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水車成功澆地提供居民用水

水車成功澆地提供居民用水

接著說。陸子陽喝了口茶接著說到:“強硬鎮壓,現在我們有了火藥到是不怕,但勞民傷財,會死很多人,百姓會受很多苦難。”“恩,朕很清楚。”沈宸點頭,又問到:“那和平解決呢。”陸子陽頓了頓,開口到:“和平解決也是可以的,隻不過難度大一點而已。”“那你說說看。”沈宸接著說到,沈宸也想如果可以,最好和平解決。“和平解決就是給他們一點好處,再刮他們一塊肉,既肉疼還想要,不得不做。然後再創造環境,慢慢改變世家的思...-

陸子陽找了木匠王柱,詢問水車的情況,“王柱叔,水車現在如何了,馬上就要用了。”

王柱回到:“回少爺,水車已經完成十架,隻是還冇測試。”

陸子陽點點頭,吩咐:“那好,乘現在雨水還不多,先測試一架吧,地方我已經選好了,用木軌運到後山河邊組裝。”

“好的少爺,我這就安排。”王柱安排人手去了。

陸子陽去了後山腳下有處河邊,這裡水位正好能利於水車灌溉一些田地,也可以用來給樓房供水,這裡冇有什麼人來,又是上遊,水很乾淨,冇有被汙染。

組裝了一個下午才把水車放下水,兩邊用巨木支撐轉軸,15米直徑的水車吱吱呀呀的開始轉動,把河水挖起抬到高處,倒入了水槽之中。

陸大川震驚:“少爺,有了這水車我們就不用再挑水澆地了,那些山地每年都要人挑水澆灌,很是費力。”

“恩,看來水車還算成功,現在可以找人修渠了,先用木架支撐一些套管把水引入地裡吧。建築隊個坊翻修也完成了,讓他們開始建渠,用水泥建不容易漏水。”陸子陽吩咐陸大川。

陸大川答應:“好,少爺,這事教給我就行。”

陸子陽繼續吩咐:“還有,要建一條天渠,混凝土的,直接建到住宅區,高度要到樓頂的水箱,這樣樓房也就可以有水了,方便衝馬桶和平常用水。”

陸大川驚訝到:“少爺想的真周到,這樣就不需要提水上樓了,妙啊。”

“好了,你去辦吧。”陸子陽交代完陸打川之後,又對王柱說到:“王柱叔,這水車你也看到了,還有幾架你來找位置,樓房那邊需要很多,平常用來澆地,做飯洗衣用水的時候也可以用。都假設在這附近,先用木頭支撐,到時候我會叫人用水泥封住作為支架的。”

王柱回到:“好的少爺,我這幾天就都把水車架起來。”

“恩,再多做一些,到時候可以做樣品,小一點的就可以。”陸子陽,他想到時候做樣品用。

王柱答應到:“冇問題,最近我都太閒了,感覺自己都冇什麼用處。”

陸子陽笑著問:“那王柱叔,你說現在這水車作業大嗎?”

王柱高興的說到:“大,這可太大了,和曲轅黎一樣的大事,可以讓很的山地變成水田好地。”

“恩,那你還說自己冇有用處。”陸子陽笑笑。

“唉呀,這不是一開始不知道嗎?再說這也是少爺您想出來的。我隻是按圖紙做了而已。”王柱慚愧。

陸子陽誇獎到:“王叔不要謙虛,我隻會畫圖,又不會木匠,王叔起碼有一半功勞。”

“唉嗨嗨,都是少爺聰明,我纔有了用武之地啊。”王柱有點不好意思了。

陸子陽安排到:“好了,樓房那邊的窗框和門你也要抓緊,馬上就要安裝玻璃了。”

“少爺放心,都已經在大量出貨了,就等建築隊來拿了。”王柱回到

“好了回去吧。”陸子陽

“夏易,這事就不用稟報陛下了,晚上我會跟陛下說的。”陸子陽和身邊的隱形人侍衛說到

夏易回覆到:“好的陸公子。”

“走吧,我們回府”陸子陽

晚上沈宸來了後陸子陽就和他說了水車的事,沈宸聽完後問到到:“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才說。”

“最近不是忙嘛,都冇來得及實驗,今天有有空啊,再說現在也不晚嘛”陸子陽撒嬌。

“恩。”沈宸點點頭,又問到:“倒是夜不晚,這水車如此這好,製造複雜嗎?”

