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搞出撲克 織毛衣

搞出撲克 織毛衣

迎,還請陛下恕罪。小兒不知禮數,還請陛下莫要怪罪。”看到自家老爹都跪下了,陸子陽有點震驚,他也知道不會有假,心到要遭,趕緊也跪了下去:“陛下萬歲萬萬歲,陛下,我,我不是有意的。”“好一個不知禮數,陸將軍,你可知你的寶貝兒子寫的什麼嗎?”沈宸冷著臉陸堅低著頭,心想這搗蛋鬼又搞了什麼,讓陛下這麼生氣。便回道:“回稟陛下,臣也不知。”“好好好,那朕念給你聽一下。”沈宸說完,就讀了出來。陸堅聽完後更是緊張...-

陸子陽睡到中午才起床,在府上匆匆吃過早飯,就回了陸莊。

冇想到雪纔剛停,各世家的商隊就已經來了好多,不過有戶部的人在負責,自己隻負責貨物就行,現在是陸大川在處理這些事,忙的腳不沾地,調派人手裝卸貨物。

司空景也在,陸子陽看他忙著呢,打了個招呼,就去了鹽廠,鹽廠收上來不少鹽礦,他想看看成色,不出所料,基本都是最差的毒鹽礦。

安排好鹽廠生產,就去了水泥廠瞭解情況了。

水泥廠還冇有建起來,隻是在實驗,人不是很多,看了看最近做出來的實驗品還算能用,但冇有前世的好,隻能繼續實驗調動比例和工藝。

羊毛也還冇有送回來,陸子陽突然閒的冇事做了,忙習慣了的他,現在無聊得很。想進宮也冇什麼事彙報,隻能在家帶著,思來想去,他想到了撲克牌和麻將,然後就又開始忙了起來,畫圖讓木匠刻板,準備先印刷一套撲克牌玩完。

刻板需要好幾天,陸子陽天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終於羊毛送了回來,讓陸大川找了些婦女開了個毛線坊,又讓鐵匠打了很多毛線針,每天都在毛線坊裡麵教大家如何織毛衣,圍巾。

陸子陽正在家裡織著圍巾,陳翼宋士瑞和司空景三人來找陸子陽了。

陳翼看著有點膈應,連忙勸到:“哎呀,這活計怎麼看到像女人乾的活,陽哥你還是不乾了哈。”

“嗯,哈哈。”陸子陽放下手裡的活,然後拿出撲克牌到:“來,我教你們玩撲克,正好四個人。”

“撲克是什麼。”司空景好奇

“教了你們就懂了。”陸子陽把三人拉上桌,然後交他們四人鬥地主。

三人才十**歲的年紀,學東西很快,交了幾輪就會了。

陳翼說到:“嗯,陽哥,這個好玩,我感覺我已經會有,我們玩幾把吧。”

“這個叫鬥金主,這隻是撲克牌的一種玩法,還有很多其他玩法呢。”陸子陽冇敢說地主,畢竟現在個個都是地主。

“好好,那咱們先玩鬥金主。”陳翼想玩,趕緊招呼到。

玩了一個時辰,就數陳翼的臉上貼的紙條最多,他還樂此不疲的還想繼續。

“不來了,累了。”陸子陽擺擺手,他不想玩了。

這時,司空景問到:“子陽,過幾天就要冬圍了,你也要去的,有準備嗎?”

“冬圍不就是皇上和大臣們一起打獵嗎?有什麼好準備的。”陸子陽無所謂

“哪有那麼簡單,還要比賽騎射之類的,而且各家的子女都要去,如果表現出色,被皇上看中可以得到提拔,女子說不定可以進宮為妃。”司空景解釋

“啊?相親大會啊。”陸子陽差異

“哈哈,可以怎麼說。”司空景笑到

陸子陽心想:那他可得好好準備了,自己的男人得看好,可彆被人搶了去。

晚上一起吃了個飯,陸子陽問了司空景一些細節,他感覺自己可能不太行,騎馬這一項是肯定過不去了,不過該準備還是要準備的。

陸子陽心想,他騎馬不行打個獵應該冇得問題,射箭是彆想了,就為自己打造了一把□□,連續練了幾天後,冬圍的日子也到了。

皇家圍獵場學還是有點厚,周圍的猛禽都以被驅散,隻留下一些食草動物,這樣也是為了安全。來的有各位朝臣還各位夫人和子女。

大家收拾好後準備圍獵了,都看到陸子陽冇帶武器奇怪的問:“縣侯,你武器呢?怎麼冇看到拿弓箭啊。”

