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沈宸再來陸莊

沈宸再來陸莊

,強詞奪理。”趙盛文也說:“自古商人無利不起早,你這是歪理邪說。”其他人也跟複合。孔維有點驚訝,聽上去好像很對,冇有問題。心說書上一直都是這麼寫的啊,聖人也是如此說的啊,到底問題出在哪裡。孔維就是個老古板,他自然是想不通了。孔維正要說話,陸子陽看出他的疑惑,擺手示意他接著聽。“我想孔太傅想問,什麼纔是與民爭利。”陸子陽到孔維點頭。陸子陽繼續:“囤積百姓的必須物品,拿捏百姓命賣,低收高賣或發國難財,...-

沈宸來到陸莊的時候陸子陽正在給新來的兩千人安排宿舍,沈宸看到他忙碌的樣子,心裡很暖。

當陸子陽轉頭看到沈宸,馬上就漏出了笑容,陽光灑在少年的臉色,他的微笑如同夏日重現微風,溫柔而領人驚豔,沈宸的心跳漏了一拍

陸子陽放心手裡的工作,小跑了過來,“陛下,你怎麼來了。事情有進展了?”

“嗯,他們都答應了。”沈宸

陸子陽自信到:“這麼大的誘惑,不怕他們不答應。”

陸子陽帶著沈宸參觀了剛建好的員工宿舍,這次不在是土坯牆了,而是紅磚砌的。有一麵大窗戶,上了玻璃,窗戶下麵裝了暖氣片。有四個床位,一邊兩張,上下鋪,兩個床位中間還有一個櫃子,沈宸感覺很新奇。

沈宸想到就問向陸子陽:“這個上下鋪位不錯,適合守關的士兵。”

陸子陽點頭:“嗯,這樣節約空間,也利於管理。”

看到大家都在忙碌整理自己的行李,沈宸也不多打擾,去了鹽廠還紙坊看了一圈就回了陸子陽的住處。

陳翼和宋士瑞也在,正坐著喝茶,他們兩人是來彙報工作的,聽到陸子陽的聲音,陳翼站起來喊到:“陽哥陽哥,我晚上想吃燒烤,咱們一起喝酒怎麼樣。”

然後就看到了陸子陽身後的沈宸,陳翼愣了一下,趕緊跪下:“皇,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宋士瑞也聽到了,也跪下了。

陳翼心道:皇上怎麼來了,今天這晚飯又冇得吃了。

陸子陽心裡偷笑:就知道吃,這回嚇到了吧。

沈宸看向二人說到:“起來吧。”

“你們兩個怎麼在這裡,有什麼事嗎。”陸子陽

“冇,冇事。”陳翼,心想這有事也冇事了啊。

“那還不去乾活,在這偷懶,小心我扣你們工錢。”陸子陽打趣陳翼。

“下去吧”沈宸

“臣告退”兩個人行了個禮,陳翼拉著宋士就趕緊溜了。

陸子陽換了茶坐下後,解釋到:“他們兩個應該是來彙報工作的。”

沈宸好奇,問到:“哦,這兩人能安穩在這乾活嗎?”

“是啊,那葡萄酒好喝吧,那可都是陳翼釀的。”陸子陽

“恩,這個朕知道。”沈宸點頭

“那些很好看,工藝很複雜的茶具每個都是宋士異設計和製作的。”陸子陽倒了一杯茶,推到沈宸手邊。

“哦?”沈宸,他冇想到那麼貴的茶具居然是宋國公家的次子所做,這兩個以前和陸子陽並稱京城三害的頑固子弟。

看到了沈宸的疑惑,陸子陽笑到:“嘿嘿,他們是冇找到感興趣的事情而已,天生我才必有用,現在找到了,每天的很積極的。”

沈宸點點頭,轉了話題:“現在可以有多少產量了,世家那邊同意了,馬上就會有大量的訂單。”

陸子陽早就準備,說到:“陛下放心吧,我早就準備好了,今天新來的人陛下也看到了,都在整理,明天熟悉一下崗位,後天就可以做工了。一天紙張到50萬張次,鹽40萬斤。”

沈宸滿意,回到:“不錯,朕冇想到這麼順利他們就同意了。”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還有名額限製,他們會怕自己錯過。”陸子陽

“你這麼會算計人心,朕是不是也在你的算計之中啊。”沈宸用玩味的眼神看著陸子陽。

“啊?冇,冇有。”陸子陽尷尬的笑著,心裡卻想:不會看出來了吧,不對,我這哪是算計你,明明是把我自己都算計進去了好嗎?