陸子陽回到:“那到也不複雜,看懂原理自然就會了。”

“那就好,這也不需要推廣,那些世家肯定會做的出來,百姓們後麵也就會了。”沈宸說到

陸子陽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恩,雖然這個能讓山地變水田,也不是所以地方都適合,有的地方不具備這條件,而且造價太高,現在的百姓還不富裕呢,造不起,如果是一個村都需要的話,倒是能一起做一個。”

沈宸也讚同“恩,這個對於世家他們作業大,普通百姓做不起。”

陸子陽安慰沈宸:“陛下也不要擔心,最多明年,需要的人都會做的起。”

“你有辦法?”沈宸問到

陸子陽點頭“自然有,隻是需要時間。”

“朕信你。”沈宸說完親了陸子陽一口,然後就順理成章的做起來該做的事。

陳翼和宋士瑞也都把工作交接好了,回到了京城,每天無事可做的兩個人偶爾去棋牌室打兩圈麻將,喝點小酒,瀟灑了幾天後覺的冇意思,就來府上找到陸子陽給安排工作來了。

“陽哥,最近無事可做我們倆都要閒出病來了。”陳翼抱怨

宋士瑞點點頭。

陸子陽說到:“那你們回陸莊做事就可以了。”

陳翼不想去:“唉呀,陸莊現在大建設呢,也用不著我倆啊。”

陸子陽問到“那你想做什麼?”

“暫時不知道,我們想跟著你學習,當你的左膀右臂。”陳翼說了想法。

陸子陽開起了玩笑:“哦?左膀右臂?你是想代替夏易夏盈嗎?”

陳翼連忙說到:“冇有冇有,我們又不是學武的。就平常幫你做些雜事就行了,跑跑腿什麼的。”

陸子陽調侃:“那你們是要搶小魚子的活嘍?”

“唉呀,陽哥,反正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們就喜歡跟著你,冇事做也行,你說答不答應,我們又不要你工錢。”陳翼說到

“好好好,隨你們,不要搗亂就行。”陸子陽無奈。

陳翼高興到:“謝謝陽哥了,那我們又是京城三霸了。”

陸子陽無語:“去去去,什麼三霸三害的,我們都是正經人。”

“對,現在我們可是正經人,明天我們就來找陽哥你。”陳翼說到

“不用不用,如果有需要你們的事我會通知你們兩個的,如果閒了也會叫你們,不用一直跟著。”陸子陽,可不能讓他們來,萬一遇到沈宸怎麼辦。

“那也行,我們倆最近就在棋牌室玩呢,到時候直接來棋牌室找我們。”陳翼說到

“好,去玩吧。”陸子陽趕人

兩人走後,陸子陽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兩個突然形影不離的也冇處出啥兄弟情嗎?好像也冇有對什麼女人產生過興趣吧,是還冇有到年紀?今年也19歲了啊,要是現代的話都開始找女朋友了啊,晚熟嗎?

-。陸子陽心想,這一個個的真是。但他不想作,便拒絕到:“孔太傅太抬舉我了,我哪會做詩啊。”沈宸聽到後有點失望,他是想陸子陽表現一下,讓司空近賢看一下陸子陽的才能,他知道陸子陽會。司空景說到:“陸縣侯,朝堂上的《憫農》可是千古絕句,我從來冇有聽問過,想必是出自陸縣侯之手吧,陸縣侯不要謙虛。”司空景也想讓陸子陽表現一下。“就是就是。”李勝劉成武說到,他們兩個可剛纔被文臣嘲諷了,不舒服得很。馮博文就是嘲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