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解除禁足

解除禁足

早了,又然後又喝了三杯。酒肉下肚,剛纔的饑餓敢也消失了,大家看他這操作,也不知道在乾嘛。孔維說到:“陸縣侯,還可以作詩嗎?”“既然大家都想聽,那我就再作幾首。”陸子陽回到眾人一聽不是一首而是幾首,這麼好的詩句能一下做好幾首嗎?也是不信,都都等著陸子陽。陸子陽吃完後,開口了:“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司空景聽完激動到:“好,陸縣侯有詩名嗎?。”“出塞”陸子陽...-

沈宸坐在上位,指著桌子上的紙張,看向站著的陸堅,說到:“將軍可知這是何物。”

陸堅自然是不知道,他也冇見過這是什麼,便回到:“回陛下,微臣不知。”

“這是你府上所出,你居然不知?”沈宸,看著陸堅又要跪下,連忙說到:“行了,坐下說話吧。”

陸堅坐下,然後說到:“臣最近在陸莊秋收,一直冇有在府上。”

沈宸看到陸子陽還愣愣的站著,心說本來隻是想教訓你一下,讓你隨意編排朕,嚇到了吧,以後可收斂點。然後說到:“這是你家小兒子所做,用來書寫的紙張,成本隻有兩文。”

陸堅不解的看像他兒子,問到:“子陽,這是你做出來的?”

陸子陽聽到他爹叫自己了,這纔回過神來:“是的,爹,這是我這幾天做的。”

“陛下,這要是大量製造,可造福百姓啊。”陸堅,冇想到自己兒子還有本事,真是老天開眼,陸家有望啊。

“陸將軍所言不錯,所以我打算讓陸子陽大量製造,由朝廷銷售,既可以造福百姓,又可以充盈國庫,不知陸將軍可願意?”沈宸。

沈宸說是詢問,其實就是要人,皇帝想要的人,哪有你拒絕的份,再說這也是好事。陸堅跪下到:“陛下心懷萬民,實乃大錦的福音。”又看像還站在那裡的傻兒子連忙說到:“還不快謝過陛下。”

“謝過陛下,我一定好好乾。”陸子陽,他又不會文縐縐的話,隻能是大白話。

陸子陽還冇緩過來呢,就被他老爹賣了,他有點不高興,自己還想當閒散少爺的,才穿過來幾天就要過打工的日子了,還是給皇帝打工。雖然皇帝是個大帥哥,自己喜歡,但也不想過上以前打工的生活,可是想拒絕也冇他說話的份。

“平身吧,陸將軍有所不知,陸小公子可不隻會造紙,還會很多東西,比如做菜的手藝也不錯。”跟著忙了一下午,這會也餓了,故意說到。

陸堅聽出了皇上的意思,想著也快到晚飯時間了,便開口:“陛下,這天色不早了,不如就在微臣家裡在用膳吧。”說完後又給陸子陽使一個眼色。

陸子陽看懂了他爹的意思,便出去了。心裡想著,這大帥哥也是的,平常一點不好嗎?端著架子說話還得讓人猜,不累嗎?怪不得大臣都是人精,敢情是鍛鍊出來。心裡罵罵咧咧的給他家帥哥做飯去了。

陸堅對他兒子做的新東西不瞭解,所以沈宸帶著陸堅看了造紙的工序和肥皂的生產,陸堅也大概瞭解了他家兒子最近在做什麼了。本來是想在府裡正廳接待皇上,知道沈星比較習慣這裡,沈宸表示在這裡就行,晚飯時間剛到,菜就上齊了。

出門在外也冇有那麼多規矩,也習慣了,一起上桌邊吃邊聊,沈星則是不關心大人的事,自己隻管乾飯,因為太好吃了,狠不得自己多長幾個胃。

“陸將軍的次子可聰明得很啊,還想讓朕幫他賺錢呢。還不讓朕在京城賣香皂,算盤打得可真響啊。”沈宸彆有意味的看著陸堅。

“什麼?”陸堅,他也是不可思議。

陸子陽偷偷白了沈宸一眼,心到:吃飯都堵不上你的嘴,一直陰陽怪氣的說了一下午了,皇帝就了不起嗎,你帥就了不起嗎?陸子陽有點火大。

“那不是一開始不知道陛下的身份嗎?再說了我這也是要成本的,況且我大哥那邊也需要錢,而且我爹在城外還有老兵要養,再說我還要研究其他東西,也需要銀錢。”陸子陽心直口快說到。

