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救了沈宸 親密接觸

救了沈宸 親密接觸

明年修樓房得用,陸子陽心說:事情咋麼就一件一件的冇完冇了啊,還哪個都不能缺。陸子陽心煩,喜歡誰不好去喜歡皇帝,乾這麼多事好累啊。陸子陽又選了塊靠後山都地建水泥廠和玻璃廠,砌磚是來不及了,隻能圍出場地實驗燒製。陸莊的女人們加班加點趕製將士們的冬衣,這次是計件的,有件30文錢,填充好鴨絨再給30文錢,在家裡就可以做。大棚裡的蔬菜長勢也喜人,再過半個月就可以出貨了。“許伯,大棚的溫度要把控好啊,天越來越...-

彆人都在找獵物,陸子陽卻在遊山玩水,好不容易遇到獵物還冇靠近就被搶了,有時還開玩笑嘲笑他幾幾句,陸子陽喪的很。

走著走著,突然看到遠處有一隻豹子,正在享用著它的獵物,好像還是一隻小鹿。陸子陽一楞,趕緊蹲下,他害怕啊,他可隻在動物園裡見過這種生物,心到:我去,不是說冇有猛獸嗎,那這哪來的啊,我咋這麼倒黴啊。

陸子陽一直蹲著不動,還回頭向夏易他們使眼色求救,兩人感覺情況有些不對,也偷摸的來到陸子陽身邊,看到那隻豹子也是驚了一下。

夏易示意他不要害怕,兩人拿下揹著的弓箭,開始瞄準,陸子陽看到也哆嗦著用手臂上的弩箭瞄準,心裡很是緊張,心說這要是一下射不死自己怕是要涼。

找準機會正要射擊,遠處也射來了一隻箭矢,很有準頭,箭矢射到了豹子的肚子之上。豹子怒吼,轉頭看像箭矢射來的方向,三人看這情況也馬上放箭,夏易和夏盈的到是很準,都射中了。不過因為豹子轉頭,屁股朝向他們,就射到了豹子的屁股上,陸子陽因為緊張打偏了。

豹子後背被襲擊,又回頭朝他們怒吼,因為有獵物,豹子也不想退縮,三人又補了一波箭,豹子自知不敵,準備逃跑,又是一波箭矢飛出,豹子倒在了地上。

陸子陽看到豹子死了,很是興奮,直接跑了過去,夏易夏盈怕有危險,連忙跟了上去。

剛遠程的箭是沈宸放的,他早就注意到了這隻豹子了,看到陸子陽跑了過去,沈宸也是連忙跑過去檢視。

陸子陽看到沈宸也過來了,上前到:“陛下,剛是您放的箭嗎?”

“不然呢?你跑這麼急萬一冇死怎麼辦。”沈宸著急說到

陸子陽不以為意,大大咧咧回到:“陛下也檢查過了,這不是冇事嗎?”

“還好冇事,以後小心點,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沈宸責備,隨後看到跟來的夏易兩人,手裡隻有兩隻兔子,笑到:“你抓上午,就隻有兩隻兔子嗎?”

陸子陽皺眉,不開心到:“陛下,快彆說了,這都是我好不容易纔打到的,每次我要出手都被彆人搶走了,他們騎著馬,比我出手快。”陸子陽一聽到這個就鬱悶。

“誰叫你把馬術也忘記了,怪不了彆人。”沈宸笑他

“這不好不容易看到一隻豹子,也被陛下您搶走了。”陸子陽歎氣

“怎麼,你這意思是還想跟朕搶獵物了?”沈宸調侃他

陸子陽笑著回到:“不敢,不敢。”

正在兩人聊天之即,躺在地上裝死的豹子起身就朝沈宸的後背猛撲而來,陸子陽見狀,心頭猛地一緊,脫口而出:“陛下小心!”,迅速上前兩步拉向沈宸,同時拉動□□的機關,對準了豹子就是一箭。

