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歸辭 > 第 2 章

第 2 章

壓正在雲華閣等著您呢。”宋歆辭跟著老鴇走至二樓,未見其人,就已聽到如流水般清幽的琴聲。雲華閣內。“姑娘執意要見小女,小女如實受寵若驚呢。”高雅在紗簾後玩弄著青絲,漫不經心的說著。“找你應該不是很罕見吧,驚才絕豔,傾國傾城的大花魁誰不想一睹芳容?”閣中香氣四溢,她緩緩從簾後走出,宋歆辭不覺止住了呼吸,她就如閣中香爐一般香卻不俗,雅但不豔。“怪不得千金買你一眼,這千金花的確實值。”宋歆辭莞爾一笑,“公...-

景安二十四年,距夢中燕王破景的時間隻餘四年。

六月份各國朝貢,在京都設宴,大涼也在其中,大概在那時就在籌備了。

“請太子殿下來,”宋歆辭輕啜一口雲華,抬眼看向寒酥。

“諾,”春意退下,大殿裡一片清寂,宋歆辭一個人坐在主位,

夢境的一切像走馬燈般劃過,春意,寒酥的死,母後,父皇的死,蕭淮安的死無不提醒著她,如今她要想保護她的親友,守護大景的百姓,隻有自身的強大才能做到。

“阿姐,你叫我?”一個青澀溫和的少年低頭行禮,笑著的看著她。

宋歆辭收回思緒,眉頭舒緩下來,“阿瀾最近功課如何?”

“阿姐,最近我有在用功,夫子還誇我了呢。”宋瀾辭彎了彎眉眼,含笑回覆著。

“聽聞最近南安的災情讓父皇心煩的病了,父皇無礙吧?”

“無礙,太醫前些天看過了,冇什麼問題,隻是南安如今真真是慘淡了。”宋瀾辭歎著氣,

“百姓尚處於水深火熱之中,而我們隻能坐以待斃嗎?”宋歆辭輕聲道,

她收斂了情緒,抬頭急切嚴肅的目視著宋瀾辭,“阿瀾,我曾聽聞古朝有一位大臣,同樣是地方發生災情,他自請去帶領軍隊開水路,發倉廩,散財幣,這難道不是眾所周知的事嗎,父皇為何不下達旨意。”

沉默半響

“我會勸告父皇的,阿姐。”宋瀾辭行禮離開。

目送宋瀾辭離開春熙殿,宋歆辭翻開方纔讓春意找的史書,兵書。

自開國一來並未有一位女性上朝廷,這本就是不合禮義的荒謬之事,但宋歆辭卻不得不做,她思索著接下來的對策,還有一件首要的任務,她要確保夢的真實性。

“春意,明天要去向母後請安,按我說的去辦。

翌日,辰時。

宋歆辭身著淡雅的銀絲淡綠白荷裙緩緩步入殿中,行禮入座。

“清晏公主,最近怎麼不見你帶那環和田玉鐲,那玉鐲的成色可是一等一的好,嬪妾都豔羨呢。”一個清秀明麗的女子一臉笑意地望向宋歆辭。

“婉美人好眼力,本宮也確喜歡那支鐲子,但如今九州大地百姓吃不飽穿不暖的,所說與我們無關,但父皇母後也都心繫百姓,本宮就捐了些宮中不用的舊物,就當是討父皇母後開心了。”宋歆辭抿了一口茶,不動聲色的掃過眾嬪妃。

“借花獻佛罷了,還擺起譜了!”

眾人看向說話的柔妃,冇人幫腔,雖柔妃如今是最受寵的妃子,但如今她拂的是公主的麵子,當著皇後孃孃的麵,簡直冇把皇後孃娘放在眼裡,一群人的氣氛凝固下來。

“柔妃娘娘,愛戴百姓是父皇母後以身踐行之事,平日也提倡節儉之風,我身為大景的嫡長公主當然謹遵父皇母後教導,何來借花獻佛,難不成平常柔妃娘娘也是這樣對四皇弟說的嗎?”

宋歆辭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柔妃。

柔妃瞬間變了臉色,鐵青的瞪著宋歆辭。

大殿裡氣壓低了幾分,婉美人率先反應過來,開始打圓場,

“既然公主都有這份心意,那我們做嬪妃的不也應該向皇後孃娘學習嗎,這樣,嬪妾現在也冇什麼值錢的玩意,嬪妾在此捐一枚玉戒吧。”說著便把戒指放入早就準備好的錦盒。

眾人也都捐了自己的飾品,柔妃即使再不願也向盒中扔了一支金釵。

皇後清漣依舊溫和的看著眾人,“阿辭,各位姐妹都有心了,皇上知道一定會歡喜的。”

幾日後,

“公主,公主。”春意興奮的跑到春熙殿,急促的喘著氣。

“怎麼了,跑這麼快也不怕摔著。”宋歆辭發下手中的書,拿起手帕溫和的替春意擦拭臉上的汗珠。

“公主,京城裡都傳開了!說咱們大景的清晏公主不僅才學精湛,國色天香還心懷天下,善良溫柔。”春意有模有樣的學著說書先生。逗得宋歆辭直笑。

“春意交代你的事如何了?”

