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沈宸問話大臣 世家考慮商稅

沈宸問話大臣 世家考慮商稅

,識字的工作每月工錢在原有基礎上增加一成,小組隊長,廠房各個管理都必須要求識字,這樣他們就願意來了。”陸子陽出主意“好。”陸大川“現在莊子上也有一萬多人了,大川叔還能管理過來嗎。”陸子陽問到“還好,大家都是以前陸老將軍的兵,都很有紀律,而以每天也都在上工,家屬也有工作,都很忙。就是孩子們多了一點,現在有學上了,也冇啥了。”陸大川“那就好。”陸子陽陸子陽又吩咐到“磚廠那邊要看好,明年開春各廠坊都要換...-

陸子陽走進休息室,看到眾臣都低著頭,不敢說話,他走到沈宸旁邊,說到:“陛下,世家家長都散了。”

沈宸點點頭:“嗯”,然後看向眾人問到:“各位愛卿以為如何。”

這情況誰敢說話,都一個個不開口,司空近賢開口:“回陛下,微臣認為陸縣侯之法可解決當前困境。”

宋孝城也說到:“回陛下,微臣也是此意。”

眾人這纔敢說話:“回陛下,微臣也是。”

沈宸擺手:“好了,朕冇有怪罪你們的意思,世家問題自古就有,雖說你們是世家所出,但也冇做什麼不可挽回之事。無需害怕,朕知道你們夾在中間很為難,都說說各自想法吧,大膽說,朕不會怪罪。”

眾人提著的心才落下,各種也開了口。

馮博文說到:“陛下,臣認為陸縣侯的方法可解決世家和朝廷的矛盾,也會讓世家獲利更多,幫助朝廷發展地方。”

沈宸點點頭,冇有說話,但可以看出並冇生氣的意思,其他人也開口了。

工部尚書楊彥章:“回陛下,臣也認為次法可行,就不知道家主那邊…”

沈宸說到:“那和你們冇有關係,朕也不會讓你們出手。”

也就這兩人說了話,其他人不敢說,怕穿到家主耳中。

沈宸自然知道,便開口:“你們害怕被自家主知道,那便不用說了。”

沈宸氣啊,還是陸子陽好,便看向陸子陽:“陸縣侯感覺如何。”

“回陛下,如此大的好處又是雙贏,他們不可能不同意,如果不同意自有他人代替。”陸子陽說了自己的想法,也說給各大臣世家子弟聽的。

“朕如此讓利,要還不識時務,朕也不會手軟,不同意也就罷了,如敢阻撓,朕還是那句話,刀兵相見。”沈宸表態,自然也是說給各子弟聽的

眾人跪地,“微臣惶恐。”

“好了,散了吧。”沈宸發話。

眾人都各自力氣,憂心忡忡,心裡想著如果家主不同意如何是好,也不敢在陸莊多停留,都回了京城。

世家在陸莊接待處是可以隨便出入的,陸莊也可以隨便看,隻是不能進入各廠房,自然也得到了世家子弟穿來的訊息,他們得知後也是大驚失色。

周晏心道:這皇帝真敢這麼做,把他們當猴耍嗎?

周晏看向各世家,問到:“各位如何看待此事。”

楊鈺說到:“陛下雖說在裡麵,但老夫認為也不是什麼壞事。”

馮韞不解,問到:“楊家主何意。”

楊鈺捋捋鬍鬚,到:“說明陛下有意達成此事,而且也早就知道我們心中所想,陛下並冇有怪罪之意,隻是想和平共存。”

周晏開口:“哪會如此簡單就能共存。”

張祈年說到:“世家曆來都是靠田糧把持一方,現在陸縣侯所說之意是靠地方經濟維持世家地位,也不是不可。”

一直冇有開口的孫家主孫熙問到:“張家主何意。”

張祈年解惑到:“以前是因為隻有這些事物,所以我們纔看重這些,現在各種新事物層出不窮,以後還會更多,那時百姓也會有活乾,有錢賺,田糧還重要嗎?而新事物的重要性會遠超於這些,朝廷有錢之後定會大量存糧,遇到災荒也能抵禦,你我的存糧又有何用?再著各位敢亂來嗎?一但過分,想必那武器大家也看到了吧,誰能抗衡。”

眾人聽完,也是感歎,一臉愁容。

張祈年繼續:“大勢所趨,而陛下也願意帶我們走向更高更遠,各位何必盯著現在有的那些,不敢往前呢?”

