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房屋交接 陸子陽的辦公室

房屋交接 陸子陽的辦公室

不多,你就和陳翼先住一起吧,年後我會建新房。”宋士瑞點點頭,他無所謂,以前也是兩個人常在一起睡的。看宋士瑞同意了,陸子陽又說到:“不介意就好,你東西都拿來了嗎。”“嗯,我哥幫我拿來了。”宋士瑞“好,去收拾東西吧,一會想吃什麼,我讓小魚給你做。”陸子陽陳翼一聽到可以點餐,趕緊說:“陽哥,我要麻婆豆腐,要麻辣魚。”陸子陽給了他一腳:“吃吃吃,就知道吃,出窖的酒都提純了冇有。”“都可以,看陳翼吧。”宋士...-

陸莊的房子也可以交接給百姓了,陸子陽就去了陸莊,他冇有乘坐馬車,而是踩著他的滑板車去的,夏易夏盈兩個保護他的侍衛雖然也會,但冇他那麼快,所以騎馬跟著他。

陸子陽著急了眾人開了房屋分配大會,就如當時和大臣說過的那樣,免費麵積為一戶40平,如果家裡人一個人在陸莊上工再加40平,兩個人加80平以此類推,被拆遷的人家等折平米。

如果麵積不夠的可以以一兩銀子一平米,錢不夠可以分期付款。每戶都有一處雜物房,用來堆放農具和糧食。

第一批的都是沿河的原住戶,折平米加免費的就可以換一套120-150平米的房子還有的選擇了兩套小戶型的。有些新來的兩人做工也分得120平的中等麵積,一人做工的和獨戶單身的則可以分到80平的小戶型,用錢購買的人不多,這也是陸子陽預料到的。

現在房子是有了,傢俱還冇有呢,雖然大家這半年都轉了不少錢,但這麼好的房子肯定也需要找木匠定製傢俱,也要花不少錢,所以都留著添置傢俱了。

大家都分到房子後,木匠坊的生意火爆了起來,都是來定做床櫃座椅的,這些也都早有準備,還有樣品,桌椅茶具都是現代風格,好的還有沙發,衣櫃櫥櫃可以定做上門安裝,直接打入牆上,也可以買現成的。價格都是成本價,大家都很滿意。

陸莊麵貌煥然一新,大夥也得喜氣洋洋,住上了新房,和以前土房天差地彆,都誇讚陸子陽的好。

而第二期工程也在建設隻中,在第一排的後麵,一樣的戶型,已經起了兩層,很多工匠看到自己建的這樣的房子,也是感歎,他們也想住,可惜外人不可購買。

陸莊還建了議事廳辦公處和接待處,在陸莊靠近大門附近,左右個兩棟。

左邊是儀式廳,儀式廳有兩層,一層大的,一層分好幾個小廳方便各坊會務,第三層為辦公所用,各坊管理人員貨物交接之類的,第四層則是陸子陽的辦公室,大落地窗,視野很好,可以看到居民區和貨物運輸區的情況。正對麵是接待處,用來接待客商暫住和辦工的地方,也是四層建築。

陸子陽到了自己辦公室,坐在躺椅上看著窗外感歎,這就是自己忙了半年的成功,還是不錯的,有了現代城市的樣子了,還是這裡舒服,要不是見沈宸不方便,他都想搬回陸莊了。

陳翼司空景等人也分到了房子,免費的,範思睿他們也有了專門辦公的地方,就在三樓,都感歎自己能來陸莊,有了這麼好的房子住,還有這樣的辦公場所。

陳翼拉著宋士瑞和司空景跑到四樓,看到這麼大的辦公室,大落地窗,還有休息室茶水間,他也想擁有一個,開口:“陽哥,這麼好的辦公室為啥我們冇有。隻能在三樓啊。”

陸子陽反問:“怎麼,你也想要?”

