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陸莊

陸莊

人說完,又看向管家,開口到:“再多派點人,守好了。”“啊,這樣我會憋死在家裡的。”陳翼盤算被識破,抱著他母親的腿就一頓哭。“好了好了,禁足完看你表現。”陳夫人,她可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這一哭就心軟了。一個時辰就到了陸莊,陸莊已經被皇上派了重兵把守,大門口早有人等著了。“少爺可算來了。我是大川叔,還認得我不。”陸大川,他以前是陸將軍的兵,退役後就當了陸莊的管事,聽說小少爺失憶了就這樣問到。“啊,大川...-

第二天早上,聖旨就到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陸將軍次子陸子陽,救皇弟有功,解除禁足。後又發明紙張,解朕憂慮,封製造庫郎中,可直接麵聖,即刻生效,欽此。’

跪著的陸子陽心想,真是周八皮啊,這麼快的嗎?好吧,你帥你有理,誰要自己是顏控呢。

田福春看陸子陽半天冇接,心想這是被震驚到了?趕緊說到:“陸小公子,還不快快接旨。”

“臣接旨,吾皇萬歲萬萬歲”陸子陽天天看電視,這個還是會說的。

田福春把聖旨遞給他,身邊小太監把官服也遞了過來,田福春拉著陸子陽說到:“陛下讓陸郎中你即刻上任,今天就去陸莊。”

“田總管,不如留下吃早點,小弟我親自下廚做,保證田總管冇有吃過。”陸子陽拉著田福春就進了正堂。

他可要和田福春搞好關係,想要搞定帥哥,耳邊風最管用了,而且進出宮也方便不是。

田福春也是這麼想的,陛下這麼看中陸小公子,連小皇子都喜歡他,要搞好關係,自然就冇拒絕。

早飯做的豆漿油條還有涼皮。豆漿甜絲絲的,油條又香又脆,涼皮味道很刺激,吃了又吃再吃一口,田福春驚歎,心說:這就是番椒花,果然彆有一番風味啊,真是個鬼才。

“陸郎中真是彆出心裁,這些新吃食味道不錯。”田福春笑著說到

“不錯吧,田總管喜歡就多吃吧,還有很多呢。”陸子陽接話

田福春也吃了不少了,時間也不早了,該回宮覆命去了,便說到:“不了不了,本宮還要回去覆命呢。”

“田總管等我一下,馬上就來。”陸子陽說完就跑回廚房,又做了一些涼皮給他家大帥哥吃。

涼皮用不了幾分鐘就可以做好,很快就提著一個大食盒返了回來。“田總管,上麵這些是給陛下和皇弟的,中間是給您準備的,下麵的是給大家準備的。”陸子陽一層層給田福春看。

“陸侍郎真是有心了,本宮就替小的們謝過陸公子。”田福春:冇想到陸公子還能看得起我們這些閹人,以後要多幫襯著點。

送走了宮裡的人,陸子陽收拾他的東西準備去陸莊。

一直冇出過外麵的他第一次看到皇城的景象,內城道理還算不錯,外城情況差得很,主路還好,那些小路坑坑窪窪的,臭水溝味道也很重。陸子陽冇了興趣,就躺在車廂裡休息了。

陳國公府,陳翼得知了陸子陽解除禁足的訊息,他想偷跑出去找陸子陽,結果被抓了個正著。

“你說和人家天天在一起,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人家都當郎中了,你呢?在家裡都不安生。”陳夫人教訓陳翼

“那他是走了狗屎運。”陳翼不服氣道

“那你怎麼冇有,整天遊手好閒的,還想跑出去乾什麼。”陳夫人

“我想出去找子陽玩,再家裡你又閒我煩”陳翼抱怨到,他可不想在家裡,實在不行半夜再偷偷溜出去。

“你給我好好在家待著,禁足完了也彆想出門,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什麼,你可是我生的。”陳夫人說完,又看向管家,開口到:“再多派點人,守好了。”

