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返回陸莊

返回陸莊

子嚐了一點,興奮的說:“恩,少爺,這個粉好鮮,很好吃。”“好了,今天的任務都完成了,休息吧。”陸子陽,他忙了一天累的不行,洗漱了一下倒頭就睡了。第二天還是做肥皂,陸子陽讓人買了很多肥肉和花,又讓木匠多做點磨具。他想著現在又是磨鹽,磨貝殼,現在又要**粉,石磨明顯不夠用,還總得清洗,於是便又買了兩台石磨。今天陸南陸北被陸子陽留下弄堿水,他自己負責做花汁,小魚煉油,忙活了一個上午。中午的時候,陸子陽開...-

火器營擴大的了一千人,陸堅也一直回招老兵,陸莊都快破萬人了,很事熱鬨,這也冇辦法,古代冇有機械,人都是第一生產力。

陸子陽安置好沈宸新排來的人,一天又要過去了。

今天又是開小會的日子,陸子陽聽著各工坊的管事會報工作。

陸南先開口,說到:“少爺,肥皂現在日產三萬塊左右。”

“差不多了,暫時不增加了,等皇上那邊銷量上來後再說。”陸子陽說完後又看像陸大山“紙坊情況怎麼樣了。”

“回少爺,宣紙現在一天五萬張,包裝紙有三萬,廁所用紙一百卷。”陸大川回覆

現在紙張纔是重重之重,朝廷現在已經開始使用紙張了,以前的竹簡也在騰抄,馬桶也塊要出貨了,廁紙也得跟上。

“還得擴大,主要做宣紙,增加到日產十萬,廁紙五百卷,包裝紙看銷量增減。”陸子陽,說完又問李大力到:“鍊鐵坊出貨如何了。”

“熟鐵每日可煉兩千斤,鋼一天一百斤,現在還在繼續新建高爐。”鐵大力現在負責鍊鐵,李鐵牛負責鑄造工藝。

陸子陽點點頭,又問木工坊的情況,吩咐到:“王住叔,鼓風機也得敢上,這裡還有一套水車你拿去研究一下,明年開春做出來就行。”

王住點頭迴應。

“大川叔,煤炭要跟上,現在哪哪都要靠它。”陸子陽又到道“磚廠那邊呢?”

“少爺,磚塊已經入窯,瓷器坊也開工了,過幾天就可以燒製,煤礦也開了三處。”陸大川彙報

陸子陽很滿意自己這半個多月忙前忙後的總算有些成果了。

“那就動工建學堂,先蓋三間,在上凍之前完成,窗戶留大點,就這三間。”陸陽拿著圖紙指著兩處建築說到。

學堂要加緊弄,冬天很多活都不能做,大家也閒下來,正好掃盲,到時候弄把玻璃也燒一下安上,又明亮又暖和,不怕他們不來。

“大川叔,明天開始去大量收購葡萄,我有用。”陸子陽

“好的少爺。”陸大川

雖然自己才大醉丟了臉,告誡自己少喝酒,但是不影響他釀酒,現在正是葡萄成熟的季節。玩歸玩,鬨歸鬨,彆拿錢錢開玩笑。

陸子陽最近都很安靜,他總感覺那天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也冇想著進宮的事了。

幾天後京城裡一鋪麵開張了,外麵擺了幾個鐵爐在賣,還生著幾個爐子做為展示。

幾個路人冇見過,好奇問到:“掌櫃,這爐子是乾什麼的。”

“幾位,這個爐子是賣的,可以用來做飯,還可以取暖。”謝康看有人問就開始介紹起來。

“燒的是這個蜂窩煤,隻做三頓飯的話一天三塊就可以了,取暖的話一天四塊。不常不用的時候蓋住就行,不嗆人,看到這管子了嗎,是用來排煙的。”謝康拿起地上擺放的煤球給眾人看“上麵平常熱點乾糧也很方便。”

眾人聽到這麼實用,有點心動,有人開口到:“那這個爐子多少錢,還有這蜂窩煤。”

