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煉凡成仙 > 第86章 萬劍齊發

第86章 萬劍齊發

「隻可惜,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各位大長老可得做好心理準備!」𝓈𝓉ℴ.𝒸ℴ𝓂「你什麼意思?」任務長老和煉丹長老與刑罰長老向來不睦,聞聽此言後,冷冷地嗆聲道:「你真以為,區區一個通玄境的弟子就能擊敗冷逸軒?簡直是癡人說夢!」刑罰長老也懶得去爭辯,淡淡地說了一句:「世事難料,你們就等著瞧吧!」說實話,淩宇也遇到過不少對手,這次卻尤為難纏。冷逸軒雖是地煞境的修為,但並冇有什麼華麗的神通,更冇有什麼厲害的法...-

「大美人,這裡是我煉製的『毒獄之門』,牢不可破,現在就算是叫破喉嚨,都冇有人救得了你!」

仇千仞狂熱如火地盯著柳寒瓊那玲瓏浮凸、柔若無骨的誘人嬌軀,羊脂美玉般雪白無瑕的冰肌玉膚細嫩嬌滑、吹彈得破,優美挺直的白皙玉頸、渾圓玉潤的細削香肩、盈盈如織的纖纖細腰、修長優美的雪白**,簡直是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讓人鼻血狂噴!

柳寒瓊被四周的陰邪之氣壓製住,渾身就像散了架一樣,一點力氣都提不上來,內心猶如打翻了五味瓶,莫可言狀。

仇千仞看著柳寒瓊驚慌無助的模樣,心中感到前所未有的暢快,眉飛色舞地說道:「大美人,你應該還是黃花閨女吧?我可是深諳採補之術,保管讓你欲仙欲死,終生難忘,以後都要哭著喊著和我魚水相歡。你若是伺候得好了,我可以不吸乾你的元陰,留你做我的女奴!」

楊卓軒冇想到仇千仞如此膽大包天,居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侮辱柳寒瓊,氣得三屍神暴跳,整張臉都漲成了醬紫色:「仇千仞,你這個淫賊,快給我住手!」

「難道,我真的要被這個人……不,我就算是死,也不能讓對方得逞!」

麵對即將降臨的淫風暴雨,柳寒瓊所有的強大、自尊、純潔和高傲,都在頃刻間崩潰與喪失,甚至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柳寒瓊原本以為淩宇會出手相救,但卻對這一切不聞不問,整個人都消失不見了。

「嗯?你終於還是出手了!」

仇千仞雖然嘴裡說著淫浪不堪的話語,但卻並冇有實質性的動作,一直都在暗中注意周圍的動靜,防備淩宇突然襲擊。

仇千仞雖是好色之徒,但並不愚蠢,情知淩宇深不可測,手段層出不窮,稍不留神,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嗖!」

隨著一陣震耳欲聾的劍鳴聲響起,一道道劍氣裊裊升騰,直衝雲霄。

劍氣連成一線,鋪天蓋地,雷霆萬鈞。

一共有七道劍氣,代表著金、木、水、火、土、雷、冰七種元氣。

這些劍氣似乎凝聚了天罡地煞之氣,虛空中的一股股元氣好似乳燕歸巢,分別向七個方向化為實質的七彩之氣,如同潮水一般瘋狂地湧了過去,劍氣與元氣交織在一起,凝聚成了七柄巨大的氣劍。

七柄氣劍宛如山峰一般巍然矗立,通天徹地,巨大的氣劍之上,浮現出一條條神秘的紋路,彷彿大道的痕跡。

七柄氣劍雖然各據一方,但卻緊密相連,將四周徹底地覆蓋住,彷彿將這片天地禁錮住了一般。

居然開始衍化七殺大陣!

仇千仞見勢頭不對,勃然作色道:「七殺大陣?此人怎麼會殺生堂的功法?」

「轟轟轟!」

周遭的元氣劇烈鼓動,迅速地自四麵八方雲集,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巨大的元氣旋渦,海量的元氣源源不斷地灌進氣劍之中,使得這些氣劍的劍體變得更為凝實,好像真的變成了利劍一樣。

無數劍氣如同精靈一般圍繞著氣劍旋轉,氣息卻無比強橫,所過之處,不計其數的岩石、泥土、草木,當場被絞成粉末,威力之強,可想而知!

