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兩人溫存 發明打穀機

兩人溫存 發明打穀機

了就這樣問到。“啊,大川叔啊,我失憶了,很多都不記得了。”陸子陽摸摸鼻子尷尬的回到“見過陸將軍,陸郎中,在下吳德武,禁軍副統領,負責看守莊子,這是陛下的親衛夏易夏盈,負責保護陸郎中的安全。”吳德武行禮陸子陽點點頭,然後跟大家一起進了莊子。陸莊裡圍滿了人,陸子陽看到有少了一條腿的,有缺了胳膊的,冇了一隻眼睛的,還有帶著家人孩子的。大都是有殘疾的還有上了年級的老兵,有一千多人,看上去過的也不好,衣服破...-

陸子陽把玩這沈宸披在胸間的長髮,說到:“陛下,工程總算是告一段落。”

沈宸拿下陸子陽不安分的手揉捏把玩著,看向陸子陽到:“是啊,再過一段時間就能住人了吧,這可都是你的功勞啊,朕可真是幸運,遇到了你。”說完親了陸子陽的額頭一下。

陸子陽說到:“下午我父親提起修路的事了。”

“嗯,朝廷現在稅收已經統計出來了,現在國庫已有4000多萬兩了,也該修路了。”沈宸回覆

“這麼多?”陸子陽驚訝的看著沈宸

“是啊,看來農改商是正確的。減少農人負擔,還可以提高國庫營收。”沈宸笑到,他提起這事就高興。

陸子陽說到:“還好吧,銀子看著多,但現在花費也會多啊。”

“也是,這秋收也快到了,朝廷也會排人去各郡收糧,冇有糧稅隻能靠銀子收,1000萬兩吧,再加上修去往各郡的水泥路也得1000萬左右”沈宸感歎

陸子陽看到沈宸感歎,抬頭親了一下沈宸的嘴角,安慰到:“陛下不用擔心,現在花錢是為了基礎建設,有我在,以後錢隻會越來越多的。”

沈宸看向陸子陽,麵帶微笑:“朕相信你,有你在,大錦隻會越來越繁榮,百姓也會過的富足。”

不經誇的陸子陽傲嬌起來,揚起頭到“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當朝第一倒貼男,還怕搞不起來?”

沈宸玩味的看著陸子陽,說到:“哦?原來你是這麼看自己的?”

“嘻嘻,我就是開個玩笑,玩笑,陛下不要在意。”陸子陽撒嬌,臉貼到沈宸的脖頸處。

“哎,想想也是,都是朕虧欠於你。”沈宸歎到

陸子陽他不想沈宸感覺虧欠自己,急忙解釋:“冇有冇有,陛下不用在意,這都是我自願的,隻要能和陛下在一起,這些都無所謂。”

“朕一定會讓你名正言順的成為朕的皇後。”沈宸保證

“其實這些我都不在意,現在也不錯的,陛下不用擔心。”陸子陽安慰,他當然也想名正言順,不想整天偷偷摸摸的,但時機冇到,也不想給沈宸太多壓力。

沈宸再次保證到:“朕知道你想,朕會做到的。”

“好了陛下,不說這個了,我們做點其他的吧。”陸子陽,他現在想安慰沈宸,而且這一番話後他也很感動,他現在也想要。於是主動獻吻,貼了上去,沈宸反壓過來,然後是一夜酣暢淋漓。

閒來無事,陸子陽想看一下自己的小錢錢,就去了陸莊。

到了之後看到大家都在忙活打場子,幾戶人家已經收割了粟米在場子中晾曬開始用石滾碾壓脫粒,有的在揚場,把帶有咋物的粟米用木橋拋起,靠風力分出雜物。

陸子陽看了一會,又問了一下勞作的人,才知道冇有其他工具,一直都是這樣取粒分選的,連夏易夏盈去過很多地方也都表示全大錦都是這樣。

陸子陽心說:這怎麼能行,怪不得秋收大家都很忙,原來是冇有工具啊。

陸子陽趕緊就去了木工坊,找到王柱,直接邊說邊畫了圖,陸子陽要搞打穀機出來,不然這麼多麥子到時候還不得累死。

王柱看了後也瞭解了原理,傢俱也不做了,急忙著急手下的人忙活起來。

陸莊又找了鐵柱讓他多做一些鐵刺,筷子大小,頭是尖的但不鋒利,鐵柱也馬上去弄了。

陸子陽做的打穀機是以前農村那種老式的,一個橫著的大桶,裡麵的轉軸上麵釘著很多鐵尖,把穀穗從上麵的入口掉入桶中,然後轉軸轉動會一店點吧穗子上的穀子拔下來。轉軸在轉的時候桶也會跟著抖動,而且桶有傾斜角度,隨著轉動和抖動,空穗回從桶尾部出來,穀子也會從桶底篩網中落下,收集到一起。

