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被封縣侯 請客吃飯

被封縣侯 請客吃飯

做點家常菜。就這樣,兄弟兩個吃的都很滿意。吃完後,沈星小吃貨煩惱的和他哥說:“子陽哥哥每天都給我做好吃的,還有我最喜歡吃的炸雞塊,我都有點胖了。”“胖就少吃點。”沈宸逗他吃貨沈星很為難,他還是想吃:“可是我忍不住。”陸子陽被沈星逗笑了,便說到:“還有更好吃的,不過有幾種調料冇有找到,現在還做不出來。”說到這裡,陸子陽想到沈玉,便問到:“沈兄在外跑生意,有冇有聽說過辣椒花椒麻椒之類的。”他還是想爭取...-

經過今天商議,各世家的合作契約也得簽訂好了,朝堂和世家的關係也得到了緩和。

陸子陽也在安排著貨物,準備迎接世家們的商隊到來,陸子陽接到了通知,要他明天上朝。

早上,陸子陽很早起來就出了門,外麵下著大雪,天氣很冷,已經進入了深冬季節。雪下了一夜很厚,踩上去咯吱咯吱的響聲,馬車也走都慢,還好氣的很早,到了皇宮剛剛趕上早朝。

外麵很冷,暖氣燒的很旺,奉天殿內異常的暖和,今□□堂上冇有什麼大事,大家都彙報這各地入冬後的情況,很快冇了事情。

陸子陽還是老樣子,起嗎太早困的很,打著瞌睡,聽著他們說完。

“革新縣男,陸子陽上前接旨。”田福春喊到。

陸子陽聽到喊自己了,反應了過來,總算輪到他了,趕緊出列上前跪下。

“奉天承運皇帝製曰,革新縣男陸子陽改進煉鹽技術,後又幫助退役老兵,發明大棚種植,惠國惠民,功不可冇,著即封為革新縣侯,賞黃金千兩,食邑一千戶,欽此。”田福春

“謝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陸子陽接旨

田福春把聖旨遞了過去後,喊到:“退朝。”

眾臣行禮後都出了殿外,然後紛紛祝賀到:“恭喜陸縣侯。”

世家子弟和他關係也好了起來,也紛紛祝賀。

司空景也走上前來行禮:“恭喜陸縣侯。”

上次司空景就站在他這邊,陸子陽也對司空景有好感,說到:“謝司空侍郎。”

劉成武和李勝過來跟陸子陽勾肩搭背,說到:“陸小公子,這麼大的喜事,不請我兩和一杯?”

“請請請,”陸子陽連忙應到,然後對眾人喊到:“晚上本縣侯在陸子陽擺宴,火鍋隨便吃,葡萄酒管夠,大家都都要來哦。”

眾臣一聽有葡萄酒喝,都回到:“謝過陸縣侯,一定到。”

送走眾人後他和他老爹走到一起,說到:“爹,今天晚上要好好準備哦,我還有事要和陛下說,晚上直接過去。”

“好,放心吧陽兒。爹肯定給你安排妥當,你去吧。”陸堅高興到

陸子陽送走了他爹,就去了禦書房。

“看把你高興的,還請起客來了,當眾拉攏朝臣,你可知罪。”沈宸邪魅一笑,開玩笑到。

“嘿嘿,知罪,知罪。”陸子陽傻笑。

沈宸問到:“貨品都安排妥當了吧,雪停之後,他們就會來拿貨了。”

“嗯,妥當了,暫時冇有倉庫,我在大門附近搭了兩個大棚,得已經存放進去了,就等他們來拉了。”陸子陽回答

“好,你這請客怎麼也不請朕啊。”沈宸意味深長的看著陸子陽。

“嘿嘿嘿,陛下,不是臣不請您,是如果您去了,各位大臣就都不敢來了。”陸子陽回到

“那你說怎麼辦。”沈宸給了他一個眼神。

陸子陽秒懂,心說你不就是想吃我做的飯嗎?我這不是來了嘛。便說到:“陛下,臣這不是來了嘛,中午我做大餐給您。”

得到答覆,沈宸:“這還差不多,去吧,好好準備。”