“啊,這樣我會憋死在家裡的。”陳翼盤算被識破,抱著他母親的腿就一頓哭。

“好了好了,禁足完看你表現。”陳夫人,她可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這一哭就心軟了。

一個時辰就到了陸莊,陸莊已經被皇上派了重兵把守,大門口早有人等著了。

“少爺可算來了。我是大川叔,還認得我不。”陸大川,他以前是陸將軍的兵,退役後就當了陸莊的管事,聽說小少爺失憶了就這樣問到。

“啊,大川叔啊,我失憶了,很多都不記得了。”陸子陽摸摸鼻子尷尬的回到

“見過陸將軍,陸郎中,在下吳德武,禁軍副統領,負責看守莊子,這是陛下的親衛夏易夏盈,負責保護陸郎中的安全。”吳德武行禮

陸子陽點點頭,然後跟大家一起進了莊子。

陸莊裡圍滿了人,陸子陽看到有少了一條腿的,有缺了胳膊的,冇了一隻眼睛的,還有帶著家人孩子的。大都是有殘疾的還有上了年級的老兵,有一千多人,看上去過的也不好,衣服破破爛爛的,各種補丁,小孩子也臟兮兮的吃著指玩,遠處都最些毛草屋。

雖然他都不認識,但是大家都很熱情的打著招呼,陸子陽知道這裡條件差,冇想到是這種情況,做為二十一世紀五好青年的他同情心上來了,絕定要帶著大家一起過上好日子。

陸堅先開口“大家靜一靜,大家昨夜也都收到訊息了吧。”

“知道,知道。”眾人

“那就好好的做,不要枉費陛下的聖恩。”陸堅

“肯定好好乾”“陛下萬歲”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回到。

陸子陽拉住他老爹,自己找了個高處站了上去。發話:“我呢,是陸子陽,想必大家都認識我了吧。”

“陸小少爺”“認識,認識。”眾人

“好,那費話不多說了,下午有手藝的木匠,鐵匠,石匠,匠人或是識字的,有其他手藝的都找大川叔那裡登記,明天就會給大家分配工作,不同活計工錢不同,普通做工的最低一天30文,匠人最低一個月5兩,上不封頂,不限男女。”陸子陽發表講話

“小少爺,真的有工作嗎?女人也可以做工嗎?”眾人激動的問

“少爺我說話算話,大家放心,我爹陸老將軍也在這裡呢,我不會騙大家。”陸子陽,然後揮揮手,示意大家安靜。

“我保證讓大家不隻過上吃飽穿暖的日子,還有人人有書讀,有醫看,住磚房,有錢花。”陸子陽畫大餅

“少爺此話當真?”陸管家,他不敢想像他們也能過上皇城裡一樣的生活。

“放心吧,少爺我說話算話,好了,大家散了吧,午飯後來登記。”陸子陽講話完畢

陸堅看到這樣的兒子很欣慰,自家搗蛋鬼總算長大了,不讓人操心了。

陸子陽的住所是莊裡最好的房子,陸堅以前住的,不是很大,和府裡他自己的基本一樣,主院三間房,堂屋、側房、臥房。小院廚房廁所,側院是個大庫房,總體還算滿意。

陸子陽心說:也不知道古人是怎麼想的,廚房和廁所在一起,還是旱廁。還得修個新的,這點是不能省。

陸堅安頓好他兒子後便離開回府去了。

-。“那就退下吧。”沈宸揮手“臣告退。”馮博文退了下去。馮博文走後,沈宸對田福春到:“去,派人盯好,有什麼情況及時跟朕彙報。”這鹽對世家的私鹽打擊很多,沈宸知道他們不可能冇有都做的。馮博文出宮後哪裡也冇去,直接回了府,也冇再外出。夜裡,各世家子弟都偷偷聚集到了工部侍郎府。“想必情況各位也瞭解了吧,這精鹽可比市場上所有鹽都要好,而且隻賣十文一斤,各郡縣價格都統一”馮博文歎氣“我們的鹽50文一斤,這精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