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蠱靈 > 遊神節遇花記景

遊神節遇花記景

吳郎中,這孩子可有什麼大礙?”見郎中從內屋出來抓藥,景寸便急忙上前詢問。“身上的傷倒是不深,但這孩子手上的口子,實在是太深了。”郎中邊說邊抓藥。“那這手還能留住嗎?”“留是能留住的,隻是……會留下一條疤。”“那到冇事!”男孩子留條疤,也不是大不了的事,總比斷手好吧!景寸心中腹誹道。“那這藥費需怎麼結算?”“加上外敷,內服,本是要兩貫錢的。”景寸看了看錢袋,尷尬的撓了撓頭,正欲表達自己囊中羞澀時。郎...-

神在古時有著至高無尚的地位,他們有信徒,有延綿不斷的香火,有家人,有法力。

遊神節是一年一度的大型祭祀,由各大宗門代表選舉出宗門最強代表來扮神。

“阿爹!阿孃!”正午的太陽總是很大,以至於農田中的夫婦不能看清來人是誰。

冇等媼氏看清,隻覺腰間被人摟住

“阿孃可有想我?”待媼氏看清,才知是她的傻景兒來了

媼氏笑了笑,手扶上傻景兒的頭,回答道“想,景兒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時候,阿孃可茶不思飯不想呢!”

聽了這話,傻景兒直了直腰,像個大人似的教育起了媼氏“這可不行,要是熬壞了身體,怎麼辦?”

媼氏麵中含笑,用手輕輕颳了刮傻景兒的鼻子,嗔怪道“你這是咒阿孃呢?”

“好了,這次下山是要做什麼?”媼氏假裝什麼也不知,故意問了起來。

聽了這話,傻景兒輕哼了一聲,將頭扭向一邊。

見此,媼氏將傻景兒轉過來,用手指將其嘴角向上帶,道“好了好了,我家傻景兒的事,阿孃怎麼會忘呢?”

見傻逼景兒不信,媼氏連忙說“參加遊神會是吧!”

“對了,看看你阿爹為你準備了什麼好東西!”

語閉,傻景兒向身後望去,不知父親是何時進屋拿東西,又是何時在他身後,“噹噹噹當。”

“新衣服?”

媼氏故意咳了兩聲“你爹孃呢!就知道你一定不捨得花錢買新衣,這不,每月存點錢,一點一點,等錢夠了,就為你添了......”

冇等媼氏說完,傻景兒就激動的摟住媼氏“我就知道阿爹阿孃對我最好了,謝謝阿孃!”

媼氏還未反應過來,霎時間,傻景兒又似兔子一樣,蹦蹦跳跳得跑到父親景氏身邊“謝謝阿爹,愛你!”

景氏其實心裡早已樂開了花,卻還要強裝鎮定,故作嚴肅,“好了好了,彆這樣蹦蹦跳跳的了,一個男子就應該嚴肅穩重。”

傻景兒自然知道自己阿爹心裡是怎麼想的,於是便收起笑容,假裝嚴肅“好!嚴肅!穩重!”

可堅持不了半秒,眼睛一轉看到了阿孃媼氏,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走,先去試一試,看看合不合身”媼氏邊說邊將傻景兒往屋裡推。

……

“怎麼樣,好看嗎?”傻景兒從屋中走出。

微風吹起螢白色紗邊,少年髮絲散發出的光,是藏也藏不住的。

“好看好看,還得靠你阿孃的花容月貌,生出如此俊俏的兒郎!”媼氏笑著扶上自己的臉,隨後走到傻景兒旁整理著衣襬。

“景兒,你是不是瘦了,怎麼覺得衣服的腰有些大?”媼氏捏著衣服道。

“冇有吧!”

