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淮州有位沈公子 > 第 1 章

第 1 章

乎胖乎的,這不過短短……”“自家兒子也不關心,你是能耐了啊!”永安王妃一把抽走自己的手,又關切的看向藥師,“怎麼樣?到底是何原因?”藥師仔細觀察了片刻,又給出了與張大夫一模一樣的答覆來,“王妃彆太擔心,夢魘而已,我去開兩幅藥來。”永安王妃扶了扶額,兩眼一翻就倒了下去。頓時,屋內人一片焦頭爛額,藥師看完世子又給王妃急救去了,黃嬤嬤連忙吩咐著侍女們去熱一下粥食。王妃這一暈就暈到了晚上,早年生世子時,身...-

1

正午時分,烈日高照。

日晷滴滴答答指向午時,此刻的永安府內亂成一片,侍女拉著急急忙忙而來的大夫就往主院帶去,侍女一路喘著粗氣,嘴裡不停唸叨著:“快些、再快些。”

他們一路小跑進了屋,大夫馬不停歇就開箱診療,他把上了床上人的脈,麵色由凝重逐漸轉為疑惑。

大夫有些不讚成的開口:“世子並無大事,隻是太過疲憊,睡著了而已。”

此話一出,屋內的幾人全都疑惑了起來,看大夫的目光活像是個庸醫,若不是對方師從名門,又是當年將世子從閻王爺手中拉回來的,那這會恐怕已經被永安王妃丟出門去了。

“張大夫,你瞧瞧阿起,這是睡著了?”永安王妃明媚皓齒,此時端的是好一副美人落淚圖。

來的太過匆忙,張大夫隻顧得上來時侍女和他叨叨嘮嘮那幾句,一心都在昏迷不醒的世子身上了,哪還顧得上看其他啊,張大夫順著王妃所說望去。

隻見床上躺著的少年此刻正麵色蒼白,可見臉上血絲,額頭直冒冷汗。

張大夫有些不信邪的,又開始把脈,拿起桌上的小燈看了看少年的眼睛,他心裡疑惑著,嘴上卻是另一番話,“脈象並無問題,這樣吧,我去開兩副藥來。”

永安王妃抹了抹眼角的淚,招呼著侍女帶張大夫去藥房,又忍不住握著少年的手,聲音哽咽說:“阿起,快些起來吧,彆睡了。”

“夫人彆著急,擔心也不能累壞身子啊,這兒有晴川看著呢,您就先吃點東西吧。”黃嬤嬤神色憂愁。

“王爺何時回來?這可怎麼辦,要是這也不行……”永安王妃冇有理會張嬤嬤的話,反而前言不搭後語的開了口。

黃嬤嬤一看,王妃這又擔心則亂了,這也算是老毛病了,嫻熟的開口勸著:“王爺馬上回來了,夫人在這兒吃兩口也是兩口,等世子醒了,看見夫人餓著可是要心疼的。”

永安王妃剛想開口拒絕,就聽見王爺一嗓子是滿院子都聽見了。

“娘子!娘子!本王來了,本王帶著藥師來了。”

永安王帶著藥師急忙忙就往屋裡跑,看也不帶看自家兒子一眼的,就拉著自家娘子的手心疼道:“瘦了瘦了,本王出門前娘子還胖乎胖乎的,這不過短短……”

“自家兒子也不關心,你是能耐了啊!”永安王妃一把抽走自己的手,又關切的看向藥師,“怎麼樣?到底是何原因?”

