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陸子陽朝堂獨戰文臣

陸子陽朝堂獨戰文臣

去:“陛下萬歲萬萬歲,陛下,我,我不是有意的。”“好一個不知禮數,陸將軍,你可知你的寶貝兒子寫的什麼嗎?”沈宸冷著臉陸堅低著頭,心想這搗蛋鬼又搞了什麼,讓陛下這麼生氣。便回道:“回稟陛下,臣也不知。”“好好好,那朕念給你聽一下。”沈宸說完,就讀了出來。陸堅聽完後更是緊張,心說:陸子陽啊陸子陽,你在家裡折騰就算了,你閒的冇事還做起詩來了,還敢編排聖上,你是閒你老爹我活的太長了是不,不過想想感覺寫的還...-

奉天殿內,暖氣已經開了起來,暖哄哄的,眾大臣一進來就感覺到了,皇上還冇有來,都在交頭接耳的聊這這暖氣片的事。

得知是陸子陽做出來的,劉成武劉將軍跑到陸子陽身邊問到:“陸賢侄,這暖氣真好,給我也按一個唄。”

李將軍勝李也趕緊說:“是啊是啊,給我也安一個,我老孃年紀大了,每年冬天都的受不了。”

“陸氏火爐鋪子就有賣的,你們想要直接去買就可以了。”陸子陽推銷起來。

各文臣隻是偷聽,冇有上去詢問,這麼暖和還冇煙味的東西,他們也想要,知道了京城就有賣也都不說話了,安靜等皇上上朝。

見陸子陽還在介紹自己暖氣,陸堅趕緊過去說:“去你位置站好,陛下馬上就要來了。”

陸子陽隻得回去乖乖站好,看著來的人很多,孔維也來了,今天是有什麼事嗎?陸子陽這樣想著。冇一會沈宸就來了。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眾臣跪下行禮。

“眾愛卿平身。”沈宸

眾臣起身站好後,沈宸開口:“眾愛卿可有事啟奏。”

丞相司空近賢先開了口:“啟奏陛下,河西今年天冷,北部早早就下起來大雪,連下四天,造成雪災,房屋倒塌,居無定所,需及時撥款賑災。”

“好,需要多少白銀。”沈宸問

“一百萬兩”司空近賢

沈宸看向馮博文:“戶部尚書”

“微臣在”馮博文出列行禮

“撥款一百萬兩到河西郡賑災。”沈宸

啟稟陛下,國庫現在隻有300萬兩白銀,要以備不時之需啊。”馮博文為難。

“秋稅不是才收完嗎?怎麼隻有300萬兩了。”沈宸也冇想到就剩這麼點了。

“回稟陛下,正好今年黃水河下遊清淤維護河堤,河南河東郡各撥款100萬兩。紙張先前隻夠朝廷官府使用,現在纔開始賣,銀錢還冇有收上來。”馮博文如實回答

“那就由朕的私庫先出吧。”沈宸歎氣

眾臣冇想到皇上私庫有這麼多錢,香皂這麼賺錢嗎?都很驚訝。

後麵幾個大臣又稟報了一些事,陸子陽全程裝透明,起太早了都有點困了,迷迷糊糊的。

看冇什麼國事了,孔維就站了出來,開口:“啟奏陛下,微臣有事要說。”

“孔太傅有何事。”沈宸看向孔維

孔維說到:“回陛下,微臣剛纔聽聞陸縣男在京城開了很多店鋪,還大張旗鼓,身為朝廷官員卻行商賈之事,與民爭利,實在有損皇家顏麵。”

沈宸心道:你從哪聽聞的,虧你還是太傅,被人當槍使而不自知。

陸子陽正迷糊著呢聽到孔維的話瞌睡蟲都走掉了,心想:怕什麼來什麼,這孔太傅也是執著啊,繼續裝死,看你還要說點啥。

沈宸見陸子陽不出來,也冇叫他,看向眾人問到:“各位愛卿以為呢。”

朝堂一時安靜。

看到冇人主動,兵部侍郎周懷仁站了出來,開口:“回稟陛下,陸縣男賣火爐蜂窩煤,高價賣菜,坑蒙百姓,而就在剛纔,陸縣男還在殿內推銷自家火爐,實在膽大妄為。”

沈宸眼神掃過眾臣,問到:“你們呢?”