“不行不行,改日給你到張師傅那改改!先把衣服脫了吧。”

冇過多久,傻景兒便換完衣服出來了,正欲說些什麼卻被一道聲音打斷,“景寸。”

來人外披一件藏藍色披風,紫琳玉冠上雕刻了一隻振翅欲飛的蜻蜓,與景寸的綠杏玉冠上的青蓮,多了幾分沉穩,卻又同其不失雅侓,腰間的掛墜一看便知是白玉島弟子。

“師兄?你怎麼來了”見了洛珩是景寸意料之外的,畢平時洛珩不是在修練的路上,就是在救人的路上,哪有時間去找他這個師弟啊!除非……

“師傅讓我陪你準備遊神節祭祀的用物。”洛珩一字一眼的說著。

“好吧,就知道是師傅。”畢竟師兄這樣的大忙人,是絕對冇有閒功夫來找他的。

“且慢!”隻見一把帶有蓮花圖騰的劍,從景寸袖口飛出,隨後洛珩也召出配劍。

景寸與父母道完彆後,兩人便一起跳上劍,向著瓊瑤都城出發。

白日街上與平日無異。

“師傅最近準備去外地一趟,說是看你今晚遊神節的表現,要是今夜表現得好,就請你喝水。”洛珩率先開口道。

“嗯?水?”隨後又立即反應過來。

“歐,耶斯~”這不正戳到景寸心巴上了嗎!不過心裡又暗想喝酒就喝酒嘛,那麼隱患乾啥。

“但如果……要是表現得不好得話,就陪她去……”

“陪她去打架鬥毆,我懂的!”冇等洛珩說完,景寸就打斷道。

“你怎麼知道她是去打架的?”

“因為心有靈犀!”洛珩轉頭一看,景寸將手拚成愛心,放在心口,歪頭眨了個眼。

洛恒愣在原地,嫌棄得癟了癟嘴,正準備繼續往前走,卻發現景寸停在了一個賣麵具的小攤上。

景寸挑挑揀揀,選了一個普通的木麵具。

“買這個做什麼?”

“你管我做甚。”景寸並冇有正麵回覆洛恒。

“你不會是想在遊神會上戴吧?”

“對啊,怎麼,有問題嗎?”景寸原本正在看麵具,聽到後便收起麵具,貼近洛珩回答道。

“一點也不像神。”

景寸翻了個白眼,道“我說像他就像,你又冇見過真神,怎麼知道他是什麼樣的,又怎麼知道我不像呢?”

洛珩一時語塞,兩人又彼此無言的走著。

……

“老闆有冇有整個豬頭肉?”洛珩走到一家肉鋪前道。

“有的,客觀”買肉小二邊笑邊準備打包。

洛珩轉身看了看景寸,東張西望的景寸一扭頭便與洛珩來了個激情對視。

“看什麼看!我冇有錢啊!”

洛珩撇了他一眼,轉過頭,什麼也冇說。

一道粗壯的聲音打破了街上的和諧氛圍。

“小兔崽子,想死是吧!”

“有娘生,冇娘養的小*種!”

一段段難聽的詞彙,圍繞在一個看起來隻有七歲孩子的耳邊。

周圍的議論聲越來越大。

“敢偷我李雲龍的包子,看你是活膩了。”

“老子今天不弄死你,就跟你姓。”說罷,男人便揚起沙包大的拳頭。

“等等!”

就在此刻,一隻手,擋在了男孩與拳頭的中間。

“這位兄台,彆動這麼大怒嘛!唉……彆彆彆……”冇等話說完,男人便又抬起拳頭,朝景寸砸去。

拳頭還冇落下,就被一隻手握住,強大的靈力,外加手收緊的力量,使男人吃痛甩開。

“都說了不要動手了!”景寸臉上的笑容還是冇有改變,卻使男人不敢在上前。

景寸拍拍手,看著掉落在地上的包子,和李雲龍手上的麪粉,景寸大概也猜到了些,於是便說道“一個包子嘛,我賠你!”

景寸從綠蓮錢袋中掏出二十文錢,上前放於男人手中,“再多來幾個包子。”

見冇有看頭了,街上的人便紛紛散去。

“怎麼了?”洛珩一見景寸不見了,連豬頭也冇來得及拿,就尋來了。

“冇事,幫點小忙,積點功德。”景寸擺擺手道。

“積功德?”冇得洛珩反應過來,隻聽見……

“冇事吧?”

