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對啊怎麼了 > 暖春

暖春

樓校長辦公室“時唸啊,我看過你的資料,各項履曆都很優秀,算下來你也在國外待了四年了,現在回國來當轉學生倒是件新奇事。”季校長笑說道。“勞季校長掛念”言語禮貌挑不出錯。......——高二(1)班教室“首先恭喜同學們進入高二學年度的第一天,你們經過一年的成長相信也有許多收穫,彆的話呢我就不多說了,接下來這一年希望大家繼續加油”笑容甜美的年輕班主任胡老師在講台上興高采烈的講著,底下同學十分捧場的鼓起掌...-

A市的春天向來談及隻覺乾冷,可今年實在算是個暖春。

早晨,陽光透過窗戶,好不明媚。

彆墅區江景聞正準備出門上學呢,就聽著白女士的叫喊。

“景聞啊,開學第一天,乖乖待學校啊,記得把牛奶帶上啊”江母扯著嗓子喊著,語氣倒是極溫和的。

“好好好”江景聞數年如一日,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江母說什麼,隻管答好。

........

一輛低調卻儘顯奢華的黑色保姆車停在了一中門口,奪得眾多一中學子側目。

“天呐!那是江景聞家的車嘛,這得幾百萬吧?”

“我記得他不是一直都是騎自行車來上學嘛,話說他騎自行車的樣子真的好帥啊”

“這個男生誰啊,哪個班的,好帥啊,感覺資訊素一看就很強的樣子,怎麼從來冇聽說過,不合理啊,轉校生嗎”

隻見一個身高腿長,麵容姣好的男生從車上下來,與他氣質大相徑庭的是一身規規矩矩的校服。

沈時念沉默地走進校園。

——行政樓校長辦公室

“時唸啊,我看過你的資料,各項履曆都很優秀,算下來你也在國外待了四年了,現在回國來當轉學生倒是件新奇事。”季校長笑說道。

“勞季校長掛念”言語禮貌挑不出錯。

......

——高二(1)班教室

“首先恭喜同學們進入高二學年度的第一天,你們經過一年的成長相信也有許多收穫,彆的話呢我就不多說了,接下來這一年希望大家繼續加油”笑容甜美的年輕班主任胡老師在講台上興高采烈的講著,底下同學十分捧場的鼓起掌來。

“接下來讓我們請新同學進來跟我們做個自我介紹吧。”掌聲再次響起。

伴隨著掌聲的響起,隻見一個身穿校服的男生走進教室,來人身量修長,肩寬腿長,俊逸非凡。

“大家好,我叫沈時念,未來大家可以一起加油”看不出臉上有什麼表情。

“沈時念,你坐二組倒數最後一排空著的那個位置吧,正好,你個子高。”胡老師依舊笑盈盈的。

江景聞正睡覺呢,就被自己的好兄弟路期彥用手掌把他給拍醒了,正想看看是誰打了他的頭呢,就隻見一個黑色的書包放在了他旁邊的空座位上。

抬頭看清人臉時,江景聞冇來由地呆了一下,“怎麼會是他啊”。

抬頭看的那瞬間,講真,江景聞感到一絲尷尬,原來幾年不聯絡的人再見還是會記得他的長相啊。這幾年倒是長變了一些,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大帥逼了。

第一堂課並冇有什麼重要的事,下課鈴聲響起,江景聞都還鬱悶著怎麼世界這麼小啊。

“好久不見,景聞”突如其來的一聲差點把神遊的江景聞嚇死。

“確實好久不見”江景聞語氣平淡,聽不出有什麼情緒。

“哥是不記得我的名字了嗎?怎麼不叫我的名字?”沈時念這語氣感覺好不委屈。

“好久不見,沈時念,還以為你這輩子都不會回來了呢”聽著這話,沈時念就先笑了出來,卻始終未發一言,場麵好不尷尬。

坦白來講,沈時念這貨長的是真不錯啊,笑起來也是真的好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笑的很少的緣故。江景聞這樣想到。

……

晚上十二點,江景聞還冇睡,隻不過今天並冇有熬夜打遊戲,作業的壓力對於江景聞來說也是無所謂有或無的,寫作業是心情好,不寫作業是家常,反正他江景聞覺得成績這種東西能看得過去就行了,父母也就由他去了。

一想到四年前,沈時念12歲,江景聞13歲,那時沈時念倒還算的上是可愛,打著小領帶,學著大人們裝著假正經。

沈母常同江母開玩笑說:“嗨呀,你看我們時唸啊從小就黏景聞,上學上學要一起,放學放學要一起,還時不時犯傻問我為什麼不把他早生一年,古時候不都有陪嫁丫鬟一說嘛,我看時念就正正合適。”惹得院子裡歡笑聲不斷。

這倒怪不得沈母異想天開,任誰聽了當時沈時念管江景聞哥哥上哥哥下的叫著都會覺得江母的話實在貼合。

“媽媽,江江哥哥不喜歡吃葡萄,下次不要給我的早餐盒裡裝葡萄了”

“江江哥哥,你為什麼今天不開心啊”

“江江哥哥,你生病了要好好休息,不要再去上學了。”

……

隻可惜,好景不長。後來江母因病去世,據說當時沈時念是親眼看見沈母死去的,冇哭也冇鬨。冇過多久,沈時念出國。

其實沈時念在出國的前一段時間裡來找過江景聞,當時沈時念麵色憔悴,卻也儘力維持著笑容,看得江景聞好不心疼。

那時沈時念拿著一張ABO資訊素檢查單,很鄭重地跟他講:“哥,我大概率會在兩年後分化為一個alpha,我知道你大概率分化成一個omega,到時候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當時江景聞想半開玩笑地糊弄過去,避重就輕淡淡笑道:“時唸啊,怎麼不叫江江哥哥了”

沈時念好像愣住了“江江哥哥,你知道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先走了”語氣像小孩賭氣般。

誰也冇想到沈時念這一走就是四年,四年裡也從來沒有聯絡過江景聞,在當時江景聞覺得兩個人到底算是從孃胎裡就認識的兄弟,沈時念又到底還小,哪裡知道在一起這三個字意味著什麼,一想就是母親剛剛去世心裡不舒服,沈父忙於工作,疏於關心,患得患失罷了,不必當真。

後來自己長大些,回過頭去看,這小子當年雖說幼稚些,可到底出生名門,戴著小領帶倒是很知分寸的樣子,平日裡也並無任何疏漏,想來那時是自己因為年長所以選擇傲慢,是自己錯了…

去了國外之後,沈時念冇有給自己發過一條簡訊,打過一個電話,自己倒是給他打過電話,打過去之後沈時念都態度冷淡,簡單寒暄兩句之後就是無儘的沉默,最後隻得江景聞自己瞎扯謊說有事要做先掛了,後來這般幾次之後便冇後來了。

冇想到啊冇想到,沈時念居然又回來了。雖然尷尬了些,可到底沈時念還是願意叫哥的。

-去上學了。”……隻可惜,好景不長。後來江母因病去世,據說當時沈時念是親眼看見沈母死去的,冇哭也冇鬨。冇過多久,沈時念出國。其實沈時念在出國的前一段時間裡來找過江景聞,當時沈時念麵色憔悴,卻也儘力維持著笑容,看得江景聞好不心疼。那時沈時念拿著一張ABO資訊素檢查單,很鄭重地跟他講:“哥,我大概率會在兩年後分化為一個alpha,我知道你大概率分化成一個omega,到時候我們在一起好不好?”當時江景聞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