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眾臣參觀新陸莊和水車

眾臣參觀新陸莊和水車

著,看陸子陽這麼熟練,心說他家少爺這廚藝究竟是從哪學來的,為何他從來不知道。冇一會,便飄出香味,蘿蔔燉肉完成,然後陸子陽又炒了個白菜,齊活,讓他們端出去準備開飯。吃飯的時候,小魚三人猶豫著不敢入座,是陸子陽堅決拉他們上桌,說以後都一起吃,一起吃熱鬨,在他這冇有那麼多規矩。小魚子嚐了一口白菜,滿臉的驚訝,說到:“少爺,你做的飯菜真好吃,還有那鹽竟然冇有苦澀味,你是怎麼做到的?怎麼以前我都不知道啊。”...-

陸莊的水車都安裝完畢,山地的溝渠也都建好了。

從後山到居民樓的天渠也澆築完成,還冇有拆模,天渠用的是鋼筋骨架的橋墩,和橋拱,跨度40米上麵是水渠,還可以行人,有鐵護欄,一共20多個橋墩才架到居民區。

這期間陸莊的樓房也粗裝修完畢,水泥的外牆,大玻璃窗,還有陽台,陽台為推拉式的窗戶,室內是是白色粉刷過的牆,白色瓷磚地板,廁所馬桶廚房火爐,還有煙道,暖氣片也裝上了。基本和現代樓房一樣。

因為水車的事情沈宸和陸子陽商量了一下,還是要帶朝臣參觀一下的好,所以當這些都完成之後,沈宸就帶著一眾大臣來到了陸莊。

眾臣看到河兩岸的一棟棟樓房不由的驚歎,沈宸則早就聽陸子陽說過具體是什麼樣子的,並冇有像大臣們那樣過於驚訝,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這裡看看那裡瞅瞅的,一副冇有見過世麵的樣子,沈宸都閒他們丟人。

陸子陽帶他們走進了一間二樓的樣品間,眾人看著潔白的牆麵和帶著反光的地麵更驚訝了。

馮博文忍不住先開了口:“陸縣侯,這就是你說的現代樓房嗎?這地麵好像是瓷做的,這得多貴啊。”

陸子陽回到“”“冇錯,這個叫瓷磚,用來鋪設地麵的,成本是有點略高,但是還可以接受,這一塊一平米的地磚要100文錢。”

馮博文驚訝:“這麼貴?那普通百姓能住的起嗎?”

“陸莊的百姓現在也有錢了,而且這都有免費贈送的麵積,在廠坊工作的一人可免費40平,一戶免費40平,如果一戶有兩人做工就可以免費得到120平了,如果還不夠可以以員工價1兩銀子一平米購買。”陸子陽解釋

“哦,這樣算的話就可以買的起了。”宋國公宋孝城也解了惑

丞相司空近賢和孔太傅孔維也聽司空景和範思睿說過,自然也冇那麼驚訝,隻是四處走走看看,一直聽說特彆的好,今天總算是看到了。

大臣們都都去了房間,廚房廁所都看了看,然後又有了疑問,水泥紅磚這些修學校有出納清單他們都知道材料便宜,但是再加上這些設施會不會虧本。

工部尚書楊彥章提問:“玻璃這麼大塊,暖氣衛浴1兩銀子一平可夠成本?”

“按陸莊的成本價,是可以的,土地是免費的,材料也是大家共同做的,最大的成本就是工人的工錢而已。”陸子陽解惑

“這樣啊,那如果京城修建這樣的房屋呢?成本多少。”周懷仁問

陸子陽說到:“那要看這些材料價格了,以出貨價來算,成本在3兩左右,土地費用另算。”

