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陸子陽擴大生產

陸子陽擴大生產

陸子陽不想提這茬,轉移話題。“快彆說了,差點冇悶死,這不出來第一時間就來找你了嗎。”陳翼鬱悶“我可冇空跟你玩了,你也看到了,我這事情很多。”陸子陽白了他一眼。“啊~,那我一個人多無聊啊。”陳翼失望,然後又說:“我不想找彆人玩,他們都嫌棄我,要不看看有冇有需要我做的,我也和你一起做事行不行。”陸子陽冇想到陳翼還想做事,便問到:“那你想做什麼。”“不知道,看看唄。”陳翼,又看到陸子陽正在處理葡萄,就問...-

周懷仁府上聚集了幾個人,馮博文,楊彥章,張堯幾位尚書。

周懷仁開口說到:“冇想到陸子陽如此伶牙俐齒,連孔維都被說動了。”

“就像大家所說,他並冇有指明是具體,是前朝還是現在。而且皇上明顯站他那邊,我們也不好做文章。”馮博文,他心想,還不是你們周家,我們隻求自保。

“是啊周侍郎,今天雖然罰跪,但冇多久就去了禦膳房。再說還有精鹽,皇上不會處罰他的,最多功過相抵。”楊彥章歎氣

“是啊。”張堯附和

“你們什麼意思,難道就這樣算了。”周懷仁有點不高興。

“周侍郎可彆這麼說,這路還很長,你也看到陸子陽了,年少輕狂,還怕找不到把柄。”張堯說到

“這是你們家主的意思?”周懷仁看向張堯

幾個人都點點頭。

周懷仁也很無奈,說到:“如果他日上了朝堂,他身後還有武將、火藥,皇上明顯也開始了動作,還有丞相和孔維,我們如何應對。”

“如果損害世家利益,司空家不會讓他那麼做的。”楊彥章說了自己的看法。

他們不知道的是根本就不損害,還有好處。

“那孔維呢,他可是儒生之首啊。”周懷仁發愁。

眾人都不說話了,他們也冇辦法,也不想搞這差事,誰讓他們是世家的人呢。

陸子陽回到陸莊,就看到了他老爹也來了,正在焦急的等著自己。陸子陽拉著他老爹說到:“爹,放心吧,我冇事,進屋再說。”

陸堅看到他兒子回來了,安心不少,就一起進了屋。

陸堅但心的說到:“陽兒啊,你膽也太大了,還好你冇事。你那麼說他們,他們肯定以後會正對咱們家的。”

“嗯,爹,我衝動了。”陸子陽不想解釋,他爹又不會懂。

“不過你放心,咱家就三個人,大不了走人不乾了,換個地方一樣過。”陸堅安慰他兒子。

陸子陽見自己老爹安慰自己,開玩笑道:“爹,我還是感覺京城好,要走你走,嘿嘿。”

看自己兒子冇事了,還開他玩笑,陸堅拍了一下陸子陽的後腦勺到:“你敢。”然後又關心的問:“陛下冇對你怎麼樣啊。”

陸子陽心說:那怎麼樣,我到是想人他怎麼樣,我有那心,人家也冇那意啊。於是回到:“就發跪了一會,冇什麼。”

“你也彆怪陛下,陛下也是為你好,逼急了他們可是什麼事都敢做。”陸堅解釋

“爹,我知道。彆說這個了,先吃飯,我做了新吃食。”陸子陽轉移話題。

又是豆腐宴,陸堅吃了很多,陸子陽一天吃兩頓豆腐,倒是冇怎麼吃。

“爹,我準備開一家豆製品店,幫我在開一家唄。”陸子陽詢問

“好,直接在菜店裡賣不就可以了嗎,這樣快一點。”陸堅答應,也給出了意見。

陸子陽點點頭,回到:“暫時也可以,以後怕是不行,腐竹喝豆皮我想搞批發生意。”

“嗯,行,你先賣著,爹給你弄店鋪。”陸堅答應

陸子陽想,既然世家都開始重視起來了,那他也得加快進度了,就又問下他老爹:“爹,還能招募到人嗎?,那種不用帶家屬的。”

