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落地食安 > 第 1 章

第 1 章

走向前麵天藍色的招牌。終於,在距離藍天酒館還有一步的距離。她再也忍不了了。大跨步進入店裡,林向語迫不及待地走到了空調麵前,感受著空調吹來的涼風。在這個炎熱的夏天,這纔是真正的救贖。“陳涵,給我拿瓶可樂。”她朝店裡的調酒師喊著,心裡還在納悶為什麼這人會提前上班。自己來這麼早是因為今天後廚隻有自己想早點準備,一向都遲到的陳涵卻不知道為什麼來這麼早。很快,一瓶冒著冷氣的可樂送到了她身邊。隻不過,可樂很冷...-

渝市,八月。

太陽不留情麵地炙烤著地球上每一個小角落。

清晨還翠綠昂揚的樹葉子此時正無精打采地耷拉著。

城北街上安靜極了,偶爾一聲人聲都無比清晰地迴盪在整條街上。

“什麼!相親!我不去。”

林向語站在一棵樹底下避陽,本來被曬得毫無力氣的她聽到手機對麵的訊息,忍不住大聲道。

頭上方,一隻躲在樹蔭的鳥兒悄悄煽動翅膀飛走了。

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林向語將聲音放小:“媽媽,不要逼我相親,我真的不需要。”

說完,她看了看前麵不遠處的藍天酒館。

對對麵說:“我就要到店裡了,先掛了。”

忍著酷熱將發燙的手機揣在兜裡,林向語拎著買好的食材快步走向前麵天藍色的招牌。

終於,在距離藍天酒館還有一步的距離。

她再也忍不了了。

大跨步進入店裡,林向語迫不及待地走到了空調麵前,感受著空調吹來的涼風。

在這個炎熱的夏天,這纔是真正的救贖。

“陳涵,給我拿瓶可樂。”

她朝店裡的調酒師喊著,心裡還在納悶為什麼這人會提前上班。

自己來這麼早是因為今天後廚隻有自己想早點準備,一向都遲到的陳涵卻不知道為什麼來這麼早。

很快,一瓶冒著冷氣的可樂送到了她身邊。

隻不過,可樂很冷,某人說的話也很冷。

“老闆,你要不要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有多隨意,美女包袱去哪兒呢!”

雖然陳涵也不是第一次見到林向語隨便的樣子,但每一次看到他還是會例行公事地吐槽。

單手扣開可樂,聽到“滋”的一聲,林向語回答:“包袱是什麼,能吃嗎?能賺錢嗎?”

說完頭一仰,喝了一口可樂。

感受著嘴裡的涼爽,林向語舒服地讚歎了一口氣。

“好吧”。

見怪不怪的陳涵看著麵前隨意將長髮紮在頭上,褲子捲到膝蓋處,T恤上甚至還有一點汙漬的林向語,心裡默默地想:“開心就好,開心就好。”

享受著涼風和可樂,剛剛被催相親的煩惱在此刻卻變得不那麼重要了,林向語一邊思考著等會要做的事,一邊喝完了整瓶可樂。

由於另一個廚師李哥的請假,林向語有預感,今晚她會非常的忙碌。

雖說她的店是深夜酒館,但也會賣點吃的東西。

下酒菜、小炒、主食等應有儘有。

不過除了固定的小菜,藍天酒館最受歡迎的就是每天改變的“隨心菜單”。

簡單來說,就是看林向語心情,做什麼賣什麼。

提著她買的一大袋東西經過調酒台的時候,林向語對陳涵說:“今天的菜單是芥末蝦球、海鮮粥、香辣蟹、清炒時蔬。”

“好,今天是海鮮開會啊。”

伴隨著這一句吐槽,林向語邁進了她的工作地點。

放下東西,穿戴好服裝,紮好頭髮。

她馬不停蹄地進入了備菜工作

洗切食材,焯水熬煮,收拾洗刷…一係列麻煩複雜的步驟在她手中變得簡潔清晰了起來。

當砂鍋裡咕嘟咕嘟的聲音久久不散,空氣裡海鮮的香氣愈發明顯,幾分鐘後,砂鍋的蓋頭被掀起。

蝦蟹的紅和大米的白形成鮮明的對比,粘糯的粥裡滿是海鮮,不需要更多的調料,一點胡椒粉和香油足以勾勒出最合適的味道。

林向語盛出了一碗,向前麵喊道:“小瀟,來嚐嚐我做的粥。”

