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陸子陽被教訓 委屈哭了

陸子陽被教訓 委屈哭了

來。小豆丁胖乎乎的,身上穿的一看就不是平常人家,進院之後也不害怕,東看看西瞧瞧的。陸子陽蹲下和小豆丁打招呼“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沈星不喜歡彆人叫他小孩,不高興的回到:“我不是小朋友,我是叫沈星。你叫什麼啊?”陸子陽收說明明是個小屁孩,還想裝大人。微笑回到:“哦?我叫陸子陽,沈星多大了。”“五歲。”沈星陸子陽逗小豆丁:“哦,才五歲啊,那不就是小朋友嗎?”沈星生氣,這個人長的這好看,怎麼一點都不會...-

沈宸心想這陸子陽可什麼都敢說,比朕膽子都大,看你如何收場。於是便問到:“哦?那具體比如呢?”

陸子陽回答:“回陛下,比如20文一斤的糧食收來,然後30文一斤賣出去,中間並冇有產生效益,隻是單純囤積,更勝者在饑荒年月漲價至50文80文一斤,百姓買不起糧,隻得賣兒賣女,出讓田地。這才叫與民爭利。”然後又看像周懷仁,冷笑到:“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周侍郎。”

周懷仁也有點上火了,大聲大:“一派胡言,天災本來就糧少,漲價價屬於正常。”

陸子陽反問:“糧少嗎?我想各位家裡的糧都夠百姓吃幾年的了吧!災年不隻不賣平價糧救濟,反而瘋抬糧價,趁火打劫,好逼迫百姓交出土地,給你們當佃農。孔太傅,這是不是與民爭利。”陸子陽說完,又看像孔維。

孔維雖然古板又是世家,但他為人正直,也不避諱,回到:“陸縣男所言老夫認同。”

司空景聽完更佩服陸子陽了,原來與民爭利是這個意思,而並不是指所有商人。

陸子陽繼續說到:“又比如,鹽是百姓必不可少之物,明明有那麼多鹽,卻遠高於成本價出售,因為知道再高的價你也得吃。這種拿些百姓命脈的商人纔是與民爭利。我說的對嗎趙侍郎”陸子陽又點名一個。

“總得來說破壞了百姓利益,故意囤積必須品,讓其流通變少,造成緊缺而漲價來剝削百姓的才叫與民爭利。”陸子陽,然後看向眾人,說到:“有句話說的好,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不就是說的這些事情嗎。”

劉將軍劉成武大聲到:“陸縣男說的好。”

李勝也附和到:“說的好。”

而其文臣,都安靜的很,不敢言語。

孔維都有點些站不穩,原來書上都是錯的,那些聖人也都是錯的。

看到孔維的狀態,陸子陽知道他聽進去了,然後說到:“為什麼前人痛恨商人,為什麼士農工商把商人排到最後,還不是因為百姓食不果腹的時候,他們卻在趁機搜颳著百姓的錢財和土地,讓其變成他們的佃戶,甚至奴仆,為其賣命。如果放任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如此往複,國將不國。”

沈宸也很讚同,就是因為這樣,隻能推翻重來,朝代纔會更迭,

陸子陽說嗨了,也不敢什麼場合了。開口到:“不知道大家有冇有聽過一首詩?”

司空景好奇問到:“哦?陸縣男還懂詩。”

“陸縣男,不知是哪首詩,可說出聽聽”宋國公宋孝城問到,他也好奇了。

“《憫農》,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四海無閒田,農夫猶餓死。”陸子陽,然後解釋到:“而造成這種現象的罪魁禍首是那些吸血的奸商,而不是朝廷。他們還有會花錢供自家子弟讀書、科考或找關係送人來朝廷,再或是拉攏賄賂其他官員或有才華之人,增加他們的話語權,維護自己的利益,幾位大人,我說的對嗎?”

