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淮州有位沈公子 > 第 2 章

第 2 章

子!還不來看看你娘。”永安王的中氣十足聲音在寂靜的正院迴盪。沈知舟不由得感歎一句,這爹身子骨是真硬朗啊。“晴川,扶本公去。”從花園起身,踏著碎石鋪就的蜿蜒小路,走過幾間廂房,沈知舟回頭看了眼,東側主院韶光院。月色灑落在少年肩頭,少年身形如竹挺拔,有些瘦削的臉龐生著精緻豔麗的五官,一身白衣似月,整個人猶如從天上來的仙子。推開那扇楠木質地的房門,屋內的人輕喚兩聲,又穿出細碎的哭聲。如果讓沈知舟選,那麼...-

2

在這大齊京城啊,不僅有舉‘城’聞名的四大才子,也有家喻戶曉的四大紈絝,前者可是人人誇讚,後者可是茶餘飯後的談資了啊。

這四大紈絝啊,趣事可是能聽三天兩宿,就像四大才子總有高低分,這紈絝自然也有,不過那是各有各的“優點”。

榜首自然是當仁不讓的鎮國大將軍的嫡幼子裴逸之,這位啊,正是十二三歲的年紀,那可謂是貓嫌狗厭、錯的不是我是世界的年紀啊!但又奈何鎮國大將軍領兵鎮守連州,嫡長子如今也在外遊學不在京城,家中女眷又多加寵溺、不捨責罵,這一養,就養成了京中一霸,那可是調皮搗蛋、上樹下河無所不做。

這第二位則是吏部尚書之子秦崢旭,肆意妄行、行為乖僻性乖張,常年行走在惹事第一線上,可謂是後生有望啊,每每將吏部尚書氣的頭冒青煙,活像人形自走火山頭。

這第三位啊,可就不一樣了,那可是永安王獨子沈知舟,雖說世子大人他一不逛花樓二不上樂府,但誰人不知這世子大人生的一副好皮相,實則隻是因為身子骨太弱聞不到花火味,腹內是草莽人也輕浮。

你若問起第四位?那可就不得說了,皇子的事,平民百姓哪能說?怕不是明日就被抓拿進獄裡吃公飯了。

“哢嚓。”沈知舟在茶樓上磕著瓜子,聽樓下茶樓說書人講著八卦趣事,這一聽就聽到自己頭上了。

也冇管晴川在隔壁欲言又止的神色,沈知舟自行思考了起來,誒,你說,做個紈絝也真不錯啊!

沈知舟之所以出現在這聽茶後飯餘的談資,那還真的得從頭說起了。

繼昨日那些亂成麻花的事情完了以後,嶄新的一天這不是又來了嗎?

沈知舟再醒來時,是被係統警告嚇醒的,滿屏紅光閃爍,她一睜眼看人都跟看馬賽克一樣。

“晴川!本公的頭好痛!!”

沈知舟從床上起身,下意識喊著晴川的名字,這完全是身體本能,她捂著頭,看見一團紅色色塊的馬賽克從小變大,然後停在她床前。

“世子,我在呢,我在。”晴川熟練的摁上沈知舟的腦袋開始按摩,她臉上掛著焦慮,語氣透著心酸,“世子啊,這可怎麼辦啊。”

沈知舟以為晴川隻是擔心她頭疼的事情,也就大包大攬著一拍被子說:“我現在覺得好多了,彆太擔心,你家公子我福大命大。”

好一個福大命大啊,晴川在心裡回憶了一遍自家世子從小到大經曆過的倒黴事,心裡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不過她也不是擔心這個,雖然世子的確倒黴吧,但是也確實福大命大。

她擔心的是該怎麼瞞著世子,讓世子彆又走上了名聲全無的老路啊。

“世子……這可好些了?”晴川問完,吩咐著守在門邊的侍女快去端水來,轉頭就發現自家世子眼睛一閉又睡過去了。

但沈知舟這會隻是嫌馬賽克太糊眼,就尋思睡一覺或許就好了呢?

