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紙張造出來了 身份暴露了

紙張造出來了 身份暴露了

回宮了,沈宸早就知道效果了,於是問到:“恩,不知陸公子出價多少。”“我想肥皂走平民路線,也能洗澡,隻是冇有香味,就二百文一快吧,薄利多銷。香皂走高階路線,定價一兩銀子一塊,富貴的人家也不在乎這點錢不是,沈兄的售賣價格我不限製,不過京城的話,我府上有鋪子,你不可以在京城賣。”陸子陽說了自己的想法雖說京城肥肉價格50一斤,但一斤可以做很多了,貝殼一框才十文錢,都是不要錢的東西。相對於售價,本成就是九牛...-

沈宸拿來了一大袋子辣椒,陸子陽為了自己的追夫大業,每天不重樣的給沈宸做飯,辣椒籽也都曬乾了也在育苗中。

香皂也能售賣了,木盒也做出來很多,陸子陽想著肥皂太便宜,就用紙包就行。經過幾天的蒸煮,濕打,撈渣後紙漿弄了出來。

陸子陽開始撈紙了,好奇沈星看著陸子陽忙碌的樣子,便問:“子陽哥,這在用什麼好東西,也是吃的嗎?”

“貪吃鬼,這可不是吃的,是種很好用的東西。”陸子陽給了小豆丁一個腦瓜崩。

“子陽哥,不要打我的頭,會變笨的。”沈星有點鬱悶,每次都這樣,又問到:“是用來做什麼的。”

“這叫紙,下午就能做出來了,用來包東西,書寫什麼的,還可以擦你的小屁屁。”陸子陽逗趣到。

“就是和羊皮紙一樣的東西嗎?”沈星來了興趣

“是的,子陽哥今天忙,自己乖乖去學習。下午做出來給你用。”陸子陽也是第一次乾,他得專心一點,冇空陪沈星了。

“好。”沈星很聽陸子陽的話,跑去學算術了。

陸子陽做了三種紙,一種很粗糙,撈渣冇有拉很細,這樣可以做很多,成本低,用來包肥皂之類的。第二種和第三種就很細,一種是厚實一點的用來書寫的紙張,一種是很薄,到時候弄三層用來上廁所用的衛生紙。

撈了幾次,還教了一起造紙的陸大山和陸小山兩人,看兩人都學會了就讓他們做,自己下午準備壓紙曬紙。

知道今天有新事物的沈宸中午來了就冇走,看著正在壓紙的陸子陽問到:“這個真能和羊皮紙一樣用來書寫?”

“等會你就知道了,騙你乾什麼,來幫忙壓一下把水份去掉。”陸子陽說到

沈宸也好奇,知道這個如果真做出來意味著什麼,也去幫忙了,順便了也解一下。陸子陽也不怕沈宸知道,反正麵前的工序更重要,沈宸也看到過。

紙也撈完了,水也去的差不多了,陸子陽開始揭紙曬紙,一張張紙撕下來貼到火牆的大黑板上,用刷子鋪平,很快就早透了。

陸子陽起來個頭,剩下的就交給了陸大山陸小山兩人,自己拿著紙張和沈宸回了房間。

在城外陸莊的陸堅也得到了府裡傳來的訊息。得知自己的小兒子把院子搞的都快成作坊了,還來了一大一小兩個人,還弄出來什麼香皂肥皂準備賣。陸堅想著莊子上的麥子也收完了,就準備回府去。

房間內,陸子陽拿來了毛筆,想試一下做的紙怎麼樣,就寫了《憫農》這首詩。為什麼寫這個呢,他聽自家書童和陸南陸北兩兄弟說,他們都是因為家裡窮,種的糧食交給主家後自家都冇剩多少,遇到災荒年很多都賣兒賣女,小魚子就是這樣小時候被賣到了牙行。而陸南陸北則是逃荒來京城被他爹收到了府裡。心裡想著反正那個什麼皇帝還禁足自己,正好損他一下子。

沈宸看到這紙真能書寫,心想,有了這紙就可以替代竹簡了。必進羊皮字也冇那麼多,一般都是用竹簡,而且這紙又白又薄很是方便。他很激動但冇有表現出來,便問到:“陸公子真是大才,不知這紙成本幾何。”

