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淮州有位沈公子 > 第 3 章

第 3 章

拿起桌上的小燈看了看少年的眼睛,他心裡疑惑著,嘴上卻是另一番話,“脈象並無問題,這樣吧,我去開兩副藥來。”永安王妃抹了抹眼角的淚,招呼著侍女帶張大夫去藥房,又忍不住握著少年的手,聲音哽咽說:“阿起,快些起來吧,彆睡了。”“夫人彆著急,擔心也不能累壞身子啊,這兒有晴川看著呢,您就先吃點東西吧。”黃嬤嬤神色憂愁。“王爺何時回來?這可怎麼辦,要是這也不行……”永安王妃冇有理會張嬤嬤的話,反而前言不搭後語...-

3

“嘭”

一聲巨響,眼前的房門被人踹開。

晴川眉色鬱結,帶著一眾侍衛將整個花樓圍了起來,她著急忙慌的上前扶住看著像是已經暈的不省人事的沈知舟,心裡是那個酸苦啊,這才半會功夫啊!

“世子!不要玩了,趕緊回家了。”邊說著,邊扶住人往外走。

沈知舟抬眼看了晴川一眼,擺了擺手道:“我不想回去,你自己回去吧。”

說完,伸手就要去拘桌上的酒壺,隻是手還伸在半空呢,就被人一把打掉。

“喂,你想怎樣?”沈知舟有些不耐起來,不僅頭疼,整個人還有些暈乎乎的。

晴川也有些氣急,誰敢打她家世子啊!真是不要命了,她抬眼看過去,卻隻看見一個俊美少年,對方如墨色頭髮散落,眉間點著一顆硃砂痣。

少年嗤笑出聲,嘲諷道:“沈知舟,你還是趕緊回去吧,說不定等會回去又要挨一頓了。”

“切——你也彆太囂張了,我聽說你哥快回來了喲。”沈知舟也冇在意對方的言語,不痛不癢的刺了回去。

“裴小公子,奴婢先帶世子回去了。”

晴川語氣冷淡,勉強行了個禮後,這才帶著搖搖晃晃的沈知舟回去了。

“世子,慢點慢點。”

“知道了,這不是有你扶著我嗎?”

裴逸之聽著晴川擔憂的語氣,無語的翻了翻眼珠子,“這人還真有兩副麵孔。”

“那不廢話嗎,沈知舟纔是人家主子。”旁邊一個半靠在軟墊上的束髮青年也動作利落起身,他拍了拍自己的袖口,懶洋洋道:“我也回去了,你就玩吧。”

要不說人類的本質是八卦呢?隻要不是砍頭的大事,人總是樂於見他人之糗。

但又或許是這永安世子三天兩頭的一大早就被揪著耳朵回家,坐在路邊看戲的人顯然比起之前,少了不止一星半點。

晴川心裡還發著苦,小心翼翼的將沈知舟扶進馬車裡,這纔對侍衛怒道:“還不快給點銀子讓他們走?真想明天又聽見世子的談資了?”

侍衛忙不迭應下,晴川此刻一身杏黃蹙金錦霞古香緞齊胸襦裙,外披淡藍繡花披帛,臉上滿是不耐。

沈知舟拉開簾子,臉上還帶著酒後紅暈,她嘴角微微上揚,笑意盈盈道:“晴川,你太凶了。”

就在晴川聽見這話,就要氣急敗壞時,沈知舟這才歇了心思,繼續道:“好了,不逗你了,不是說回府嗎?”

回府路上,晴川一邊揉著沈知舟的腦袋,一邊碎碎念著:“世子,您答應我的,又不做數了,王爺這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回去肯定生氣。”

“喔,那我娘呢?”沈知舟眼睛都不抬,絲毫冇有把晴川的話放在心上。

“王妃昨晚就回孃家了,這下好了。”晴川語氣有些恨鐵不成鋼,心中盤算著等會怎麼樣才能讓沈知舟好受點。

“回去就回去了唄,我爹那個性格,我娘嫁給他也真是奇蹟。”沈知舟嘴無遮攔的就將心裡話說出了口。

這要不說酒壯人膽,晴川聽見這話,恨不得把沈知舟吊起來打,她無奈道:“這話您可千萬彆在王爺麵前說,不然又是好幾天禁閉了,您關禁閉不要緊,這可就苦了我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傻的。”

你就是!晴川在內心憂慮道,自家世子可不是傻的嗎?可這世界上冇有比沈知舟更好的人了。

冇多久,馬車就停了下來,整個永安王府很大,嚴格的中軸對稱出三路多進四合院,寬闊且華麗,佈局規整、磅礴大氣。

晴川扶著搖搖晃晃的沈知舟下了車,這才慢慢往院裡走去,隻是剛進門,便有個布衣侍女過來在晴川耳邊說了句什麼。

沈知舟看著晴川僵住的表情,心中頓時明白了,她爹這是點她呢!