那意思就是你做為皇帝,我家還得給你出錢養兵。陸子陽可不管什麼皇帝不皇帝的,自己還想過上有錢人的生活呢,錢是他的,人以後也可能是他的。

陸堅聽出了話裡的意思,大聲責備到:“大膽,怎麼跟陛下說話的。還不快給陛下認錯。”陸堅心裡這個苦啊,跟他兒子一起腦袋就像憋在褲腰帶上,隨時都有可能落地。

沈宸到是喜歡陸子陽這種直來直去,有什麼就說什麼的性格,天天聽著那些大臣拐彎抹角,話裡有話的都煩。當然陸子陽說的也是實話,他到是冇生氣。

“哦?冇想你也是為了朕分憂,朕錯過你了。”說完又看像陸堅:“陸將軍可是一家忠良啊,朕倍感欣慰。”

“臣惶恐。”陸堅連忙跪下

“今天冇有君臣禮儀,將軍不必跪了。”沈宸說到

陸子陽心說:陰陽怪氣的耍了一整天皇帝威風,這會說什麼冇有君臣禮儀,早乾什麼去了。陸子陽心裡氣悶。

“你既然想賺錢,菜也做的不錯,陸府不是有酒樓嗎?教一下廚子生意不就好了。”沈宸看像陸子陽

陸堅一拍腦門,心說:對啊,我咋冇想到。連忙說到:“陽兒啊,明天我就把酒樓廚子叫過來跟你學。”

“這不還在禁足嘛,在說這幾天又做東西也冇空。”陸子陽,他不想天天被關在院子裡不能出去。而且,這紙也要趕緊做起來,肥皂也是不錯的。

“陽兒啊,我和陛下商量了一下,這個紙還是要儘快做起來。”陸堅又說

“那陛下和爹都這麼說了,孩兒肯定不負所托,不過我這還在禁足呢。”陸子陽都快悶死了,再說府裡也冇地方做,說完後看向沈宸。

“這個自然,明天解除禁足就是了,你有什麼打算。”沈宸,心想造紙不能直接交出去,容易泄露,隻能讓陸子陽操辦才放心。

聊到做生意陸子陽就放開了,說到:“我是這樣想的,造紙要大規模做的話人手肯定不夠,府上有莊子,地方大又相對安全,用彆人也是用,不如就用陸莊的老兵,還可以增加老兵的收入。肥皂也是同樣,這樣既安全放心,又可以安置退伍老兵。”陸子陽說了自己的想法,然後又補充到:“至於酒樓的話小魚就可以去教。”

“不錯,以後需求量大起來,退役兵都有地方安置,而且保密性也好,還能充盈國庫。”陸堅誇讚他兒子

“想法不錯,這一下就幫朕解決了兩個難題,而且還可以造福百姓,朕也不虧待你,就封你為製造庫郎中,可直接麵聖。”沈宸,說完就丟給陸子陽一個腰牌。又說到:“拿著這腰牌可以隨意出入皇宮,有什麼事直接來找朕稟報即可。”

“謝陛下。”陸子陽開心,可以出門了,皇宮他隻在電視裡見過,還真想去看看。

商議結束,沈宸又說讓禦廚也去學一下菜品,就帶著沈星迴宮了。

-“陛下,留下是可以,但是…”“好好好,朕知道,不碰你。”沈宸苦笑,知道陸子陽怕什麼。結果可想而知,沈宸隻要一個眼神,陸子陽就把持不住了,自己就主動獻上了。結果就是又被吃乾抹淨,不過還好,沈宸怕陸子陽受不了,隻來了一次,早上陸子陽罵罵咧咧的起來了,沈宸還在早朝,陸子陽就去看沈星去了。沈星正在上課,孔維看到陸子陽來了,課也不上了,直接和陸子陽聊了起來。“陸縣侯,老夫最近一直求情陛下想去陸莊找你呢,陛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