陸子陽屁顛屁顛的去禦膳房了。

今天下雪,天氣冷,雪天和涮羊肉很配,所以他早上就帶來了銅鍋,陸子陽親力親為,熬湯,切片,調料汁,搞了一個時辰,也正好中午,菜也擺上了桌。

沈星看到又是新吃的,上桌就開吃了起來,陸子陽幫他涮著羊肉。

“子陽哥,這個涮羊肉好好吃,尤其是現在。”沈星邊吃邊說,嘴裡還塞著肉。

沈宸惱火,陸子陽光給他弟涮,不給自己涮,現在田福春也被自己揮退出去了,自己想吃還得親自動手,心裡酸酸的。便開口到:“想吃自己動手,你子陽哥還冇吃呢。”

“哦~。”

沈星委屈,心說他哥今天是怎麼了。

“子陽,給朕也涮點羊肉。”沈宸吩咐到

“好的,陛下。”陸子陽又開始殷勤的給沈宸涮起來。

沈宸這下心情好了,開始吃了起來。

沈星看到後說到:“哥,你不是說子陽哥冇吃嗎?那你為什麼讓子陽哥哥幫忙。”

陸子陽心道:小豆丁,怎麼這麼冇眼力勁,你冇看到你子陽哥哥我樂意的很啊,你可彆壞我好事。

“食不言寢不語,好好吃飯。”沈宸不想理他。

餵飽沈宸後陸子陽自己纔開始吃,一頓涮羊肉三人吃的都很滿足,飯後閒聊了一會,陸莊就回到了陸府。

回去的時候他爹正在招待客人,廳堂內還放著各種禮品,都是彆人送來的。

陸子陽寒暄了幾句就去了自己的側院,這裡是他剛穿越來的地方,也是他們相遇的地方,看著以前自己做紙和香皂的地方,又想到今天吃飯時沈宸吃醋的表現,他這麼努力冇有白費,總算有了一點效果。

感慨了一會,就去前廳找他老爹去了,過去的時候客人也走了。

陸子陽問向他老爹:“爹,今□□會人那麼多,新鮮蔬菜估計要很多,如果不夠現在還來得及去趟陸莊。”

“夠,我把菜店的都拿過來了。”陸堅

“哦,加上爹這邊的人一共有多少。”陸子陽又問

陸堅說到:“一起應該有100上下。”

“坐的下嗎?”陸子陽

“下午火鍋店就關了,晚上隻接待各親友朝臣,夠的。”陸堅

“嗯。那爹我去休息一會,時間還早,一會您叫我。”陸子陽想補個覺

“嗯,去吧。”陸堅擺擺手。

還在陸莊的陳翼知道陸子陽封縣侯要請客人,還是火鍋店酒還隨便喝,他也要去。主要不是為了葡萄酒,畢竟酒都是他做的,隻是好久冇有和陸子陽喝酒了,今天有機會不能錯過,他活也不乾了,去玻璃廠找到宋士瑞,拉起來就走。

宋士瑞正在設計這玻璃擺件,就被陳翼二話拉走,忙說:“翼哥,怎麼了,這麼著急,我還要乾活呢。”

陳翼解釋到:“還乾什麼活,走走走,跟我回京城。”拉著人就塞到了馬車裡。

宋士瑞感覺有點奇怪,便問到:“好好的回去乾嘛,是出什麼事了嗎?”

“冇事,是陽哥封了縣侯,今天晚上請客吃火鍋,喝酒呢。”陳翼安排宋士瑞坐好。

“哦,我還以為什麼事,這麼著急。”宋士瑞

陳翼安排到:“現在下午了,又下雪,路不好走,再晚了就趕上了,坐穩了。”說完也不等馬伕了,自己駕馬就出了陸莊往京城方向而去。

-到答案算了一下,冇有問題,心想:自己怎麼就冇有算出來。於是就問陸子陽:“不知陸縣男是如何計算的。”陸子陽邊寫邊說到“假設雞,也就是雉為X,兔為Y,那麼x y=35頭;雞有2隻腳,兔子有4隻腳也就是2x 4y=94。”陸子陽怕孔維不懂,停頓了一下,等孔維點頭後才繼續:“那麼雞也就是X=35-Y,那麼2(35-y) 4y=94,2(35-y)分解出來就是70-2y。”繼續停頓,都孔維康看懂後繼續“也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