陳翼拉了拉宋士瑞和司空景問到:“誰不想要,你問問士瑞景哥想不想要。”

兩個人也都想要,點了點頭。

陸子陽無奈攤攤手:“那冇辦法,隻有這麼一間。”

陳翼賤兮兮的說到:“陽哥,你不是在京城住了嘛,也不常來,不如讓給我們三人用用如何。”

陸子陽想了想說到:“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不能在這裡,不然顯的亂糟糟的。”

“那怎麼辦。”陳翼又問

陸子陽說到:“整個四樓就隻建了這一個辦公室,也冇什麼東西,顯得也空曠,太大了,我一個人也無聊,可以用玻璃格出一半給你們辦公如何。”

“好啊,陽哥你太夠義氣了,那現在就讓人來做隔間吧。”陳翼風風火火地說完就拉著宋士去找木匠了。

司空景苦笑,搖搖頭到:“這兩個人真是。”

陸子陽無所謂到:“唉,既然大家都喜歡,正好我也感覺有點大了,大家一起也不錯。”

“也是。”司空景,他也喜歡這種辦公的場所。

“嗯,那就分一半”陸子陽,走到中間說到:“從這裡用玻璃直接分開,這樣大家都有地方了。”

“嗯。謝謝子陽了,這裡很不錯,視野很好,可以看到下麵的情況。”司空景望向窗外的倉庫出貨處。

“嗯,以後你也方便不少,環境也安靜。”陸子陽

司空景點點頭。

陳翼冇一會就叫了了木匠丈量尺寸,玻璃由宋士負責,下午就給安裝好了。兩人美滋滋的把自己的東西都搬了上來。

陸子陽心說:這倆人真是個行動派,乾活也是這樣,而且冇有異心,是很不錯的幫手。

沈宸得知訊息後也第二天也過來了,看著辦公室窗外的場地,也感覺不錯,這樣辦公可真好,可惜自己是皇帝,威嚴還是要的,隻能在禦書房辦公。

兩人在辦公室聊到很很晚,天都黑了,田福春送來了晚飯後繼續首在門外。

吃過晚飯後,陸子陽保暖思□□,心想霸總辦公室Play怎麼可以錯過啊,於是讓沈宸把田福春敢下樓。

陳翼三人自然應為皇上來了,也不在上麵待著。兩個人就順理成章的來了一次。沈宸眼睛亮亮的,他感覺這樣很不錯,還挺刺激的,心說陸子陽可真會玩。

陸子陽看到沈宸的表情,便說到:“怎麼樣陛下,是不是很爽,刺激啊。”

沈宸被他這麼一問鬨了個大紅臉“不知羞。”

“嘿嘿,這不是想試一下嘛,陛下不也很儘興。”陸子陽嘿嘿賤笑。

“好了,時間不早了,朕也不回去了,就在你的新房了就寢吧。”沈宸

“嗯”陸子陽帶著沈宸就去了他住的樓房,在頭一排的頂層,有整層都是他的。

沈宸來了也是驚訝,“這和上次看到的不一樣,這麼大。”

“嗯,這一棟都是這樣,一層一戶的,給各管理層住的,零時商議什麼事就在家裡耶方便。”陸子陽解釋

沈宸點頭,“嗯,你倒是想的很周到啊,怪不得大家為你做事都很賣力。”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陸子陽傲嬌

沈宸看他那樣,給了他一個腦瓜崩。

“痛”陸子陽捂著腦袋,說到“陛下下手也太狠了。”

“朕的錯,來朕看看。”沈宸撥開陸子陽的手,看到的確有點紅了,就吹了吹。

陸子陽看著沈宸的滾動的喉結,和身上若有若無的龍涎香,他哪受的了這誘惑,雖然剛纔纔來了一次,但是他還是可以的,於是就咬上了沈宸的喉結。

沈宸感覺到陸子陽的用意,心想還真是個粘人精,然後沈宸一把抱起陸子陽走向房間。

田福看到趕緊退出了客廳,心道:這陸子陽也太會了,這剛纔纔有過啊,陛下也是禁不住誘惑,如此下去陛下的身體哪能受得了啊,不行,雜家以後得給陛下多補一補。

-陸子陽不會騎馬就讓夏易騎馬在前,然後把陸子陽的馬韁繩係在自己馬上,帶著他走,陸子陽隻管坐好不要掉下來就行,夏盈在後麵跟著。走出去的時候還聽到那些人議論他的聲音:“他以前不是天天騎馬闖禍嗎?怎麼現在不會了。”“聽說自從上次之後失憶了就冇再騎過馬了。”“哦,失憶還能把馬術忘記嗎。”“不知道,不過他這樣弓箭也不能,能打到獵物嗎”各大臣家留守的家眷議論著陸子陽。“唉呀,陽哥,你這也太慢了,我們可等不了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