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準備活字印刷術

準備活字印刷術

“那你想做什麼。”“不知道,看看唄。”陳翼,又看到陸子陽正在處理葡萄,就問:“陽哥你這是在做什麼。”“準備做葡萄酒,你不是喜歡喝酒嗎,做好了先拿給你嚐嚐。”陸子陽“葡萄也能釀酒啊,陽哥,不然我就做這個吧。”陳翼喜歡喝酒,釀酒他也想嘗試一下。“也行,那你就留下吧,要認真做知道嗎,如果做的好以後葡萄酒你來管。”陸子陽正愁找不到人呢,陳翼起碼放心。陳翼見陸子陽同意了,開心到:“好的陽哥。”陸子陽耐心的教...-

陸子陽回到陸莊就去了鐵坊,叫上了司空景,找了李鐵牛商量鑄造活字是事情。

李鐵牛不識字,陸子陽書法又不好,隻能找司空景幫忙出字樣。陸子陽要弄就弄鉛活字,泥的速度太慢了,晾曬也需要很久。

兩個人瞭解了情況之後都很感興趣,當天晚上就做出來了幾個樣品,不虧是司空景,丞相家的兒子,書法也是相對不錯,陸子陽對樣品很滿意,第二天就開始大量製作了。

而孔維這邊也在第二天召集了弟子,把各家京城裡的書籍和他自己的都拿了過來,來陸莊的是孔維的弟子,年輕一輩的範思睿。

“陸縣侯,這些是我們現在所有的書籍,其他的已經排人去各地蒐集了。”範思睿彙報。

陸子陽看了看還比較全,然後說到:“範公子既然來了,就在這裡整理書籍吧,司空景幫忙一起整理。”

“恩,我也正有此意。”範思睿回到,如果成功,他也可名留青史的,他當然想好好做此事。

“好,範公子你是孔維的得意門生,學識廣泛,整理的時候不可取的一下就去掉,還有要寫成白話文,方便普通人閱讀理解,有拿不定主意的及時找我。”陸子陽安排

“好的,謝陸縣侯。”範思睿迴應

“景哥,你有問題嗎?”陸子陽看向司空景。

司空景回到:“我需要稟報一下我父親,這貨品進出現在還是我負責。”

“好,你先把現在的事宜交接一下再來吧。”陸子陽理解。

“恩,這個是大事,我父親肯定會同意的,那我先回丞相府。”司空景打了個招呼就回城去了。

範思睿有些為難的問陸子陽:“陸縣侯,有幾個同窗知道此事後也想來幫忙,不知陸縣侯可行。”

“這個我也不是很懂,你先問一下孔太傅吧,書籍肯定是越來越多,就兩個人肯定是不夠的。”陸子陽,他不懂這些。

“謝陸縣侯。”範思睿心也放下來了,他師傅肯定會同意的。

“好了,這個院子以後就是你們工作的地方,好好整理一下吧。”陸子陽安排好就找李鐵牛去了。

“鐵牛哥,活字安排的人手怎麼樣了。”陸子陽

李鐵回到:“少爺,都安排下去了,這個就是做模具的時候廢點功夫,現在模具也不需要每次重新做了,模具做好的話,幾天就可以先鑄造一批出來。”

“好,模具加班加點弄,鑄出來記得修整好毛邊。”陸子陽吩咐。

李鐵牛拍拍胸脯保證到:“少爺你放心,這麼重要的事我鐵牛肯定做仔細嘮。”

“好,那冇什麼事了,你繼續忙吧。”陸子陽吩咐好就走了。

本來是想幫忙整理書籍的,但是翻看了幾本發現都是古語,陸子陽很多都看不懂,想著這到時候還得自己審批,他可不行,於是就進宮問沈宸要人去了。

陸子陽和他家男人吃過午飯之後便聊起來這事:“陛下,書籍修整審批我怕是不行。”

“哦?還有你不會的?”沈宸開他玩笑。

“唉呀,陛下,人怎麼可能什麼都會,問又不是神。”陸子陽也玩笑起來。

“好了,朕知道,這事就由孔太傅負責吧。”沈宸

陸子陽說到:“孔太傅上午要給沈星上課,隻有下午可以,而且這麼大的事隻他一人也不行,總得有人商量纔好。”

沈宸問:“那你還想要誰。”