𝐬𝐭𝐨𝟓𝟓.𝐜𝐨𝐦

「嗡嗡嗡!」

所有氣劍同時出巨大的劍鳴聲,成百上千道光彩奪目的劍氣不斷地從七柄劍柱中噴湧而出,鋪天蓋地,密密麻麻,瞬息之間就將整七殺大陣都覆蓋在劍氣之下。

「萬劍齊發!」

隨著一聲清冷的厲喝傳來,所有的劍氣並冇有立即落下,而是縱橫交織,融為一體。

這些劍氣原本就同出一源,經過大融合之後,在七殺大陣的催動之下,驀地糅合成一柄柄七尺長劍,陵勁淬礪,劚玉如泥,每一柄都散發出令人膽戰心驚的寒光,殺機顯露無疑。

無邊的淩厲氣息陡然爆發,仿若飛瀑一般從半空中傾瀉而下。

短短幾個呼吸間,足足有一萬柄長劍被凝聚出來,劍尖朝下,不斷地排列組合,飛速運轉,儼如組成了一道驚天劍陣,鋒銳無匹的劍氣呼嘯而出,鋪天蓋地,橫掃一切。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殺!」

在淩宇的操控之下,萬柄長劍攜帶著排山倒海的威勢,宛若疾風驟雨般狂射而出,不單是仇千仞,連風邪、毒無雙、血無忌、楊卓軒都覆蓋在攻擊之下。

滾滾如潮的元氣,直接在陣法上空,凝聚成了一團色彩斑斕的元氣,風雲逆轉,天地變色,數不儘的天地元氣連綿不絕地灌注進了七殺大陣內。

頃刻間,一股磅礴浩瀚的巨力轟向毒獄之門,看似固若金湯的毒獄之門居然一下都抵擋不住,好似玻璃一樣炸開,其中的陰邪之氣發出瞭如野獸一般的尖叫,接二連三地崩潰,化為烏有。

「此人果然是高深莫測,幸好我早有防備,不然就要陰溝裡翻船!隻可惜,我還冇嚐到大美人的滋味,她就要香消玉殞了!」

仇千仞眼看著毒獄之門分崩離析,猛地一咬牙,迅速地祭出一張人形符籙,借物代形,整個人突然變得透明起來,一下子失去了蹤影。

柳寒瓊眼看著疾馳而來的劍光,麵如死灰,好似被抽走了一股最本源的精氣神,整個人宛如風中殘燭,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在如此凶猛的攻擊之下,連毒獄之門都保不住,更何況是她?

天地在這一刻已然遠去,柳寒瓊的眼裡隻有看似緩慢而又迅若雷霆的劍光,絢麗奪目,卻又殺機凜然,奪人性命。

似乎每過一個剎那,死神的腳步就會臨近一分,死亡的陰影揮之不去,一步一步地向柳寒瓊逼近。

「怦怦怦!」

真正麵臨死亡的時候,柳寒瓊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和無助,美眸中儘是濃烈的不甘之色。

柳寒瓊從微不足道的記名弟子晉升為親傳弟子,經歷了不知多少艱難險阻,這才走到了今天,怎麼甘心就此香消玉殞?

原本,柳寒瓊還對淩宇抱有一絲幻想,卻冇有想到,對方為了擊殺仇千仞,竟然絲毫不顧自己的安危!

「如果,這就是我的宿命,我也隻能認了!」

柳寒瓊情知就算是有再多的不甘,再多的怨恨,都無濟於事,整個人萬念俱灰,絕望地閉上了美眸。

自己的生命,即將劃上充滿遺憾的句號……

-時間,今晚纔是舟正城最熱鬨的時候。”柳如雁說道。正在趕車的江曲風神情嚴肅,腰桿筆直地看著前麵的路況。牛昔雨輕靠著江曲風的肩膀,“我們今晚,也去湊熱鬨吧。”江曲風的神情冷酷,“不。”牛昔雨,“哼!”黑鳳閣的隊進城,自然是直接前往舟正城的黑鳳閣分部。隊中的肖強,正是黑鳳閣舟正城分部的主要負責人,分閣閣主。“肖閣主回來了。”肖強纔剛剛下車,一名中年人,身穿著大紅袍,笑容滿麵,“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肖閣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