“奴婢早就弄好了,婉美人見您送她的玉簪還說你見外呢,說以後您有什麼事可以儘管告訴她,她會傾力相助。”

“公主殿下,皇上允了您回公主府的請求,行囊都收拾好了,馬車現下也候著呢!”寒酥走進殿中。

“本宮知道了,走吧。”宋歆辭起身走出春熙殿,回頭又深深看了一眼殿門,

——

“臣女見過公主殿下,公主萬福。”禮部侍郎家的女兒趙嵐依手併攏低頭行禮。

“嵐依跟我客氣什麼,快起來。”宋歆辭趕快伸手扶住她,許久未見閨中密友,她眼角早已濕潤。

她們坐在閣中小敘。

“嵐依,如果有一天我要做為了大景,不得不做之事,可能天下反對,我應該做嗎?你會支援我嗎?”宋歆辭悶悶的問道。

這個問題她已經糾結幾日了,她其實是害怕的,膽怯的,甚至可以不管這件事,但她覺得她必須如此,因為這是她的大景,亦是百姓的大景。

“無論你做什麼我都支援你,我是知曉你的,天下反對如何,天下唾棄又如何,為了家國大義,合乎禮義,這些又有何乾。”趙嵐依撫了撫她的髮絲,寬慰到。

宋歆辭聽聞,仍然冇有吭聲,但她心裡已經下定了決心,她可是大景的公主,百姓們的公主。

一會兒宋歆辭就告彆舊友,隻身來到華福樓。

“姑娘,要點什麼?”店小二招呼著宋歆辭,一臉笑容的問道。

宋歆辭在桌上放了兩塊銀錠,“我要見高雅,”

店小二看見兩塊銀錠眼睛直放光,笑的更燦爛了,“姑娘,你這出手真是闊綽,這麼多我也做不了主,姑娘等我把老鴇叫過來。”店小二退下,宋歆辭獨自玩弄著茶杯。

“喲!姑娘,聽二福說您要見高雅,可您也應該知道,高雅見客都是憑心情的,她現在正休息呢,您看要不要換個姑娘,我們這裡的姑娘都是一等一的漂亮,有才情!”老鴇賠笑著解釋。

“我要見高雅,銀兩好說。”宋歆辭一再堅持,老鴇也冇辦法了,

“那姑娘稍等,我去問問。”

不一會,老鴇滿麵春風走來,“姑娘快走吧,高壓正在雲華閣等著您呢。”

宋歆辭跟著老鴇走至二樓,未見其人,就已聽到如流水般清幽的琴聲。

雲華閣內。

“姑娘執意要見小女,小女如實受寵若驚呢。”高雅在紗簾後玩弄著青絲,漫不經心的說著。

“找你應該不是很罕見吧,驚才絕豔,傾國傾城的大花魁誰不想一睹芳容?”

閣中香氣四溢,她緩緩從簾後走出,宋歆辭不覺止住了呼吸,她就如閣中香爐一般香卻不俗,雅但不豔。

“怪不得千金買你一眼,這千金花的確實值。”宋歆辭莞爾一笑,

“公主應該不是看妾身容顏的吧。”高雅淡淡笑著,眼中帶著探究,宋歆辭聽完她的話,身子僵了一瞬,隨即又換上笑容,

“不愧是你,訊息果然靈通,說實話我是來找你合作的。”

“公主殿下,小女無才無德,如何幫公主分憂啊?”她輕啟朱唇,一字一頓的說道。

“本宮知曉全京城,不,可能全天下的事你都可以知曉,做我的眼睛,我需要你給我傳遞訊息。”宋歆辭一臉認真的盯著她,不願錯過她臉上一絲表情。

她輕笑兩聲,“公主說笑了,小女本一介平民,怎會如此廣大。”她斜倚到窗簾出,青絲隨意的垂落,紅唇翕張,直勾勾的看著麵前的公主。

“高雅,本宮可以給你想要的,你的能力本宮可不敢小覷。”宋歆辭上前一步靠近她。

“公主,你這樣可是招不到人的,不如給點實在的,我想要的,那,公主親妾身一下吧,若是如此,妾身今日就是死也無憾了。”高雅笑眯眯的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女。

宋歆辭聽到她的話臉瞬間漲紅,“放肆!”

“小女可不敢放肆,公主的命令小女怎敢違抗,小女當然原因為公主殿下做任何事,甘之如飴。”最後幾個字被她本就清冽的聲音拉的繾綣又曖昧,宋歆辭臉上霎時又泛上紅暈,

“多謝,本宮給你三百兩銀錢,就當報酬了。”宋歆辭強裝鎮定道。

“我可不要錢,太敷衍了,公主若是想給小女好處,不如公主就把手上的玉戒賜給小女,如何?”高雅撒嬌般的看著宋歆辭。

宋歆辭招架不住,連忙摘下遞給她。

不久宋歆辭離開了華福樓。

而雲華閣內,高雅擺弄著手中的玉戒,盯著它,輕笑一聲,似覺得有趣。

-的皇帝。“都多大了,還這般冇規矩。”隨時吃著,皇帝眼中的笑意依舊未減去半分宋歆辭回到位上,與皇帝聊著家常趣事,但皇帝逐漸把話題引導至南安一事上。“最近南安災情著實讓朕頭疼,前日你皇弟瀾辭還來給朕出了幾套主意,著實令朕欣慰,而後有傳言說是阿辭的主意?”皇帝依舊麵色無常,似乎在說一件不痛不癢的事,讓人琢磨不透。宋歆辭直覺不對,連忙跪下,“回稟父王,兒臣隻是與阿瀾閒聊幾句,感慨天不遂人願,兒臣也是深受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