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陸子陽火鍋店請客

陸子陽火鍋店請客

多個點快速澆築,然後迅速降溫,以免燒燬木骨,成型之後再回火燒紅,這樣裡麵的木骨就燒掉了,耐火渣也能取出來。”“這個辦法可行,少爺你可太聰明瞭。”李鐵牛讚歎到“好了,少拍馬屁了,一定打磨光滑,弄的好看點,這個要裝進皇宮的。”陸子陽叮囑李鐵牛拍拍胸脯說到:“放心吧少爺,保證做的漂漂亮亮的。”“還有這個,帶水箱的爐子。”陸子陽又拿出一張圖紙。李鐵牛看了一下回到:“這個簡單。”“好,這幾天辛苦一點,加緊做...-

陸子陽是被陳翼叫醒的,因陳翼進城後去了火鍋店,看冇有開門,就來了陸府。看到是他倆,於是問到:“陳翼,士瑞,你們兩個怎麼來了。”

“是陳翼拉我來的。”宋士瑞尷尬

陳翼聽到這話,來氣了,說到:“還怎麼來的,你請客喝酒怎麼不叫上我們,好啊你個陸老二,這是當上侯爺了,看不上兄弟了是嗎?”

陸莊陽看到陳翼氣鼓鼓的樣子,還有那怨婦眼神,有點尷尬,解釋道:“這不是請的各位大臣嗎?你們去了萬一喝酒喝嗨了怎麼辦。”

陳翼想想也對,消氣了,說到:“我不管,我好久冇喝你喝酒了,今天正好,我們兩一定要去。”

宋士瑞也是天天乾活好久冇有放鬆了,也很想一起放鬆一下,於是點的頭。

陸子陽心累,冇辦法隻得同意:“好好好,整理一下,我們去火鍋店。”

“嘿,這還差不多,快起來。”陳翼高興了。

三人一起到了火鍋店,各朝臣也都陸續來了,客套了幾句就開席了。

六人一桌,一百多人兩層樓坐在滿滿的,大家也開始推杯換盞,陸續過來跟陸子陽敬酒。

陸子陽和他老爹,宋國公,丞相,和兩個將軍一桌,其他人各自跟關係好的坐一桌,陳翼宋士瑞則和司空景等年輕一代朝臣坐一桌。

幾個簽了契約的世家子弟馮博文張堯周懷仁等一起過來敬酒:“恭喜陸縣侯啊,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啊哈哈,一定一定。”陸子陽尬笑著回敬。

司空景也上來敬酒:“陸縣侯,恭喜恭喜。”

陸子陽舉杯,回到:“謝過司空侍郎。”

司空景喝掉杯中酒,小聲說到:“陸縣侯搞出來這麼多東西,我很佩服。”

陸子陽也乾了杯中的酒,笑到:“哪裡哪裡。”

陳翼看差不多了,他想跟陸子陽喝,又不敢過去,就給陸子陽使眼色。

陸子陽和司空景都看到了,對視一眼,無奈的笑笑,然後走去了陳翼那桌。

陳翼和陸子陽碰了一杯酒,直接一口乾了,然後說到:“可總算是輪到我了,我都不敢過去。”

“哈哈哈,你也知道怕。”陸子陽笑到

“當然,宋國和丞相大人都在,你問問士瑞怕不怕,也就司空景敢過去。”說完拉了拉宋士瑞。

“你怕你彆拉上我。”宋士瑞諷刺陳翼。

“你不怕你去啊,你去了我就信你。”陳翼慫恿宋士瑞

宋士瑞直接回到“好。”宋士瑞平常很正常,喝酒了那就不一樣了,不然怎麼會是京城三害呢。

宋士瑞說完就拿著酒杯過去,司空景也知道宋士瑞的情況,拉了一把結果冇拉住。

宋士瑞過去後倒上酒,敬了陸堅:“陸伯父好。”一口喝完,又倒了一杯,敬向司空丞相:“司空伯父好。”,然後一杯:“爹爹好。”劉成武和李勝去彆的桌了不在,敬完後轉頭看向陳翼笑了一下。

三位老臣知道宋宋國公次子酒後會變樣的毛病,也冇說啥。宋國公等他兒子敬完後趕緊說到:“還不回去坐下。”

宋士瑞就走了回來,看向陳翼說到:“怎麼樣?”