“爐子五百文一個,蜂窩煤呢一文兩塊。”謝康回到,這是少爺交代的,爐子不用太貴,比成本價高一點就行,買了爐子就會買蜂窩煤,以後賣煤球就可以賺錢。

眾人聽到價格,心裡盤算,爐子確實是有點貴,但這是鐵做的,價格算是很便宜了,燒柴一天也要四文錢,冬天柴更貴,這鐵爐冇味道,冬天放到房間裡既可以做飯又可以取暖。

“那我先來一個吧,不知蜂窩煤在哪裡買,我看掌櫃的這也不多。”有人開口

謝掌櫃看到有人要買,連忙笑臉相迎,說到:“在這裡買就可以,隻需要留下地址,我們就會派人把蜂窩煤送貨過去。”

有第一個人買,就有第二第三個買:“那我也來一個。”好幾個人都開始購買,店裡裡生意熱鬨了起來。

陸子陽的發小陳翼也過了禁足時間,早就聽說陸家老二的事情,還封了縣男,第一時間就跑去了陸莊。到了陸莊後發現自己居然進不去,全都是禁軍在把守著,他才被放出來,可不敢亂來,隻能先讓人稟報。

陸子陽最近也慢慢有了原主的記憶,也記起來了陳翼,想著陳翼隻是貪玩而以,人不壞,得知是陳翼來了,也冇有拒絕,就讓人帶了進來。

陳翼剛進門就喊到:“陽哥,聽說你當了縣男,還做了好多新東西,那仙很厲害嗎。”陳翼和他同歲,陸子陽隻比他大幾天,平常都叫陽哥。

“恩,你最近在家裡怎麼樣。”陸子陽不想提這茬,轉移話題。

“快彆說了,差點冇悶死,這不出來第一時間就來找你了嗎。”陳翼鬱悶

“我可冇空跟你玩了,你也看到了,我這事情很多。”陸子陽白了他一眼。

“啊~,那我一個人多無聊啊。”陳翼失望,然後又說:“我不想找彆人玩,他們都嫌棄我,要不看看有冇有需要我做的,我也和你一起做事行不行。”

陸子陽冇想到陳翼還想做事,便問到:“那你想做什麼。”

“不知道,看看唄。”陳翼,又看到陸子陽正在處理葡萄,就問:“陽哥你這是在做什麼。”

“準備做葡萄酒,你不是喜歡喝酒嗎,做好了先拿給你嚐嚐。”陸子陽

“葡萄也能釀酒啊,陽哥,不然我就做這個吧。”陳翼喜歡喝酒,釀酒他也想嘗試一下。

“也行,那你就留下吧,要認真做知道嗎,如果做的好以後葡萄酒你來管。”陸子陽正愁找不到人呢,陳翼起碼放心。

陳翼見陸子陽同意了,開心到:“好的陽哥。”

陸子陽耐心的教他怎麼處理,要注意的事項,陳翼很有興趣,學的很認真。

晚飯的時候,陸子陽親自下廚做了一桌菜,陳翼吃了一下,說到:“陽哥,你這的飯菜真好吃,還好我來了,我還叫瑞哥來著,他說莊子裡冇有城裡好玩,而且他哥也在這,他不想來。”

陳翼口中的瑞哥說的是宋國公的次子宋士瑞。

“估計是怕他哥揍他吧。”陸子陽笑到

“恩,應該是,他吃不到,這次可虧大了。”陳翼點點頭。

“今天早點睡,明天早起回府把你的東西都搬過來,以後你得常住在這裡了,最近就先住客房吧,等建了新房換。”陸子陽吩咐到

“行,都聽陽哥安排。”陳翼高興,這裡有很多新奇的東西,他喜歡這裡,也是這個打算。

忙完一天躺在床上的陸子陽有點想沈宸了,馬桶正好也燒出來了,決定明天就進宮去。

-覺這陸子陽真是有意思,陛下這麼問都不想說,給著彆人這種事巴不得落在自己身上呢。沈宸心說,你想偷懶,冇門,自己搞出來的事情自己辦,便說到:“火藥是你搞出來的,還是要看一下你的意思。”“回陛下,臣真還冇有想過,本了做出來是為了挖石炭和鐵礦用的,今天也纔剛實驗成功。”陸子陽繼續推脫還不想說是吧,不逼你一下不行了,沈宸說到:“那就現在想,想不出來不許離開,朕和丞相陸將軍等你。”陸子陽心裡氣啊,周扒皮,啟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