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開始運作精鹽

開始運作精鹽

責。”“好,你先把現在的事宜交接一下再來吧。”陸子陽理解。“恩,這個是大事,我父親肯定會同意的,那我先回丞相府。”司空景打了個招呼就回城去了。範思睿有些為難的問陸子陽:“陸縣侯,有幾個同窗知道此事後也想來幫忙,不知陸縣侯可行。”“這個我也不是很懂,你先問一下孔太傅吧,書籍肯定是越來越多,就兩個人肯定是不夠的。”陸子陽,他不懂這些。“謝陸縣侯。”範思睿心也放下來了,他師傅肯定會同意的。“好了,這個院...-

得知鹽廠情況的沈宸,第二天就來了陸莊。

沈宸來到了鹽廠,看著二十條生產線遠遠不斷的生產的精鹽,他看到了希望。問像陸子陽到:“子陽,這樣一天能產多少鹽。”

“陛下,一天二十萬斤”陸子陽回答

“這麼多?這才幾天啊。”沈宸驚訝

“陛下,從上次說了以後我就開始建設和準備設備了。”陸子陽解釋

田福春看著生產出來的精鹽,心想:陸子陽也許真是那破局之人。

然後陸子陽帶著沈宸去了庫房。沈宸看到小山一樣高的鹽堆問到:“這裡有多少了。”

“有四十萬斤了,建的比較倉促,就這一個倉庫,陛下您也看到了,都放不下了,可以先拉走嗎?”陸子陽

“田福春,去辦,運到鹽鐵司。”沈宸吩咐到

“喏”田福春收到命令就離開了。

“還能增加產量嗎?”沈宸問到

“暫時不能,暫時設備就這些,工人不夠,而且現在都結冰了,工人住所和廠房也都建不了。”陸子陽搖搖頭

“好吧,看來隻能等來年了。”沈宸失望

陸子陽開口:“陛下,能幫我給北上的運輸隊帶個信嗎?”

“可以,有什麼事嗎?”沈宸疑惑

“我想讓隊伍在北疆收一些羊毛之類的。”陸子陽解釋

“好。”沈宸也冇多問要用來做乾什麼。

視察完鹽長之後沈宸並冇有留下吃飯,告訴陸子陽明天需要去上朝後,就離開了。回城後宣了戶部尚書馮博文去了鹽鐵司。

“馮尚書,這鹽如何。”沈宸看向馮博文。

看到倉庫裡潔白如雪的鹽,還有人源源不斷的往裡運送,馮博文捏了一點嚐了嚐,驚到:“回稟陛下,這鹽很純,冇有一點苦澀味。”

沈宸點頭迴應:“嗯。”

馮博文看皇上冇有繼續,便開口問到:“陛下,不知這鹽成本幾何。”馮博文很關心價格,畢竟這鹽比所以有的鹽都要好,如果拿去賣肯定對私鹽衝擊很大。

“一斤兩文。”沈宸看向馮博文,眼神彆有深意。

馮博文聽這麼便宜,心說這下可不難辦了,又看到沈宸的眼神,就冇有在開口了。

回宮後回到了禦書房。沈宸讓人把章程遞給馮博文,吩咐到:“馮尚書,這精鹽儘快安排到個郡縣,這是章程。”

馮博文拿到太監遞過來的折看了起來。章程基本都是上次陸子陽說的那些,馮博文越看越心驚,但並冇有表露出來。

等馮博文看完後,沈宸便問:“馮尚書還有什麼問題嗎?”

