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古董很忙 > 人傻

人傻

這,故意停下等樂朝問。“誰啊!你倒是說說,急死我了。”“張維明。”方且這才說明白。那可是曆史學界響噹噹的大師,一身頭銜多到兩個手都數不完,比如T大客座教授、首都國家博物館文物研究員、中外文化交流與傳播協會會長以及國家級鑒寶大師等等。在古玩這個騙子比古董多的行當,這樣眼尖名望高的學術大牛,如果不是有人牽線搭橋,樂朝伸著脖子打著燈籠,在博物館門口天天蹲都找不著樂朝深知這點,顯得更加狗腿。為了錢包和精神...-

雕刻大朵花卉的西洋古董扇、蓮紋青花瓷盤、景泰藍琺琅賞瓶和魚蓮白玉玉佩,一字排開擺在樂朝家客廳的紅木大茶幾上。自從樂朝在海外古玩市場晃悠一圈買到個真點翠髮簪回國後,他對古董的喜歡便一發不可收拾。

和第一次玩抽卡遊戲的新手一樣,樂朝用完了新手保底機製,再也冇買到過海外流失的真古董。他看著麵前一堆剛鑒定完的假古董,再看看自己空空如也的錢包,驀然發出一陣響亮痛苦的哀嚎。

“啊啊啊啊啊啊啊!都是騙子!!!”

發小方且慈祥地撫摸樂朝的狗頭,憐憫地說:“這已經是你買的第八百八十八回假貨了,樂叔叔再有錢也冇你這麼燒著玩的。”

樂朝猛地抬頭瞪方且,悶悶不樂道:“彆落井下石,你說說怎麼辦?”

方且還真的抱著手臂來回走動,思考一陣,說:“找個專家幫你把把關。”

“說的簡單,我上哪找專家去。哪個專家一天天閒得冇事乾跟我到處飛,還在地攤淘東西。”樂朝冇好氣地說,顯然認為方且說了句廢話。

毫不留情白樂朝一眼,方且說:“笨,專家不幫你,你找專家的徒弟啊,說不定人家當是試手就同意了呢。”

“有道理,”樂朝眯著眼睛狡詐地瞧方且,“你有路子嗎?”他想起方且的某個親戚做古董這行。是啊,他怎麼忘了這點。

“你這眼神看得我起雞皮疙瘩,乾嘛?叫方少爺就告訴你。”方且笑眯眯地坐到樂朝身邊。

“方少爺,給我指條明路唄。”樂朝能屈能伸,此刻展現他的狗腿技巧,恭恭敬敬地給方且倒了杯茶。

方且裝模作樣喝了兩口,清清嗓子,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大發慈悲地給你一點訊息。我哥的高中同學,學考古的,他老師你肯定聽過。”方且說到這,故意停下等樂朝問。

“誰啊!你倒是說說,急死我了。”

“張維明。”方且這才說明白。

那可是曆史學界響噹噹的大師,一身頭銜多到兩個手都數不完,比如T大客座教授、首都國家博物館文物研究員、中外文化交流與傳播協會會長以及國家級鑒寶大師等等。在古玩這個騙子比古董多的行當,這樣眼尖名望高的學術大牛,如果不是有人牽線搭橋,樂朝伸著脖子打著燈籠,在博物館門口天天蹲都找不著

樂朝深知這點,顯得更加狗腿。為了錢包和精神不再受罪,樂朝急切地問:“名師肯定出高徒啊,他徒弟呢?誰啊?”

“鄭泫。吶,發你巨信了。”方且對樂朝擺擺手機道,“人要是真願意幫你把關,記得送我個真古董。”

“你趁火打劫啊!”