“陛下,你看丞相如何。”陸子陽

“怕是不行,孔太傅和丞相年事已高,每天都舟車勞頓的跑陸莊身體受不了,還浪費時間。”沈宸說了情況。

“哎,一些技術類的我可以做決定,但那些文學類的還是要孔太傅他們審批修訂。不如修改好之後送過來讓他們批閱?”陸子陽出主意

“也隻能如此了。”沈宸點頭同意。

這事就這麼定了下來,司空景範思睿和他的同窗好友負責整理修改,孔維和司空近賢審閱後再次修改定冊,然後就可以印刷。半個月後第一批次的農學建學工匠類書籍就印了出來,這些都屬技術類的,由陸子陽審批定冊的。

禦書房內,孔維和司空近賢看著手裡的書籍不禁感歎。

司空近賢對孔維說到:“孔太傅,這字小而清醒,每字大小間距一致,甚是工整啊。”

孔維感歎到:“丞相所言極是,這一頁紙可書寫如此多字,而且極為工整,這是抄寫所不及的啊。”

看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在那討論,沈宸開口:“此書如何。”

“回陛下,甚是精美,微臣挑不出任何瑕疵。”司空近賢回到

“回陛下,微臣也是這樣認為。”孔維附和

“好,既然這樣,陸縣侯你就大量印刷吧。”沈宸

“微臣遵命。”陸子陽領命

很快陸莊就又建了印刷廠,整個冬天都在緊羅密佈的印刷著修訂好的書籍,年關將就,陸子陽則去了火器營乾他的大事去了。

春節前五天也封印了,朝臣不再上朝都放了年假,京城也熱鬨起來,家家張燈結綵,貼對聯,掛燈籠,喜氣洋洋。百姓也得準備著年貨,各種買買買,平常500文一斤的草莓和新鮮蔬菜和豆製品也開始供不應求,不過陸子陽的大棚也早有準備,他又大賺了一波。

除夕當天,陸莊才停工,陸子陽買了各種年貨,給大家發放春節福利,經過這幾個月的陸莊眾人,麵貌也得煥然一新,不再穿的破破爛爛,麵黃肌瘦,每個人都喜笑顏開,心裡有了盼頭。大家都知道這些都是他們少爺的功勞,在陸子陽開大會演講的時候都紛紛落淚,陸子陽感受到眾人的熱情,自己也被感動落淚。

除夕夜陸子陽回到了陸府吃飯,府上冇什麼人,很多下人過年也回家了,冷冷清清的。

“爹,你看過年彆家府上熱熱鬨鬨的,我們府這麼冷清,爹你不如再找一個怎麼樣啊。”陸子陽開他爹玩笑。

“你小子大過年的是不是皮癢了,這事用不著你操心。”陸堅罵到,心裡卻想著他兒子真是關心他了,還主動讓自己續絃。

陸子陽繼續勸:“唉呀,爹,彆人都三妻四妾的,咱們府呢,而且母親也走了這麼久了,爹您還寶刀未老,找一個不是應該的嗎,彆人也不能說什麼啊。”

“要找還是你和你哥找,你爹我現在想抱孫子,你哥明年回來就趕緊得辦,你也是要抓緊,知道了冇有。”陸堅說到

陸子陽心道:還是彆指望我了。說到:“恩恩,大哥是應該成親了,我暫時還不想,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陸堅繼續勸說:“那又不影響你成親,咱家不講究門當戶對,隻有你喜歡,哪怕是青樓女子,隻要人品冇問題,爹都冇意見。”

“啊哈哈,好了,這本來給爹您續絃,這麼又扯到兒子身上了呢,不說這個了,我們吃飯,吃飯,爹,我們走一個。”陸子陽轉移話題,給他老爹敬酒。

晚飯匆匆吃完就找了藉口出了府,他要去宮裡陪他家男人。

-敬完後趕緊說到:“還不回去坐下。”宋士瑞就走了回來,看向陳翼說到:“怎麼樣?”陳翼也冇多驚訝,宋士瑞喝酒膽子就會很大,這都是小意思,說到:“行行行,你厲害,就我慫,好了吧。”宋士瑞不爽地說到:“本來就是。”“你不慫你怎麼怕你哥打你,不敢去陸莊。”陳翼調侃到“你胡扯,我什麼時候怕過他,你聽誰說的。”宋士瑞,說完還拍了一下桌子。“好好好,我胡扯,今天人多,我不說了。”陳翼害怕宋士瑞酒後發飆,趕緊住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