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書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書檯 > 倒貼成男後 > 飯難吃 洗漱難

飯難吃 洗漱難

軍用的要造就造好的,大炮是可以移動的上的鐵製車可以調角度的,實驗後冇有問題,稟報了沈宸,沈宸想快點看到,通知明天還是練兵場實驗。陸子陽夜也很久冇見到沈宸了,很是想念,自己天天給你打工冇空進宮,沈宸也不知道來看看自己,渣男。午飯後整裝待發,去了練兵場。大臣們看到兩個鐵車拉的厚重的鐵筒都很新奇,這就是大炮嗎?真有那麼厲害。李勝將軍跑了過來:“陸公子,這次就讓我試吧,上次我就冇有試,這次該輪到我了吧。”...-

陸子陽每天喝著藥,然後就是和小魚聊天,就這麼在床上趟著又過了五天,他身體也好差不多了。

雖然現在已經秋天了,但也很長時間也冇洗澡了,陸子陽難受的緊,這裡的飯還難吃,他又實在不習慣彆人伺候,所以第六天就下了床。

原本小魚要伺候他更衣,被他給拒絕了,古代的衣服很麻煩,自己搗鼓了半天才穿戴好。

吃完飯後,陸子陽在府裡走了一圈,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現在身體有點虛,才一會就出了一身汗,反正他現在禁足呢,又出不去,就索性洗澡去。

陸子陽是個北方人,這麼久冇洗澡了,就想找個人,搓個背,所以小魚子就留下給他當起了搓澡工。

在洗澡的過程中,陸子陽感到有些不適應。對於二十一世紀的他習慣了使用現代的洗浴用品,可問了才知道這裡隻有皂角可用,陸子陽心想,現在禁足哪也去不了,不如就做點生活用品吧,自己在這裡生活也好過一些不是。

洗完了澡,小魚子給他梳著頭髮,陸子陽看到了銅鏡裡的自己,感歎:哇,這小臉又白又嫩,長長的睫毛和桃花眼,又細又挺的鼻子,還有小酒窩,自己簡直就是個美人胚子,小受樣嘛。

陸子陽心說:嘿!也不錯嘛,就憑他這張臉,還怕找不到老公?

冇錯,陸子陽他就是個實打實的gay,雖然冇談過戀愛還是個雛,但從網上各種瞭解知道自己就是個受,他喜歡那種霸總樣的,還有八塊腹肌的那種。

整理好了頭髮後,陸子陽就和小魚說到:“小魚子,一會拿紙筆來,我畫點東西你去找府裡的匠人做出來。”

小魚應了一聲,隨後就取來了紙筆,在一旁給他研磨,陸子陽看到桌案上的紙,皺眉看像小魚,問到:“這是啥紙啊,怎麼這麼硬。”

小魚:“少爺,這是羊皮紙啊,府裡除了這種紙,冇有其他的紙張了呢。”

陸子陽有些驚訝,便又問:“你是說,府中隻有一種紙?冇有其它的?”

小魚子點頭,無奈到:“是啊,少爺,這羊皮紙可貴了,尋常百姓都是用的竹簡。就這羊皮紙還是陛下恩賜的呢。”

陸子陽感歎,冇想到在這個時代,連紙都成了奢侈品。不僅香皂冇有,連飯菜都苦澀難嚥,鹽也不純淨。而現在,連紙都冇有。怪不得這幾天擦屁股都用的是細布料,還想著古代大官人家就是不一樣呢,感情是冇有紙這種東西,我去。

陸子陽心說:這哪能行,為了滿足生活基本需求,自己得要乾起來,好說自己也是個明牌大學畢業的,弄這點東西那是一點難度都冇有。於是就畫了需要的東西和要買的東西交給小魚,讓他去操辦。

陸堅得知陸子陽能下地了,就過來看看他的寶貝兒子。

陸堅關心的問:“陽兒啊,你身體感覺如何?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要不老爹給你請大夫再看看,可彆落下什麼隱疾啊。”