陸子陽又讓王柱做了風車,用來給篩選穀物和去除雜物的,把才脫粒還帶有雜物的穀子倒入風車的穀鬥中,穀鬥下方有一片木板,可以條件漏鬥口大小,讓穀子成一橫排不停掉落到風車中,然後轉動分車多風扇把手,靠風力把雜物吹出,而好的穀子質量重,會掉入下方的出穀槽內流出。有兩個槽,裡麵的是出好穀的,外麵的是出癟穀的,而直接吹出去的就是康皮了。

一忙活又是一天,陸子陽都冇想到,自己來一下陸莊看看小錢錢,就又做了兩件農具哈。

第二天下午,兩件農具做成,搬到了打穀場實驗,眾人也知道他們小少爺又在研究農具了,也得過來觀看,打穀機需要的力度太大,靠人是轉不動的,用的齒輪變速,靠牛拉動。

一個漢子說到:“你說少爺這什麼打穀機能行嗎?跟那個水泥攪拌機長的還有點像啊,該不是攪拌機改裝的吧。”

另一個漢子反駁到“瞎說什麼,這是木工那邊剛做出來的,你冇看到那木料還是新的嗎?再說少爺哪次冇做成的,等著看就是了。”

那漢子連忙解釋:“好好,我就是隨便說一下,你彆生氣,咱少爺是什麼人,厲害得很,肯定能成。”

“就是就是,大家等著看就行了,我們要休相信少爺。”一位漢子

大家也不說議論了,都紛紛看了起來。

牛已套好,開始拉動,打穀機也震動了起來,裡麵的轉軸因為齒輪變速轉的飛快,陸子陽親手抄起木叉,叉了幾叉稻穀穗倒入打穀機上的鬥中,穀穗因重力落入打穀機內,被轉軸上的鐵刺撕扯起,瞬間塵土飛揚,陸子陽都被嗆到咳了幾聲,退開呸呸吐掉嘴裡的塵土。眾人倒是無所謂,他們天天乾這貨,冇有怎麼躲閃,專心看著打穀機的情況。

隻見穀子紛紛從桶下篩網裡被震動掉落下來,順著下麵的穀槽堆到了一起,很快尾部也出來了稻穗,陸大川等人趕緊過去拿起穀穗進行檢視,雖然打下不少穀子,但上麵還有一些,便拿給陸子陽檢視。

陸大川心疼到:“少爺,雖打下不少,但這上麵還是有穀子啊,有些浪費。”

“大川叔,這打一便肯定是不行的,還要再過一遍打穀機才行。”陸子陽解釋

“哦哦,那我們一會再過一遍看看。”陸大川,冇想到還要一便,他放心了不少。

很快第一便過完後就開始了第二次打穀,這次再出來後穀穗都乾乾淨淨了,連穀穗上原來的分叉都打下去不少,眾人都很滿意,激動了起來。

等第二次打完之後,眾人紛紛上去觀查起來,看看這裡,摸摸那裡,好奇的不行,都感謝他家少爺給他們做出來這樣的工具。

-陽心裡偷笑:就知道吃,這回嚇到了吧。沈宸看向二人說到:“起來吧。”“你們兩個怎麼在這裡,有什麼事嗎。”陸子陽“冇,冇事。”陳翼,心想這有事也冇事了啊。“那還不去乾活,在這偷懶,小心我扣你們工錢。”陸子陽打趣陳翼。“下去吧”沈宸“臣告退”兩個人行了個禮,陳翼拉著宋士就趕緊溜了。陸子陽換了茶坐下後,解釋到:“他們兩個應該是來彙報工作的。”沈宸好奇,問到:“哦,這兩人能安穩在這乾活嗎?”“是啊,那葡萄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