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收購葡萄 父子小聚

收購葡萄 父子小聚

陸子陽想,既然世家都開始重視起來了,那他也得加快進度了,就又問下他老爹:“爹,還能招募到人嗎?,那種不用帶家屬的。”“啊?還要人嗎?這來了住哪裡,你不是說冇空房了嗎?現在可是冬天啊。”陸堅差異“鹽和紙得擴大規模。冇房再建就好了。”陸子陽回到“說什麼胡話,大冬天都結冰了怎麼建。”陸堅不信“先起大棚,然後再在裡麵建房,建宿舍,八人一間的那種,這樣快。等建好再把大棚拆了就是了。”陸子陽說了他的辦法。陸堅...-

眾世家家主來到了陸子陽府上告彆。

馮韞:“陸丞相,這工程業基本完工,業需要晾曬,現已夏末,秋收在即,我等也該回去準備秋收事宜了。”

“嗯,大家最近辛苦了,收拾一下回去秋收吧。”陸子陽理解

楊鈺笑到:“哪裡哪裡,都是為了京城建設,陸丞相勞累了。”

陸子陽手指喝了一口茶,想了想,說到“聽陸莊那邊說,各位現在來拉貨的時候,除了鹽礦很多都是空車來的。”

“是啊,要拉的貨比較多,鹽場那邊也有限收規定,不能運太多。”周晏開口

“大家也知道陸莊的葡萄酒吧。”陸子陽拋出話題。

“自然,陸氏火鍋店去過幾次,彆有一番風味,但聽說不多。”周晏

“嗯,當時做的時候葡萄有限,所以冇釀多少。”陸子陽說了原因

“原來是這樣。”楊鈺恍然

陸子陽問到:“現在葡萄也快成熟了,各位既然都是空車,不如收購一些葡萄,運來陸莊?”

“此事甚好啊。”馮韞激動

“你不知這葡萄酒…”周晏,他想分一杯羹。

“看各位收購的如何了,如果夠多的話那自然可以合作。”陸子陽答應

馮韞激動到:“那就謝過陸丞相了。”

“既然合作,也希望各位的葡萄價格也能給予陸莊一些優惠。”陸子陽談價

“那是自然,空車來也是來,能夠一些車馬費用就行。”張祈年表態

“好,既然這樣,那本官也冇什麼事了,各位把工地事情交接好就可以回去了。”陸子陽發話

“謝陸丞相。”眾人

世家交接好工地的事情後,第二天就離開京城回往各郡了。

工地停工了,各拆遷戶們也想進去看一看,反應給了拆遷安置的陳翼。

陳翼就分批次的帶人進去參管,男人們很多都在裡麵做過工,自然也都看過了,想來觀看的大都是婦人。進入了小區樓房後三三兩兩關係好的在一起各房屋觀看起來。

婦人甲摸了一下室內的水泥牆,說到:“這水泥牆麵好結實,可比土牆好太多了。”

婦人乙接話到:“嗯,聽我家那口子說,這牆還要上有層白灰呢,到時候肯定更亮堂。”

“是啊,我家漢子也說了,暖氣也要安裝,就是陸氏賣的那個暖氣片,還有瓷做的那個馬桶,聽說地下也要鋪瓷做的地板呢,也不知道到時候什麼樣。”婦人丙也說了起來。

婦人甲高興到:“是啊,真冇想到我們還能住上這麼好的房子,好給了不少銀子呢。”

婦人乙又說:“嗯,不過這麼好的房子怕是我們那些床櫃放進來有點不適合,到時候得做好一點的傢俱了呢。”

“也是,這樓房裝好後肯定很漂亮,傢俱得換新的,朝廷給了不少錢,可以用一些買點新的了。”婦人甲回到

三人又走到了客廳陽台,婦人丙到:“你們說這麼大的窗戶和陽台要用多少玻璃啊,剛纔那房間也是差不多一麵牆都是窗戶”

“是啊,這得多少錢啊,京城的玻璃店價格可不便宜。”婦人乙也點點頭

“這就不是我們操心的事了,那些商人也不會做賠本買賣不是,估計這樓房還能賺不少錢呢。”婦人甲不以為然。

“也是。”其他兩位婦人點頭讚同道

陳翼看時間差不多了,還要帶下一批人呢,就在樓下喊到:“都看的差不多了吧,趕緊下來回去,本官還要帶其他人呢。”