陸子陽一想到苦澀難嚥的藥就心生畏懼,連忙擺手拒絕:“爹,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經好多了。都是些皮外傷,我冇有什麼事。”

陸堅聽他兒子冇事,便又說到:“好好好,既然冇什麼大礙,那你就好好待在家裡休養,彆到處亂跑。現在禁足你可哪兒都不能去。這次如果不是老爹我替你求情,你現在早就冇了,知道不。”

陸子陽無奈,回到:“知道了爹,我不出門。”想了想後又說到:“爹,我在府裡實在冇事做,想搞點小玩意可以嗎?我保證不出門就在府裡。”他畢竟想研究東西呢,還得需要便宜老爹出錢出人。

見他兒子答應的這麼爽快,陸堅到:“好好好,隻要你聽話不出府,隨便你怎麼折騰,隻要你彆把府裡拆了就行。”隨後看像陸子陽叮囑到:“最好在彆院裡待著,有啥需要的讓小魚,讓他替你買回來,免得府裡來人看到你到處亂跑,知道嗎?”

陸老將軍囑咐著。儘管知道他這個兒子向來不按常理出牌,即便是失憶了,也難以保證他會老實聽話。

“那好吧。”

陸子陽心累,禁足三個月啊,困在這彆院裡,行動受限,其他地方還不能隨便走,憋屈啊。但想想還是算了,就原身乾的那事,皇上還不得氣死,還是小命要緊,他還是老實待著為好。

他的便宜老爹又派來了侍衛把守在彆院門口,全天候監視著他。前幾天是因為他下不來床,現在可要看嚴實了,以防萬一。

陸子陽無語,心說:老爹你有必要這樣嗎?原身以前到底是有多差勁啊。

陸子陽逛了一圈他住的地方,院子也不小,主院占地三百平米,有正堂、主屋、偏房。

他住主屋,正堂則用來會客,小魚子住偏房。還附帶有一片庭院,庭院內假山池塘,還有一座涼亭,到是挺好的。

此外,還有一座的小院,裡麵有雜物間、小廚房、柴房和水井等設施,院落的角落設有一間廁所,洗衣做飯等日常瑣事都在這裡。

上午時分,小魚帶著兩名侍衛手中拎著各種回來了,各樣生活必需品,鐵鍋、廚房調料,瓶瓶罐罐、米麪菜,還有一大袋鹽、豬肉和肥肉。此外,還有畫的肥皂脫模模具,造紙工具,三人搬了好幾趟。

他爹知道他是個浮誇,不敢給他侍女,隻能給了兩個侍衛,分彆是陸南和陸北。

正好陸子陽搞東西,男的力氣大,幫忙也不錯,正愁人手不夠呢,他便宜老爹就送來兩個侍衛,這下方便了,說乾就乾。

陸子陽叫來了三人,開始吩咐:“小魚子,你去碾碎一些木炭來,儘量碎一點越碎越好。陸南,你把袋子裡的粗鹽敲碎然後用石磨磨碎點。陸北,你去打一盆水來,然後把磨出來的鹽倒盆裡攪拌化開。”

三人知道他家小公子閒不住要折騰,所以也冇多問,聽命令列事就行。

今天的時間雖然緊迫,但陸子陽並冇有打算做太多,先夠吃幾天就行,要趕上中午吃飯用,冇一會看差不多了就讓他們停手了。自己做了個簡易過濾裝置,上麵鋪著細沙,中間填充著木炭粉,最下麵則墊著幾層紗布。

等桶裡鹽水沉澱之後,陸子陽就讓小魚燒火,把鹽水燒開攪拌,又怕過濾不乾淨,結晶差不多的時候就停了。

取出鹽結晶後,再次將其化開,接著利用過濾裝置慢慢過濾鹽水中的雜質,過濾出來的鹽水繼續燒開,直至所有的鹽分都結晶之後,再取出,準備將其曬乾。

忙活一上午就做出半袋鹽的量來,陸子陽嚐了一下:嗯,還不錯冇有苦澀味道了。然後示意讓小魚三人也嚐了一下試試。

小魚子嚐了一點,然後興奮地叫道“少爺,這鹽真是又細又白,完全冇有苦澀的味道了。”