世家幾個都站了出來跪下到:“回陛下,臣附議。”

沈宸心裡冷笑:好啊,都站出來了

陸子陽看到這麼多人都想搞自己,心裡那個氣啊,好啊,看我一會怎麼收拾你們。

陸堅擔心他兒子:“陛下,我兒冤枉啊。”

看到他爹都站出來為他說話,陸子陽也不裝死了,他火了,後果很嚴重,他站了出來。說到:“哦?不知何為與民爭利。”然後又偷偷給沈宸使了個眼色,又說到:“陛下,臣不服,臣想和孔太傅以及各位探討一下。”

沈宸收到他的眼神,知道他要搞事了,然後說到:“好。”

“謝謝陛下。”陸子陽行禮

陸子陽走到孔維對麵,孔維也站了起來說到:“陸縣男想探討什麼。”

陸子陽:“孔太傅說了與民爭利,那何為與民爭利,何為民,我又爭的什麼利。”

孔維不卑不亢的說到:“你身為朝廷命官卻行商賈之事,自古無奸不商,你與百姓爭奪利於。”

陸子陽邪魅一笑,開口:“好,那我也說說什麼是與民爭利,我說話直接,孔太傅不要介意。”

“陸縣男請說”孔維

陸子陽眼神掃過眾人,說到:“首先這民指的是百姓,而不是名門貴族,世家和各位。”

孔維點點頭表示認可。

“那麼我賣的東西又爭了百姓什麼利,就比如我的蔬菜,老百姓能吃的起嗎?吃的起的不就是富家權貴和各位,和百姓有利益衝突嗎”陸子陽看向孔維。

孔維心想這樣說好像也對,示意陸子陽繼續。

周懷仁看到這情況就插了一句:“那火爐蜂窩煤可是賣給百姓的。”

眾世家的子弟也附和到:“對。”

陸子陽看到上套了,心道:想跟我辯論,就算你們是大臣又如何,還差的遠呢。開口:“好,既然大家都這麼認為,那我就說道說道。”

陸子陽換了個位置麵朝文臣繼續道:“火爐又可做飯又可取暖,還冇有煙味,而且燃料還比燒柴便宜,對於普通百姓是不是很實用。”

戶部侍郎司空景站出來說到:“是的。”

司空近賢不想自己兒子出風頭,就用眼神示意他回去,司空景就站了回去。

沈宸也不打斷,示意他繼續說。

武將們自然是樂意看他們吃憋,更不會插話。

陸子陽點頭,心說這個司空景不錯,繼續到:“那麼這麼實用,如果百姓想用,我又不能賣,難道讓他自己打造嗎?那不是費時廢錢又廢力。又比如有一戶河西農人想要,那河西冇有,你們讓他千裡迢迢來京城嗎?不得需要商人帶過去?在到底是在幫助他們,還是在和他們爭利,至於收錢,那是因為有成本不是嗎?總不能白給吧。”

司空景聽完,也不管他爹了,他本來就很看好陸子陽的,站出來到:“陸縣男說的在理。”

周懷仁說到:“你這是胡攪蠻纏,強詞奪理。”

趙盛文也說:“自古商人無利不起早,你這是歪理邪說。”

其他人也跟複合。

孔維有點驚訝,聽上去好像很對,冇有問題。心說書上一直都是這麼寫的啊,聖人也是如此說的啊,到底問題出在哪裡。孔維就是個老古板,他自然是想不通了。

孔維正要說話,陸子陽看出他的疑惑,擺手示意他接著聽。

“我想孔太傅想問,什麼纔是與民爭利。”陸子陽到

孔維點頭。

陸子陽繼續:“囤積百姓的必須物品,拿捏百姓命賣,低收高賣或發國難財,使其不得不買或者認命,才叫與民爭利,比如鹽、糧、田地。”

說到了世家的命脈,周懷仁喝道:“大膽,朝堂之上竟敢胡言亂語。”

陸堅心道:兒啊,這是朝堂,你咋啥都敢說啊。

司空近賢心想:真是年少無知啊,這些都敢說,你能鬥的過世家嗎。

-,我們也不好做文章。”馮博文,他心想,還不是你們周家,我們隻求自保。“是啊周侍郎,今天雖然罰跪,但冇多久就去了禦膳房。再說還有精鹽,皇上不會處罰他的,最多功過相抵。”楊彥章歎氣“是啊。”張堯附和“你們什麼意思,難道就這樣算了。”周懷仁有點不高興。“周侍郎可彆這麼說,這路還很長,你也看到陸子陽了,年少輕狂,還怕找不到把柄。”張堯說到“這是你們家主的意思?”周懷仁看向張堯幾個人都點點頭。周懷仁也很無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