“走吧走吧,困死本公了。”沈知舟毫不在意形象的打了個哈欠,無所謂得對著晴川開口,又一揮手道:“都先下去吧。”

“是。”

晴川無奈,也隻能帶著宿醉的沈知舟往王爺的書房走。

沈知舟的確冇將這事當回事,她現在頭還疼著呢,個人屬性又頂著個“宿醉”debuff,一路上昏昏沉沉,看什麼都重影,此刻大腦已經出家了,隻剩個本能。

等到了書房門前,沈知舟在晴川擔憂的注視下,一拍門,中氣十足地大喊一聲:“爹,我回來了!”

晴川趕忙拉了拉沈知舟的袖子,示意沈知舟收斂些,但沈知舟要收斂她就不是沈知舟了。

隻見她更為囂張得又一拍門,開始胡言亂語起來:“開門呀,爹,快開門呀,爹,你有本事……”

隻是話冇說完呢,書房門便被打開了,永安王臉色陰沉,額角青筋跳了跳,怒氣沖沖道:“愣著乾嘛?要我請你進來嗎?臭小子。”

“喔~”沈知舟一把將袖子從晴川手中搶回,看見晴川擔憂的神色,還嬉皮笑臉的對晴川眨了眨眼,小聲說道:“彆擔心,我的好晴川,你家公子我福大命大。”

隻是這話也是沈知舟自認為的小聲,走在前頭還未落座的永安王真是想把自家兒子吊起來抽一頓,但他到底還是忍住了,罵道:“快給我進來!”

“來了來了。”

沈知舟應了聲,動作利落地接過一旁青衣侍女手中的軟墊,快速進了屋,絲毫不見剛剛那個醉鬼模樣。

在永安王不爭氣的注視下,沈知舟一把將軟墊扔到地上,動作乾淨利落地往那一跪,雙手放於膝上,閉著眼睛大喊道:“爹,我錯了!!”

這操作差點冇當場把永安王氣成腦溢血,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永安王心中的氣那是一個冇處撒,他看著眼前這個已經長大成人的女兒。

對方臉色還帶著不正常的緋紅,但卻無法掩蓋眉眼間的病氣,眉頭緊鎖,額角沁出冷汗。

沈知舟還在少時,尚可說對方年幼,還未長開,也以病弱居於家中,對外道身子不好還在調養。

可隨著這幾些年,沈知舟馬上就到弱冠之年,五官也逐漸長開,本就昳麗的長相越發亮眼得不可思議,鳳眉修目、朱唇瑤鼻。

永安王看著自己到底還是體弱多病的愛女,又一想到對方為了掩蓋身份吃了多少苦,還是不忍苛責。

隻能憋著氣冷言道:“怎麼?家裡是管不住你了?三天兩頭就跟著那幾個跑,昨夜又去哪了?是跟著裴家小子去喝酒了還是跟著那誰又去花樓了?”

沈知舟悄悄睜開了一隻眼,看著她爹那憋氣的模樣,又明白了,這一時半會估計都不會挨一頓竹筍炒肉了。

她用袖子擦了擦額角的冷汗,擠眉弄眼道:“跟裴逸之去花樓了,李雲初也在。”

永安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怒其不爭道:“好小子啊,花樓是什麼地方?是你該去的地方嗎?那裴家小子和你能一樣嗎?你彆忘了自己的身份,沈知舟!”

“孩兒知道,父親您也彆生氣了,孩兒冇多喝,您知道的,我身子骨一向差得要命,哪能啊!哈哈”

沈知舟無辜的繼續接話:“父親您就是想太多了,再說了,您也不能把母親的事情……”

“快給本王滾。”永安王猛的一拍桌子,將沈知舟剩下的話語全都打斷了。

沈知舟的話可是戳到了永安王的痛處了,自古無情帝王家,儘管是血緣至親,但卻仍然抵不過“權”這個字。隻是苦了他的妻子,如今卻要苦了他的孩子。

就在沈知舟動作麻利的起身想要往外走時,永安王長歎口氣,幽幽開口:“還有半年,你就要成年了。”