這也是,係統的紅光警告還是發送了致歉郵件,但無人讀,生怕宿主穿越第一天就翹了辮子。

沈知舟總結了一下,將冇用的全丟出去,這大概意思就是:不好意思呢親親,係統客服跟丟了,還在來的路上喲,親親在冇有客服期間記得彆死了,有事可以留言喔,看見也不一定回呢~

這句彆死了就很活性,但昨天係統的無語操作到底還是讓沈知舟有了些抗性,甚至讓她產生了一種冇有係統也不是不行的錯覺感。

但都說了是錯覺了,沈知舟在心裡流著麪條淚,這幅身體可是女的啊!明麵上卻是世子一個,她又冇有記憶也不知道如何相處,這不妥妥給人送把柄嗎?

畢竟這幅身體的親媽都喊她兒子啊!

睡?是睡不了的。

耳邊電流聲吱哇亂叫的響,沈知舟悟了,她徹底悟了,她在心裡默默地喊:【係統?hello?有人嗎?】

[對不起~親親,係統正在飛速趕來的路上,請耐心等待~]

“晴川!備車,本公要出府。”沈知舟有氣無力地開口,她現在感覺好多了,剛點了係統麵板上的【一鍵重新整理】按鈕。

晴川連忙扶住沈知舟的手,使對方更好發力,她表情痛苦,“世子呐,您現在不能出去,等身子好一些先好嗎?我先去給您安排膳食。”

說完,又把沈知舟按回了床上,自己一個人匆匆忙忙的往外走,活像背後有火在追。

看著模糊的紅色能量團消失不見,沈知舟摸了摸下巴,開始狂點【一鍵重新整理】和【bug修複】。

修複、重新整理、修複、重新整理……

終於,世界清淨了。

除了身體還有些乏力以外,沈知舟覺得自己的狀態居然詭異的還不錯。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這個身體是一個什麼情況,又該如何麵對身邊比較熟悉的人。

“我這演技好像真挺不錯的?就是可惜這輩子不能做演員。”語氣帶著驕傲,沈知舟心裡一點數都冇有。

首先,先去外麵聽聽這副身體的名聲,雖然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而且大多事蹟都會誇大其詞,糊弄玄虛,但……

一件事的內核總是不會變得,多聽聽幾家就可以對比出事情的原委了,這樣也好知道自己以後該怎麼處理事情。

然後,就是探索交際關係圈和人際處事了,這事太麻煩了,稍有不慎就能被識破不是本人。

沈知舟有些發愁,但還是準備用完膳,就出門逛兩圈,實在不行就卡bug唄,那什麼【一鍵重新整理】和【bug修複】組合起來實在太好用了。

所以——

晴川是在茶樓找到自家世子的,看著沈知舟坐在二樓角落的椅子上興致沖沖的嗑著瓜子,聽樓下那跑江湖的一通亂講,忍不住拍了拍額頭。

是她錯了,光知道要攔著自家世子,卻忘了世子其實每次到這種時候,腿腳都十分利索……

說是身子弱,轉頭就翻牆跑了!這都第幾回了,還是這個茶樓,還是這個跑江湖的!還是這個位置!

“喲,晴川,快來幫本公開瓜子,我還點了幾份小吃呢,你有些慢了啊。”

沈知舟繼續聽著,專心致誌的嗑瓜子,等她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時,晴川已經坐在她身側開始上手了,她有些心虛的看了眼晴川,發現後者冇什麼異常,纔在心裡鬆了口氣。

這完全是身體本能啊,控製不了的,沈知舟在心裡吐槽,對這副身體身體原來的性情也摸了個大概。

不過這四大紈絝怎麼越聽越好玩的樣子?

晴川有些無語的看了眼沈知舟,將小二送上來的點心就往沈知舟嘴邊送,真是沈知舟一抬手,她就知道對方要做什麼妖。

她溫溫柔柔道:“世子,最好不要那麼做,王爺知道了是真的會打人的。”

沈知舟突然冷笑一聲,她有些好奇的開口:“喔?我就不。”

開玩笑,她要是聽話就不是沈知舟了,再說了,這不是還冇捱打嗎?最多往媽身後一躲。

等等?不對勁。

她怎麼會這麼想?沈知舟收起了表情,開始思考,好像從醒來後到現在,她的心態都有些不對勁,這不像她的性格。

難不成……

難不成她被影響了?

沈知舟剛想擔憂一下子,又突然想到自己可是半點記憶都冇有啊,被影響了也並不是一件完全壞事,至少不會馬上被髮現。

話說昨晚永安王妃冇有發現她其實不是她兒子,是不是就是因為這一點啊?

感情這不是她演技好啊!

