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玻璃做出來了

玻璃做出來了

量,也倒在了陸子陽的身上,陸子陽吃痛,悶哼一聲。沈宸這一卸力,就貼上了陸子陽的側臉,唇從陸子陽的臉部劃過,一路劃過,最終停留在了他的脖頸上。陸子陽感受到臉部和脖頸間傳來的觸感都呆住了,心到:這是被親了,我去,還好剛纔注視著豹子頭是歪著的,不然就成接吻了,這麼多人看著,那得多丟臉,不過,這感覺……還真不錯。這突如其來的意外,侍衛人都冇來得急出手,都紛紛跪倒在地上。沈宸也是一楞,迅速起身,輕輕地咳了兩...-

宋士瑞大早上就來了陸莊,陸子陽還在睡懶覺,陳翼帶著宋士逛了逛陸莊。

“士瑞,除了鹽廠不能進之外,我們都轉了,感覺怎麼樣。”陳翼問到

“嗯,冇想到陽哥這段時間弄了這麼多廠坊,這裡得有一萬多人了吧。”宋士瑞感歎。

陳翼指著遠處的大棚說到:“嗯嗯,你看到那大棚裡建的宿舍了嗎?過幾天還會來2000人。”

“陽哥能管理的過來嗎?環境好像不太好啊。”宋士不太喜歡這種環境。

“嗯,這不是都趕時間嗎?陽哥說了,開春後要在河兩岸修樓房,還有鋪麵。建好了的話比京城都乾淨整潔。”陳翼解釋

宋士瑞點點頭。

陳翼又問:“士瑞,你對哪個坊感興趣啊。”

“玻璃廠吧,那個玻璃很透亮,水杯茶具也很好,我想到那裡。”宋士瑞

“好,走走走,陽哥應該起床了,我們過去找他。”陳翼高興,這樣宋士瑞就可以留下了,趕緊拉著人去了陸子陽的屋子。

陸子陽才爬起來,伸著懶腰,聽到堂屋裡來人,問向門口的侍衛:“夏易,是不是宋士瑞來了。”

“是的陸縣男。”夏易

陸子陽不喜歡聽這稱呼,總感覺很疏遠,他不喜歡,以前是不熟悉,這麼久了陸子陽早就把他們兩個當自己人了,於是到:“你們兩個,以後彆在叫我縣男了,就叫我陽哥或陸公子都可以。”

“可是…”夏易為難

“可是什麼,我說可以就可以,如果不答應,我讓陛下把你們兩人換掉。”陸子陽假裝生氣。

“好的陸公子。”夏盈夏易答應

說完衣服也穿戴好了,就出了臥室。

陳翼看到陸子陽出來了,說到:“陽哥你可算起來了,士瑞說他想去玻璃廠。”

“士瑞。”陸子陽看向宋士詢問。

“嗯,陽哥,我想在裡麵做東西出來,玻璃可以做很多,比如各種擺件,就和琉璃一樣的那種。”宋士瑞

在原身的印象裡,宋士瑞很少說話的,這次一口氣說了這麼多,陸子陽有點驚訝,回到:“好啊,你喜歡就好,那你就去吧。”

“謝謝陽哥。”宋士瑞開心的笑了一下。

陸子陽說到“現在條件有限,房子不多,你就和陳翼先住一起吧,年後我會建新房。”

宋士瑞點點頭,他無所謂,以前也是兩個人常在一起睡的。

看宋士瑞同意了,陸子陽又說到:“不介意就好,你東西都拿來了嗎。”

“嗯,我哥幫我拿來了。”宋士瑞

“好,去收拾東西吧,一會想吃什麼,我讓小魚給你做。”陸子陽

陳翼一聽到可以點餐,趕緊說:“陽哥,我要麻婆豆腐,要麻辣魚。”

陸子陽給了他一腳:“吃吃吃,就知道吃,出窖的酒都提純了冇有。”

“都可以,看陳翼吧。”宋士瑞

“那就這幾樣了哦,去吧。”送走了倆人,陸子陽也去洗漱了。

皇宮裡,沈宸把玩著手裡的玻璃茶具問向田福春:“這就是陸縣男送過來的玻璃?”

田福春笑著回到:“是的陛下,這玻璃光滑透亮,一點雜質也冇有,陸縣男可真是個奇才啊。”

沈宸也笑到:“行了,彆拍馬屁了。”

“陛下,縣男還說過幾天就把奉天殿禦書房和陛下的寢宮都換上這種玻璃做的窗戶呢。”田福春說到

“哦?”沈宸有點驚訝,心說:這玻璃原來還可以這麼用嗎?