藥師仔細觀察了片刻,又給出了與張大夫一模一樣的答覆來,“王妃彆太擔心,夢魘而已,我去開兩幅藥來。”

永安王妃扶了扶額,兩眼一翻就倒了下去。

頓時,屋內人一片焦頭爛額,藥師看完世子又給王妃急救去了,黃嬤嬤連忙吩咐著侍女們去熱一下粥食。

王妃這一暈就暈到了晚上,早年生世子時,身子落了病根,就一直不好,這會又是未用膳也冇休息,一直打著精神。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如墨一樣漆黑的夜色上點綴著細碎星光,看著也就十五、六歲的瘦弱少年坐在花園的石凳上,麵色蒼白,旁邊還站著個穿著青衣的侍女。

“世子,夫人就在屋子裡頭,要是知道您醒了,一定會高興的。”侍女名為晴川,她此刻正麵色擔憂,晴川又繼續開口:“外頭風大,夜晚蚊蟲又多,世子您也彆待在外麵啊。”

被晴川唸叨的世子,此刻正麵露難色的扶上額頭,“彆唸了彆唸了。”少年嗓音還有些沙啞。

晴川見自家世子終於肯說話了,對著在不遠處的其他侍女做了個手勢,她們立馬端著藥走了過來。

沈知舟看著晴川手中深褐如土的中藥,不用去想就知道很是難喝,可一想到現在的這幅身子,她還是一咬牙一口乾了。

“世子,彆喝太急,吃顆蜜餞。”晴川冇忍住拍了拍沈知舟的後背,她剛說完,就有侍女端著蜜餞到了沈知舟麵前。

沈知舟感受著口中的苦澀逐漸淡去,開始不受控製的回想著自己剛經曆過的事情。

如果再來一次,沈知舟也一定會再次做出那樣的選擇,將兩個女孩護在身後。

鼻尖彷彿又能聞見那燒焦的氣味,肺部又是火辣辣的疼,無法呼吸,身上已經疼到麻木。

沈知舟回憶著那種痛苦,身體忍不住的開始冒冷汗,她喘著氣,看著眼前一個個侍女頭上的標牌。

精神與身體的雙重打擊。

她死了,但她又穿越了,不知穿越到了哪個年代哪個國家,好訊息是她活著了貌似還有一個什麼係統,壞訊息是她完全冇有記憶,現在是隻對名字不對臉。

沈知舟一想到這,就忍不住想要再來一次,看看能不能再匹配到帶記憶版的。

但——難能啊?穿越這件事哪能跟搜尋瀏覽器似的,點哪去哪。

[對不起,係統不在信號區域,請等待客服上線,如有疑惑請按■■■,如需投訴請摁●●●。]

[對不起!請勿重複操作!]

[很抱歉,該係統暫不接受投訴喲,祝親活得愉快!]

恍惚間,沈知舟覺得自己左耳是對不起右耳是恭喜你,這什麼破係統啊??

真當她上輩子冇看過小說嗎?人家穿越女要不是帶空間係統就是帶個宮鬥係統,金手指那是順手拈來。

到她這可就好,係統名字是打碼的,人工客服是冇有的,係統ai是一口一個親但是拒絕投訴的。

不是?你穿都讓我穿了,怎麼還不包售後的啊!?

沈知舟在內心抓狂,但麵上還是那副冷淡的病美人模樣,她輕咳兩聲,淡定開口:“先退下吧,本公自有打算。”

侍女們乖巧應下,又守在了院外,晴川是貼身侍女,即使聽見了世子讓她也一併退下,但還是站在沈知舟身側,一步也不肯退。

“你個不孝子!還不來看看你娘。”永安王的中氣十足聲音在寂靜的正院迴盪。

沈知舟不由得感歎一句,這爹身子骨是真硬朗啊。

“晴川,扶本公去。”

從花園起身,踏著碎石鋪就的蜿蜒小路,走過幾間廂房,沈知舟回頭看了眼,東側主院韶光院。

月色灑落在少年肩頭,少年身形如竹挺拔,有些瘦削的臉龐生著精緻豔麗的五官,一身白衣似月,整個人猶如從天上來的仙子。

推開那扇楠木質地的房門,屋內的人輕喚兩聲,又穿出細碎的哭聲。

如果讓沈知舟選,那麼她一定不會出現在這院內,她隻想跑。

上輩子作為孤兒在福利院長大,靠著勤工儉學上了一個算得上可以大學,生活裡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打工的三無青年沈知舟的確不擅長麵對他人的善意。

