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又問老爹要人

又問老爹要人

的蹲便器馬桶,木製的水箱,洗漱池子用的大瓷盆搓了個洞,做了個木塞,陶管鏈接下水,陸子陽想著以後再燒製專用的。洗澡還是用的木桶,不過現在有了廁所,洗漱間,浴室,還是乾溼分離的。陸子陽還給下人做一套,講究衛生從身邊人做起嘛。頭一批次的香皂肥皂已經脫模了,還得陰乾幾天,不過還是可以用的,陸子陽迫不及待的讓小魚子伺候他好好洗了一次澡。這一天,側院後門侍衛稟報,有個小孩跑到這裡,他們不知道怎麼辦,於是便稟報...-

回到陸莊後,大家都已經上工了,井然有序,陸大川都安排好了,冇陸子陽什麼事。

陳翼總算抓住了陸子陽,詢問到:“陽哥,你老實交代這幾天都去哪裡了,我們都找不到你人,陸將軍也說不知道你天天去哪,你是不是有小情人了。”

宋士瑞也點頭附和。

陸子陽尷尬,說到:“哪來的小情人,我天天和你們混在一起哪有空找小情人啊。”

陳翼有點不信:“那你說你去哪裡了,神神秘秘的。”

“這不是還有一個月就解凍了嗎?我這幾天在宮裡喝陛下商量準備建學校的事情。”陸子陽,他是到宮裡了,但商量事那是順便而已。

“那也不用天天去啊,而且陛下大過年的也要休息啊。”陳翼不解

陸子陽撒謊:“還有我們的貨物問題,總之很多事情就是了。”

“那好吧,原諒你了。”陳翼不氣了。

司空景也奇怪,但是冇有問,聽到天天去宮裡他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心到:果真冇錯,這可如何是好,要不要告訴父親啊。

陸子陽看出司空景狀態不對,便問到:“景哥是不是哪裡不舒服,看你狀態不好啊。”

司空景連忙說到:“冇,冇有,我隻是最近酒喝的有點多,身體有點受不了而已。不是什麼大事。”

“那就好,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要多注意休息。”陸子陽安慰

“恩恩”司空景點頭迴應。

陸子陽發話:“那就去做事吧,陳翼留下,現在也冇酒給你釀了,我安排你做其他的。”

宋士瑞和司空景忙去了,陳翼便問到:“陽哥,我想去找士瑞做玻璃。”

“玻璃你做不了,不適合你,現在有其他事要你做。”陸子陽說到

“什麼事啊,陽哥。”陳翼奇怪。

陸子陽說到:“馬上解凍,不止修學校,陸莊也要翻修各工坊和房屋,你先負責拆遷吧。”

“啊?拆遷?陽哥我不會啊。”陳翼,他不想去。

陸子陽勸到:“現在缺人手,你得上,都在陸莊怕什麼,不會不是還有我嗎?”

“哦,有陽哥在那還差不多,具體怎麼做陽哥你說吧。”陳翼問到

“現在還不用,我會先開動員大會,到時候你負責安置被拆遷民眾的零時住宿問題,搭建大棚起圍牆就可以,然後就是把房屋拆掉地弄平整,找大川叔要人就行。”陸子陽解釋

陳翼拍拍胸脯保證:“行,就這些,冇問題。”

“那就好。”陸子陽笑到。

陸子陽又叫來了陸大川商議了一下房屋改造問題,以前就說過要修樓房,所以陸大川也有心裡準備,商量好後決定明天開動員大會。

第二天早上眾人聚集在廣場上,陸子陽開啟了演講大會:“各位,我想大家也得知道了今天是事情,我陸子陽也答應過大家讓大家住上磚瓦房,現在馬上解凍了,也可以開工建設我們的新住所了。”

大家激動的喊起來:“少爺,是真的嗎?”“少爺要為我們建房子嗎,還是磚瓦房。”

陸子陽拍拍手讓大家安靜:“要建呢,就得先拆除原來的房屋,我計劃延河兩岸先建一排房子,先解決一萬人的住宿問題,後麵來的在第二期工程,也就是夏天的時候再開始建造。”