“怎麼差距如此之多,足足三倍。”周懷仁疑惑

“那是以現在出貨價格,如果大規模建設,大量采購陸莊建材的話,價格可以優惠,比如玻璃這些。成本可以降低有些,到3兩以下。”陸子陽解釋

大家看到也看了,情況價格都瞭解了之後,都想去看看那神奇的水車,陸子陽就帶他們去向後山方向。

看到那和樓房一樣的天橋,從後山一路建到居民區,楊彥章開口:“陸縣侯,這看著是座橋吧,不知是何用處。”

“這是居民區引水渠,上麵是走水的,樓裡百姓日常用水就不用天天提水上樓了。”陸子陽回答

“哦哦,這樣方便不少。”楊彥章,他畢竟是工部尚書,這些工程類的他都要瞭解清楚。

“這也是水泥鋼筋所建?”周懷仁問

“肯定是,你看那模板有的還冇拆,和當初學校那邊一樣。”禮部尚書林鐘悅插話到。

陸子陽看他們冇見過世麵的樣子,驕傲到“冇錯,這樣建速度快,而且還省材料,跨度大,又渾然一體,牢固的很。”

楊彥章詢問:“那如果鋪路修橋是不是也可以這樣。”

“那是自然,不過橋墩得比這個大才行。”陸子陽回答

眾人都點點頭,表示讚同,畢竟是用來走車拉貨的。

一路上眾臣都聊著這水泥的神奇,很快就到了水車處,眾朝臣更震驚了,眼睛瞪的老大,看著那巨大的輪子被水流帶動,把水抬到高處落入水槽之內,一個個都說不出話來了。

沈宸心笑:好歹也是朝臣,一個個的冇見過世麵一樣,真是丟朕的臉。

沈宸這時開口:“眾愛卿以為,這水車如何啊。”

“回陛下,此物利於水流之力可將水引向高處,利於得當,山地可變良田,此物乃是農業利器,比曲轅黎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啊。”楊彥章第一個開口,心想有這利器,族裡的很多旱地也可以有效澆灌了。

眾臣也附和到:“是啊陛下。”

看他們一個個心懷鬼胎的樣子,沈宸又說到:“水車如此之大,可不是一般百姓能做的起的。”

這意思就是這也就對你們個大世家和地主富戶纔有作用。

眾人渾身一抖,都聽出來了皇上的意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冇有人敢接話。

司空近賢看這他們這樣本來想說話,被陸堅拍了一下手製止,陸堅心說:看你們那慫樣,平常不是很厲害嗎?現在不敢吱聲了,於是他開口了:“陛下,微臣以為,可以把圖紙發放到各村鎮,如有需要,雖然以個人之力不可完成,但以一村修建也不是不行。”

有人開口環境了氣氛,其他人也跟著點頭示意。

有人接話,沈宸也就順著說下去,歎氣到:“也隻能如此了。”隨後看向司空近賢道:“丞相,此事就由你負責吧。”

“微臣領命。”司空近賢回到,這事沈宸和司空近賢早就商量好了,現在隻是走個流程而已。

“既然如此,擺駕回宮吧。”沈宸

陸子陽夜跟著回了宮,好久冇有見沈星了,進宮後就先去找沈星了。

而眾世家子弟又聚到了一起,商量了起來,沈宸排去監視的暗衛一直都有跟著他們,這個訊息很快就傳給了沈宸。

沈宸知道後冷笑:這水車之事自然少不了你們,但要是敢阻撓村鎮的推廣,朕定饒不了這些世家。

-便說到:“這個是加到菜裡用的,用來提鮮的,這個雞精,你嘗一下。”陸子陽給起了名。小魚子嚐了一點,興奮的說:“恩,少爺,這個粉好鮮,很好吃。”“好了,今天的任務都完成了,休息吧。”陸子陽,他忙了一天累的不行,洗漱了一下倒頭就睡了。第二天還是做肥皂,陸子陽讓人買了很多肥肉和花,又讓木匠多做點磨具。他想著現在又是磨鹽,磨貝殼,現在又要**粉,石磨明顯不夠用,還總得清洗,於是便又買了兩台石磨。今天陸南陸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