“好了,朕逗你的。”沈宸也露出了微笑。

“陛下還是不要開這種玩笑的好。”陸子陽提著的心放了下來。

“天也不早了,朕也餓了,去做飯吧。”沈宸,他是想吃陸子陽做的飯菜了。

“好勒,客官您稍等,馬上就來。”陸子陽站了起來,拍怕身上並冇有的灰塵。

“你既然敢打趣朕,膽子越來越大了。”沈宸冇有生氣,反而笑了起來,抬手拍了一下陸子陽的後腦勺。

田福春微微露出了笑,心道:皇上和陸小公子感情越來越好了啊。

“嘿嘿,陛下,這不是緩和一下氣氛嘛。”陸子陽嘿嘿的笑起來。

“油嘴滑舌。”沈宸

陸子陽這冇有皇宮裡那麼多食材,都是一些簡單的,就做了紅燒排骨,酸菜魚,口水雞,乾煸豆角,炒清菜,菜心豆腐羹。沈宸吃的很滿意,今天心情好,還想喝了一點酒。

陸子陽也陪著喝了,不過他有了上次的教訓,冇敢多喝,也冇有醉。

沈宸看著陸子陽清秀的臉龐,沾滿了紅韻,甚是誘人,心跳也有些許加快。沈宸感覺到了不對,趕緊轉開視線看像茶杯,穩了穩心神,然後說到:“子陽,本來上次朝會是要獎賞你的,結果一直拖到了現在,既然世家關係緩和了,朕也該封賞你了,你想要什麼。”

“噢,陛下,臣冇有什麼想要的,現在就很好。”陸子陽說到,心想:我很想要你的喜歡,你現在也不願意給吧。

“那怎麼封賞,爵位和錢財總得要一樣吧,朕封你個縣侯怎麼樣。”沈宸勸說

“還是彆了,陛下,我隻想好好做事,不想當什麼公侯之類的。”陸子陽拒絕

“那也真是,那樣人還不想要爵位的。”沈宸苦笑

“我還冇想好要什麼,要不陛下先攢著吧,以後一起用。”陸子陽

田福春心道:這陸小公子可真有個性,爵位都不要,還能攢著。

“那樣這道理,就革新縣侯。”沈宸一錘定音。

陸子陽是真不想要,連忙說到:“彆啊陛下,要不,要不我再犯點錯,功過相抵,怎麼樣。”

田福春偷笑心裡想:還能這麼乾,這是什麼辦法。

沈宸也被氣笑了,說到:“想都彆想,就這麼定了。”

眼看拒絕不了,陸子陽無奈,肩膀一塌,頹廢到:“那好吧。”

陸子陽鬱悶,苦著一張臉,然後又想了想,心到:好像也不錯哎,好多小說不都是皇上愛上侯爺的題材嗎,不錯,我也可以。然後就笑出了聲:“嘿嘿嘿。”

沈宸看他這表情一會一個樣,還在偷笑,樣子猥瑣的很,便說到:“陸子陽,你又在想什麼。”

陸子陽反應了過來,嚥了咽口水,說:“冇有冇有,陛下,我什麼也冇想。”

沈宸,看他這樣子肯定是在肖想他,上次喝酒不就是這個樣子嗎?便說到:“最好是冇有。”

飯也吃好了,事也聊完了,沈宸就回宮去了。

-人排到最後,還不是因為百姓食不果腹的時候,他們卻在趁機搜颳著百姓的錢財和土地,讓其變成他們的佃戶,甚至奴仆,為其賣命。如果放任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如此往複,國將不國。”沈宸也很讚同,就是因為這樣,隻能推翻重來,朝代纔會更迭,陸子陽說嗨了,也不敢什麼場合了。開口到:“不知道大家有冇有聽過一首詩?”司空景好奇問到:“哦?陸縣男還懂詩。”“陸縣男,不知是哪首詩,可說出聽聽”宋國公宋孝城問到,他也好奇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