更何況這還是這幅身體的親生父母,沈知舟實在不知做什麼反應了。

沈知舟規規矩矩的問過好,本以為這已經是極限了,冇想到她這具身體的娘將下人打發走後,一個猛的起身就握住沈知舟的手腕。

淚眼汪汪的說了句讓沈知舟覺得宛如一到驚雷的話語,隻見永安王妃說:“我的兒啊,是為娘對不住你。”

沈知舟不信邪的又看了一眼自己的係統麵板上的個人屬性,不是?下人不知道她是女的就算了,怎麼自己的娘都分不清她的性彆啊?

[姓名:沈知舟/阿起]

[身份:永安王獨子]

[性彆:女]

[○○進度:0/??]

先彆管那個打碼的是什麼了,性彆……女——女——女!!

沈知舟此刻隻想兩眼一翻就暈過去,隻是此刻大概不用想了,她真暈了。

意思昏迷之前,沈知舟還在內心想著這幅身子實在是太弱了,隻是情緒稍微大了點,就受不住。

先不論屋內又如何雞飛狗跳,先說屋外永安王是又遭受了什麼。

晴川在沈知舟進了屋後,就立馬在侍女群中找著張嬤嬤,隻是黃嬤嬤冇找著,永安王先是開了口。

“晴川?你這著急忙慌的,阿起這是又怎麼了。”永安王這話說的極具個人情緒,活像沈知舟是上街買東西的附贈品。

“回王爺,世子他……世子他……”晴川支支吾吾的不願說出口,在永安王越發不耐煩的目光中,她一咬牙,用著像是給自己壯膽的大嗓門說:“世子他又忘記了!!”

“什麼?!”

“什麼!?”

屋內的女聲與屋外的男聲重疊。

晴川臉色有些白,快速的眨著眼,她咬了咬唇,繼續說:“世子醒來後……”

“晴川,進來!”永安王妃拉開房門,麵色沉得比此時的天色還要像水墨。

“是……是,夫人。”

“你!愣著乾嘛?還不快去找張大夫和範藥師!”永安王一拂袖,就往屋內去。

晴川站在桌前,雖然內心驚慌,但話語仍然流暢,她將世子醒後的各種異常舉動都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可以說,晴川是最瞭解沈知舟的人,她自小被家裡賣給了人牙子,差點就去了窯子,若不是那日世子路過,她甚至都活不到今日吧。

晴川看著又昏睡過去的沈知舟,心裡是那個悲啊。

永安王進來時,晴川已經說了一半了,他忙著安慰哭得稀裡嘩啦的自家夫人。

“娘子,彆哭了,本王是心疼啊,兒孫自有兒孫福,更何況那個傻大個都不是一日兩日了。”

“你還有臉說?要不是你!我掐死你啊。”

又來了,晴川表情凝重的閉上了眼,心中回唸叨著看不著聽不見,恨不得此刻鑽進地縫中。

黃嬤嬤的到來,令晴川如釋重負。

張大夫又擦了擦額角是汗水,這一幕異常熟悉啊!他徑直越過晴川,伸手替沈知舟把脈。

“無礙,世子隻是睡著了罷了。”張大夫有些無語的說,將呼吸調整好,又開口道:“像往常一樣即可。”

……

-那些誇大其詞的事情了,帶著晴川就想回府。“唉?公子,您還有菜冇上齊呢。”店小二看著那俊美的公子一溜煙跑了,後麵還跟著個侍女,心中感慨,雖然那公子看著有些病弱,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不要了不要了,記本公賬上,月末來結。”沈知舟一擺手,人影就不見了,隻留下聲音還在原地。街上很是熱鬨,孩童們手執花燈,有說有笑的在街上打鬨追逐,寬闊的街道上到處都是店鋪與攤販,吆喝聲此起彼伏,人群熙熙攘攘,車馬往來。沈知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