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和老爹吃飯聊天

和老爹吃飯聊天

農》可是千古絕句,我從來冇有聽問過,想必是出自陸縣侯之手吧,陸縣侯不要謙虛。”司空景也想讓陸子陽表現一下。“就是就是。”李勝劉成武說到,他們兩個可剛纔被文臣嘲諷了,不舒服得很。馮博文就是嘲諷他們的其中一員,說到:“劉將軍,陸縣侯可是工部郎中,怎麼說也是我們文臣這邊的人吧。和你們武將有什麼關係。”劉成武不服氣:“陸縣侯可是陸將軍之子,是我們武將這邊的。”李勝也喊到:“對,是我們武將這邊的。”其他武將...-

和老爹吃飯聊天

下午,陸子陽在躺椅上曬著太陽琢磨事情。心想,肥皂香皂下午就得搞起來,早一天是一天,洗白白還是很重要滴,畢竟自己是個愛乾淨的小受不是嗎?

當然,除了個人清潔,廁所也得建起來,還有紙,這古代的廁所可是個難題啊,不行,人手還是不夠,他得問便宜老爹要點人。

午飯後,陸子陽睏意襲來,小眯了一會。

下午,陸子陽在主房側麵規劃了一塊地,準備建廁所,設計了一個化糞池,將其設置在五米外的側院內,而陸南和陸北這對兄弟倆就肩負起挖坑的重任。

與此同時,陸子陽和他的小魚子開始燒貝殼。將貝殼搗碎、過碾,直至變得極為細碎。

小魚子雖然不清楚少爺又在搞東西,但他並不多問,他心想反正現在他家少爺對下人很好,還有好吃的飯菜,比以前可好多了,想到這裡,乾得更起勁了。

陸子陽把貝殼粉加灶膛灰加水攪拌,然後紗布過濾了兩次,倒在盆裡沉澱,等明天再用。他又想到做肥皂還要用點鹽,下午就讓三人又做了些精鹽出來。

傍晚陸子陽正在廚房做飯呢,他的便宜老爹又來了。

陸堅進院看到院子裡亂七八糟的,便喊到:“陽兒,你這又是挖坑又是磨粉的這是在乾啥啊?”

陸子陽聽到他老爹喊他,便回到:“冇乾啥,就隨便做點東西。”

陸堅聽到聲音,冇見到人,又喊到:“你在哪呢,今天廚房專門給你頓了雞湯,順便過來看看你。”

“我在廚房做飯呢。”陸子陽

陸堅走向廚房,邊走邊說:“你這小子,真是胡鬨!有小魚在,你何必插手。你做過飯嗎?做出來能吃嘛。”陸堅很是懷疑。

“一會就做好了呢,一會給老爹您嚐嚐。”陸子陽

陸堅進了廚房,聞到了菜香,開口:“好啊,聞著味倒是很香,就是不知道味道咋樣。”看到自家兒子那嫻熟的動作,陸堅也是奇怪,心說他兒真會做飯?還這麼香?什麼情況。

冇過多久,菜肴便端上了桌。受限於調料,陸子陽就做了紅燒肉,黃瓜炒蛋,有了雞湯他就冇做湯了。分了兩桌,小魚三人一桌,他們父子倆一桌。

陸堅縣嚐了口眼前的紅燒肉,眼睛一亮,誇讚到:“這肉質肥而不膩,口感軟糯鮮香,不錯。”又嚐了一下炒蛋,居然也很好吃,然後看向陸子陽說到:“這炒蛋竟無苦澀之味,怎麼做到的,這可比頓菜好太多了。”

“老爹,既然您覺得好吃,那就多吃點。隻要您想吃了,隨時過來,兒子我給您做就是了。”陸子陽笑著迴應

看著陸子陽表現,陸堅心想,他的寶貝兒子能安心在家,不再四處搗蛋,還親手準備了飯菜孝敬給他,真是太好了。

陸堅心情大好,吩咐人取來了酒,陸子陽不能喝酒,以茶水代酒的敬著。

幾杯酒下肚,陸堅不禁想起了遠赴戰場的大兒子,便說到:“陽兒啊,你哥哥若是知曉你已變得如此懂事,必然也會為你高興的。”說完,歎了一口氣:“哎,也不知北邊現在的戰況如何啊。”

見到便宜老爹滿麵愁容,陸子陽趕緊安慰道:“放心吧爹,我哥他不會有事的。”

陸堅說到:“哎,陽兒你有所不知啊。如今朝廷重文輕武,這才太平冇幾年,國庫空虛。戰士們的裝備陳舊,連吃的都不如我們當年跟先皇打天下時那般好。而北胡國以騎兵為主,每次交戰,我方都死傷慘重,哎。”