可並冇有得到迴應,仔細一看,孩子衣服破破爛爛,像是穿了很久,衣服破了很多洞,似是撕爛的,又或是刮爛的,衣服上還有斑斑血跡。赤腳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傷口。

可最令人震驚的是,這孩子的手上有著一道極深的傷口,已然露出森森白骨,發爛潰膿。

景寸彎著腰,伸出手,逆光而站,“能站起來嗎?”陽光打在背後,像極了太陽。

孩子先是一愣,下一秒卻大喊了一聲“太陽!”後立刻跳起抱住景寸。

景寸笑了笑,並未顧及被弄臟的衣服,像母親媼氏一樣摸上孩子的頭,蹲下身,將手中的包子遞到孩子的手中,“哥哥帶你去看郎中,怎麼樣?”

可孩子卻隻是愣愣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包子。

景寸誤以為孩子腳受傷了,纔不動,便輕輕抱起孩子,可孩子始終一句話也不說,隻是用他那雙充滿好奇的眼睛看著。

……

“吳郎中,這孩子可有什麼大礙?”見郎中從內屋出來抓藥,景寸便急忙上前詢問。

“身上的傷倒是不深,但這孩子手上的口子,實在是太深了。”郎中邊說邊抓藥。

“那這手還能留住嗎?”

“留是能留住的,隻是……會留下一條疤。”

“那到冇事!”男孩子留條疤,也不是大不了的事,總比斷手好吧!景寸心中腹誹道。

“那這藥費需怎麼結算?”

“加上外敷,內服,本是要兩貫錢的。”

景寸看了看錢袋,尷尬的撓了撓頭,正欲表達自己囊中羞澀時。

郎中卻說道“這孩子,我前幾日見過,老被人欺負,也冇見過他爹孃,怪可憐的。

郎中歎口氣繼續說道“知你們是善人,儘吳某綿薄之力,這藥錢吳某便自掏腰包了。”

“這怕是有所不妥吧!”隨即景寸便欲將僅剩的一貫錢付予郎中。

而郎中隻是搖了搖頭,默默關上了錢盒,向內屋走去。

……

孩子在床上,狼吞虎嚥的吃著包子,哪怕郎中在傷口處刮腐肉,孩子也冇有發出一絲聲音,隻顧著吃手中的包子,好像不知道疼一樣。

景寸看不下去便在藥鋪門口等著,洛珩見此也跟著出來了。

“你餘月的夥食錢冇了?”洛珩倚在門邊,帶著譏諷,看著景寸說。

“那又怎樣,我和他有緣,便救他。在說了,我不是在學習拯救蒼生的師兄嘛!”本來是一本正經的話,可聽起來像是在陰陽洛珩一樣。

“彆貧嘴,那你這個月吃什麼?”

“功德能讓我吃好;喝好;睡好;過好。”說罷景寸雙手合十,閉著眼睛向屋內走去。

“好了,這幾日傷口彆沾水。”交代後,吳郎中便離開了內屋,去了前鋪。

“小朋友可記住郎中說的話了?”景寸兩眼彎彎,用著最溫柔的態度,邊說還邊坐的了孩子的身邊。

孩子點了點頭,手中還拿著早已吃完的包子紙袋。

景寸看了看,什麼也冇說,便從脖子上摘了一個銀項鍊,中間串著一枚綠杏玉戒。

將其放入錢袋中,一併給了他。

“真是抱歉,我實屬冇有很多錢,現在身上能給你的就隻有這些了。”

可孩子第一時間卻冇有接,不知是畏懼,還是震驚。

似是怕孩子不接受,景寸連忙補充道“你可彆看它小啊,它可是用了上等綠杏玉做的,我平日都不輕易外露的。”

不過很明顯,他多慮了。

見孩子接過“這就對了嘛,這個當了還能買幾個包子。”

“對了,偷包子是不對的,以後可不要再乾偷雞摸狗的事,做人就要活的光明磊落!”

景寸越說越激動,直接站了起來,一隻手扶著胸口,一知手插著腰。

果然,少年的形容詞便是,意氣風發,瀟灑肆意。

“為什麼?”

“什麼”聲音有點小以至於沉浸在熱血中的景寸未能反應過來。

“為什麼……要救我”大概是許久冇有說話了,孩子說得磕磕絆絆。

景寸笑了笑,認真的看著孩子說“因為我想拯救蒼生,而你就是蒼生,說不定……你也能成為拯救蒼生的人!”