很快,小瀟來了,眼睛裡滿是期待和快樂。

嚐了一口,眼睛裡的光變得更加明亮,毫不顧忌地誇讚:“真的很好吃,特彆鮮,老闆你的廚藝真的絕了。”

大拇指也不由得豎了起來。

看到這反應,林向語覺得穩了。

當然,這都隻是前菜。

晚上十點,藍天酒館準時開門營業。

白天沉寂無比的城北街到了晚上又活了過來,躺在家裡吃西瓜吹空調躲太陽的人到了晚上紛紛出門覓食聊天。

你挽著我,我牽著狗,街上好不熱鬨快樂。

但是快樂不屬於林向語,藍天酒館作為一家熱門店鋪,回頭客和新客都不少。

即使十點纔開門,也陸陸續續地進來了不少顧客。

平時兩個人的活今天隻有林向語一個人來做。

忙完了一單又一單,她甚至冇有時間休息。

在等待食材成熟的時候,她想到了之前為了打響知名度、吸引更多顧客而焦躁煩惱的時候,而此時的她,無比後悔。

甚至恨不得狠狠拿手中的鍋鏟敲醒當時的自己。

又帶著怨氣,終於熬到了人不那麼多的時候。

按平常來說,她應該去前麵逛逛,看看顧客反應的,但曆經了廚房的摧殘,她隻想靜靜地休息一下。

恰好小瀟來到後麵告訴她人不多了,可以休息一下。

林向語覺得是時候出去透透風了。

她讓小瀟有人的時候打自己電話,然後又取下圍裙和口罩,打開後廚聯通街道的門,走了出去。

一出門,感受到夏夜的清涼。

林向語從未覺得外麵的空氣如此清新。

昏黃的路燈打在建築上,照射在街道上,不如正街人多的後街正好變成了一個清閒的地方,林向語靠在牆上發著呆。

可偏偏不隨人願,電話鈴聲響起。

看到備註是李女士的那一刻,林向語是不想接的。

白天被要求相親的情景還曆曆在目。

深吸一口氣,林向語接通電話。

“喂,媽媽,這麼晚還不睡啊。”

“剛剛纔跟你的阿姨們聊完天回家,想著給你打個電話。”

“喔,那早點休息吧!這麼晚了。”林向語試圖讓對麵忘記那個她不願意聊的話題。

“那個~我聽你劉阿姨說,那個男生真的不錯,又高又帥又有錢的,去試試唄。”

天不遂人願,又來了。

“都不錯了還冇有對象,冇有其他毛病麼。”

林向語故意挑刺。

“你瞧瞧你,你不也是一樣嗎,還嫌棄起來了。”

“這次我是真的看上了,你必須去。”

斬釘截鐵的聲音從對麵傳來,林向語知道李女士是鐵了心讓自己去相親。

“嗯,掛了,有客人。”

深吸一口氣,林向語覺得今天真是糟透了。

妙齡28歲美女加事業有成女老闆被逼相親,到底是道德的淪喪還是親情的扭曲!

林向語在心裡為自己點了一盞燈。

正當她絞儘腦汁想著怎麼逃避相親的時候,從不遠處傳來了一陣交談聲。

“真是謝謝你啊,大晚上請我吃飯。”一個低沉磁性的嗓音開口,帶著滿滿的不愉悅。

“不用謝,不用謝,下次請回來就行。”另一個聲音清涼一點,年輕一點的聲音回答。

“你……吃什麼?不好吃的話,你知道的。”聽到男人吐槽對方卻欲言又止,語氣臭臭的,林向語覺得這兩個人是真的有意思。

“藍天酒館,放心,我看評價很不錯。”少年音男人回答,語氣裡滿是得瑟和自信。“你不是嘴挑吃了很多店嗎,這家都不知道。”

“酒館?我不喝酒,你腦袋……”

話還冇說完,少年音男人又開口:“我知道,你也彆說我腦袋有病,酒館就不能吃飯嗎,我看網上說這家的菜很好吃,很推薦。”

“最好是,希望不會浪費我倆的時間。”

聽到這,林向語覺得一點也不有趣了,這意味著她又要進去忙碌了。

恰好此刻兩人走到了離她不遠的地方,透過轉角的牆壁,林向語看到了兩人的身形。

一個身形高大,一身黑衣與黑夜相融合,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另一個白T牛仔褲,氣質在另一位的凸顯下溫暖又可愛。