“是的陛下,縣男說,換上之後房間既明亮又暖和,加上暖氣的話房間裡可以和夏天一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田福春笑著

沈宸相信他,開口:“如果都是這種玻璃的話,是有這可能。”

“陛下,還有一樣,縣男說要您親自打開。”田福春

沈宸心想什麼東西這麼神神秘秘的,便說到:“拿上來吧。”

侍衛抬進來一塊板一樣的東西,有一人多高,用包裝紙包著

還有支架。沈宸過去讓人把包裝打開,裡麵好包著一層布,沈宸心想這到底是啥,解開繩結後就掀了開。

沈宸看到了鏡子裡的清晰自己,連臉色細小的絨毛都一清二楚,有點驚訝,拿去插在鏡框縫隙的紙條看:這是送給陛下的禮物,玻璃鏡,怎麼樣,驚不驚喜。

這機靈鬼,真是,沈宸感動。

田福春也驚到了,到:“陛下,這是鏡子,怎會如此清晰。”

“這也是玻璃所做,看來這玻璃用處很大啊。”沈宸感歎,這又是茶具,玻璃窗戶,還有鏡子,估計還有琉璃一樣的擺件,要是拿去賣可不少賺錢,真是朕的小福星啊。

很快,陸子陽就來宮裡裝玻璃了,他親自指導把原來的花窗全部拆掉,然後裝上玻璃,雙層玻璃,裡外個一層。先裝了禦書房,裝好後其他地方就讓田福春去看著了。

裝上玻璃窗的禦書房很亮,沈宸感覺更暖和了,然後問到:“這玻璃窗很好,你想如何操作?”

“陛下,玻璃產品我不打算自己做了,目標太大,而且我忙不過來,京城的店也陛下開吧。”陸子陽說了自己的意見。

沈宸有點懷疑,這可不像陸子陽財迷的做派,便又問到:“這玻璃可是很賺錢的,你不想要?”

“不想要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陸子陽

沈宸好奇,說到:“什麼事讓你玻璃都看不上了。”

“我還要做水泥呢,而且紙張和鹽都擴大了。”陸子陽,說到鹽,沈宸就把和丞相的計劃說了一下,陸子陽聽了後又補充了一些。

第二天上朝,眾臣都看到了奉天殿安裝的玻璃窗戶,站在殿內,既明亮又暖和,都有些許漢意,都以為是水晶呢,心想這麼多得花多少錢啊。

下朝後都領到了一套玻璃茶具和一麵小鏡子,才知道這是玻璃。

同時,京城開了一家玻璃店,裡麵擺著各式各樣的玻璃器具,水杯茶具,盤碗,鏡子,還有大量的玻璃上麵都標著價格,店裡人滿為患。

很多富貴人家的小姐紛紛搶購鏡子,手鏡10兩,全身鏡100兩,買起來一點都不手軟。賣的最好的就是鏡子和玻璃,玻璃一平米左右要5兩,購買玻璃後店裡會詢問尺寸幫忙切好,很多富貴人家都換上了玻璃窗。

茶具很多樣式,普通的10兩一套,帶花紋的50兩,還有工藝複雜形態各異花紋上各種不同顏色的最高1000兩一套,這種的是宋士瑞設計和製造的。

這波羊毛陸子陽冇有份,沈宸晚上看了一天的進賬竟然有10萬兩,購買的人有不少朝廷官員,心想:這些人可真有錢啊,還天天跟朕哭窮。

世家子弟也都買了不少,窗戶也都換上了玻璃,很是眼紅,都知道這是陛下的生意,但還是想要分一杯羹。

-陛下說,眾位愛卿如此操心朕的後宮之事,不如把自家女兒送進宮當秀女如何。然後他們就不敢說話了,陛下說後宮屬於自己的私事,無需各位多管閒事。”陸子陽哈哈笑起來,心說這還差不多,我就原諒你了。陳翼也宋士瑞也感覺好笑,都笑了起來,笑得直拍桌案。司空景也笑的停不下來:“一想到那些人的樣子,和陛下說的話,我就想笑,不過聽說這事是因為有讓說陛下昨夜有帶一個人回了寢宮所致。”陸子陽心頭一緊,心說,該不會被髮現了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