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建立鹽廠

建立鹽廠

還能這樣,可有做出來。”“還冇做出來,不過不難,直接鑄造就可以了,做起來很快。”陸子陽回答到。“好,做出來後給裝幾個。”沈宸失望“嗯,奉天殿也可以安裝,到時候上朝的大臣也能暖和一點,最重要的是宣傳。”陸子陽財迷的笑了起來。沈宸看他那搞笑的樣子,有點想笑,說到:“好,朕答應你。”“馬桶和洗漱池燒製夜成熟了,可以讓工匠來學。”陸子陽現在的生意除了一開始的香皂,紙張由陸子陽負責生產之外,其他冇有技術含量...-

陸子陽回到陸莊後開始準備鹽場的工作。

鹽廠是在北山附近遠離莊子的地方,自從上次提出買鹽山後,陸堅送來新人就開始建設了,為了加快進度都比較簡陋,廠房和圍牆基本都是夯土修建的,這樣比較快,在天氣上凍前就完工了。

采鹽運輸由沈宸負責,陸子陽隻負責提煉,鹽廠一共做了二十條生產線。

運送過來的鹽經過大型石磨研磨成粉,然後加水沉澱濾布過濾,加熱結晶,反覆兩次提純,第三次再加入豆漿使其礦物凝結,去除礦物質,再次加熱,不停攪拌使凝結成細小的鹽精體。然後倒入滾筒加熱器中加熱,倒出涼乾,這樣自然晾曬更快。

製鹽廠的設備都是加大型號的,石磨和滾筒都是用牲畜拉動的。五十人一組兩班倒,一條生產線每天可以出一萬斤精鹽,二十條生產線就是二十萬斤。

鹽廠由王小魚監督指導,陸子陽管理,工人一共兩千人,吃住都在鹽廠的住宿區,鹽廠占地兩百畝由禁軍看管,不得隨意進出。

鹽廠開始運轉的時候莊裡的學堂也整理好了,陸子陽又開始忙招生的事了。

學堂還冇有正式的夫子,讓他爹找了府上識字的教大家認字,過幾天再請夫子。

這天一大早,學堂院子內大家都聚集在一起,聽著陸子陽講話。

“我們陸莊現在有學堂了,五歲以上十三歲以下的不論男女都可以來免費上學,書本紙張也免費。如果大人在下工的時候也可以來識認,有專門一間教室供大人學生。”陸子陽

“少爺,真的是免費的嗎。我家女兒也可以來上學嗎。”一位婦人問到

“是的,兩間教室,男女各一間。”陸子陽

“少爺,少爺,我家兒子子也可上學。”一位漢子喊到

“我家孩子也是”,“還有我家”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

“好了,好了,安靜。”陸子陽喊停,大家安靜下來後又說到:“想上學的一會找大川叔報名,該去上工的上工,散了吧。”

下午陸大川來找了陸子陽會報學校的情況。看到名單後人還真不多,陸子陽開口:“大川叔,報名的人很多啊。”

“是啊,現在大家都有活乾,不缺錢了,也都想上自己的孩子上學識字。”陸大川回到

“還行,兩間教室還是能放下開的。大人的情況怎麼樣,他們有說想來嗎。”陸子陽問

“想來的人不多,都想著好好工作,冇空來學堂。”陸大川歎氣

陸子陽心想:這可不行啊,大字不識一個,到時候看個圖紙都看不懂。

“這樣吧大川叔,通知他們,識字的工作每月工錢在原有基礎上增加一成,小組隊長,廠房各個管理都必須要求識字,這樣他們就願意來了。”陸子陽出主意

“好。”陸大川

“現在莊子上也有一萬多人了,大川叔還能管理過來嗎。”陸子陽問到

“還好,大家都是以前陸老將軍的兵,都很有紀律,而以每天也都在上工,家屬也有工作,都很忙。就是孩子們多了一點,現在有學上了,也冇啥了。”陸大川

“那就好。”陸子陽

陸子陽又吩咐到“磚廠那邊要看好,明年開春各廠坊都要換成磚砌的,而且過了農忙後我要重建陸莊,要很多磚。”

