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歸辭 > 第 3 章

第 3 章

吧,驚才絕豔,傾國傾城的大花魁誰不想一睹芳容?”閣中香氣四溢,她緩緩從簾後走出,宋歆辭不覺止住了呼吸,她就如閣中香爐一般香卻不俗,雅但不豔。“怪不得千金買你一眼,這千金花的確實值。”宋歆辭莞爾一笑,“公主應該不是看妾身容顏的吧。”高雅淡淡笑著,眼中帶著探究,宋歆辭聽完她的話,身子僵了一瞬,隨即又換上笑容,“不愧是你,訊息果然靈通,說實話我是來找你合作的。”“公主殿下,小女無才無德,如何幫公主分憂啊...-

“主公,密信。”一個黑衣護衛半跪在地上對蕭淮安道。

他抬手接過,“果然是亂臣賊子。”

密信在搖曳的燭火下緩緩變成一片灰燼,燭火照應在他漆黑的眼眸中逐漸熄滅。

——

京都

“阿姐,父皇已經開始籌劃救災之事了,已經撥了一千兵去南安開水道,發救濟糧了。”宋瀾辭激動道。

“嗯,但願災情早日過去,快些下雨吧。”

半時辰後,公主府又隻剩宋歆辭一人,她坐在窗前看書,一陣馬蹄聲傳來。

“清晏公主,皇上說想您了!特請您回宮小敘呢。”劉公公諂媚的看著宋歆辭,等待她的答覆。

“本宮知道了,走吧。”她坐進在在門口等待的馬車。

不久就來到熟悉的皇宮,她一步一步邁向養心殿,不知是什麼在等待著她。

“阿辭,來了。”皇帝抬起頭,把手中的狼毫毛筆放下,溫和的看向宋歆辭。

宋歆辭看見父皇,又想到了那個夢,心中不免酸澀,眼眶逐漸濕潤,

“父皇。”隱帶著哭腔,快步跑向有些年邁的皇帝。

“都多大了,還這般冇規矩。”隨時吃著,皇帝眼中的笑意依舊未減去半分宋歆辭回到位上,與皇帝聊著家常趣事,但皇帝逐漸把話題引導至南安一事上。

“最近南安災情著實讓朕頭疼,前日你皇弟瀾辭還來給朕出了幾套主意,著實令朕欣慰,而後有傳言說是阿辭的主意?”皇帝依舊麵色無常,似乎在說一件不痛不癢的事,讓人琢磨不透。

宋歆辭直覺不對,連忙跪下,“回稟父王,兒臣隻是與阿瀾閒聊幾句,感慨天不遂人願,兒臣也是深受父皇母後仁德之思影響心繫天下不也是父皇所教?如今外麵都誇耀父皇仁慈,”宋歆辭跪在殿中手心已沁出一層薄汗。

“阿辭,心繫天下本事吾等分內之事,你做的很好,前些日子你與後宮各嬪妃募捐,朕也甚是心慰。但阿辭你要記住你是大景的公主,也隻會是大景的公主。”皇帝說到後麵,語氣又加重幾分,話畢,一片寂靜,隻有金爐中檀香嫋嫋升起。

“阿辭天色不早了,跪安吧。”皇帝歎了一口氣,又低頭批改奏摺。

等宋歆辭邁出養心殿,長籲一口氣,終於放鬆下來,春意扶著宋歆辭,不知養心殿發生了什麼讓公主臉色如此蒼白。

公主府

宋歆辭一個人在閣中看書,院內,春意對另一個貼身婢女道,“寒酥,公主殿下是怎麼了,自打從養心殿回來就很少說話了,晚上也用得少,是不是被皇上訓斥了。”

“哎,不會吧,公主自小就是皇帝最寵愛的,前些天江南霖州的錦緞,全宮的皇子隻給了太子殿下和公主,這冇過幾天,皇上也冇緣由生公主的氣吧。”寒酥雖是這樣說,但臉上不免也沾上幾分擔憂之色,這話大概也是自我安慰吧。

宋歆辭看著兵書,腦海裡一直迴盪著皇帝在殿中的話,一股無力感如潮水般湧上,心中一片亂麻。

我難道什麼都做不了?公主怎麼了?公主難道就救不了大景嗎?

無助,迷茫充斥著在她心頭,

不一會兒,她似是想通什麼,站起身長舒一口氣,欲向園中走去。

“公主,如夜了,你風寒剛好,在披件衣服吧。”春意手拿披風,連忙叫住宋歆辭。

“春意,我一定會成功的對吧。”宋歆辭突然對正在給她係風衣的春意問道

春意突然聽見公主無頭無尾的話,怔愣一瞬,對宋歆辭粲然一笑。

“公主想做的任何事,都一定會成功的!”

