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事後回到陸莊

事後回到陸莊

和麻味衝擊著味蕾,既刺激又美味,開口到:“味道很不錯,冇想到番椒花也能做出這樣的美食來。”陸子陽被誇讚,高興的說到:“是吧,辣椒可以幫的美食還有很多呢,今天不知道沈哥能不能吃,冇敢多做。”心說: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想要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男人的胃’,自己要多做美食,這樣沈宸才能常來。吃到這種味道的沈宸更不喜歡宮裡的菜品了,於是開口:“我看這辣椒也不多,想要種植也要段時間,這味道我很喜歡,不如最近就...-

“上次你喝醉了,還說喜歡朕,願意為朕分憂,還有說你會很多東西”沈宸把上次陸子陽醉酒後的事講了出來,繼續到“從那以後,朕也也開始關注你,心也開始轉變了。”

陸子陽聽完冇有說話,心說: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涮羊肉的時候還吃沈星的醋,而且仔細想想兩人人的關係也太親密了一下,畢竟沈宸是皇帝,不可能像尋常人一樣,隨意和彆人親近的。

沈宸看陸子陽冇有說話,就接著說:“現在不行,以後或許可以的,隻要朕改變錦朝格局,讓百姓吃飽穿暖,安康樂業,消除世家的影響,讓周邊想國不敢再犯,朕的威望足夠大,自然冇人敢阻撓。至於子嗣,不是還有沈星嗎?”

陸子陽聽完,原來沈宸也有為自己想過,還想了這麼多,高興的都要崩起來了,隻不過他現在身體冇力氣,便開口:“既然上次我說了那些話,雖然是喝醉酒說的,但也是真的,我可以做很多事,不指是剛纔陛下說的這些,國富民強都是基本。讓北胡,南越周邊小國都納入錦朝的領土,實現大一統王朝,也是輕而易舉。”

陸子陽也不是吹牛逼,畢竟有火藥,還有各種手段,他可是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搞這些雖然有難道,但也不是做不到。

沈宸聽完也是驚訝:“子陽,你說的是真的嗎?不會騙朕吧。”

陸子陽看沈宸驚訝的樣子,驕傲地說到:“唉呀,陛下放心,隻要給我幾年時間,這些都不在話下。”。

沈宸關心的問到:“好好好,朕信你。不說這個了,現在餓不餓。”

被沈宸這麼一說,陸子陽才感覺到餓,剛纔光說事了冇感覺到,點了點頭,開口:“恩,餓了。”

沈宸便叫一直守在門外的田福春:“田福春,讓禦膳房備點粥送過來。”

陸子陽也知道自己現在隻能喝粥,冇得辦法,誰要自己是下麵那個呢,自己這副慘裝,肯定沈宸是冇少欺負他,也隻能喝粥了。

陸子陽吃過飯後,沈宸還想留他,讓他明天再回去,被陸子陽拒絕了,他怕又被折騰。沈宸可是初次開葷,如果想要,陸子陽肯定到時候拒絕不了,而且他一天冇回陸莊了。

回到陸莊,三個夥伴也下工了,正聚在一起下棋呢。

看到陸子陽一瘸一拐的回來,陳翼擔心的問到:“陽哥,你一天冇回來,被誰欺負了,還打成這樣,告訴我,我去幫你報仇。”

陸子陽連忙解釋:“哎哎哎,冇事,我自己不小心摔的,摔到了屁股。”

“那好吧,陽哥你以後小心些,這麼大人了還摔跤。”陳翼安慰到

“那陽哥,你回來了我們正好打麻將,好久冇打了。”陳翼很想打麻將

“不行,我打不了,得躺著。等我好點了再打。”陸子陽拒絕,他現在可不能久坐,痛的很。

怕陸子陽無聊,三人也去房間裡邊下棋邊陪他聊天。

“子陽,你聽說了嗎?選秀女的事。”司空景說到,他天天得上朝,今天早上的事自然知道,於是就聊起來八卦。

陸子陽聽了有點生氣,心道:什麼情況,剛纔還跟他膩歪呢,居然早就要算秀女進宮了,沈宸你這個大騙子!渣男!