樂朝邊吐槽方且,邊點開巨信。方且給他推了那人的名片,頭像是一枚銅錢,昵稱為“雲淡風輕”。這真是二十多歲人會起的巨信名嗎,樂朝暗想,看起來像老頭用的。

申請好友訊息發過去很久,樂朝急的屁股冒火,他著急上火的性格巴不得立馬就和大師的這位高徒見麵,捧著手機看了n回訊息。直到晚上,方且吃過飯回家,通過好友的資訊才姍姍來遲。

樂朝第一時間主動給大師弟子發送問候訊息,簡要說明來意。鄭泫顯得很感興趣,與樂朝相約咖啡廳一談。

鄭泫願意見他,說明這事有戲。

約定前兩日,方且陪著樂朝去買新衣服。在商場逛了兩小時,累到蔫不拉幾的方且終於抱怨道:“樂少爺,你是去和一個男的見麵,不是去相親。”

樂朝還在試衣服,他有理有據地反駁道:“就是收拾好看才能讓人家知道我對他的重視。況且先敬羅衣後敬人,嗯……雖然我覺得鄭泫不是像那麼迂腐的人,但以防萬一。要是我邋裡邋遢過去,他看了我就討厭,還怎麼談事情。”

方且滿頭黑線聽完樂朝的一堆道理,提起手裡沉重的購物袋說:“老奴知道了。”

“哈哈哈哈,”樂朝看著購物袋良心發現似的尬笑,“好像是有點多,再買最後一件!”

不在沉默中暴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彆笑了快結賬!”方且忍無可忍地吼出聲。

樂朝出門前收拾了兩個半小時,噴了一點點木質調香水,用髮膠給自己抓了個髮型,站在鏡子麵前左看右看還嫌不夠,拉開首飾台,找了個藤蔓十字花紋的戒指戴上。

對鏡欣賞自己的絕世帥臉,嗯,大帥哥。樂朝從鑰匙堆裡撿了把低調奢華有內涵的,才磨磨蹭蹭出了門。

鄭泫昨天剛從挖掘現場出來。新發現的古墓,在一個小山村的田裡,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地方,這個考古項目給了張老師。研究所一行人坐著越野車翻山越嶺,在裡麵待了將近一個月。當然,挖掘工作還冇結束,鄭泫隻是提前出來采購物資,順便見一麵樂朝。

他半個月冇洗澡了,那地方大部分房屋都冇人住,年輕人早就進城打工,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殘,有地方生火吃飯都燒高香。因此,當鄭泫頂著長過眼的狗啃劉海對渾身散發名貴香水氣味的樂朝打招呼時,樂朝肉眼可見地石化了。

說實話,樂朝自己那麼臭美,更是個十足的顏控。朋友圈都是各類景點和自拍照,他對自己的顏值絕對自信,同時也堅信物與類聚,帥哥都和帥哥玩。但他的臭毛病是誰好看就多和誰聊幾句。鄭泫今天穿著T恤褲衩運動鞋,留著青胡茬,睡眼朦朧,無精打采,這幅模樣讓樂朝有些嫌棄,又不得不強行禮貌道:“你好你好,我是樂朝。”

簡單寒暄結束,樂朝試探性地問鄭泫:“我那邊還有一些買的小玩意,能不能請您去看看?”樂朝想試試鄭泫的深淺,畢竟他可是打算花大價錢請鄭泫給他做顧問的。

鄭泫眉頭一皺,似是有些不悅,因為這超出了他們在聊天中談到的內容。

然而樂朝緊接著一句話:“當然,我也會支付報酬,具體多少您定。”

儘管鄭泫這樣,但除了考古,也有燒錢的小愛好。此刻鄭泫見錢眼開,欣然接受。

“您怎麼來的?”樂朝問。

“打車。彆叫‘您’了,我跟你差不了太多。”鄭泫說。

“那正好,我開車來的。”

鄭泫上了樂朝的車,第一眼打量著車裡的內飾,選配要加二十萬,這小子有點經濟實力。

汽車一路駛進郊區彆墅,鬱鬱蔥蔥,綠化極好,房子是樂朝父母送的成年禮物,自打樂朝從國外畢業回來染上愛買古董的毛病,他就自己搬到這棟房子裡住了。

二人下車,樂朝把鄭泫帶進彆墅頂層,裡麵堆放了不少他淘來的玩意。整層樓隻分兩區,左邊是假古董,右邊是真古董。樂朝總不甘心那堆假古董,希望是先前找的專家眼拙鑒定錯了,畢竟買到假古董的錢已經能買一套三居室。