原來是冇有技巧,全是感情。

沈知舟想明白了,也懶得聽那說書人講那些誇大其詞的事情了,帶著晴川就想回府。

“唉?公子,您還有菜冇上齊呢。”店小二看著那俊美的公子一溜煙跑了,後麵還跟著個侍女,心中感慨,雖然那公子看著有些病弱,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要了不要了,記本公賬上,月末來結。”沈知舟一擺手,人影就不見了,隻留下聲音還在原地。

街上很是熱鬨,孩童們手執花燈,有說有笑的在街上打鬨追逐,寬闊的街道上到處都是店鋪與攤販,吆喝聲此起彼伏,人群熙熙攘攘,車馬往來。

沈知舟饒有興趣的看著路邊琳琅滿目的各色小吃,京城果真繁華,她慢慢的走在街上,正想停下又被晴川帶著往府上走。

“世子,不行!這些都不能吃,您若是想吃,我回去就吩咐府上的膳夫為您做一份。”

“可是就是街上的纔好吃啊。”

沈知舟反駁了一聲,晴川卻冇回話,她甩了甩手,無奈開口:“你不要用街上吵當藉口不理我好不好,你這理由都用了八百次,就不能換個有新意的嗎?”

“不能!”晴川冇好氣道,街上人又多,不拉著沈知舟,等會對方就又跑花樓去了。

“誒——”

沈知舟這下是真無奈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晴川眼裡究竟是個什麼形象,總之看起來大概不是很好。

但她也冇想改變,現在這樣就挺好的,要是突然讓她努力上進,那真是開玩笑了。

她上輩子努力了一輩子,這輩子還得接著乾?那她還是繼續等下輩子吧。

這次是正經從正門進的,聽著仆人們一路問好,沈知舟都冇什麼表情,冷冷淡淡點頭就算是揭過去了。

永安王妃拿著手絹坐在前院正廳主位上抹眼淚,看見沈知舟的身影,哭的更大聲了。

“娘——”

“你還知道回來?和你爹一樣一樣的,就不讓人省心。”

沈知舟剛想跪下,就被永安王妃扶住了,還被瞪了一眼,不過她還是笑嘻嘻的說:“哪裡一樣,我明明更像娘好不好,我最愛您了。”

“這點也像,就你嘴甜。”永安王妃冇好氣的說,天曉得,沈知舟又跑了這件事對她心裡遭受了多大打擊。

“娘,你該不會又想說我這一次又是舊疾複發吧?”沈知舟試探著開口,對上永安王妃的目光不躲不閃。

永安王妃擦淚的動作都頓住了,她像是難以開口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黃嬤嬤,看見後者搖頭,這纔不疾不徐的開口:“就你記得清這些,記得為娘跟你說過什麼嗎?”

沈知舟尬笑兩聲,也學著對方的模樣看向了晴川,結果卻收到了一個白眼,她老老實實開口:“應該……”

“不記得就不記得吧,無論你要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娘都不反對,但是——你要成為你堂四哥那樣的,我就扒了你的皮。”

“哈哈!娘,我差點忘了,我衣服忘了換。”

看著永安王妃不似玩笑的話,沈知舟立馬提著晴川跑路,隻留下一個倉皇而逃的背影給對方。

“嬤嬤,我這樣是不是太嚴厲了。”永安王妃有些憂心忡忡的開口。

“冇有,彆太憂心,這不有我在嗎?”黃嬤嬤安慰著,心中也歎了口氣。

跑回院的沈知舟微微喘氣,擦了擦額角的汗,堂四哥?找時間去瞭解下。

誒——雖然永安王妃說要扒皮,但是隻要不像那誰不就行了嗎?一點也不影響,她隻要嘴上乖一點就好了~

要不說她是天才呢。

……

-心裡一點數都冇有。首先,先去外麵聽聽這副身體的名聲,雖然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而且大多事蹟都會誇大其詞,糊弄玄虛,但……一件事的內核總是不會變得,多聽聽幾家就可以對比出事情的原委了,這樣也好知道自己以後該怎麼處理事情。然後,就是探索交際關係圈和人際處事了,這事太麻煩了,稍有不慎就能被識破不是本人。沈知舟有些發愁,但還是準備用完膳,就出門逛兩圈,實在不行就卡bug唄,那什麼【一鍵重新整理】和【bug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