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陸子陽被拉上場作詩

陸子陽被拉上場作詩

紅色的酒水賣像也錯,很多富貴人家來店裡都會點,又狠狠薅了一把權貴的羊毛。送進宮裡一點,還有劉將軍李將軍和宋國公也送了一點,其他人好一頓羨慕,畢竟店裡的酒隻能喝,不能帶走。玻璃經過幾次提純實驗後終於成功了,正在生產,效率吧高,準備先給自己和皇宮安排上。各世家知道後也很眼紅,酒可是暴利的買賣,幾次派人都冇有結果。眾人想著葡萄成熟還要等來年秋天,時間還長,就像張堯所說,總會露出馬腳,這次也就不了了之了。...-

帳篷很大,帳篷頂最中間留有排氣口,排氣口就在陸子陽燒烤的正上方,所以就算在帳篷裡烤肉,也不好嗆人,隻嗆他自己。

帳篷裡還生著四個火爐,雖然外麵冬夜滴水成冰,裡麵倒是暖和得很,陸子陽汗都出來了,看著陳翼越看越不爽,然後想喊他過來幫忙。

司空景看到陸子陽一個人有點忙不過來,就走了過來幫他一起烤肉。

“子陽,為難你了,他們兩個還小,喜歡玩也屬正常。”司空景為陳翼開拓。

“陳翼可和我同歲,就比我小幾天,這都算小嗎?”陸子陽抱怨

“好了,消消氣,我這不是過來幫忙了嘛。”司空景笑笑

“你就慣著他吧。”陸子陽有點不服氣。

有了司空景幫忙,還能說說話,陸子陽也冇那麼難受了。

沈宸被戶部尚書孔太傅他們拉著對對聯,想過去看一下陸子陽,也走不開身,時不時望向燒烤的方向,看一眼。

兵部尚書張堯小聲詢問身邊的工部侍郎趙盛文:“司空景何時跟陸縣侯關係這麼好了?”

“不知道,不過紙張那邊是戶部管理的,司空侍郎常在陸莊那邊。”趙盛文回到

兵部侍郎周懷仁湊過來,說到:“司空侍郎年紀也不小了,不知有冇有看上哪家的小姐。”

“周侍郎,你該不會說想把你家女兒景夢嫁過去吧。真是好打算啊。”趙盛文嘲諷

周侍郎反問:“難道各位冇有這想法?嫁入丞相府還不夠?難道還想進宮?”

“啊哈哈,周侍郎這說的是什麼話,還是要看孩子們的想法。”趙盛文回到

“說的好聽,有幾個大臣子女是想找誰就找誰的。”周懷仁有點生氣。

“好了,彆說了,都看著呢。”兵部尚書張堯說完就去和孔太傅他們作詩去了。

鹿肉烤好了,陸子陽切了一盤給沈宸端了過去,沈宸看到陸子陽過來也回到了上位,陸子陽把肉放下後還親自為沈宸倒上葡萄酒。

沈宸看到又是為自己烤肉,又是倒酒都陸子陽有點心疼,說到:“差不多了,讓他們烤吧,你也回位置上吃一點。”

“一會吧,陛下,我不餓,肉還有一會就烤完了。”陸子陽歎氣

“好吧。”沈宸無奈

孔維正在興頭上呢,被陸子陽給打斷了,也不好意思繼續和皇上對詩了,就順口問了一句:“陸縣侯,老夫記得朝堂你說了一首詩,那陸縣侯應該也對詩詞感興趣吧,可否作詩一首?”

陸子陽心道:遇到你準冇好事,那麼多人咋非要找我,看的起我也不是這麼看的起的啊。

正在打牌的劉將軍劉成武聽到這話,抬頭看向陸子陽,臉上還被貼了一堆紙條看來輸的很慘,見陸子陽猶豫,開口到:“陸小公子,你作一首唄,他們文臣一直在那作詩,還嘲笑我們幾個不會呢。”

沈宸也抬頭看向陸子陽,示意他也來一首。

陸子陽心想,這一個個的真是。但他不想作,便拒絕到:“孔太傅太抬舉我了,我哪會做詩啊。”

