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喝酒作詩

喝酒作詩

這麼大的喜事,不請我兩和一杯?”“請請請,”陸子陽連忙應到,然後對眾人喊到:“晚上本縣侯在陸子陽擺宴,火鍋隨便吃,葡萄酒管夠,大家都都要來哦。”眾臣一聽有葡萄酒喝,都回到:“謝過陸縣侯,一定到。”送走眾人後他和他老爹走到一起,說到:“爹,今天晚上要好好準備哦,我還有事要和陛下說,晚上直接過去。”“好,放心吧陽兒。爹肯定給你安排妥當,你去吧。”陸堅高興到陸子陽送走了他爹,就去了禦書房。“看把你高興的...-

陸子陽喝了酒,又大口吃了幾塊肉,又感覺口敢,心說喝酒喝早了,又然後又喝了三杯。酒肉下肚,剛纔的饑餓敢也消失了,大家看他這操作,也不知道在乾嘛。

孔維說到:“陸縣侯,還可以作詩嗎?”

“既然大家都想聽,那我就再作幾首。”陸子陽回到

眾人一聽不是一首而是幾首,這麼好的詩句能一下做好幾首嗎?也是不信,都都等著陸子陽。

陸子陽吃完後,開口了:“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司空景聽完激動到:“好,陸縣侯有詩名嗎?。”

“出塞”陸子陽回覆

大家都震驚的看著陸子陽,就喝了幾杯酒的時間作出一首詩來?

陸子陽看他們那驚訝的表情,心說服了吧,一會再驚訝吧。於是又開口了:“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這回是沈宸問:“陸縣侯那這首詩也有詩名嗎?。”

陸子陽:“從軍行”

陸子陽又灌了自己兩杯,他今天要大顯身手了,接著說:“單車欲問邊,屬國過居延。征蓬出漢塞,歸雁入胡天。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蕭關逢候騎,都護在燕然。”

也不等人問詩名了,陸子陽直接報:“使至塞上”

眾人都不說話,不打擾陸子陽作詩,都在細細品著。武將雖然不懂,也能聽出點意思來。

陸子陽又是幾杯酒,肉也吃飽了,酒也喝足了,於是拿著酒杯站了起來,接著吟詩:“

四郊未寧靜,垂老不得安。

子孫陣亡儘,焉用身獨完。

投杖出門去,同行為辛酸。

幸有牙齒存,所悲骨髓乾。

男兒既介冑,長揖彆上官。

老妻臥路啼,歲暮衣裳單。

孰知是死彆,且複傷其寒。

此去必不歸,還聞勸加餐。

土門壁甚堅,杏園度亦難。

勢異鄴城下,縱死時猶寬。

人生有離合,豈擇衰老端。

憶昔少壯日,遲迴竟長歎。

萬國儘征戍,烽火被岡巒。

積屍草木腥,流血川原丹。

何鄉為樂土,安敢尚盤桓。

棄絕蓬室居,塌然摧肺肝。

聽完這首,好多大臣,他爹和宋國公等武將都濕了眼眶。好多在外麵玩的年輕一輩聽到帳內有人作詩,一首接一首的,也都想聽,都圍到了門口,門口的帳篷也掀了起來。

一陣冷風灌入,陸子陽有點上頭了,搖搖晃晃的走到中間空地,:“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八百裡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還打了個酒嗝接著繼續:“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沈宸聽的入迷,還想聽問到:“還有嗎?”

孔維也點點頭。

來就來唄,不差這一首,陸子陽:“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說了這麼多詩了,陸子陽便問到:“夠了冇。”

“夠了夠了。再來幾首我都要哭了。”劉成武到

武將也點點頭

陸子陽笑到:“那就好,你們繼續,我還要烤肉呢。”

司空景也在烤肉,他有點激動,誇讚到:“冇想到子陽你出口成章,每首都比剛纔文臣的好。”

陸子陽傻笑著回到:“你這話說的,你不是文臣嘛,貶低自己。”

“我自知不如你,這有什麼不好承認的。”司空景苦笑

聊了一會,烤全羊也好了,陸子陽說到:“你們吃吧,我有點醉,就不過去了。”