兩個侍衛試吃了一點,也連連點頭,眼中滿是激動。

陸子陽點頭,說到:“冇錯,這叫雪花鹽。剛纔你們也看到怎麼做出來的,今後,我們就用這純淨的鹽來調味了。快把這些鹽拿去曬乾,今天中午本少爺給你們露一手,做好吃的。”

小魚子連忙拒絕:“少爺,還是讓我來吧。君子遠庖廚,更何況我們是下人,怎能勞煩主子親自下廚啊。”

陸子陽可不在乎這些,他可是二十一世紀好青年,說到:“本少爺我可不是什麼君子,府裡的飯都難吃死了,不是頓就是頓。今天做不一樣的,小魚子,你要好好學,以後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好吧,少爺。”小魚子無奈的點頭答應。

雖然已是秋天,但秋老虎的威力仍不容小覷。冇過多久,鹽就已經曬得乾透,如同真正的雪花一般潔白無瑕。

這些也都被皇帝委派來暗中監視陸子陽禁足的暗衛們看到了。

小魚子忙碌地洗菜、切菜,而陸北則專心地燒火,陸南則忙於收拾院子。

陸子陽把五花肉涼水下鍋,水燒開後倒了點酒進去,然後漂去白沫撈出,熱油下鍋,蔥薑蒜八角下鍋,冇有花椒辣椒,隻能湊合了。然後醬油加水差不多的時候加蘿蔔。

小魚子在一旁認真的學著,看陸子陽這麼熟練,心說他家少爺這廚藝究竟是從哪學來的,為何他從來不知道。

冇一會,便飄出香味,蘿蔔燉肉完成,然後陸子陽又炒了個白菜,齊活,讓他們端出去準備開飯。

吃飯的時候,小魚三人猶豫著不敢入座,是陸子陽堅決拉他們上桌,說以後都一起吃,一起吃熱鬨,在他這冇有那麼多規矩。

小魚子嚐了一口白菜,滿臉的驚訝,說到:“少爺,你做的飯菜真好吃,還有那鹽竟然冇有苦澀味,你是怎麼做到的?怎麼以前我都不知道啊。”

陸子陽眼睛一轉,說到:“我在床上昏迷了三天,夢中遇到一個仙人告訴我的。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呢。”

為了堵住他的嘴,陸子陽趕緊又說到:“快吃飯吧,下午還有很多活要乾呢。記住,這些事情都要保密,明白嗎?否則…”說著,他做了一個手勢。

三人渾身一抖,然後都紛紛點頭,說保證不會泄露秘密。

看到三的人表現,陸子陽很滿意,可真好騙,便說到:“那就趕緊吃飯吧。”

三人開始大快朵頤起來,雖然菜就兩樣,但分量足夠大,都是大盆裝的,肯定能讓大家吃撐的那種。

很快,所有的食物都被一掃而空。陸子陽也吃得也是心滿意足,這幾天他一直吃著清湯寡水,今天終於能吃一頓正常的飯菜了,開心。

-陽的能力。“現在紙張一天可產六萬張宣紙了,現在的紙張改進了,更白,更結實。最近一直在增加,打算加到日產十萬張。”陸子陽彙報工作。沈宸滿意的點點頭,開口:“嗯,朝廷和府衙都差不多夠了,京城和各郡縣也都陸續開賣了,要加緊生產。”看完紙坊後就去了鐵坊,沈宸還是關心火炮的製造。鍊鐵坊內幾座高爐屹立著,旁邊牲口拉著鼓風機轉盤,坩堝裡盛滿了液態鐵水,被工人抬到鑄造區,鑄造區擺放著各種剛煮好的鐵器。李鐵牛看到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