大家又議論起來了“那我們拆了住哪裡啊,”“是啊是啊”

陸子陽接著說到:“住宿會安排在大棚零時住宿,裡麵有簡易磚房,天氣暖和後會把四周大棚掀起,隻留棚頂擋雨,大家放心,暫時委屈大家三四個月,等房屋落成之後就可以搬入新家了。”

大家對這樣的安排很滿意,建房就肯定會拆,隻要有暫時居住的地方就可以了。

看大家都滿意,陸子陽便說到:“那就積極配合我們的拆遷工作,這幾天就會陸續展開。”

眾人:“好。”“一定積極配合。”“感謝少爺。”

大會結束,陳翼就安排和陸大川配合拆遷工作。陸子陽呢,又去要人了,這次要解決陸莊一半人住宿問題,也就是一萬人,以一個單元一層平均三戶,一層也就是平均十人,很多都隻要一個孩子的,一共六層,五層住人,下層門麵,那也開始一個單元隻能住屋十人,要建兩百過單元,一棟四個單元,也就是要建五十棟,要很多建築工。

陸子陽找到了宋國公和他父親商量,建築對的事。

“陽兒,你這規模要多少匠人啊。”陸堅發愁

陸子陽回到:“爹,宋叔,為了趕工期要兩千到兩千五百人左右。”

“這麼多,工匠怕是都要七八百人吧,你讓我們去哪找這麼多人。”陸堅愁啊

守時宋孝城說到:“陸將軍,我倒是有辦法。”

“啊?宋國公有什麼辦法啊。”陸堅奇怪

“不一定非要我們的人,又不是什麼機密,修房子而已,我們直接招募就可以了,京城周邊也不少建築隊。到時候安排人看管好就可以,河邊離作坊那麼遠距離不會有事的。”宋孝城說到

“也隻能這樣,要看管的嚴一些,那可是影響國庫,和世家談判的資本,馬虎不得。”陸堅

宋孝城打包票:“放心,老夫到時候親自過去,保證冇問題,隻要多給老夫點葡萄酒就好。”

“哈哈,多謝宋叔,葡萄酒管夠。”陸子陽笑著保證。

宋孝城說到:“恩,其實老夫我也想去陸莊,老夫兩個兒子都在那,很是想念。”

“哈哈,宋國公愛子心切啊。”陸堅也笑了起來。

“說的好像你不愛子心切一樣,咋倆誰也彆說誰。”宋孝城回懟

“那就麻煩宋叔了,我還有事先走了。”陸子陽打了招呼就回去了。

半個月的時間建築隊就來齊了,安排在河岸兩邊工地上,陸子陽給他們搭起大棚,讓他們自己分配。

而陸莊百姓都很積極騰退了房屋,住到了零時住所,拆遷隊也開始陸續開拆,都是土房很快就能拆完。

河水開始解凍,建築隊各領頭人拿到了圖紙開始挖地基,莊子上的建築隊則是修挖河道,用石頭鋪河床,兩邊也是石砌河堤。

等陸莊地基水泥澆築好之後,京城的學校也開工了,陸子陽給了圖紙,一共五大建築,有教室樓,圖書館,食堂學生和夫子宿舍樓,學校是朝廷建設的,陸子陽隻需要提供圖紙方案和建材就可以了,倒是省事不少。

-這留出的市場也不少啊,不知道價格和條件是什麼。想到這裡便開口問到:“丞相大人,不知價格幾何啊。”司空近賢:“售於商人的價格是5文一張宣紙,草紙1文一張,衛生用紙3文一卷,朝廷售價各位應該都清楚,為10文、2文、6文。”馮博文有點驚訝:市場空間這麼多,利潤還有一倍。“丞相大空,那條件呢?”趙盛文“條件隻有一個,如果出關賣往外邦需要交稅,稅為貨物批發價的三倍,五文一張的紙張稅為十五文”司空近賢說到“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