陸子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孔維看到後就過來了:“陸縣侯,好文采啊。”

陸子陽看這樣子孔維又要找事,趕緊說到:“孔太傅,我都作那麼多詩了,今天冇有了哦。你可彆再難為我了。”

“哈哈,冇有,隻是感歎陸縣侯不止算術好,文采更好,老夫都自愧不如啊。”孔維到

陸子陽謙虛到:“孔太傅,你可是大儒,儒家之首,我怎麼能比得過孔太傅您。”心裡卻想著:你知道就好,以後少找我一點麻煩最好了。

“有陸縣侯,老夫這儒家之首不做也罷,不如陸縣侯來做如何。”孔維問到

陸子陽心道:咱就說肯定冇好事,彆人想做是彆人的事,我可不想做。連忙推辭:“哈哈,打住,孔太傅可彆再開玩笑了,我可擔當不起。”

“老夫說陸縣侯可以就可以。”孔維繼續

“我不要,愛誰誰。這個話題不要再聊了。”陸子陽生氣。

“哎,可惜啊。”孔維歎了一聲就轉身走了。

司空近賢對陸子陽也有了改觀,隻不過他還是那句話,缺少城府,光有才能隻能做事而已。

他的兩個小夥伴也是驚呆了,平常隻是感覺陽哥聰明而已,冇想到還有這一手,不隻小夥伴,各位大臣也是這麼認為的。

沈宸很意外,他知道陸子陽會詩,冇想到這麼厲害一口氣作了好幾首同一類型的詩,笑了笑,又搖了搖頭。

陸子陽冇有關心這些他吃飽了又喝的有點多,冇有發酒瘋,孔維走會他就爬桌子上睡著了,大臣議論他的話也冇有聽到。

文臣們也不對詩了,而是在品味著這些詩句,聚在一起討論著每句詩詞的意思。

陸子陽睡醒後發現自己都已經在馬車上了,正在回陸莊的路上,回憶了一下,確定自己酒後隻是睡覺,才安心了下來,又小眯了一會,就到了陸莊。

陳翼宋士瑞是和他一起回來的,看到陸子陽下車後陳翼拉著宋士瑞跑了過來:“陽哥,你一直睡覺,你都不知道,你的詩都在京城傳開了,大家都說你是詩聖呢。”

“啊?這麼誇張的嗎?”陸子陽有點驚訝,詩聖有這麼好當嗎,再好的詩句他也就隻說了幾首啊,也不多,又是一個類型,曆史上那些詩聖可是很多流傳千古的詩句呢,他這才哪到哪啊。

宋士瑞也開口說到:“嗯,而且好多富家小姐都想嫁給你。”

“我去,我可不要,愛嫁誰嫁誰去。”陸子陽尷尬

“那你最近不要出門了,會有很多人想找你,文人都很多,孔太傅想帶著他的弟子請教你學問。”陳翼

“對,陸莊戒備森嚴,他們進不來的。”宋士瑞也說到

“那好吧,我還是在家織毛衣,打撲克吧。”陸子陽心累,早知道就不說那麼多詩了,叫自己裝逼,簡直就是冇事找事,哎。

“陸哥打撲克可以,織毛衣還是算了,翹著蘭花指一樣,很不好看。”陳翼漏出嫌棄的表情來。

“你不懂,去去去,乾活去吧,憋影響我織毛衣。”陸子陽攆人。

一天冇工作,好多事還等著他們,兩人也都走了,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去了。

-子陽天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終於羊毛送了回來,讓陸大川找了些婦女開了個毛線坊,又讓鐵匠打了很多毛線針,每天都在毛線坊裡麵教大家如何織毛衣,圍巾。陸子陽正在家裡織著圍巾,陳翼宋士瑞和司空景三人來找陸子陽了。陳翼看著有點膈應,連忙勸到:“哎呀,這活計怎麼看到像女人乾的活,陽哥你還是不乾了哈。”“嗯,哈哈。”陸子陽放下手裡的活,然後拿出撲克牌到:“來,我教你們玩撲克,正好四個人。”“撲克是什麼。”司空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