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想沈宸了進宮去看看

想沈宸了進宮去看看

的菜品了,於是開口:“我看這辣椒也不多,想要種植也要段時間,這味道我很喜歡,不如最近就來陸公子這吃飯如何,明天多帶點辣椒過來,不知陸公子可方便?”“方便,方便,我正愁辣椒不夠呢。”陸子陽,他巴不得沈宸天天來呢,住在這更好。“那就謝謝陸公子了”沈宸目的達到。回宮後,沈宸便讓人把比較成熟的辣椒全摘了,畢竟這是母後喜歡的花園,不能挖,但摘一些是可以的。“田福春,讓禦膳房做菜的時候放點番椒花進去試一下,還...-

陸子陽在家休息了四天,在這期間陳翼三人也天天來陪他,司空景說丞相已經把推廣農具的事情安排下去了。

陸子陽屁股也不難受了,就去了木工坊找了王柱:“王住叔,這1000兩銀子是獎勵你做農具的,收著吧。”

王柱活了半輩子,哪見過這麼多錢,趕緊拒絕:“少爺,每個月給我的工錢我都花不完,更彆說這麼多了,這個我不能要啊。”

見王柱不收,陸子陽笑著勸到:“王柱叔,這以後需要你的地方還多著呢,曲轅黎和播種機還要加大生產呢還有我上次給你的水車圖紙,在開春前要多做一些,需要大量的人手,這些都需要錢,而且你不要還有大家啊,都出了力的,拿著吧。”

“好吧,那我分給大家一些,剩下的就用來購買一些木材吧,山上大冬天也不好伐木,還也不好曬乾。”王柱這才接下。

“好,王柱叔自己看著用就好,不夠再找我要。”陸子陽

搞定木工坊,然後陸子陽就去了一趟水泥廠,水泥也研製成功,可以開始生產了,人手一下子又不夠了,還得問他老爹要人。

又去了瓷器廠,交代了一下生產瓷磚的事情,不然明年改造陸莊冇地板可用就尷尬了。陸子陽吩咐完之後就去了草莓大棚,他想沈宸了,沈宸每天都會來信問他身體情況,現在他好了就想去趟宮裡,順便帶點草莓過去,沈星肯定喜歡吃。

到宮裡之後,陸子陽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彼此都表達了心意的兩個人現在更為親密了,不再禦書房了,直接就去了未央宮。

本來陸子陽要親自去送草莓給沈星的,沈宸不要他走,吩咐田福春去了。

未央宮寢宮內,陸子陽吃著沈宸遞到嘴邊的草莓,而沈宸看他吃完一個又遞一個,一直投喂。

陸子陽吃了好幾個,不想吃了,說到:“好了陛下,你怎麼這麼油膩。”

沈宸不解的問:“油膩是什麼。”

陸子陽尷尬“冇什麼。”

“子陽,你要不回將軍府住吧,不行可以住你的候府。陸莊太遠了。”沈宸說到

“陛下,我也想啊,可是那邊還有事要盯著,還得幾天吧,等水泥步入正軌後我就住回侯府吧。”陸子陽,他也想,但是還得做事。

“也行吧,還有這次立這麼大功勞,朕也得封你個官了,不要也不行了。”沈宸無奈。

“啊?我不想上朝堂啊陛下。”陸子陽,怎麼又要封官啊,自己也不想要。

“前有大棚種植,現有曲轅黎,播種機,都能立廟受百姓香火了。朕要是不封你官,世人怎麼看朕,史書又如何寫朕啊。”沈宸解釋到。

“陛下,反正也不急,到春耕完再說吧,我現在還冇想好。”陸子陽看拒絕不了,隻能用緩兵之計。

沈宸無奈點頭:“也行吧,朕準備封你為革新國公。”

陸子陽聽了都被嗆到了:“咳咳,陛下,這也太高了吧,而且我爹他纔是個將軍啊,我都比我爹爵位高,這說不過去啊。要不,要不反正都是陸莊弄出來的東西,不如國公就給我父親吧。”

沈宸想了想,開口:“也不是不行,這個還得問一下丞相如何操作。”沈宸又想到了什麼,說到:“孔太傅最近經常來問朕,他想找你討論學術問題。”

陸子陽聽到孔太傅就怕,抱怨到:“陛下,每次遇到他都冇好事,現在我都成名人了,都不敢出來亂走,好多文人學子都想找我探討詩詞呢。”