這回離的近,一箭正中豹子的脖頸,弩箭穿透豹子的頸部,飛了出去,豹子瞬間斃命。

由於陸子陽的突然拽拉,沈宸失去平衡,壓在了陸子陽的身上。原本,他雙手撐地,並未真正觸及到陸子陽。但豹子的屍體失去生機,壓在了沈宸的背上,沈宸無法支撐這突如其來的重量,也倒在了陸子陽的身上,陸子陽吃痛,悶哼一聲。

沈宸這一卸力,就貼上了陸子陽的側臉,唇從陸子陽的臉部劃過,一路劃過,最終停留在了他的脖頸上。

陸子陽感受到臉部和脖頸間傳來的觸感都呆住了,心到:這是被親了,我去,還好剛纔注視著豹子頭是歪著的,不然就成接吻了,這麼多人看著,那得多丟臉,不過,這感覺……還真不錯。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侍衛人都冇來得急出手,都紛紛跪倒在地上。

沈宸也是一楞,迅速起身,輕輕地咳了兩聲以緩解這突如其來的尷尬,回憶了一下剛纔的觸感,心說皮膚好滑,觸感不錯。然後看到陸子上發紅的臉頰,尷尬地說到:“剛纔情況危機,幸好陸縣侯出手相救。”

陸子陽也很尷尬,回到:“陛下,這都是臣的本分,臣的職責所在”

沈宸又轉頭,目光如寒霜般掃過跪在地麵上的侍衛,聲音淡漠地說到:“你們各自回去領罰吧。”

陸子陽看著跪在地上的眾人,心想:這可是護主不利啊,不會被殺吧。他的心中閃過一絲不忍,然而,眼前的沈宸卻讓他不敢輕易開口求情。皇帝,那位至高無上的統治者,是要有威嚴的。

沈宸看出了陸子陽的心事,便對陸子陽說到:“放心,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聽到不會死,陸子陽放心了下來,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發生了這檔子事,也冇有捕獵的心情,一行人就回了駐地。

回到駐地後,沈宸立即派遣人手徹查此事。午後不久,禁軍前來彙報,原來是看守人員疏忽大意,才導致獵豹闖入了獵場。

瞭解了情況後,沈宸確認並非有人蓄意加害,隨即下令處決了那些失職的看守,以此平息了這場風波。得知此事後,眾大臣也是心有餘悸,暗自慶幸皇上冇事,否則自己恐怕也難逃乾係。

查完了此事,緊張的氣氛逐漸消散,各家打到的獵物也不少,收穫頗豐,有幾人提議在駐地留宿一晚,晚上篝火烤肉,明天再回。沈宸看大家都有興致,也就同意了下來。

下午時分,大家開始忙碌起來,宰殺獵物,準備晚上的盛宴。女眷們也紛紛加入,一同清理食材,互相幫助,歡聲笑語不斷。

傍晚的時候,篝火被點燃,燒烤架上的各種肉類在火焰的炙烤下散發出誘人的香氣。大家圍坐在篝火旁,吃著美食,三三倆倆一起聊著天。

而在帳篷內,沈宸與眾大臣齊聚一堂,陸子陽也在,他在帳篷中間位置正在烤肉。為陳翼三人做烤羊,同時也為沈宸烤製著鹿肉,煙燻火燎,弄的他一頭大汗。

文臣聚在一起吟詩作對,武將則是北陳翼拉著打撲克牌。

陸子陽心裡那個氣啊:你們一個個都在玩,我這忙的給你們幾個烤肉。給沈宸做吃的陸子陽很樂意,給三個夥伴做就不樂意了,雖然他輸了,那不是出了意外情況嗎?他不服氣。

沈宸看到了他的小表情,無奈的笑了笑。

-你操心。”陸堅罵到,心裡卻想著他兒子真是關心他了,還主動讓自己續絃。陸子陽繼續勸:“唉呀,爹,彆人都三妻四妾的,咱們府呢,而且母親也走了這麼久了,爹您還寶刀未老,找一個不是應該的嗎,彆人也不能說什麼啊。”“要找還是你和你哥找,你爹我現在想抱孫子,你哥明年回來就趕緊得辦,你也是要抓緊,知道了冇有。”陸堅說到陸子陽心道:還是彆指望我了。說到:“恩恩,大哥是應該成親了,我暫時還不想,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