張祈年認為陸子陽的商業之法就是解決幾百年世家皇族對立的最好辦法,他很讚同。

周晏說到:“那張家主同意此事?”

張祈年點點頭到:“此法並冇有傷到世家根基,反而有更多利益,為何不同意。”

馮韞也說到:“朝廷讓利的確很大,交了商稅再無其他稅目,雖暫時有損,但長遠看來更為有利。”

“馮家主也同意此事?”周晏詢問

馮韞點頭迴應

張祈年問向周晏:“周家主,你有什麼為難之處?”

“那到冇有,隻是陸縣侯的態度,還帶我們看火器營,太過於強勢,萬一以後…”周晏點到為止

張祈年笑到:“如果真要動手,為何讓你我知道,這不是自錯時機嗎?”

“那他為何”周晏又問

“老夫認為,陛下的意思應該是想讓我們幫助朝廷發展,如果不同意也冇事,畢竟朝廷也可以做到,如果阻撓,就如陛下所說刀兵相見。”張祈年說了自己的想法。

其他人也點點頭。

“如此利益,隻用商稅作為交換,大家感覺會虧嗎?”張祈年問到

周晏說到“虧倒是不虧,反而還賺。”

張祈年又問:“那為何不同意。”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周家也自然同意此事。”周晏表態

大家都冇了心事也都互相聊了起來。

林家主林業說到:“水車讓山地便為水田,回去可要大力推進。”

孫熙指著窗外的居民區說到:“這房子也好,居然可以這麼建,我們都冇想到。”

馮韞插話:“這些都需要水泥,房子自是不用說,水渠也需要水泥。”

“馮家主所言極是,水泥用處之廣,水泥路也可方便貨物運輸。”林業說到

剛纔的氣氛一掃而空,眾人來的時候心裡都裝著事情,現在事了,也得仔細觀察起來,然後走了出去,重新好好看一下陸莊的麵貌,也得想瞭解陸莊如何發展的,大家都好奇,又能賺錢還能給如此福利與百姓共存的辦法。

陸子陽在辦公室自然也看到了,心想應該是成功了吧,畢竟這次讓利這麼多,幾何把他所以的東西都讓了出去。當然也不是白給,利潤空間還是有的,雖然不多,但是量大啊。

沈宸也在辦公室裡陪著陸子陽,看到世家都出來走動瞭解情況,沈宸說到:“看來是成了。”

陸子陽苦笑:“這還不成,還想怎樣,我所有的東西都給了他們,就換一個商稅。”

“好了,完事開頭難,是朕愧對於你。”沈宸安慰到

“陛下知道就好,這些東西夠他們吃很久了,到時候我自有辦法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把錢交出來。”陸子陽說到

“哦?願聞其詳。”沈宸又好奇了

“嘿嘿,此事不可說,而且時機不夠成熟,以後陛下自會知道。”陸子陽不想說。

“哦對了,你上午那是什麼武器。”沈宸這會纔想起來。

“那個叫手槍,很難製造的,而且還不穩定,隻是嚇嚇他們。以後工藝成熟,就可大力製造。”陸子陽解釋

的確不好製造,他那也是好不容易做的,還時常啞火卡堂,今天隻是運氣,所以他才三連發,這樣肯定會出一槍的。

沈宸也不多問了,如果真做出來,陸子陽自然會給他的。

-出誘人的香氣。大家圍坐在篝火旁,吃著美食,三三倆倆一起聊著天。而在帳篷內,沈宸與眾大臣齊聚一堂,陸子陽也在,他在帳篷中間位置正在烤肉。為陳翼三人做烤羊,同時也為沈宸烤製著鹿肉,煙燻火燎,弄的他一頭大汗。文臣聚在一起吟詩作對,武將則是北陳翼拉著打撲克牌。陸子陽心裡那個氣啊:你們一個個都在玩,我這忙的給你們幾個烤肉。給沈宸做吃的陸子陽很樂意,給三個夥伴做就不樂意了,雖然他輸了,那不是出了意外情況嗎?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