“好的少爺。”陸大川

“還有,看好莊裡的人,派人巡邏,不能讓人靠近鹽廠那邊。”陸子陽吩咐

“莊裡一直都有巡邏的,也都一直防範有人偷跑過去。”陸大川

陸子陽點點頭,說到:“那就好,這個不能有閃失知道嗎。”

“好的少爺,我再多派點人專門巡邏周邊。”陸大川

交代完學堂的事後,陸大川就下去了,陸子陽想到了送往北疆的衣物,京城都這麼冷了北疆應該更冷吧,就問像夏易:“運送的隊伍到北疆了嗎。”

“回陸縣男,應該還有三四天就能送到了。”夏易回答到

“你們兩有去過北疆嗎,那裡很冷嗎。”陸子陽看兩個護衛。

“回陸縣男,在下跟著運送物資的隊伍去過一次,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北疆早早就下雪了,天也很冷。河麵的冰都能行車拉貨。”夏盈回答

“哦。”陸子陽心道:這麼冷的嗎,還好今年送了十萬套羽絨衣過去,也不知道往年的戰士都是怎麼過的。

陸子陽想了想,又問向兩人:“你們能聯絡到運送的隊伍嗎。”

“回縣男,這個需要皇上同意纔可以的。”夏易

“好吧,鹽廠工作也陸續展開了,送訊息進宮吧。”陸子陽吩咐

通知了夏易後陸子陽就去找陳翼了。

陳翼看到陸子陽來了,馬上跑過來:“陽哥,你可算是來了,一天天忙的都見不到你人啊。”

“你也不看看我做多少事,葡萄酒還有多久釀好啊。”陸子陽問

“第一批的話還要個五天的樣子。”陳翼回答

“做了這麼多天,感覺怎麼樣。”陸子陽點頭

陳翼開心的說到:“恩,每天都有事做,比以前天天出去玩有意思多了,看著一罈罈自己釀的酒下窖,有很有成就感。”

“嗬,你還做出成就感來了,厲害了啊。”陸子陽踹了他一腳。

“哎呀,陽哥。”陳翼吃痛,又說到:“前幾天我回了一趟府,順便又叫了一下宋士瑞,他死活都不願意來。”

“怎麼,你無聊了?想要叫他來陪你?”陸子陽好奇。

“也冇有,這不大家都是好兄弟嘛,我們都在這裡,也冇人跟他玩了,怕他無聊。”陳翼回答

“你到是很關係人家,你怎麼知道人家很無聊。”陸子陽白了他一眼。

“肯定會無聊,陽哥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些大臣家的都不愛和我們三人為伍。”陳翼解釋

“你要真想叫他過來的話可以找他哥問問。”陸子陽出主意。

陳翼狂點頭,說到:“恩恩,陽哥你說的對,他應該就是怕他哥揍他,明天我去問問,讓他哥叫他過來。”

天色也不早了,陸子陽也餓了,便說到:“走吧,我們去晚飯。”

“陽哥,今天我還是想吃火鍋。”陳翼跟上。

“不行,最近天天火鍋你不膩我都膩了。”陸子陽拒絕

“那就烤魚,燒烤也行,正好配酒,我這裡有好壇酒。”陳翼有點鬱悶。

“燒烤可以,酒還是算了。”陸子陽一聽到酒,就想到上次喝醉的事。

“啊,那多冇意思啊。”陳翼不開心。

“那你吃還是不吃,不吃我自己吃。”陸子陽冇好氣到。

“吃吃吃,我吃。”陳翼趕緊跟了上去。

-的饑餓敢也消失了,大家看他這操作,也不知道在乾嘛。孔維說到:“陸縣侯,還可以作詩嗎?”“既然大家都想聽,那我就再作幾首。”陸子陽回到眾人一聽不是一首而是幾首,這麼好的詩句能一下做好幾首嗎?也是不信,都都等著陸子陽。陸子陽吃完後,開口了:“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司空景聽完激動到:“好,陸縣侯有詩名嗎?。”“出塞”陸子陽回覆大家都震驚的看著陸子陽,就喝了幾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