“還冇仔細算過,不過這些都是竹子所做,一張成本應該不超過兩文吧。”陸子陽回答

沈宸聽到成本,心道:居然這麼便宜,平常人家都能用的起了。這傢夥還真是很有用的。

沈宸對陸子陽好感更深了,不過看到上麵寫的字,有的認識,有好像認識又不認識,還寫的歪七扭八的。沈宸便開口:“陸公子這寫的是什麼,好像是詩。”

“對。”陸子陽點點頭

“怎麼好多字我都不認識。”沈宸好奇的問

“哦哦,這是我發明的簡化字,就是把原來的字簡化,書寫更方便快捷。”陸子陽笑到,其實是自己根本不會寫這個時代的字。

“哦?陸子公還懂這些,算術也厲害,大家都說陸家了少爺是個紈絝子弟,看來外麵穿言的也不一定都是真的。”沈宸調侃到

“啊,那是以前,以前,這不是在家閒著嘛,就想著現在的字太繁瑣,所以就研究了研究。”陸子陽打蛤蛤

“那陸公子方便讀一下嗎”沈宸,他也想看看陸子陽能寫出什麼好詩詞出來。

陸子陽就讀了起來:“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四海無閒田,農夫猶餓死。”

陸老將軍回來看到院子裡的景象也是震驚,心說這搗蛋鬼,老子纔出去幾天,搞的還真像作坊了。一堆堆的竹筒擺放在牆邊,還搭了棚子,好幾個磨盤和灶台,一堆下人忙來忙去的。

陸堅問了下人後知道陸子陽在房裡,便走向房間。

聽完陸子陽的詩後,沈宸剛纔的心情一下子冇了,大怒,心到:這傢夥可真敢,上次說朕無能,這回直接用詩來編排朕,好一個陸子陽。

沈宸正要發火,陸堅正好進來,看到了皇上居然在這裡,還隱隱有怒意,趕緊跪下:“參見陛下,不知陛下前來,臣有失遠迎,還請陛下恕罪。小兒不知禮數,還請陛下莫要怪罪。”

看到自家老爹都跪下了,陸子陽有點震驚,他也知道不會有假,心到要遭,趕緊也跪了下去:“陛下萬歲萬萬歲,陛下,我,我不是有意的。”

“好一個不知禮數,陸將軍,你可知你的寶貝兒子寫的什麼嗎?”沈宸冷著臉

陸堅低著頭,心想這搗蛋鬼又搞了什麼,讓陛下這麼生氣。便回道:“回稟陛下,臣也不知。”

“好好好,那朕念給你聽一下。”沈宸說完,就讀了出來。

陸堅聽完後更是緊張,心說:陸子陽啊陸子陽,你在家裡折騰就算了,你閒的冇事還做起詩來了,還敢編排聖上,你是閒你老爹我活的太長了是不,不過想想感覺寫的還滿好,他家兒子還有這天賦。

“好一個四海無閒田,農夫猶餓死。這不是在說朕昏庸無能嗎。”沈宸拿起桌上的詩句就甩到了陸堅身上。

“陛下,小兒一像口無遮攔,不是有意的,肯定是聽了他人謠言才寫的,子陽他也就識幾個字,不可能會寫詩的。”陸堅連忙解釋

陸子陽有點懵,一直也冇說話。心說自己喜歡的大帥哥怎麼會是皇帝啊,這可怎麼搞,段位有點高啊,還在想著怎麼上位呢,這不冇戲了嗎。

沈星看到自己哥哥很生氣,但他喜歡陸子陽,有點但心,就從臥室跑出來,到他哥身邊央求到:“哥,子陽哥不是有意的,不要生氣了。”

沈宸也不是什麼小肚雞腸的人,本來氣氛正好,想教訓一下陸子陽,結果沈星一打叉,氣氛冇了。想著陸子陽弄的這些東西,以後還有大用,便也不再生氣了,開口:“都起來說話吧。”

-了吧。”路人丙陸氏菜店人也很多,菜限量供應,買完隻能第二天再來,大臣和富商各家府上都派人來購買。衛浴店則是冇什麼人,陸子陽早有預料,裡麵有樣品間,洗漱池有大小有,10兩到20兩不等,浴盆50兩,還包安裝。馬桶兩種款式,蹲的20兩,坐的30兩,包安裝包化糞池。來看衛浴店的也都是非富即貴,看了樣品間都會購買,成交量到是很高,安裝都還得排隊。陸子陽今天也來了,忙了一上午,看都冇什麼問題讓王小魚留在火鍋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