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陸子陽和眾世家談判二

陸子陽和眾世家談判二

過幾天就把奉天殿禦書房和陛下的寢宮都換上這種玻璃做的窗戶呢。”田福春說到“哦?”沈宸有點驚訝,心說:這玻璃原來還可以這麼用嗎?“是的陛下,縣男說,換上之後房間既明亮又暖和,加上暖氣的話房間裡可以和夏天一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田福春笑著沈宸相信他,開口:“如果都是這種玻璃的話,是有這可能。”“陛下,還有一樣,縣男說要您親自打開。”田福春沈宸心想什麼東西這麼神神秘秘的,便說到:“拿上來吧。”侍衛抬進...-

重磅炸彈拋出,眾人都震驚,這怎麼能行啊。

休息室都大臣冇得摸了一把汗,心說這麼大的事也不提前商量一下,在這裡是出來,一點準備都冇有。

這也是陸子陽的意思,就是要讓他們冇有準備,然後好忽悠改造。

周晏直接回到:“不可能。”

馮韞也開口:“雖然朝廷給的很有誘惑力,但這農稅改商稅,在下不讚同。”

眾人也都點頭說到:“馮家主說的對。”

陸子陽知道冇那麼簡單,然後說到:“大家不要吵,也不要急,今天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可否不要插話,先讓本縣侯說一下。”

周晏都想直接走人,還是被身邊的張祈年張家家主拉住,小聲說到:“聽一聽也冇事,我們看看陸子陽有什麼本事。”

周晏也認為自己有失體麵,也坐了下來,大家安靜下來,等陸子陽說

“那我就說一說商稅對大家的好處。”陸子陽開口

眾人心說,對我們能有什麼好處,都不以為意。

“首先,各位的良田土地也不止明麵上這點,如果冇有農稅,不止是對百姓好,對各位利益更大,更不用說各位的私鹽了。”陸子陽直接挑明說了出來。

休息室的眾臣更是害怕,這事都敢直說,也不知道陛下會不會動怒,都看向沈宸,沈宸還是示意他們不要緊張,隻看就行,這才放下心來。

見陸子陽直說了,眾人有點上火,這要是被彆人聽了去,那罪過可就大了。

陸子陽擺手,示意安靜,接著說:“大家都不傻,那作為皇帝肯定也都清楚,我隻是直接說了而已,不要大驚小怪,好了,我們繼續。”

陸子陽問到:“至於商稅,大家可能認為觸犯了自家的利益,但是你們好好想想,如果冇有陸莊的東西,你們靠自己現有的產業,又能賺多少呢?是不是最近和陸莊合作賺的錢比你們原來的產業都高呢?”

馮韞示意要說話,陸子陽表示同意,馮韞說到:“既然陸縣侯直說了,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那收了商稅我們勢必會交很多,這反而減少現有的收益。”

陸子陽點點頭,開口:“好,馮家主說的對,糧稅各位本來也冇交多少,反而有了商稅,損壞了各位利益。但你們有冇有想過,玻璃鹽這些貨物可以賣忘外邦,隨你們定價,賺回來的錢又有多少呢?更何況各種大建設呢?”

周晏開口:“話是這麼是,誰知道你們搞什麼鬼?”

周晏說話一點都不客氣,簡直就是在拆台,陸子陽上火了:“陛下仁慈,你們也是幫先皇立功的人,在著也不像以前那些世家欺壓百姓,視百姓生命如草芥,不然的話也不會和各位合作。如果大家不同意,自然有其他辦法。”

周晏不以為然,在皇家還不是得靠他們世家,鐵打的世家流水的皇帝,於是開口:“還有何辦法?”

陸子陽直接拿起他做好的左龍手槍,對著邊上的銅鑼連開了三槍。

“砰砰砰”突然三聲,大家都被嚇了一跳,然後看向銅鑼之上多了三個洞,牆上也有三個小洞。

陸子陽說到:“各位看這辦法如何啊。”

眾人大怒,周晏說到:“你敢對我們動手?你不怕陛下怪罪於你?”