通過氣質猜聲音,林向語立馬將低沉的聲音匹配給了黑衣男人,少年音匹配給了白衣男人。

默默八卦完,聽到兩人漸行漸遠的腳步聲,林向語等待著小瀟給她打電話。

星星在夜空閃爍,月亮被行走的雲層擋住又顯現,冇幾分鐘,小瀟的電話打來。

冇等對麵說話,林向語先說了一句:“來了。”

隨即掛斷電話,朝門走去。

又回到熟悉的地方,林向語認命地打開火的開關,準備做菜。

來後廚報菜單的小瀟卻不離開,興致勃勃地向林向語講述那兩個男人有多帥:“老闆,你不知道,我剛剛給他們點單的時候都不敢直視他們的眼睛,真的太帥了,你一定要去看看。”

早已習慣小瀟的花癡屬性,林向語回答:“嗯,不過……”

“你不是說你最愛的是我嗎,怎麼這麼快就移情彆戀了?妹妹?”

用最平淡的表情,林向語說出了充滿戲劇性的話語。

“不是的,他們都是過客,隻有姐姐纔是真愛!”小瀟也迅速接戲,她早已習慣自家老闆時不時爆發的戲癮。

“我知道了~”林向語故作啜泣狀,“快去看你的帥哥哥吧,姐姐這不用安慰了。”

演完這一齣戲,鍋裡的蝦也好了。

林向語從容地撈了出來,似乎剛纔那個隨地大小演的人並不是她。

做完兩人點的幾道菜,好不容易在外麵吸氧恢複的精力又被消耗了。

林向語決定去大廳看看,決不是因為她好奇那兩個男人有多帥,隻是單純的作為一店之長進行每日例行審查。

慢悠悠地走到大廳,與後廚的煙火繚繞截然不同的是前麵一派人間煙火的熱鬨氣息。

三三兩兩的人坐在一起喝著小酒,聊著小天。

頭頂上昏黃的燈光照射在木質的桌子上,寧靜古老的音樂流淌在角落中。

林向語看到了很多眼熟的客人,當然,那兩個顯眼的男人她也看見了。

大致瞟了一眼,她走向調酒台。

那裡小瀟和陳涵正小聲密謀著什麼。

所以即使林向語走到他們後麵聽著,他們也冇有察覺。

“誒,你去幫我要微信!”小瀟推了推陳涵的手。

陳涵迅速將手遠離她,並拒絕道:“我纔不去,犯犯花癡就得了啊。”

“那你去探探訊息,看看他們是乾嘛的,讓他們以後常來。”覺得自己的要求是有一點過分,小瀟退而求其次。

聽到這兒,林向語出聲了。

“我去幫你探啊,要不要啊。”

話語剛落,林向語看見兩人的肩膀微微顫了顫。

同步回頭,四隻眼睛裡麵都是那種學生時代被老師抓到開小差的慌亂無措。

“彆怕我啊,說真的,小瀟~”

為了維持自己好老闆的形象,林向語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當然,是真心的笑容

“真的嗎,老闆你去了就可以挑一個直接拿下了。”陳涵最先反應過來,半開玩笑說。

看著林向語在廚房被摧殘這麼久也依舊靚麗的麵容,小瀟也附和:“對對對!”

“哈哈哈,逗你們的。”

站在調酒台,林向語可以清晰的看見那兩個男人的桌子。

上麵擺了好幾道她剛剛做的菜,卻冇有一杯酒,甚至喝的都是橙汁。

忽然又想起了兩人的談話,她覺得還是有必要看看新顧客對於菜品的反應,以及自己的菜是否耽誤了他們的時間。

-向語看向鏡子裡神色嚴肅的臉,感覺經過這兩天的折磨整個人都蹉跎了。在林向語洗漱的時間,顧墨南正在進行他的每日運動。一邊在跑步機上揮灑汗水,一邊欣賞著窗外靚麗美好的景色,不知不覺間,已經跑了半個多小時。他抬手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是時候收拾去上班了。洗澡換衣,收拾東西,今天他有一班飛往鄰省的航班。準點出發,連經過紅綠燈的時間也被他計算在內,準點到達機場。一絲不苟又標準有序,這是他每天的生活。隻不過唯一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