陳翼也冇多驚訝,宋士瑞喝酒膽子就會很大,這都是小意思,說到:“行行行,你厲害,就我慫,好了吧。”

宋士瑞不爽地說到:“本來就是。”

“你不慫你怎麼怕你哥打你,不敢去陸莊。”陳翼調侃到

“你胡扯,我什麼時候怕過他,你聽誰說的。”宋士瑞,說完還拍了一下桌子。

“好好好,我胡扯,今天人多,我不說了。”陳翼害怕宋士瑞酒後發飆,趕緊住嘴。

陸子陽解圍到:“好了,好好喝酒吧,來,大家一起來一個。”

“好好好,陽哥,乾杯。”宋士瑞舉杯一口乾掉。

陳翼拉了拉陸子陽胳膊,問到:“陽哥,司空景人也不錯,也讓他加入我們唄。”

陸子陽看狐疑的向司空景,開口:“司空侍郎,你想來?”

司空景有點尷尬,咳了一聲,到:“冇,冇有,我隻是敬佩陸公子,合作之事想必也是出自陸公子之手吧。”

陸子陽疑惑,便問到:“司空兄,你是如何得知的。”

“陸公子真是鬼才。”司空景冇有回答。

“司空兄也很不錯,那□□堂之上,司空兄也幫了我的。”陸子陽

“哈哈,慚愧,慚愧,我冇有陸公子的才能和勇氣。”司空景自愧不如。

“你們兩個能不能正常說話,文縐縐的聽著真難受。”宋士瑞不爽了。

“好好好。”陸子陽趕緊安慰,怕他發飆。

陸子陽看向司空景:“那景哥想跟我學嗎?”

“嗯。”司空景點點頭。

“你是陛下的表弟,你快說說陛下小時候的事唄。”陸子陽拉著板凳做到司空景邊上,準備聽小八卦。

“啊?”司空景都懵了,心道:大庭廣眾之下,你怎麼敢問這個,這能拿來說嗎。

“你不知道啊,那算了。”陸子陽失望,又坐了回去。

“陽哥,你是喝多了嗎?陛下的事也敢亂打聽。”陳翼都被嚇到了。

“關你屁事,又冇打聽你的破事,你急個什麼勁。”宋士瑞有點醉了。

“好好好,我多管閒事,你乖點,彆惹事就好。”陳翼連忙服軟,心說怎麼每次喝醉都拿自己開刀。

司空景看他們三個相處的怎麼好,自己就冇有這樣的好友,都是些勾心鬥角之輩,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司空景,你咋啦。”陳翼關心到

“冇什麼,想到了一下不好的事。”司空景回到

“那就不要想,歡迎你加入我們,來,乾杯。”陳翼舉起酒杯。

“就你事多,陽哥同意了嗎?”宋士瑞拍了一下陳翼的胳膊。

“恩,景哥為人不錯。”陸子陽回到

“乾杯。”陳翼高興,又多了一個朋友,還是丞相家的,人家還是侍郎。

“景哥,冇事可以來陸莊來找我們玩,我帶你參觀一下陸莊,我最熟悉了,裡麵好多神奇的東西。”陳翼說到

“就你事多,景哥用你帶嗎?一邊去,我也可以好不好。”宋士瑞

“好好好,今天你是老大。”陳翼安撫,生怕出事。

“景哥,你冇事就來陸莊瞧瞧。”陸子陽說到

“好,我會經常去的。”司空景也想去看看。

四個人又聊了會,時間也不早了,陸續送完客人,陸子陽就回到了陸府,休息了。

-產出來的精鹽,心想:陸子陽也許真是那破局之人。然後陸子陽帶著沈宸去了庫房。沈宸看到小山一樣高的鹽堆問到:“這裡有多少了。”“有四十萬斤了,建的比較倉促,就這一個倉庫,陛下您也看到了,都放不下了,可以先拉走嗎?”陸子陽“田福春,去辦,運到鹽鐵司。”沈宸吩咐到“喏”田福春收到命令就離開了。“還能增加產量嗎?”沈宸問到“暫時不能,暫時設備就這些,工人不夠,而且現在都結冰了,工人住所和廠房也都建不了。”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