這句話好似種子,在他的心裡發了芽。

“那我們什麼時候能在見?”聲音很小,甚至比之前還小。

可這句話冇有被忽略,顯而易見,孩子得到了他的迴應。

“你記得花,花就一直開;你記得我,我就一直在。”

隨後景寸便和洛珩瀟灑離去。

那天太陽照到了他,哪怕一轉即逝,卻還是留下了餘溫。

月亮爬上天空,街上的人越來越多,都在朝著朧月殿走去。

“快看,快看!據說今年請下凡的神仙都是大人物。”一位年輕健壯的男子帶著妻子,邊指邊說。

遊神節分為四轉神,據說站得與哪位神仙近,便會得哪位神仙庇佑。

“不知今年是否能站在小靈紅仙旁邊,拜托老天爺,我的姻緣就靠這個了。”一個聲音帶著幾分稚嫩,說的話充滿了懷春少女對美好姻緣的嚮往。

每個人手中拿著紅紙簽,雙手合十,嘴裡唸叨著什麼。

朧月殿前並未點一盞燈,前麵烏壓壓的一片,聽得到卻看不到。

隻聽鐘聲一響,遊神會開始。

四轉神分彆站在東南西北四大方位。

因神仙下凡不能以真身見人,便會將神識附在扮神者身上,被人們稱為出神竅。

由東方扶光武神為首率先出神竅,靈力運轉,手腕翻轉,一束白光衝出雲跡,待人看清時,隻見扶光懸浮在空中。

“戰無不勝!”

聲音渾厚,底下一片沸騰。

以順時針,依次出現紅藍粉光,從而彙聚成靈球。

紅為南方楓香財神“財源廣進!”

藍為西方望舒文神“金榜題名!”

粉為北方小靈紅仙“天賜良緣!

四轉神靈球發出光芒,從而使人們看清中心,一人身穿蓮花圖騰白色紗衣,兩條青色綢緞垂在肩上。手中舞動的劍閃出寒光,步伐輕盈,步步生蓮,金柳腰鏈隨著動作碰撞。

景寸將劍向上一挑,劍尖指向長空,其靈力彙聚成一朵欲綻的蓮花。

景寸嘴角微勾,縱身一跳,一隻手接住劍,另一隻手托住蓮花,向四轉神更高處飛去,花粉在空中散落,閃閃發光。

仙人臉上一開始隻有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木麵具,可隨著飛昇,麵具上儘生出多多青蓮。

微風吹動,綠色綢緞飛舞,全場目光彙聚到一人身上。

“青蓮麵具!”一孩童雖不知這究竟是什麼,卻還是依據麵貌為它取了這個名字。

隨後大人也立即反應過來“是青蓮安樂!”

景寸看著那位孩童,嘴角帶著笑,兩指微微閉攏,指尖有淡綠色靈力溢位,“平安喜樂!”伴隨著此聲音,蓮花迅速在空中綻放,膨脹,光華射下。

隨即各大靈球爆開,五顏六色的靈力撒下。

全場沸騰,所有人擁擠著去接散靈。

隻有一個瘦小的身影冇有動。

仔細一看“是白天那個孩子!”想著,景寸便有了個好點子。

景寸向他飛去,原本垂落在肩上的綠帶,隨風向上揚著。

眼看著距離越來越近,景寸伸出手,哪怕即將撞上時,那孩子也冇有躲。

景寸手扶著孩子的頭,手指點住他的眉心。

似有一瞬,景寸感受當了他的僵硬。

後又立即向上飛去,隻留下了淡淡蓮香。

-你爹孃呢!就知道你一定不捨得花錢買新衣,這不,每月存點錢,一點一點,等錢夠了,就為你添了......”冇等媼氏說完,傻景兒就激動的摟住媼氏“我就知道阿爹阿孃對我最好了,謝謝阿孃!”媼氏還未反應過來,霎時間,傻景兒又似兔子一樣,蹦蹦跳跳得跑到父親景氏身邊“謝謝阿爹,愛你!”景氏其實心裡早已樂開了花,卻還要強裝鎮定,故作嚴肅,“好了好了,彆這樣蹦蹦跳跳的了,一個男子就應該嚴肅穩重。”傻景兒自然知道自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