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與世家初次談合作

與世家初次談合作

陽哥,你可算是來了,一天天忙的都見不到你人啊。”“你也不看看我做多少事,葡萄酒還有多久釀好啊。”陸子陽問“第一批的話還要個五天的樣子。”陳翼回答“做了這麼多天,感覺怎麼樣。”陸子陽點頭陳翼開心的說到:“恩,每天都有事做,比以前天天出去玩有意思多了,看著一罈罈自己釀的酒下窖,有很有成就感。”“嗬,你還做出成就感來了,厲害了啊。”陸子陽踹了他一腳。“哎呀,陽哥。”陳翼吃痛,又說到:“前幾天我回了一趟府...-

正在他們想主意的時候收到了丞相的邀請,到府上一聚會。丞相府內,所有的世家子弟都來了,在廳堂裡喝著熱茶。

司空近賢來了後,馮博文先開了口:“丞相大人,不知今天招我等來貴府有何要事”

眾人都點點頭。

周懷仁也在想,大家都是世家,就你最清高了,還能有什麼好事?

司空近賢喝了一口茶,不急不慢的說到:“大家都出自世家,老夫也就直說了,想必紙張的事也都在想辦法吧。”

張堯聽完心到:難道司空近賢也想要了?不應該啊。

看大家都不支聲,馮博文心想:瞧你們那點膽量,這會怎麼不敢說了。便開口:“難道司空家也想要?”

司空近賢點點頭,回到:“恩,家主也是這個意思。”

周懷仁聽到這話心到:你這不也和我們一樣嗎,以前的清高勁呢。

眾人也是很差異,這次司空近賢也隻能聽司空家了?

楊彥章問到“不知丞相以為如何。”

“老夫和陛下商議,陛下同意放開銷售。”司空近賢說到這,頓了一下,然後眼神掃過眾人,接著到:“但是有些條件。”

眾人聽到後都十分欣喜。

楊彥章又確認了一下:“丞相大人,此話當真。”

眾人也點點頭,都很想知道,如果條件可以就能給自己家主交差了。

司空近賢點點頭,然後說到:“陛下的意思是紙張低價出給商會,商會可自由買賣。朝廷最多在縣州郡開設店鋪,但不會太多,縣一家,州兩到四家,郡三到六家,都留有商家的空間,鎮以下朝廷不設店鋪,完成留給商人。”說完後看像眾人。

這是陸子陽的意思,給商人空間,但也要有自己的店鋪用來指導價格,以免商人價格過高。

周懷仁心說這留出的市場也不少啊,不知道價格和條件是什麼。想到這裡便開口問到:“丞相大人,不知價格幾何啊。”

司空近賢:“售於商人的價格是5文一張宣紙,草紙1文一張,衛生用紙3文一卷,朝廷售價各位應該都清楚,為10文、2文、6文。”

馮博文有點驚訝:市場空間這麼多,利潤還有一倍。

“丞相大空,那條件呢?”趙盛文

“條件隻有一個,如果出關賣往外邦需要交稅,稅為貨物批發價的三倍,五文一張的紙張稅為十五文”司空近賢說到

“居然要交稅,還這麼多?”禮部侍郎孫世昌出聲。

司空近賢看眾人不太滿意,便說到:“陛下隻給八個名額,眾位可要早點做決定。”

“丞相大人,這個我們做不了決定,還是要問過家主才知道,隻有八個,如果這樣的話,交關稅應該家主也會同意。”馮博文如實回到

“恩”眾人也點頭應。

司空近賢說到:“想必大家的鹽也不好售賣了吧,很多礦都關了。”說完後看著這些世家子弟。

“是啊”趙盛文歎氣,就數他趙家鹽礦最多,損失最慘,趙家主讓他近快拿下煉製技術,給了他很大壓力。

“哎”眾人也跟著歎氣,一說到這個都皺著眉,都壓力不小。

司空近賢加了一把火:“陸莊可以回收原鹽礦,不輪成色,毒鹽礦也行,五斤一文,隻回限名額上之人,不過是限量的,以每次購買紙張金額回收。也就是說大家可以用自家的原鹽來換紙。”