陸堅喝了一口酒,接著說到:“為了讓士兵好過一些,經常都是咱家自掏腰包,咱們家城外還有一個莊子,那裡住著一些曾隨爹上過戰場退役的傷殘老兵。咱家也是入不敷出,以前征戰四方積累的財富也日漸減少,不夠花銷啊。”

陸子陽聽到還用自家錢給皇帝賣命,家裡錢都不夠用了,他還想過逍遙日子呢,不高興了,便開口到:“那是皇帝無能,養兵還讓我們出錢,想的可真美。”

陸堅聞言大驚失色,急忙上前捂住陸子陽的嘴:“哎喲,我的祖宗唉,隔牆有耳,你是想害死你爹我啊。”

陸子陽則不以為然,心裡還說:自己才穿越過來,還冇開始過逍遙日子呢,就冇錢了,自己怎麼這麼倒黴啊。

陸堅今天心情好,跟他聊了好多。陸子陽瞭解到,便宜老爹的莊子孤寡傷殘老兵都放不下,有的冇辦法的隻能讓他們回原籍。自家的生活壓力也日益沉重,有心無力。

他看到便宜老爹眼中的無奈,想著靠讓不如靠自己,他不能總像老陸伸手,得想辦法賺錢。於是詢問到:“爹,咱們家還有鋪子嗎?我想做點事。”

陸堅一愣,這小子又想乾啥,但還是回答到:“咱們家還有幾間布行,一個酒樓,以及一個雜貨小店,平時也為府上平常也方便府上采買的。”,然後又問:“陽兒,你要鋪子做什麼?”

陸子陽心中一喜,然後說到:“我想弄些東西放在雜貨店賣,隻要一小塊地方就足夠了。”想著東西不多,又不能出去,不如先賣賣看。

陸堅聽後很高興,便答應了:“好啊,都知道賺錢了,明天我就通知下去。”心想他這兒子都知道賺錢了,不錯不錯。

又聊了一會,時間不早了,陸堅怕打擾他兒子休息,便離開了。

古代的晚上也冇啥娛樂活動,尤其是像陸子陽這樣還被禁足了的。他躺在躺椅上看著天空中的星星,心說古代就是好啊,冇有汙染,星星都這麼亮。

陸子陽想著自己來這也有六天了吧,那原來的自己現在又是個什麼情況呢?是不是也和現在的自己一樣兩個靈魂互換了呢?還是死掉了,也不知道有冇有人發現自己的屍體,自己孤兒一個,也不知道有冇有人幫自己收個屍啥的。

陸子陽越想越煩,乾脆不想了,就去洗澡睡覺,他要早睡早起,為了自己舒服的生活繼續努力加油。

在洗澡和上廁所的時候陸子陽又抱怨了一下這操蛋的時代,他真是一天都忍不了,他要搞東西,必須要加快進度。

而皇宮禦書房內,暗衛稟報著陸子陽的情況:“陛下,陸小公子能出門了,一天冇有出去,就在院子裡,他還說,還說……”

沈宸停筆,抬頭看著下麵跪的人:“還說什麼,說。”

暗衛把頭低到地上:“說陛下您無能,還想的美。”

暗衛把父子倆談話的事說了一遍。

沈宸把毛筆甩在了桌上,冷聲:“他好大的膽子。”

田福春看陛下生氣了:“陛下息怒,小心氣壞了身子”心說:這個陸小子,咋啥話都敢往外說啊,也不怕掉腦袋。

沈宸這個氣啊,心說:你當街縱馬不說,還撞了朕的車駕,朕看在你家麵子上隻禁你三個月足。現在居然還敢罵朕,看來還是罰的輕。

沈宸揮退了暗衛,田福春連忙上前倒茶:“陛下消消氣,陸將軍年輕時因國事常年在外,次子缺乏管教,一向口無遮攔,不是有意的。”

沈宸歎氣到:“朕何嘗不知,算了。”

陸子陽自然是不知道這些的,他很快就睡著了,一夜無夢。

-成本就可以降低。”孔維驚訝:“陛下,如果真如此,尋常百姓也可以買的起書了。陸縣侯大才啊。”陸子陽問向孔維:“那孔太傅願意幫助百姓普及識字率嗎?”孔維回到:“老夫自然願意。”得到了答案,陸子陽飄了,驕傲了,孔維被他輕鬆搞定,然後說了一句名言:“所以,讀書的意義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而不是隻服務上層人員和達官顯貴。”孔維震驚:“好一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好一個為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