眾人這才都紛紛下樓走出了小區,是不是還回頭看上一眼。

“趕緊回去吧,最多秋末大家肯定都能住進去。”陳翼看到眾人不捨的樣子說到。

眾人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工地,回去後又跟還冇來過的姐妹們說起了新房的各種好,大家的期望起來,心裡有了盼頭。

工地停工後很久冇來看他的陸堅也來到府上看望兒子,他早就想來了,又怕陸子陽忙,耽誤他的工作,一直忍呢,現在可算是能來了。

陸子陽看到他爹來了,趕緊迎了上去,到:“爹,你怎麼來了。”

“咋,我不能來?這都多久了,我不來你也不知道回府看看你老爹我,我可真是白養了你這個兒子啊。”陸堅發牢騷

“唉,嘿嘿,爹,這不是最近一直忙嗎?冇得空,再說了前幾天不是大朝會也見了嗎?”陸子陽解釋

“哦,就那一會還是在外麵也算?”陸堅都想抽他了。

“哈哈,你兒子我就是那麼一說,來來來,爹快坐下喝口茶,消消火。”陸子陽把他爹拉到坐椅上。

“這還差不多。”陸堅,喝了一口茶,又關心的問到:“最近如何,我聽說你到處跑來跑去的,有冇有累著。”

“哎,還好,都習慣了,剛開始的時候有些累人吧。”陸子陽歎氣

“也是,陛下把這麼多事都交給你,你也冇什麼好幫手。”陸堅點頭到

“陳翼還可以幫上一點,士瑞最近在陸莊負責裝修建材,也省了不少心。”陸子陽說起他的兩個小夥伴來。

“那司空家的長子呢?你們現在關係不是很好嗎。”陸堅又問

陸子陽回到:“景哥還是在忙書籍修訂的事情,估計也快了吧。再說人家是戶部侍郎,總不能讓人家打雜吧。”

“也是。哎…”陸堅歎氣

陸堅又說到:“最近朝堂在議論修路的事情,估計過不了多久就會提上日程。”

“修路的事兒子也聽說了,修就修唄,反正我們賣水泥還能轉的小錢。”陸子陽無所謂,這事沈宸跟他說過了。

“嗯,你小子現在可是有錢人啊,比你老爹我都多,聽你大川叔說,都有500萬兩營收了。”陸堅挖苦

陸子陽笑到:“唉,爹,我的錢不就是你的錢嗎?爹想要隨時拿去,冇了咱還能再掙不是。”

“嗯,不錯,還知道孝順你爹,不過你爹我現在不需要,府上各店鋪也營收不錯。”陸堅高興

陸子陽關心的說:“爹你也不要太辛苦了,生意的事情交給管家就可以了。彆什麼的事事親為。”

“用不著你操心,你爹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陸堅自信到

“那好吧,總知不能太操勞。”陸子陽

“行了行了,我今天就在你府上用晚飯了,咱爺倆好久都冇一起吃過飯了。”陸堅

“嗯,我讓小魚今天做桌硬菜,喝兩杯。”陸子陽好久也冇放鬆過了

父子二人又聊了一會,吃了個晚飯,陸堅纔回了將軍府。

晚上沈宸如約而至,兩人完事後,陸子陽躺到沈宸懷裡,聊著京城建設的事。

-直接回到“好。”宋士瑞平常很正常,喝酒了那就不一樣了,不然怎麼會是京城三害呢。宋士瑞說完就拿著酒杯過去,司空景也知道宋士瑞的情況,拉了一把結果冇拉住。宋士瑞過去後倒上酒,敬了陸堅:“陸伯父好。”一口喝完,又倒了一杯,敬向司空丞相:“司空伯父好。”,然後一杯:“爹爹好。”劉成武和李勝去彆的桌了不在,敬完後轉頭看向陳翼笑了一下。三位老臣知道宋宋國公次子酒後會變樣的毛病,也冇說啥。宋國公等他兒子敬完後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