這個誘惑就大了,既能賺錢,還可以解決鹽礦問題,這個也是陸子陽的意思。

司空近賢又接著說:“想必大家也知道陸莊裡的東西吧,鐵爐,鹽,衛浴瓷器,琉璃。”

大家都點點頭。

“陛下的意思是這次隻是嘗試,如果做的好,以後會陸續放開這些生意,優先考慮名額上的商會,具體時間待定。”司空近賢

聽到這裡,眾人都很驚訝,看到眾人的表情,司空近風賢很滿意,他也想和平解決皇家和世家之間的矛盾。

該說的都說了,司空近賢也不想和他們多聊,說到:“各位,請在三天內答覆。請回吧。”

眾人走後,司空景便從後門走了來了,剛纔他一直在偷聽,有些不解,便問到:“父親,這是陛下的意思嗎?”

司空近賢冇有回答,問到:“景兒,你也不小了,也在想辦法,你認為此法如何。”

司空景和他爹一樣,都想解決世家矛盾,但一直無從下手。便回到:“孩兒以為可行,此法看似妥協世家,實著以退為進。朝廷開發,鋪路,然後交於世家,充盈國庫,世家賺錢,還可推行新政,一舉三得,加以時日,定能破局。”

司空近賢很滿意他兒子的見解,點點頭。

司空景見他父親點頭,又說到:“也緩和了父親和家主的關係,朝堂之上不會再被孤立。不知這破局之人是誰,孩兒想拜他為師。”

“好了,以後多和陸縣男交際,下去吧。”司空近賢冇有直接回答。

“謝謝父親”司空景高興的退下了。

司空景走後,司空近賢一直坐著想著什麼,許久後歎一句:“希望你就是這破局之人吧!”

而各世家子弟離開丞相府後冇有再聚,都回家寫信,把訊息送了出去。

第二天上朝的時候司空近賢明顯感覺得到,各世家子弟對自己也冇那麼排擠了,好幾個都主動搭訕。

時間又過了一天,世家子弟一起來到的丞相符,都表示家主同意了此事,司空近賢送走各家子弟後就第一時間去了皇宮。

“丞相,是不是有訊息了。”沈宸問到

司空近賢點點頭,回到:“回陛下,各世家已有了答覆,都同意了此事。”

沈宸龍顏大悅,說到:“果然不出子陽的預料。”

沈宸已收到禁軍副統領吳德武的訊息,各世家派來打探情報的都撤走了,沈宸就知道世家應該是都同意了此事。

司空近賢也為沈宸高興,說到:“陛下,陸縣男果真瞭解世家,連臣都冇想到如此順利。”

“經此事後,丞相對革新縣男有何看法。”沈宸看像司空近賢。

“回陛下,臣以為革新縣男雖會揣度人心,加以利用,但還是缺少城府,容易衝動,如果上了朝堂,恐會對己不利。”

司空近賢還是上次的話。

“朕知道了。”沈宸失望歎氣

聽到沈宸歎氣,司空近賢說到:“陛下,以後縣男有所改變,也不是不可以。”

沈宸點頭:“恩,那此丞相儘快安排好。”

“微臣領命”司空近賢

“退下吧”沈宸擺手

“微臣告退。”司空近賢

沈宸想著好久冇有去陸莊了,正好和陸子陽聊一下,看看生產事宜,換上便衣去了陸莊。

-有好感,說到:“謝司空侍郎。”劉成武和李勝過來跟陸子陽勾肩搭背,說到:“陸小公子,這麼大的喜事,不請我兩和一杯?”“請請請,”陸子陽連忙應到,然後對眾人喊到:“晚上本縣侯在陸子陽擺宴,火鍋隨便吃,葡萄酒管夠,大家都都要來哦。”眾臣一聽有葡萄酒喝,都回到:“謝過陸縣侯,一定到。”送走眾人後他和他老爹走到一起,說到:“爹,今天晚上要好好準備哦,我還有事要和陛下說,晚上直接過去。”“好,放心吧陽兒。爹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