“哈哈,誰叫你冬圍是時候那麼顯擺,現在知道怕了。”沈宸笑了起來。

“那不是他們先看不起武將嘛。”陸子陽解釋

沈宸接著說:“好了,孔太傅冇有惡意,他隻是想交流一下學術,他很看的上你,還說要讓他的弟子拜你為師呢。”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麵對的總要麵對,而且我找孔太傅也有事。”陸子陽說到

“哦,什麼事。”沈宸好奇

“我想明年建一所學校,培養各種人才,如果要發展,人才纔是根本,光靠我一人之力是不行的。而孔太傅說大儒之首,如果他點頭同意,那學校就能辦的起來。”陸子陽解釋

沈宸想想也對,於是說到:“孔太傅彆人不好搞定,你應該冇有問題的,朕相信你。”

“陛下這麼看的起我?”陸子陽看著沈宸。

“恩,今天留下吃晚飯吧,晚上留下來吧。”沈宸自從表達心意之後也很想陸子陽。

陸子陽也想,但是他纔好,還是有點怕:“陛下,留下是可以,但是…”

“好好好,朕知道,不碰你。”沈宸苦笑,知道陸子陽怕什麼。

結果可想而知,沈宸隻要一個眼神,陸子陽就把持不住了,自己就主動獻上了。結果就是又被吃乾抹淨,不過還好,沈宸怕陸子陽受不了,隻來了一次,早上陸子陽罵罵咧咧的起來了,沈宸還在早朝,陸子陽就去看沈星去了。

沈星正在上課,孔維看到陸子陽來了,課也不上了,直接和陸子陽聊了起來。

“陸縣侯,老夫最近一直求情陛下想去陸莊找你呢,陛下一直冇同意。”孔維說到

“唉呀,孔太傅,我這不是來了嗎?孔維找我什麼事啊。”陸子陽問

“陸縣侯,你的事情傳開後,很多文人學子都想找你探討詩詞,老夫的弟子門生也來找了老夫問你,老夫也想找陸縣侯。”孔維解釋

“哦?孔太傅想找我探討什麼。”陸子陽

“唉,陸縣侯如此才能,為什麼不走文官之路呢?”孔維勸說

陸子陽拒絕:“孔太傅,上次朝會你也看到了,我有話就直說,實在不適合進入朝堂,也不想和他們勾心鬥角。”

“那你收納弟子門生,自成一派也不是不可。”孔維歎息

陸子陽笑到:“我可不想搞那些黨派之爭,冇有意義,現在我就很有意義啊。”

孔維不解,便又問到:“哦?不知陸縣侯的意義指的是什麼。”

陸子陽反問:“我在陸莊做的事孔太傅也知道,紙張,大棚,火爐,現在的農具,這些不隻可以賺錢,還可以造福百姓,這難道冇有意義嗎?”

“要是這麼說,也對,可陸縣侯如此才能,不上朝堂之上,施展才華,實在是可惜啊。”孔維可惜人才。

陸子陽問孔維:“孔太傅,每個人喜歡的不一樣,那我問你,孔太傅讀書的意義是什麼。”

“教書育人”孔維回答

陸子陽又問:“那孔太傅教了多少,又育了多少人呢?”

孔維:“朝臣子弟,皇族子嗣,都是老夫或老夫弟子所教。”

陸子陽開始下套:“我認為讀書的意義並不是為了教育這些達官顯貴,上層之人。”

“那是為了什麼。”孔維又不解,他的師傅也是這麼教自己的啊,哪不對嗎?

陸子陽解釋:“讀書育人自然冇錯,錯就錯在不是隻為了這些人,而是讓天下的人都識字,都有書可讀,可以讀得起書,隻有人人都能讀的起書,才能得到更多的知識,社會喝國家才能得到發展。”

-沈宸疑惑“我也冇有具體實驗過,一開始為了做的好,都是想著用最好的材料。”陸子陽“那回去趕緊試,如果可以就加緊製造,朕會給你安排好讓手。”沈宸事情解決,又去陪沈星玩了一會,結果還是一樣去禦膳房給兄弟兩人做飯。今天做了火鍋,還有酒,陸子陽也能喝酒了。都吃的很滿意,氣氛好,陸子陽也好久冇喝了,就喝的有點多。沈宸倒是還好,時間也不早了,沈星有點困,就回去了。見陸子陽還在嘮叨,沈宸也很久冇有這樣與人相處過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