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毛線大賣 棋牌室也開了

毛線大賣 棋牌室也開了

來不許離開,朕和丞相陸將軍等你。”陸子陽心裡氣啊,周扒皮,啟動資金都冇給就讓自己乾活,現在還要自己管,虧我還喜歡你。看躲不過去了,說到:“陛下,臣以為可以成立專門的火器營看管,火器營隻聽令於陛下,還可以訓練,掌握火器應用和製造。”陸堅也回到:“陛下,臣認為小兒的想法可行。”“陛下,臣也讚同。”司空近賢沈宸心笑:這傢夥總算願意說了,想法還不錯。點頭到:“好,那就這麼決定了。陸郎中留下,你們都退下吧。...-

毛線坊的毛線已經有很多了陸子陽就把毛線放到了府上的布行內售賣。還有一些工人做的毛衣,毛褲,手套之類的,作為樣品也可以購買,專門挑了幾個織毛衣好手負責教學。買10斤毛線送10根毛線針,而專門教學的工人則是在門口附近做著聊家常織東西,用來吸引客戶。

果不其然,很多婦女和喜歡針線活的都發現後都圍了過來。

一位夫人好奇的問到:“這位大嫂,你這是在做什麼啊。”

“大姐,我這個在織毛衣呢,這毛衣冬天穿了可暖和了,您摸摸看這質量,很不錯的。”工人回到

婦人拿過遞過來的半成品看了看:“這還真不錯哦,不過這線是什麼線啊,這麼粗,冇有見過啊。”

哦,這是毛線,店裡有賣的,200文一斤,買10斤還送10根竹製的毛線針,鐵針要單獨買,10斤可以織一套衣服褲子了,自己可以回去織各種東西。”工人解惑到

“那十斤要二兩銀子啊,價格還可以,就是這買回去也不會織啊。”婦人有點想買了,隻可惜自己不會。

另一工人聽到後,連忙說到:“大姐,我們天天在這裡織的,可以來這裡學,很簡單的,一天就可以學會了,以後織到哪裡不懂,還可以來問我們。”

“啊,那這樣就可以了,冬天在家也冇事做,我也買幾斤來學一下”婦人說完就進店裡買去了。

圍觀的人也瞭解了,一個個都到店裡購買毛線,到門口學。幾人一堆,一邊學一天拉家常,歡聲笑語不斷,惹來很多人注意,很快,京城就嫌棄了織毛衣的熱潮,陸子陽又小賺了一筆。

今年冬天京城百姓過的比往年好,家裡有火爐,暖和的很,有的人家還安上了暖氣,玻璃店切割下來的小塊玻璃很便宜,有的還安裝那了九宮格一樣的玻璃窗。屋子裡既暖和又明亮,婦人都會來串門一起織毛衣之類的,她們都知道這些都是陸縣侯帶給大家的,陸子陽在百姓裡的形象提升了不少,不是以前那個陸公子二世祖形象了。

陸子陽在陸莊待著,各坊都不需要他天天看了,每天隻去一下水泥廠看看進展,他又無聊了起來,就讓木匠門做了木質麻將。

小夥伴們學會之後有點上癮,天天纏著他打麻將,還給他爹送了一副,畫了打法,宋國公,李將軍劉將軍也是天天在陸府開麻將。

既然冬天大家都很閒,陸子陽乾脆讓他老爹開了一個棋牌室,有麻將,撲克,象棋,不會的有專人教學,想要安靜環境的還有包間,按時間收費。很多富家子弟達官貴人都愛上了麻將,棋牌室比家裡好,冇人了還可以臨時找人湊桌,餓了還可以叫陸氏酒樓送餐過來,方便的很。麻將館天天都是滿員,有時候還得排隊,青樓妓院為了拉客也有了麻將和撲克。

陳翼今天又拉著司空景和宋士瑞又來找陸子陽打麻將了。

“陽哥,今天我們冇事了,打幾圈麻將咋樣。”陳翼

“打打打,天天打麻將,景哥都被你們倆帶壞了。”陸子陽拒絕

陳翼不服到:“他們也想打,怎麼會是我帶壞的”又看到陸子陽不知道在畫什麼東西,問到:“陽哥,你這又是要搞什麼東西嗎?”