翌日

宋歆辭來到華福樓找到高雅,

“本宮找你合作,是發覺北涼最近似乎不太老實,但朝堂上又昏庸無道,並未察覺分毫。

“而我正好需要一個線人幫我刺探訊息,既然他們拯救不了大景,那我尚且要試上一試,”宋歆辭緩緩闡述著她的想法,

“公主殿下,小女隻能說您太天真了,這並不是一件易事,且不說關外邊境,公主是否能觸及得到,若是公主您想要有拯救大景,也應該在朝堂之上站住腳,有自己的勢力。”

“公主殿下,權利纔是你最好的夥伴。”

宋歆辭陷入沉默,她倒不是生氣,相反她聽進去了,高雅也並不著急,隻是靜靜看著她。

一炷香後,宋歆辭道:“你可否為我查一個人。”

“自然。”高雅嫣然一笑。

——

“主公,過幾日就要祭祀祈雨了。”蕭淮安淡淡應了一聲,似乎不甚在意,依舊把玩著手中的酒杯。

“清晏公主來信。”

蕭淮安輕輕抬眸,伸手接下,向手下揮了揮手,示意先離開。

信紙入眼隻有四個字“祭祀,助我”,蕭淮安微微眯了眯眼,把信封放進衣襟,將清酒一飲而儘,轉身離開了酒樓。

祭祀前一夜,

“公主,您快些休息吧,您已經為祭祀忙的幾夜冇睡好了。”寒酥關切的看向宋歆辭。

宋歆辭疲憊的揉了揉額頭,在寒酥的服侍下歇息了。

一夜無夢,宋歆辭看著繁瑣華麗的朝服,映著初日,一步一步走向祭壇,現在誰也不知道,在這之後,清晏公主將會一次又一次改變這個王朝的命運。

祭台上祭司們又唱又跳,嘴中還不停念著咒語。

“已經連著祭祀好幾天了,怎麼地方的災情還是冇一絲好轉。”皇帝不悅的聲音在祭壇主位響起,忍不住讓人打了一個寒顫,所有人急忙跪下,他在高處掃視眾人,凜冽的目光不禁想把頭埋得更低。

“父皇,兒臣可為南安災情效力?”宋歆辭直直跪在祭壇中央,清晰不阿的聲音響徹整個祭壇,讓在場每個人都聽見了,

皇帝有些意外,靜靜看著底下的少女。

“阿辭,你想如何去做?”皇帝聲音柔了幾分,

“兒臣自請去南安以父皇之名犒勞軍兵,慰問百姓,施粥布糧,以傳父皇的仁慈寬德。父皇,上天不予我們甘霖,兒臣以為我輩不能坐以待斃。”宋歆辭慷慨陳詞,句句鏗鏘,眼中閃著自信堅定。

一語激起千層浪,宋歆辭的一番話,不禁引起在場所有人私語,上麵的皇帝沉默不語,似在思索。

“皇上,臣覺不可!先不說公主殿下乃是千金之軀,能否經得起南安的暑氣燻蒸,何況若是去地方助災,不也應該是皇子所謂,公主如此武斷自負,簡直冇把皇上您放在眼裡!”伍至誠滔滔不絕,臉上的鬍子都在不停的顫,言語間全是對宋歆辭的鄙夷,冇等宋歆辭開口,蕭淮安便已站出來了。

“伍前輩,您這是在質疑陛下嗎?”蕭淮安冷冷開口,打斷了他。

“蕭小公子可彆亂講話!”伍至誠一聽便急忙反駁,狠狠瞪了蕭淮安一眼。

蕭淮安不甚在意,繼續道“清晏公主說以皇帝之名前去慰勞軍兵,你難道不知皇帝一直宣教民之本嗎?公主一片赤誠,你斥她自負自大,你真是真心關心公主嗎?您當眾職責公主殿下,難道不是以下犯上?”深邃眸低翻湧著刀鋒般的寒光,句句誅心,讓伍至誠麵色鐵青。

“伍大人所言的適合抗災的皇子是誰啊?難道心繫百姓,將士,也叫武斷。”宋歆辭適時開口,玩味的問。

皇帝的臉色瞬間不動神色的冷了下來,伍至誠連忙跪下“皇上,蕭小公子分明是在信口雌黃,皇上明鑒!”

“夠了!如今地方正處水深火熱,你們居然還如此放肆!阿辭仁德善良,有何不對,民即天下,朕一直如此教導,到危機關頭你們都依舊在明爭暗鬥,追名逐利!南安阿辭有何去不得。”皇帝拂袖而去,留下在場人們麵麵相覷,大氣都不敢喘。

皇帝開始讓人籌備清晏公主前去南安一事,並以以下犯上之罪罰了伍至誠兩月俸祿,這事才告一段落。

-阿的聲音響徹整個祭壇,讓在場每個人都聽見了,皇帝有些意外,靜靜看著底下的少女。“阿辭,你想如何去做?”皇帝聲音柔了幾分,“兒臣自請去南安以父皇之名犒勞軍兵,慰問百姓,施粥布糧,以傳父皇的仁慈寬德。父皇,上天不予我們甘霖,兒臣以為我輩不能坐以待斃。”宋歆辭慷慨陳詞,句句鏗鏘,眼中閃著自信堅定。一語激起千層浪,宋歆辭的一番話,不禁引起在場所有人私語,上麵的皇帝沉默不語,似在思索。“皇上,臣覺不可!先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