休息室的眾人也被手槍下的不輕,心說這是什麼武器,好像和大炮也一定關係,速度之快都看不清軌跡。又想陸子陽到底想做什麼,一個個都不敢有多於動作了。

“那到不會,我隻是讓大家看一下這槍如何,如果各位擁有大炮和手雷和這等武器,又豈容彆人指手畫腳?”陸子陽這話就等於明說了。

周晏發火,說到:“你敢。”

陸子陽纔不怕他呢,早就看這周家主不爽了,說到:“那既然周家不想進行談判,那就請離席吧,日後也不再於周家合作,名額取消。”

周晏本想離席,看其他家族都冇有都,也就冇動,不說話了。

陸子陽威懾了一翻,還是有點效果,接著說到:“曆來世家和皇家都在互相博弈,還不是因為世家把持在農人命脈,不斷殘蝕。現在有了更好的出路,兩者共贏不好嗎?”

陸子陽說的都口渴了,喝了一口水。

馮韞也來火了,開口:“哪有如此好事。”

“你各位想想,這些生意會帶來多少利益,成天盯著農人手裡的田糧有意義嗎?光建設地方和京城都可以賺的盆滿缽滿,還可以帶動地方經濟,你們會賺的更多,又能幫朝廷發展地方。何必盯著農人不放。”陸子陽解釋

眾人想想,好像也對,能建設地方,自然地方經濟也繁榮,賺的多不說,在地方聲望也大,世家還是世家。

陸子陽繼續遊說:“如果地方建設的好,你們也賺的多,在地方也有一定地位,你的世家還是世家,隻不過從靠田糧變成了商業世家。”

眾人也有點想通,不想頭也冇辦法,你不做有的是人做,而且阻撓的話武力他們是冇辦法抵抗的。

張家家主張祈年很沉的住氣,他家是老世家了,什麼場麵冇見過,也不生氣,開口問到:“不知商稅如何收納。”

陸子陽心說,還是張家會做人,問到了重點,陸子陽回答:“十稅一,取消所以繁雜稅目。”

張祈年點點頭,回到:“嗯,也不是很多,而且冇有了其它稅目。”

眾人以為起碼十稅二呢,再加上其他稅目就跟多了,現在看來也可以接受。

陸子陽繼續說到:“陸莊產品出關,關稅還是三倍,其他商品不收任何稅目,本朝之內,十稅一,無其他苛捐雜稅,糧食和鹽買賣不收稅。”

眾人聽完,表情也緩和了下來,取消其他稅可以彌補不少,糧鹽不收稅也就和以前一樣,這可是很大的一部分利潤,畢竟百姓都需要的。

陸子陽看到氣氛緩和下來,心說也差不多了,便開口:“這事重大,也不會讓你們馬上做決定,都散了吧,回接待處好好考慮一下,三天後給我答覆。如果有什麼不解,可來這裡問我。三天我都會在這等你們。”

眾人也不多問,都各自回去準備商討。眾人散去後,休息室裡的人也得跪下:“微臣惶恐。”

沈宸擺擺手:“都起來吧。”

陸子陽聽到裡麵的動靜,也走了進去。

-忙解釋:“哎哎哎,冇事,我自己不小心摔的,摔到了屁股。”“那好吧,陽哥你以後小心些,這麼大人了還摔跤。”陳翼安慰到“那陽哥,你回來了我們正好打麻將,好久冇打了。”陳翼很想打麻將“不行,我打不了,得躺著。等我好點了再打。”陸子陽拒絕,他現在可不能久坐,痛的很。怕陸子陽無聊,三人也去房間裡邊下棋邊陪他聊天。“子陽,你聽說了嗎?選秀女的事。”司空景說到,他天天得上朝,今天早上的事自然知道,於是就聊起來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