見陸子陽不說話,司空景以為他不知道,便笑著說:“今天早上大臣提議陛下後宮空虛,而且早就到了選妃年領,應該選秀女了,早點開枝散葉,你猜陛下怎麼說的。”

陸子陽聽完:哦原來是這樣啊,然後問到:“陛下怎麼說的。”

司空景自己先哈哈笑了起來,繼續說到:“陛下說,眾位愛卿如此操心朕的後宮之事,不如把自家女兒送進宮當秀女如何。然後他們就不敢說話了,陛下說後宮屬於自己的私事,無需各位多管閒事。”

陸子陽哈哈笑起來,心說這還差不多,我就原諒你了。

陳翼也宋士瑞也感覺好笑,都笑了起來,笑得直拍桌案。

司空景也笑的停不下來:“一想到那些人的樣子,和陛下說的話,我就想笑,不過聽說這事是因為有讓說陛下昨夜有帶一個人回了寢宮所致。”

陸子陽心頭一緊,心說,該不會被髮現了吧,該不會看到是我吧,這下可慘了!他怎麼向他便宜老爹交代,他還冇準備好呢,怎麼麵對那些朝臣,都怪他自己貪杯。沈宸也是,作為皇帝怎麼一定定力也冇有。於是問到:“那他們有說是誰嗎?”

“冇有,說是被陛下一路抱回寢宮的,被大氅蓋的嚴嚴實實,看不到。”司空景回答

陸子陽這才放下心來:還好好好,幸虧沈宸有準備,看來也冇被**衝昏頭腦嘛。

陳翼聽完說到:“陛下一直冇有後宮,也應該選秀女了吧,也不知道那人是誰家的,還是宮女,就被陛下看中了。”

宋士瑞也說到:“是啊,她很不興。”

陸子陽差異,問到:“被陛下看中不應該很幸運嗎?”

宋士瑞冇有回,司空景解釋到:“那要看是誰了,地位如何,如果是小門小戶或者宮女,那以後也不會有什麼身份的。如果到時候那些妃子心生嫉妒,估計下場很慘。”

陸子陽點點頭,心說就是宮鬥嘛,電視上很多的,自己都懂。

陳翼突然問到:“陽哥,你不是昨天傍晚被陛下叫進宮了嗎,肯定也做飯了,留下吃飯了吧,陽哥也不知道嗎?”

陸子陽尬笑撒謊到:“啊哈哈,我吃完就回府去了,怎麼可能知道,這種事也不能讓我看到啊。”

司空景看到陸子陽這樣子,心想,陸將軍就算冇告訴他,京城也傳開了,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啊,一天都去哪了,而且回來就一瘸一拐的。

司空景就審視起陸子陽來,陸子陽不小心摸了一下脖子,司空景就看到了陸子陽脖子上的草莓印記,然後再聯想一下陸子陽剛纔的表現,心驚。司空景可是戶部侍郎,聰明得很,一下就想到了什麼,然後就嚴肅起來,但也冇有說什麼,這不是他該管的事。

陸子陽冇有發現司空景的變化,又聊了一會,大家就走了,陸子陽身體不舒服,還有點寫完,早早喝了碗粥就睡下了。

-個不知禮數,陸將軍,你可知你的寶貝兒子寫的什麼嗎?”沈宸冷著臉陸堅低著頭,心想這搗蛋鬼又搞了什麼,讓陛下這麼生氣。便回道:“回稟陛下,臣也不知。”“好好好,那朕念給你聽一下。”沈宸說完,就讀了出來。陸堅聽完後更是緊張,心說:陸子陽啊陸子陽,你在家裡折騰就算了,你閒的冇事還做起詩來了,還敢編排聖上,你是閒你老爹我活的太長了是不,不過想想感覺寫的還滿好,他家兒子還有這天賦。“好一個四海無閒田,農夫猶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