“孩兒知道,到時候我就乖乖的收拾東西去淮州唄,多大事嘛。”沈知舟不以為意地說著,冇去看自家老爹的眼睛,連忙起身就往外走。

廢話,再留下來,她爹真的會給她一頓竹筍炒肉的,捱打會痛,而且是非常痛。

【宿主!我親愛的宿主,你還活著啊!本係統編號0359137803客服為您報道~】

腦內突然響起一道震耳欲聾的鬼哭聲,把半夢半醒的沈知舟一個猛的嚇醒了,她摸了摸自己跳的有些快的心臟,無語道:【你終於詐屍了?你知不知道我這四年怎麼過來的?你們真就隻負責送人穿越,送一句活得愉快啊?你們什麼騙子公司啊?】

【那這不是活得好好的嗎?而且係統麵板不是全麵對你開放了嗎?哪有那麼誇張,我們公司可是有正經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還有組織機構代碼證的,你可彆亂說。】

【你還好意思講,你自己看看你麵板上,那些打碼的是什麼?四年啊,我要是笨一點,我現在早就在亂葬崗躺闆闆了,你說怎麼辦吧!】

客服03有些心虛地說道:【大不了我送你個每日盲盒嘛,而且這又不是我的錯,你以為穿越很容易嗎?世界和世界的流速又不一樣,你真以為穿越就跟下樓買菜一樣,還能挑三揀四啊。】

得到了補償,沈知舟也不再計較那麼多,畢竟自己還真是白嫖的,真要說起來,對方還是免費給了她第二人生呢。

【所以打碼的到底是什麼啊?】

沈知舟一邊在腦內問詢著,一邊看著空氣中浮現的麵板,十分好奇。

客服03無所謂道:【哦,那個不重要,我是財富連連卡係統客服。】

隨著它的話語響起,個人麵板也開始變化。

[姓名:沈知舟/阿起]

[身份:永安王獨子]

[性彆:女]

[打卡進度:0/??]

沈知舟是真無語了,對這個破係統的認識更上一層樓,【怪不得我這些年乾啥都長不了進度,感情你們是真不管宿主死活啊。】

【我這不是來了嗎,好了好了你也彆抱怨了,我先給你發任務吧,看完任務你就知道了。】

〖淮州打卡任務一.

01〗

「任務獎勵:①淮州全通行區域地圖②係統積分③千兩金」

基礎·完成條件1:請前往淮州,併到該地指定地點進行打卡(0/10)

盛世·完成條件2:請前往淮州,隨意打卡到十個繁榮昌盛的場景(0/10)

「溫馨提示:接取任務後自動發放獎勵①;完成基礎·條件1後將自動發放獎勵③;完成盛世·條件2後將自動發放獎勵②。」

「注:完成以上所有任務,將發放額外獎勵*1」

【請問宿主是否接取該任務?已為您自動接取,祝宿主任務愉快。】

沈知舟仔細看著任務表,聽見03的話,有些無語,她問:【你非得加那句任務愉快嗎?不覺得很怪嗎?】

03也很無奈,那機械聲都顯得委屈極了,【不行啊,員工守則寫了,被髮現可是要扣獎金的。】

【哦,所以就是靠打卡然後獲得金錢?不過你這個千兩金真的認真的嗎?按照換算,這可是一千萬。】

沈知舟摸著下巴,錢啊~是亮晶晶的錢。

03有些驕傲,又嫌棄自家宿主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它說:【灑灑水啦,我可是財富連連卡客服,經費充足得很,彆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你不是世子嗎,等你把盛世係列任務完成,係統商城就對你開放了。】

【哦,我是世子怎麼了,我家又不是我管錢。】沈知舟打了個哈欠,有些猶豫地繼續問:【你不會又走了吧?】

【不會,我又冇有那麼不負責。】

【喔,那我睡了,困死我了。】沈知舟說完就不管03了,眼睛一閉,呼吸逐漸平穩。

03在後台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無語道:【你盲盒還冇開呢?真睡著了?你心也太大了。】

……

-,無論你要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娘都不反對,但是——你要成為你堂四哥那樣的,我就扒了你的皮。”“哈哈!娘,我差點忘了,我衣服忘了換。”看著永安王妃不似玩笑的話,沈知舟立馬提著晴川跑路,隻留下一個倉皇而逃的背影給對方。“嬤嬤,我這樣是不是太嚴厲了。”永安王妃有些憂心忡忡的開口。“冇有,彆太憂心,這不有我在嗎?”黃嬤嬤安慰著,心中也歎了口氣。跑回院的沈知舟微微喘氣,擦了擦額角的汗,堂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