陸子看向各世家子弟,心說:敢搞我,我噁心不死你們,遮羞布我都給你們揭。

田福春心急:哎呦,陸縣男,這話可不興拿來說啊。

“陛下。”眾臣跪地

他們也拿陸子陽冇辦法,畢竟人家冇有說是誰,現在發生了冇有,是現在還是前人。

陸堅心道:兒啊,你這是要毀了我們陸家啊。

司空近賢也是,心想:這樣口無遮攔,世家啟能容的下陸家。

司空景則很佩服陸子陽,敢說,四海無閒田,農夫猶餓死,說的好。

沈宸心累:這話不能亂說,這下你把世家得罪死了。朕怎麼給你收場。

沈宸都後悔讓他說話了,本來還想說一下鹽的事情封賞呢。

沈宸:“散朝,陸縣男繼續跪著。”

眾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皇上到底什麼意思,紛紛離去。

陸子陽不開心了:我不就是說了幾句重話嗎?這不都是事實嗎,你至於嘛。虧我還帶了新吃的給你,渣男。

沈宸看他不服氣的樣子,又好氣有好笑。

反正也是裝裝樣子,跪了一會,就讓他起來去了禦書房。

“你知不知道你闖了多大的禍。”沈宸冷聲問到

“知道。”陸子陽撇撇嘴。

“知道你還說那些話。你不怕嗎?”沈宸又問

“怕我就不說了,有什麼好怕的。”陸子陽纔不怕呢。

“你還敢頂嘴,你是要氣死朕,他們可是什麼事都能做的出來,你是真不怕死啊。”沈宸氣的不行。

“陛下息怒。”田福春趕緊說到。

“就算拿你冇辦法,你父親呢,還有你哥,你又何必逞一時口舌之快。”沈宸問到

陸子陽是越想越委屈,自己不就是多說了幾句嗎?我都不怕你皇帝怕什麼,一直教訓自己,就嗚嚥了起來:“我一天忙前忙後的都是為了誰啊,為了我自己嗎,我得到了什麼。他們欺負我就算了,現在陛下還教訓我。虧我還帶了新食材的過來”陸子陽怨婦,邊哭邊說。

田福春心道:怎麼還哭上了,這委屈的。

沈宸看到陸子陽都哭上了,有點心疼:“朕就說了你幾句,行了,起來吧,彆哭了。”

陸子陽起來後站在那繼續抽泣,他冇了狀態,從穿越過來後本來過的好好的,遇到沈宸就心態變了,生活也發生了改變,發明這個高那個的,一天悠閒的日子都冇有,他突然不想待在這裡了,想回到現代了。

沈宸看到他委屈的樣子說到:“走吧,去禦膳房吧。”

到了禦膳房,叫人拿來了他帶的豆製品,他下廚做了豆腐宴,想想自己也是賤,剛被罵完現在還給人家屁顛屁顛的做飯。

“這是麻婆豆腐,這個是腐竹炒肉,這是清炒豆皮,紅燒豆乾,涼拌千張。”陸子陽一一介紹

沈星吃過後問到:“子陽哥哥,這些都是黃豆做出來的嗎,居然這麼好吃。”

“是呀,好吃吧。”陸子陽笑嘻嘻的。

“子陽哥哥,你怎麼什麼都會做啊,好厲害。”沈星

“你子陽哥哥我就冇有不會的。”陸子陽吹噓

“真的嗎?”沈星興奮起來,他以後還能吃到更多好吃的。

“騙你乾嘛。”陸子陽捏了捏他的小臉。

“好像是啊,算術比太傅都厲害,還會發明各種好東西。”沈星

“好好吃飯,食不言寢不語。”沈宸,提起孔維沈宸就來氣。

兩個人也不敢說話了,默默吃飯。

飯後沈宸還想和陸子陽聊聊以後他就打算,畢竟那些人不好對付,陸子陽負麵情緒也過去了,現在莊子也不忙,就留了下來。

-到了他老爹也來了,正在焦急的等著自己。陸子陽拉著他老爹說到:“爹,放心吧,我冇事,進屋再說。”陸堅看到他兒子回來了,安心不少,就一起進了屋。陸堅但心的說到:“陽兒啊,你膽也太大了,還好你冇事。你那麼說他們,他們肯定以後會正對咱們家的。”“嗯,爹,我衝動了。”陸子陽不想解釋,他爹又不會懂。“不過你放心,咱家就三個人,大不了走人不乾了,換個地方一樣過。”陸堅安慰他兒子。陸子陽見自己老爹安慰自己,開玩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