“這個是曲轅黎,這個一人一牛就可以操動。這幾天大棚不是有些地要翻種嗎?我才發現都是直轅黎,不效率。我想著讓木工坊那邊做一些出來。”陸子陽解釋

秋天的地耕過,建大棚的時候就冇翻耕,所以陸子陽現在才知道,現在還不算晚,明年春耕應該能趕得上。

司空景也過去看了一下,有些不太信:“子陽,真的嗎?現在的黎都是需要兩頭牲畜的。”

“做出來在大棚裡試一下不接知道了嗎?反正也用不了多久。”陸子陽回答

司空景激動到:“恩,也對,如果真的可以的話,你可是大錦的大功臣啊。”

“哈哈,哪有,我也冇想那麼多,就是順手研究了一下。”陸子陽笑到,他一開始冇想那麼多,現在這麼一說,好像也可以推廣一下子。

陳翼指著另外一張畫到一半的圖,不解的問到:“陽哥,那這個又是啥,怎麼還有個大輪子。”

“這個呢是播種機,也是牛拉的。”陸子陽解釋

司空景看了半天冇看懂,也很好奇:“這個冇看懂,它是如何工作的。”

“這不還冇畫完嗎?工作的時候牛拉著走,前麵的小輪子負責支撐,後麵這個也大輪子轉動,然後帶動鬥裡麵的木棒又轉動,木棒上有凹坑,種子就會掉到凹坑裡,然後木棒轉動把種子轉到下麵,然後就掉到地裡了,後麵這個又個小木板,過去就會把邊上的土蓋在種子上。”陸子陽詳細的解釋著,他這次冇準備搞鏈條,搞那個成本高,不適合普通老百姓。

“哦哦,這下懂了,那我們三個打撲克,你繼續畫。”司空景邊看邊聽,明白了。

“嗯”陸子陽點點頭。

曲轅黎兩天就做好了,陸子陽拿去了大棚,讓人試一下,司空景對此事很上心,每天都後來看,今天也在。

看著一人一牛冇很輕鬆的就駕馭了起來,冇一會就更完了一畝地,司空景很震驚,便對陸子陽說到:“這曲轅黎果真厲害啊,子陽,這曲轅黎應該馬上稟報陛下。”

“急什麼,不差這兩天,播種機馬上就好了,此事好一起稟告也不遲啊,省得讓陛下跑兩趟。”陸子陽

“哦哦,也對。”司空景很激動

一起來的還有陸莊管事陸大川,也是很激動:“小少爺,這曲轅黎真是太好了,省牲畜不說還很快,是原來的三倍啊,可以多做一些嗎?明年春耕就可以用上了。”

“嗯,後麵會做很多的,放心吧大川叔,還有更好的呢,過幾天還有驚喜。”陸子陽點頭

陸大川好奇的問:“小少爺還有什麼啊。”

“不可說哦,過幾天就知道了。”陸子陽賣起了關子。

“好好好,那我倒是一定來。”陸大川笑了,他家少爺就是這樣的性格。

雖然陸子陽說是到時候一起彙報,但這麼大的事夏易晚上就通過禁軍把此事彙報給了沈宸。

沈宸收到訊息後想第二天就去陸莊看看,又想到還有播種機呢,陸子陽也說一起彙報,那他還是等著喜訊傳來的時候再去吧。

-,輕輕地咳了兩聲以緩解這突如其來的尷尬,回憶了一下剛纔的觸感,心說皮膚好滑,觸感不錯。然後看到陸子上發紅的臉頰,尷尬地說到:“剛纔情況危機,幸好陸縣侯出手相救。”陸子陽也很尷尬,回到:“陛下,這都是臣的本分,臣的職責所在”沈宸又轉頭,目光如寒霜般掃過跪在地麵上的侍衛,聲音淡漠地說到:“你們各自回去領罰吧。”陸子陽看著跪在地上的眾人,心想:這可是護主不利啊,不會被殺吧。他的心中閃過一絲不忍,然而,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