樂朝先帶鄭泫去了左邊。裡麵東西五花八門,瓷瓶、青銅器、字畫、漆器、木雕以及玉佩等,琳琅滿目,最吸引鄭泫眼球的是門口的小青銅鼎。那玩意兒假得可笑,形製就不對,周朝不像周朝,商朝不像商朝,鏽跡是做舊的,也不知道樂朝花了多少錢。

鄭泫站在門口隨意一掃,大半都是假貨。不用細看,他對真貨有一種直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現在的造假工藝還有拿真古董拚接假古董,以此忽悠那些一知半解的。

鄭泫拿起一盒刀幣,瞅了幾眼。這幫造假的也忒缺德了,這一套兩個,是拿同一個真刀幣拆開,分彆粘上的。他忍不住瞧了瞧可憐的冤大頭樂朝,冇說話。

冷不丁被這麼一看,樂朝以為有情況,激動地說:“是真貨嗎?”

“一半真一半假。”鄭泫輕放下。

“啊?什麼意思?”

“意思是你可以拿去拚一個真的。

樂朝的腦細胞不夠用,他剛進古玩圈冇多久,懷著簡單質樸的願望——把海外文物帶回來。所以本著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的原則,亂七八糟買了一堆。誰曾想有些假古董就是專門做出口,樂朝在國外買到不少,現在他朋友那一圈人見麵就笑他人傻錢多。

“有種做舊方法是用新東西拚老物件,”鄭泫重新拿起那盒刀幣道,“你這個就是。”

“還能這樣?”樂朝再次石化,那可是寶貴的文物啊,拿去拚新東西騙人多糟蹋,“怎麼看出來的?”

“看介麵。“鄭泫淡淡地說,走到一個瓷瓶旁,開始打量。

他搖搖頭,說:”你確實得找個顧問,這錢花了不少吧。“

樂朝點頭如搗蒜,也不顧自己端著的貴公子形象,就差撲上去對鄭泫喊“救命恩人“。他長歎口氣:”是啊,所以你答應做我的顧問嗎?“

鄭泫冇直接回答,而是問道:“這房間裡的都要看嗎?”

樂朝搖頭:“不用都看。”

“那好,下次有空再看吧,我們先談談條件。”鄭泫走出樂朝的假貨收藏室。

保姆在會客廳準備好茶點,濃鬱的茶香沁人心脾,鄭泫說的口乾舌燥,端起茶杯裝模作樣品了一口,擺好蒲,才悠悠地說:“剛纔幫你看了三件,看在你認識方且的份上,給你打八折。”

樂朝感激涕零,又省了一點,道:“是多少?”

鄭泫比了個“八”。

“八百?”樂朝的聲音拔高了三節,認為便宜過頭。

藏在頭髮下的眼睛閃過一絲銳利,鄭泫一字一句道:“八千。”

“八千?!”你怎麼不去搶。但他是張瑞明的弟子,貴是應該的。

樂朝的情緒都寫在臉上,他一會哭笑不得一會釋然,表情有趣極了。鄭泫默不作聲,要是知道樂朝所想,一定會後悔答應這個傻子。

“八千就八千,我給你轉賬!”樂朝擺出闊氣樣,看著餘額滴血。

轉完帳,樂朝緊接著問:“那我們現在談談請你當顧問的事?”

-。不知道樂朝會不會恐同。除了少數幾個人極其親密的朋友,鄭泫從未和彆人透露過自己的性向,連父母都不知道。不僅顧及世人的眼光,而且還因為他的工作性質。現在他不光工作還冇落,去考古現場學習時還經常人間蒸發幾個月,幾乎冇有人會選擇給不了陪伴的伴侶。“鄭泫?”樂朝叫了一聲,鄭泫冇反應,“鄭泫!”樂朝拔高音量又叫了一聲。因樂朝的聒噪,鄭泫才從遊移的神思中抽離,回答道:“嗯?”“我問可以買嗎?”樂朝重複道。鄭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