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來了個小豆丁

來了個小豆丁

酒樓,以及一個雜貨小店,平時也為府上平常也方便府上采買的。”,然後又問:“陽兒,你要鋪子做什麼?”陸子陽心中一喜,然後說到:“我想弄些東西放在雜貨店賣,隻要一小塊地方就足夠了。”想著東西不多,又不能出去,不如先賣賣看。陸堅聽後很高興,便答應了:“好啊,都知道賺錢了,明天我就通知下去。”心想他這兒子都知道賺錢了,不錯不錯。又聊了一會,時間不早了,陸堅怕打擾他兒子休息,便離開了。古代的晚上也冇啥娛樂活...-

就這樣忙了三天,衛生間也搞定了,石製的蹲便器馬桶,木製的水箱,洗漱池子用的大瓷盆搓了個洞,做了個木塞,陶管鏈接下水,陸子陽想著以後再燒製專用的。

洗澡還是用的木桶,不過現在有了廁所,洗漱間,浴室,還是乾溼分離的。陸子陽還給下人做一套,講究衛生從身邊人做起嘛。

頭一批次的香皂肥皂已經脫模了,還得陰乾幾天,不過還是可以用的,陸子陽迫不及待的讓小魚子伺候他好好洗了一次澡。

這一天,側院後門侍衛稟報,有個小孩跑到這裡,他們不知道怎麼辦,於是便稟報了陸子陽。陸老將軍最近在山莊,侍衛隻能找他了,陸子陽就讓人帶了進來。

小豆丁胖乎乎的,身上穿的一看就不是平常人家,進院之後也不害怕,東看看西瞧瞧的。

陸子陽蹲下和小豆丁打招呼“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沈星不喜歡彆人叫他小孩,不高興的回到:“我不是小朋友,我是叫沈星。你叫什麼啊?”

陸子陽收說明明是個小屁孩,還想裝大人。微笑回到:“哦?我叫陸子陽,沈星多大了。”

“五歲。”

沈星

陸子陽逗小豆丁:“哦,才五歲啊,那不就是小朋友嗎?”

沈星生氣,這個人長的這好看,怎麼一點都不會說話,討厭。強調到:“反正不是小朋友,要叫我名字,沈星。”

陸子陽都被沈星這樣子逗笑了,又問到:“好好好,沈星家在哪裡呀。”

沈星好不容易跑出來,他纔不要回去呢,不能暴露身份,於是便說到:“家裡河東郡做生意的,和家裡人走散了,子陽哥哥,我能在你家住幾天嗎。”

陸子陽感覺有點奇怪,這麼小的孩子居然不想回家,又問:“你不想回家嗎?”

沈星連忙說到:“子陽哥哥,外麵不安全,我家裡人會來找我的。我,我有錢,不會白住的。”

陸子陽心說這小鬼頭嘴還挺甜的,正好自己這幾天冇事做呢,閒著也是閒著,還有錢賺錢,送上門的為啥不要。便答應了:“好吧,那就留下吧。”

見陸子陽答應了,沈星很開心,連忙從錢袋裡拿了一百兩,給了陸子陽,說到:“子陽哥哥,這是我所有的銀子了,都給你,就當我住這裡的費用吧。”然後轉身就在院子裡逛了起來。

陸子陽心說,這是哪家有錢人家的孩子,隨身都帶百銀銀子上街,也不怕被搶劫嗎?

未央宮內,得知弟弟失蹤的沈宸大怒:“什麼,五歲的小孩你們都看不住嗎?都乾什麼吃的。”上去就給了貼身太監一腳。

“奴才最該萬死。”沈星貼身太監帶著哭腔。

沈宸激動到:“還不趕緊去找,關閉城門,派人去找。”

田福春連忙上前安慰到:“陛下,小皇子應該是偷偷出宮玩了,不會有事的。”

話音剛落,暗衛傳來訊息,小皇子被人販子盯上了,跑到了陸小公子那,並無大礙,還賴著不走了。

沈宸得知後還是很擔心,換上便衣出宮去了。

小豆丁沈星看著忙碌的眾人搞肥皂,也是很好奇,得知是用來洗漱的,正好自己灰頭土臉的就洗了個澡。

沈星洗完澡出來後看到陸子陽拿著快黑板,在上麵寫寫畫畫的符號,自己完全都看不懂,好奇的問:“子陽哥哥,你這是在寫什麼啊,我怎麼看不懂啊。”

陸子陽摸摸他的頭,微笑到:“哥哥我在算東西呢。你洗好澡了?”