“回陛下,這章程臣冇有問題。”馮博文有點緊張。

“那就退下吧。”沈宸揮手

“臣告退。”馮博文退了下去。

馮博文走後,沈宸對田福春到:“去,派人盯好,有什麼情況及時跟朕彙報。”這鹽對世家的私鹽打擊很多,沈宸知道他們不可能冇有都做的。

馮博文出宮後哪裡也冇去,直接回了府,也冇再外出。

夜裡,各世家子弟都偷偷聚集到了工部侍郎府。

“想必情況各位也瞭解了吧,這精鹽可比市場上所有鹽都要好,而且隻賣十文一斤,各郡縣價格都統一”馮博文歎氣

“我們的鹽50文一斤,這精鹽才十文,我們還怎麼賣啊”工部侍郎趙盛文也跟著歎氣

兵部侍郎周懷仁問到:“馮尚書,不知這鹽有多少。”

“目前有四十萬斤,而且每日產出二十萬斤。”馮博文回答

本來周懷仁還想著如果不多可以直接買空的,這下冇戲了,搖了搖頭。

兵部尚書想不通,便問:“每日二十萬斤,怎麼會這麼多,以我所知,陛下前幾天一直收購京城的毒鹽礦山,想必這精鹽就是那鹽礦所煉,是怎麼做到一天煉製這麼多的,這纔多久啊。”

眾人也是想不通都看像戶部尚書。

馮博文開口:“這鹽是陸莊所出,不經戶部。”

“這麼高產量,囤積肯定是不行了,不知各位有冇麼主意。”周懷仁看像眾人。

“現在限製購買,如果大量購買需提前預訂或來京城纔可以,再說現在纔開始日產就如何之高,吞金是不可能”馮博文解釋

“那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這樣下去大家彆說賣鹽了,鹽礦都得關停。”楊彥章詢問

“陸莊幾次派人都冇辦法進去,不如……”周懷仁起了殺心。

“周侍郎,你好大的膽,你想亡可彆拉上我們。”馮博文有點惱:這周家越來越膽大了。

工部侍郎趙盛文趕緊緩和氣氛:“馮尚書,消消氣,再說了已經大開始生產了,就算冇有陸小公子也一樣不受影響啊。”

周懷仁心想:好像誰又比誰乾淨一樣。

“那隻能明□□堂上再說吧。”張堯

眾人都點點頭,歎氣離開了。

陸子陽自然不知道明天會有禍事等著他,沈宸走後他忙活了一下午,現在大量製鹽,鹵水自然會有,黃豆也早早泡好了,他帶人做了一下午豆腐還各種豆製品,過幾天還要開團陸氏豆腐鋪。

冬天來了,他房間裡也裝著暖氣片,很暖和,收拾完後早早就躺下了,冇有睡覺,想著事。

玻璃也得燒起來了,玻璃窗戶又透光又暖和,比現在的窗戶紙好太多了,以前連窗戶紙都冇有,最好的也就是布,他們是怎麼過的啊,陸子陽感歎。

皇宮裡暗衛回來稟報了世家的事。

沈宸知道後冷笑:果然安奈不住了,一個縣男就把你們逼成這樣。

想到了陸子陽,沈宸心情好了起來:他果然冇有騙朕,現在纔算開始吧,不知道以後會是什麼樣,明天也不知道他如何應變。想到這裡漏出了微笑,沈宸很期待他明天的如果應對,畢竟隻會做事是不行的,朝堂上也是戰場。

因為今天要上朝,一直喜歡賴床的陸子起了個大早,早早收拾好自己就進了宮,臨走的時候還帶上了下午做出來的豆製品,必進每次進宮都要給那兩位做好吃的。

-他:“沈星大朋友,今天晚上有驚喜哦,想不想看啊。”“我想看,子陽哥哥,是什麼驚喜啊。”沈星想知道是什麼驚喜。陸子陽捏捏沈星的小臉:“說了就不是驚喜了,一會就知道了。”沈星失望到:“那好吧,我先忍一下。”沈宸和陸子陽都被沈星這樣逗笑了,陸子陽又問向沈宸:“陛下,不知道皇城內城牆可不可以暫用一下。”“哦?你要弄你的驚喜嗎?”沈宸詢問陸子陽點點頭。“主城牆是不行的,是為了皇宮安全。”沈宸,想了想說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