沈宸聽到後有點失望,他是想陸子陽表現一下,讓司空近賢看一下陸子陽的才能,他知道陸子陽會。

司空景說到:“陸縣侯,朝堂上的《憫農》可是千古絕句,我從來冇有聽問過,想必是出自陸縣侯之手吧,陸縣侯不要謙虛。”司空景也想讓陸子陽表現一下。

“就是就是。”李勝劉成武說到,他們兩個可剛纔被文臣嘲諷了,不舒服得很。

馮博文就是嘲諷他們的其中一員,說到:“劉將軍,陸縣侯可是工部郎中,怎麼說也是我們文臣這邊的人吧。和你們武將有什麼關係。”

劉成武不服氣:“陸縣侯可是陸將軍之子,是我們武將這邊的。”

李勝也喊到:“對,是我們武將這邊的。”其他武將夜附和。

“宋國公怎麼看。”馮博文問到

“馮尚書,陸子陽怎麼也是武將之後。”宋孝城回答

“那既然你們都不會,又不服,那陸縣侯暫時算你們武將的。”馮博文,他不信這麼多文臣在呢,一個陸子陽怕什麼。

“什麼叫暫時算,本來就是。”劉成武

“那陸縣侯可願意幫武將做首詩?”

馮博文看向陸子陽

“做一個唄,好不好無所謂,總比冇有的強。”劉成武看著陸子陽

陸子陽看著武將都很期待他能做,又看看沈宸,再看看各文臣,大家都想讓他作詩,心裡那個氣啊:孔太傅啊孔太傅,每次都是你。

見逃不掉,陸子陽隻好說:“那行吧。”

“那陸縣侯請。”孔維說到

“既然是武將的,那就作武將的詩吧”陸子陽心想:唐詩宋詞一大堆,不就一首詩嗎。

然後他看向沈宸,看到桌子上的玻璃杯和葡萄酒,想到了涼州詞。

陸子陽開口:“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孔維聽後震驚,這可是千古絕句啊:“陸縣侯大才啊。”

沈宸也默唸細品了一下,這詩講述了出征前盛大的酒筵以及戰士們痛快豪飲的場麵,後表現了戰士們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曠達、奔放

文臣也是一樣讀出了詩中的含義,都很驚訝,陸子陽這出口就是千古絕句。

丞相自然也是,司空景拉了一把陸子陽說到:“子陽你果然厲害,能不能再做一首。”司空景喜歡詩詞,一首他聽的意猶未儘,想陸子陽再來有首。

陸子陽心說景哥你不要跟著起鬨啊,說到:“景哥,這詩不是想做就能做出來的,我冇有了。”

“那你剛纔不就做了一首嗎?”司空景說到

陸子陽心到:彆啊大哥,咱能不能不要這樣。

他爹和宋國公自然也懂點詩,紛紛點頭讚賞他。

劉成武不懂,隻是看到眾人這樣子就知道很不錯,然後說到:“怎麼樣,這回不敢說我們武將會詩詞歌賦了吧。陸縣侯,再來幾首,好好殺一下他們的銳氣。”

陸子陽心想:人家司空景才說來一首,你直接說來幾首,你以為詩是白菜啊。

宋士瑞喝了點酒,酒勁來了,喊到:“陽哥,再做幾首,剛纔他們可都說我們隻會武槍弄棒。我聽了都氣。”

陳翼趕緊上去捂住宋士瑞嘴告訴他不要亂說話。

沈宸也挑眉示意,他也是意猶未儘。

看大家又是一樣的表情,陸子陽心說:躲不過了,你們想聽是吧,滿足你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連灌了三杯酒,他準備浪起來了。

-你高興的,還請起客來了,當眾拉攏朝臣,你可知罪。”沈宸邪魅一笑,開玩笑到。“嘿嘿,知罪,知罪。”陸子陽傻笑。沈宸問到:“貨品都安排妥當了吧,雪停之後,他們就會來拿貨了。”“嗯,妥當了,暫時冇有倉庫,我在大門附近搭了兩個大棚,得已經存放進去了,就等他們來拉了。”陸子陽回答“好,你這請客怎麼也不請朕啊。”沈宸意味深長的看著陸子陽。“嘿嘿嘿,陛下,不是臣不請您,是如果您去了,各位大臣就都不敢來了。”陸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