沈星看著陸子陽的笑容,心說這個哥哥笑起來可真好看啊,比皇兄都好看,不一樣的好看。

沈星指著上麵的阿拉伯3數字問:“這是什麼啊,我怎麼冇見過。”

“這個是三,我發明的,這是一、二、三、四、五。”陸子陽寫給沈星看

這下沈星看懂了一點,又指著問:“那這個就是二十三了?”

“對。”陸子陽,他很驚訝,這小孩可真聰明。

陸子陽看沈星很感興趣,就教他數字和符號,拿了塊小黑板畫上表格九九乘法表拿去側院涼亭裡學了。自己側是在房間裡算著肥皂香皂成本,定價,馬上就要上架賣了。

沈宸翻牆進了側院,想看看他這個不聽話的弟弟賴在這裡不走,想乾什麼。

沈星聽到動靜,轉頭看到是他哥來了,跑過去激動到:“哥,就知道你會來找我的。”沈宸很疼愛他這個弟弟,稱呼都很親密。

沈宸上去就是一個拍頭:“膽子可真大,誰讓你出宮的。”

沈星拉著他哥的衣袖,撒嬌的說:“哥,宮裡太無聊了,孔太傅天天讓我背書,很煩他,我就跑出來了。”

“想出宮告訴朕,朕讓人帶你出來玩,自己一個人出來多危險,一會跟朕回宮。”沈宸責備到

沈星不乾了,拉著他哥來到涼亭。“我不要回宮,這裡很好玩,好多我冇見過的東西,我要待在這裡。”

然後沈星又指著小黑板,說到:“哥你看,這是子陽哥哥教我的數學,是子陽哥發明的,和孔太傅的就不一樣,又好記又好學。”

沈宸也看不懂,然後沈星就給他講解了一下。瞭解了現代數學的沈宸很是震驚,心想如果朝廷官員用上這數學的話,不是更快捷,還直觀嗎。既然沈星願意在這學也滿好的,有沈星在,自己也好來串門看看這個陸子陽每天都在搞什麼好東西。便答應了沈星留下,但不可以獨自出去。

沈星見他哥同意後很是高興,但為了不暴露身份,就和沈宸通了氣,帶著他哥去見陸子陽。

沈星帶著他哥進了堂屋,找到了陸子陽:“子陽哥哥,我哥來了。”

陸子陽抬頭看到來人,深邃的眼睛,高挺鼻子,完美的下顎線,這高大的身材,一看就是脫衣顯瘦穿衣有肉,古裝打扮更好看,心說真是個天菜啊,這要是放現代怎麼也是個一線頂流了。完全長到了他的審美上,愛了愛了。

沈星看著呆住的陸子陽,不解的問到:“子陽哥哥,你怎麼了?”

沈宸心說這是被下到了嗎?不是失憶了嗎,應該不認識他纔對啊。

陸子陽回神,嚥了咽口水,應到:“咳,冇什麼,坐吧。”連忙安排茶水。陸子陽心說:還怎麼了,我想說我想當你嫂子行嗎。

坐下後沈宸就把剛纔串通好地說詞講給了陸子陽。瞭解情況,陸子陽感覺有哪裡不對,便問到:“沈玉兄真是好身手,將軍府戒備森嚴都能輕鬆進來。”為了保密沈宸換了名。

“陸小公子見笑了,平常學了點功夫,出門在外防身而以。”沈宸繼續撒謊

陸子陽看向小豆丁詢問:“既然你哥找到你了,那你就回家吧。”

沈星聽到要讓自己回去,趕緊拉了拉他哥的袖子看著他哥。

沈宸開口:“啊,那個陸公子,最近家裡被仇家追殺,小弟現在還小,帶著不放心,如果可以的話能讓他在貴府再待些時日嗎?等我忙完,必有重謝!”

陸子陽一聽還有謝禮,想著小豆丁也很懂事,自己也滿喜歡的,而且沈玉他更喜歡,有沈星在沈玉肯定還會常來不是,便同意了。

-以隻是點點頭,讓人繼續測試播種機。播種機測完,戶部尚書馮博文開口:“陛下,這播種機播種均勻,而且比人工快了四五倍之多,還節約糧種,也應大力推廣。”眾臣自然也附和,這兩樣工具他們也都想要,可以節約不少人力,春耕可以快速完成,不耽誤收成。兩樣農具都測試完了,沈宸也開了口,看向陸子陽詢問到:“陸縣侯以為如何啊。”“回稟陛下,臣也是這樣認為的,早日推廣的,明年春耕可減輕百姓勞作負擔。”陸子陽行禮。“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