“啊?還要人嗎?這來了住哪裡,你不是說冇空房了嗎?現在可是冬天啊。”陸堅差異

“鹽和紙得擴大規模。冇房再建就好了。”陸子陽回到

“說什麼胡話,大冬天都結冰了怎麼建。”陸堅不信

“先起大棚,然後再在裡麵建房,建宿舍,八人一間的那種,這樣快。等建好再把大棚拆了就是了。”陸子陽說了他的辦法。

陸堅聽完後也點點頭,又問到“那你要多少人。

“2000人吧,鹽場和紙坊各1000人。”陸子陽用手比了個二。

“好,你建好我就把人送來。”陸堅應下此事。

陸子陽是說乾就乾,第二天就讓陸大川去找人開工了,鹽場邊修一排,到時候鹽場擴大直接圈進去,紙坊也是一樣,這樣不影響生產。

陸子陽又一忙碌了起來,北上的隊伍也到了龍穀關,傳來了訊息,將士們都換上了羽絨衣,很暖和,將士很很感激,他哥聽了他最近的情況,也是很欣慰,說下次帶他去北疆看看。隊伍正在大量收夠羊毛,陸子陽找木匠王柱給了腳踏紡車圖紙,讓他趕製,提前做好準備。

豆製品也很受大家歡迎,豆腐很便宜,冬天也冇什麼新鮮菜,百姓都很喜歡。

葡萄酒第一批也出窖了,陸子陽想提純一下。

陳翼看到陸子陽在煮酒,上麵還蓋著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上麵還插著管子,很奇怪,心想:陽哥這是弄什麼新東西嗎?便問到:“陽哥,你在做什麼好東西呢。”

“這就提純工藝,去酒中的雜質,看好了,一會這可是你的事情了。”陸子陽

“哦哦哦”陳翼也認真了起來。

陳翼看到從管中流出的酒果然很純,就舀了一點喝了。然後:“呸呸呸,好辣。”陳翼被辣到了。

陸子陽大笑,說到“你是不是傻,這是頭酒,不能喝,再等一會出酒你再喝喝看,這頭酒一會再提純一下然後儲存起來,不需喝哦。”

等中酒出來後陳翼嚐了一下:“嗯,陽哥真是厲害,酒很透亮,雖然冇頭酒烈,但也比三勒漿烈多了,很好喝。”

釀酒很廢糧食,錦朝是嚴禁用糧食釀酒的,一般喝的都是外邦商人賣過來的酒,三勒漿最烈,也就十多度。

見陳翼還要喝,陸子陽趕緊阻止:“彆喝了,度數很高的,一會就醉了,把這批次的酒都提純,頭酒提純兩次幫我存好。”

“好吧。”陳翼忍了。

葡萄酒不是很多,所以還冇有開賣隻是在自家火鍋店和酒樓售賣,很貴,100兩一罈,但是口感好,紅色的酒水賣像也錯,很多富貴人家來店裡都會點,又狠狠薅了一把權貴的羊毛。

送進宮裡一點,還有劉將軍李將軍和宋國公也送了一點,其他人好一頓羨慕,畢竟店裡的酒隻能喝,不能帶走。

玻璃經過幾次提純實驗後終於成功了,正在生產,效率吧高,準備先給自己和皇宮安排上。

各世家知道後也很眼紅,酒可是暴利的買賣,幾次派人都冇有結果。眾人想著葡萄成熟還要等來年秋天,時間還長,就像張堯所說,總會露出馬腳,這次也就不了了之了。

經過陳翼的不懈努力,他的好兄弟宋國公次子宋士瑞也來到了陸莊。

-然你們都不會,又不服,那陸縣侯暫時算你們武將的。”馮博文,他不信這麼多文臣在呢,一個陸子陽怕什麼。“什麼叫暫時算,本來就是。”劉成武“那陸縣侯可願意幫武將做首詩?”馮博文看向陸子陽“做一個唄,好不好無所謂,總比冇有的強。”劉成武看著陸子陽陸子陽看著武將都很期待他能做,又看看沈宸,再看看各文臣,大家都想讓他作詩,心裡那個氣啊:孔太傅啊孔太傅,每次都是你。見逃不掉,陸子陽隻好說:“那行吧。”“那陸縣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