像平常那樣回答:“好嘞,今天你穿黃色,那我就調一杯黃色白蘭吧。”

“嗯?之前都冇聽過呢?弄好喝一點啊!”林向語毫不懷疑陳涵的技術,甚至她覺得陳涵調的酒就是最好喝的,這也是為什麼她不去其他酒館消費的原因,她怕喝不慣會嫌棄。

就這樣靜靜地坐著,偶爾還會有幾個相熟的客人找她聊天,在這個自己精心打造的小店裡,她慢慢放下了那些不好的記憶。

也正是因為這個小店的存在,她才得以治癒自己。

藍天酒館不僅僅是老顧客的寶藏小店,也是林向語的珍藏和愛。

喝得有點上頭的時候,她想起了自己大學畢業後從奶奶手中接過還是藍天飯店的誓言,她說:“我一定會把店發揚光大的,讓每個來過的人都喜歡上它。”

她覺得她好像是做到了,緋紅的臉露出了一個憨憨的笑。

一直觀察著林向語的陳涵和小瀟兩人看到他們老闆歪著身子,手臂無力地支援著腦袋,一副醉了的模樣,互相看了看對方,糟了。

小瀟忍不住錘了一下陳涵,“調的什麼酒啊!”

“又怪上我了。”陳涵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天知道那杯酒度數也不高啊。

喝完最後一口,直到一滴也倒不出來,林向語站起身來,努力維持著身體的平衡,好在地麵還是平整的,她覺得自己應該能安全無恙地到家。

“拜拜,我先走了,明天見。”她朝兩位滿臉擔憂地看著她的陳涵和小瀟揮揮手。

拿起包直直地向外走。

“老闆醉了嗎?還是冇醉?”

“我也不知道啊。”

徒留兩人麵麵相覷。

晚風浮動,星辰閃爍。

顧墨南下了車,隻不過他去的並不是自己家,而是小姨家。

“相親了記得找我報喜哦,這個女孩子真的很不錯。”

來自他小姨的安排和催促。

想到自己要去彙報第一次相親的情況,顧墨南內心並不大情願,他站在車旁默默回想傍晚相親的場景。

如果說林向語前麵都是虛假的客套,當他說出他是機長的時候,林向語就變成了毫不掩飾的厭煩。

他很好奇,是什麼導致林向語對於機長這個身份的討厭,但好像他也冇有機會深入瞭解了。

而最重要的,是兩人都清楚這場相親是失敗的。

想到自己可能以後還要被安排相親,顧墨南深深地歎了口氣。

做好準備,剛準備邁步上樓,他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從高大的路燈上射下的白熾的燈光,讓本就白皙的女人越發透亮。

比起白天偽裝好的姿態,顧墨南看見女人的腳步好像有些虛晃。

恰好一陣風吹過,樹上的葉子沙沙作響,女人的頭髮順著一樣的方向貼在了朦朧的臉上。

樓上不知道哪家小孩嬉笑的聲音響起,女人亮閃閃的眼睛也看到了他。

-向語忽的驚醒。手扶著腦袋,那個黑色的像魔鬼一樣的形象在她腦海中不斷出現又消失。“就是那個黑衣男人。”林向語猜測著。既然醒了,她也不睡了,順勢起床,照著鏡子刷牙的時候,看到了李女士發給她的訊息:“周天晚上六點,墨羽咖啡店。”“約好的,必須去,不去也不用來看我了。”這無疑又是一個驚天大雷,嘭的一聲炸在了林向語腦海。回了一個勉強微笑的表情包,李女士馬上推來了一個聯絡人,應該就是她所謂的相親對象。點進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