“啊,我不會弓箭,就冇拿。”陸子陽回到

“唉呀,冇弓怎麼打獵,還冇過去獵物就跑了,要不陸小公子你還是彆去了。”劉將軍劉成武勸到。

“就是就是。”李勝李將軍也附和

“那怎麼那行,我們可以說好了,還要比賽誰打的多,有賭注呢。”陳翼說到

陸子陽也說到:“劉叔李叔,你們彆擔心了,我自有辦法。”

沈宸看他那樣子也很無奈,自己是皇帝,現在不方便幫他,然後他先騎馬而去。

皇上走了後各位大臣也開始陸續離開。

“好吧,那你小心些。”李勝劉成武兩個人騎馬走了。

小輩們是最後出發的,陸子陽不會騎馬就讓夏易騎馬在前,然後把陸子陽的馬韁繩係在自己馬上,帶著他走,陸子陽隻管坐好不要掉下來就行,夏盈在後麵跟著。

走出去的時候還聽到那些人議論他的聲音:“他以前不是天天騎馬闖禍嗎?怎麼現在不會了。”

“聽說自從上次之後失憶了就冇再騎過馬了。”

“哦,失憶還能把馬術忘記嗎。”

“不知道,不過他這樣弓箭也不能,能打到獵物嗎”

各大臣家留守的家眷議論著陸子陽。

“唉呀,陽哥,你這也太慢了,我們可等不了你,你慢慢逛哈,我們三個先走一步。”陳翼說完駕馬跑了,宋士瑞和司空景也走了。

陸子陽則慢慢悠悠走了半小時才進入了林子,進去後他就下了馬,不然肯定是捕不到獵物的。

陸子陽晃晃悠悠了半時辰,隻打了兩隻出來找吃的兔子,就這還是夏易夏盈幫忙打的,中間還遇到了陳翼和宋士瑞,他們兩個人一起打了不少獵物,還有一隻山羊。

“陽哥,你這都是些啥啊,兩隻兔子,你可輸定了。”陳翼嘲笑陸子陽

“去去去,還不一定誰輸誰贏呢,得瑟個什麼勁。”陸子陽不服氣

陳翼指著他們打的羊說到:“這還不明顯,打賭輸了晚一會晚上你幫我們把這隻羊烤了,我們要吃烤羊。”

“是你想吃吧,人家士瑞可不一定。”陸子陽白了他一眼。

“士瑞,你說那想不想吃烤羊腿。”陳翼拉了拉宋士瑞的韁繩示意。

“恩,陽哥烤的應該很好吃。”宋士瑞回到

陳翼得到了滿意的回覆,對陸子陽說:“你看,士瑞也想吃,景哥肯定也是。陽哥今天晚上你逃不掉的。”

“好好好,不就是烤羊嗎?做給你們吃,趕緊走,彆影響我打獵。”陸子陽趕人。

宋士瑞關心的說到:“陽哥,我們打的多,要不你拿一點走,彆人也不知道,不然到時候回去不好看。”

“就是,就是,看再烤羊的份上,我勉為其難分你一點。”陳翼打趣陸子陽

“趕緊滾,不然今天晚上彆想吃到烤羊。”陸子陽上去踢了陳翼一腳。

陳翼撇撇嘴,拉著宋士瑞走了。

陸子陽被打擊到了,也不抓獵物了,乾脆在林子裡四處逛了起來。

-麼人了”張堯開口:“陸氏的大棚菜很貴,不過很新鮮,生意也好。”“大家彆急,大棚菜明年就會普及,到時候大家都會種。”馮博文解釋“也是,聽陛下的意思明年普及到個郡縣,大家要抓住機會。”楊彥章點點頭。“火鍋我到是認為不足為懼,找人多試吃幾次就知道了,番椒花需要點時間種植,得來年開春了。”周懷仁說了自己的見解。孫世昌補充到:“衛浴馬桶也都簡單,也能仿造出來。”“就是這紙和火藥不行。”周懷仁搖頭。“你們周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